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六章 真魔  
   
第二十六章 真魔

山洞里面青霧騰騰騰,如龍如虎,我對著一個大鼎噴火,這場面看起來很古怪,也很有震撼力,所以發現山洞入口的人看了一眼就立即退出去,興奮地大喊大叫.

所有人都往這邊聚集過來了,一個個探頭進來看,都是先驚訝,後驚喜,再興奮,一臉貪婪之色,毫無例外,哪里有半點正人君子該有的道貌岸然?就算是沒有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肉,連日的異像加上眼前的奇景,就是傻子也知道鼎內煉的丹藥非同小可,誰能不心動?可是你們畢竟是名門正派的高人,拜托不要這麼直接,至少裝出一點正氣凜然的樣子啊!

洞口被擠得水泄不通,但沒人沖過來殺我,很快陸成山和六大高手也到了,分開眾人進來.高人就是高人,反應與其他人就是不一樣,他們臉上沒有太多驚訝的表情,更多的是原來如此的心領神會,但是他們眼中的貪婪和狂熱,卻比其他人更甚!

這些人的反應大出我的預料,但設身處地換個位置替他們想一想,這樣的反應其實很正常.這些人都有了較深的修為,達到這個程度,財色權勢榮華富貴應該都看得比較淡了,還在努力修煉,無非就是為了成仙,長生不老.但是現如今各種修仙方法失傳,資源極度缺泛,修仙之難難于上青天,一顆有可能讓他們成仙的仙丹,誘惑力達到了無與倫比的程度,足以令他們為之瘋狂,這是普通人無法理解的.

沒有人罵我,更沒有人攻擊我,所有人就那麼靜靜地看著我噴火煉丹,眼光閃動神色變幻,各打各的主意,倒像是我在演戲給他們看了.

噴完了火,我站了起來,拍了拍手:"你們來早了幾天,還沒煉好呢,都回去吃飽喝足養足精神,過幾天再來."

"放肆!"有一個老道怒喝一聲,"你自甘墮落,與邪道妖女沆瀣一氣,搶劫殺人,罪大惡極,如今面對眾多前輩,還敢如此囂張!"

我笑道:"我不是道士,跟你們八杆子打不到一起,誰是我前輩了?至于搶劫就是更大的誤會了,別人不知道,陸老你最清楚,藏寶圖是我交給你的,找到了寶藏就是我的,我為什麼要去殺人奪寶?有自己搶自己東西的道理嗎?"

眾人都望向陸成山,陸成山臉色非常難看:"到這個時候了,你還胡說八道,哪里有什麼藏寶圖!"

我還是從容微笑:"沒有藏寶圖,你怎麼知道寶藏的位置?而且很巧的是藏寶圖我留了複印件,並且把藏寶圖交給你的那天晚上,我已經錄音了.沒叫你寫收條,那麼重要的東西交給你,我怎能不錄音?"

陸成山的臉漲成了豬肝色,我既然已經准備算計他,當時偷偷錄音是完全有可能的,加上我很從容鎮定勝券在握的樣子,他不得不相信.過了兩秒鍾陸成山才反應過來,怒喝道:"好你個陰險卑鄙之徒,原來都是你安排的圈套,故意來陷害我,你,你……你簡直是無藥可救了!"

眾人紛紛怒喝:"不要跟他廢話,把他拿下!""殺了這個無惡不作的淫賊!"

我搖頭歎息:"殺我容易,只是可惜了這一爐金丹,只差幾天就好了,你們當中有人知道怎麼煉嗎?有人知道的話,我就轉交給他了."

憤怒的人群立即安靜下來,互相望來望去,其實他們現在關心的不是殺人奪寶事件,而是爐里面的仙丹歸屬問題.最終沒有一個人敢說知道怎麼煉,于是也就沒人敢動手殺我了.

我慢條斯理踱了幾步:"你們聽我把話說清楚,事情是這樣的,陸成山為了殺妖,把無辜的我打成了植物人,這事也不算什麼秘密了吧?幸虧我師父把我救活了,但是壽元已經大幅縮短,陸成山假稱幫我打聽八塊玉符的下落,為我續命補償他的過失,實際上他只是在利用我,等到我找齊之後再從我手里搶走.為了防止我八塊合一,他暗中下手想要先把第七塊拿到手,不巧的是這事讓我撞上了,所以我把那塊玉符和寶藏拿走了.兩個人不是我殺的,玉符是說好了歸我的,寶藏是我夫人的祖先埋的,藏寶圖也是我交給陸成山的,這就是真相."

眾人紛紛望向陸成山,陸成山眯了眯眼睛:"玉符是你們陰陽家的東西,我拿來根本沒用,連我手中的一塊都送給你了,怎會想要謀奪你手里的?小張啊,你真是誤會我了,只怕我也有誤會你的地方,這件事我一定查清楚,但在沒有查清楚之前,你不能離開."

大家都是聰明人,實際上這話的意思就是,在仙丹沒有煉成之前沒人會殺我.

有一個道士忍不住問:"張玄明,請問你煉的是什麼丹?"

"九轉還丹."

"原來是九轉還丹!"眾人紛紛驚呼,竟然都知道這個名字,一個老道說:"據《抱樸子》內篇金丹篇記載,服食九轉還丹三日便可成仙!"

一片吞口水之聲,之前那個道士又問:"請問你這一爐能煉出多少粒?"

我強忍著笑意認真地說:"這個就要看運氣了,運氣好可能成丹幾十粒,運氣差點可能成丹一兩粒,要是出了一點小錯誤,甚至有可能顆粒無收."

眾人連連點頭,要不是我現在還是嫌疑犯,只怕有人要反出師門,跪下拜我為師了,我現在就是超級偶像國際巨星.

陸成山看氣氛不對,連勸帶推,把眾人給轟出去.

小雪現身出來,不停地搖頭:"怎麼會變成這樣,真是沒想到啊!"

我笑道:"也在情理之中,現在我才相信,武力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

"你好像勝券在握了啊?"

"沒,走一步算一步."

說話之間我突然感覺到了外面陰氣大盛,陰氣與陽氣沖擊,產生了輕微爆炸效果,狂風突起,飛沙走石,草木倒伏,山頂上聚集的祥云瑞氣也被吹散了.

剛走出山洞的道士們紛紛驚叫:"不好!""這是邪魔之氣!"

我閉上眼睛,元神透出洞外,只見距離山頂不是很高的地方,虛空像是裂開了一個眼睛,一團團黑氣湧出,陰冷黑暗的氣息迅速擴散籠罩一大片區域.黑氣之中走出一個道裝打扮的年輕人,臉如冠玉,目似朗星,衣袂飄飛瀟灑到了極點,要不是身上帶著一股陰暗氣息,我絕對會把他當成活神仙了.

少年道士邁步向下走來,每一步踏出,立即有黑氣在他腳下聚集,他就像是走樓梯一樣一步一步走下來,似慢實快,眨眼已經到了山洞外面眾人面前.

陸成山等人驚疑不定,喝問:"來者何人?"

少年道:"貧道昔日道號翠湖子,修仙不成入了魔道,今聞此地有仙丹煉成,特來索取,爾等速速退開."

"翠湖子?"眾人面面相覷,努力回憶,卻沒有一個人有印像.眼看翠湖子出場方式驚人,修為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他們都不敢亂動,但是要這麼讓開卻也不甘心,人家說得明明白白是來搶仙丹的.

陸成山喝道:"此人乃是邪魔,不必跟他講什麼道義,一起殺了他!"

翠湖子哈哈大笑:"不錯,我確實是魔.爾等貪心如熾,早已是我同類,不如拜我師,前途不可限量啊!"

眾道士最反感的就是別人說他們不正統,現在被一個自稱是魔的人說成是同類,比打他們耳光更難堪,加上不願意仙丹被他搶走,群情激奮,眾志成城,陸成山高呼一聲:"殺!",所有人都展開了攻擊,有的用法訣打,有的用法器砸,有的掏出道符念咒,有直接拿了武器沖上去砍,今天來的每個人都是做足了戰斗准備的,動起手來都非常給力.

翠湖子在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中消失了,但是一團黑氣在眾人之間亂躥,眾道士紛紛驚叫,有的滾跌出去在地上顫抖,有的兩眼發直轉過來攻擊自己人,有的干脆把手里的劍反刺進自己胸膛.

陸成山等幾個修為高一些的道士相對來說會好一點,但已經嚇破了膽,四散奔逃,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前後不到一分鍾時間,地上就躺了三四十人,死的死傷的傷,昏迷的昏迷,逃走的不到十個.

我大吃一驚,急忙跑出洞口守著,雖然知道我絕對不是這個翠湖子的對手,卻也不能任由他闖進來奪丹.

黑氣聚集,又現出玉樹臨風般的翠湖子來,笑嘻嘻望著我:"仙丹是你煉的?不錯,不錯,不過我好像來早了,火候還差了一點."

我拱了拱手:"這仙丹我是用來救人的,前輩能否高抬貴手?"

"哈哈,我看你也不是成仙的料,不如跟我入了魔道,你要是拜我為師,你就是我徒弟,我當然不能搶徒弟的東西."

這家伙想收徒想瘋了麼,見到人都想收徒.我問:"何謂魔道?"

翠湖子道:"仙與魔同歸元始天尊統轄,仙有仙界,仙界有五方五帝,統領眾仙司賜福與教化之職;魔有魔界,我魔界也有五大魔帝,司護衛與懲戒之職.仙與魔並列,正如白晝與黑夜,天有日月,氣分陰陽,道分仙魔,各有各的用處,缺一不可.當然,除了正魔外,還有許多野魔,邪魔,妖魔,那都是不入流的東西."

我以前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說法,相當驚訝,翠湖子說:"仙界的臭規矩很多,假仁假義,哪里有魔界率性而為,自由快活?如今人心思惡,仙道頹廢,該當我魔界興盛,跟你了我大有可為啊!"

"如果我說不呢?"

"那就只能先殺後搶了."翠湖子一點都不含糊.

上篇:第二十五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下篇:第二十七章 道高一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