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九章 煉成金丹  
   
第二十九章 煉成金丹

釋,道,儒外加一個老農民,這叫什麼組合?我感覺這四個人是互相認識的,至少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但卻視若無睹,並不打招呼……也有可能是他們覺得搶劫不光彩,不好意思在這里跟熟人打招呼吧?

最後到達的女道士走到懸崖邊看了看,先開口了:"這是我道教的人在煉丹,你們跑來做什麼?"

老農民吐出一串煙圈:"俺聽說這里熱鬧,來瞅瞅,莫啥意思."

老教授道:"老朽也一樣,路過附近聽說出了異像,所以過來看看熱鬧."

胖和尚笑嘻嘻道:"灑家是來化緣的,要是煉丹的施主肯施舍一顆最好."

女道士淡淡道:"他要是不肯呢?"

胖和尚笑道:"你又不是他,你怎知他不肯?"

老教授說:"他把門堵起來,當然是不肯了.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沒有熱鬧看了,老朽先走了."

下面的老農民站起來拍拍屁股:"現在的小娃兒老有出息了."

女道士道:"果然是個人才,應該有好幾百年沒人煉出這樣的金丹了.可惜沒人扶持,以至于要搬來這麼大的石塊堵門,唉……"

胖和尚道:"不肯施舍拉倒,灑家只能往別家走走了."

我松了一口氣,這四個一定是真正的高人,雖然對仙丹也有些動心,但是發現我用巨石堵著門後,就沒有了強取的意思.可能他們身份還很高,彼此認識,就更不好意思搶我小孩子的東西了.

四人正要走,又有三道人影快如急風幻影,沿著小路疾射而來,到了小廟前才停下.停下之後才看清他們是三個道士,都穿著質地很好的新道袍,一個須發雪白鶴發童顏;一個干瘦如柴蒼古如松;一個看起來只有四十來歲,卻又給人已經很老的感覺.這三人的服裝樣式相同,身上發出的氣息也很相似,顯然是同一個門派的,與陸成山是同一個派系!

新來的三個道士見到女道士,胖和尚和老教授,有些驚訝和疑惑的樣子,瘦老道先向女道士施禮:"道友莫非是龍門派的前輩?"

女道士淡淡道:"我是閑云野鶴,門戶教派早已不放在心上,三位道友半夜跑到這里來做什麼?"

瘦老道說:"貧道姓陸,這位是張道友(看上去像中年人的道士),這位是曾道友(鶴發童顏的道士).只因本派弟子陸成山協助官方追捕匪徒,反被匪徒打傷,聽聞此惡徒與邪道妖婦狼狽為奸,殺人奪寶無惡不作,抗官拒捕無法無天,所以貧道三人前來揖拿歸案."

"哦,你說的就是藏在洞內的人麼?"女道士有些驚訝地問,"我看他身上沒有絲毫邪氣,況且能煉出如此仙丹,怎會是奸惡之徒?"

老教授"哼"了一聲:"老朽怎麼聽說是陸成山仗勢欺人,誤傷那少年,又要謀奪那少年寶物,結果被天降雷霆擊倒,不知是真是假?"

陸道士臉然很難看:"貧道既然下山了,自然要調查清楚,你又是何人?"

老教授道:"老朽只是一個普通教書匠,手無縛雞之力,不像各位道爺法力無邊,神功蓋世.不過天下事天下人管,誰也不能只手遮天為所欲為了,世人悠悠之口,怎是一兩個人能捂得住的?再說抓捕犯人那是官府的事,與出家人何干?"

這話說得相當尖銳,我聽得卻無比暢快,很少有陌生人為我這樣說話啊!

陸,張,曾三位道士臉色都不好看,胖和尚湊了過來:"對極,對極,你們早不來,晚不來,偏偏人家仙丹快煉成了來,擺明了就是搶仙丹,其他都是借口."

張道士開口了:"各位要跟我龍虎山過不去麼?"

老教授反問:"三位要跟天下人過不去麼?"

老農民不知怎麼突然到了山頂上,踩著車輪橡膠做成的拖鞋過來:"俺不知誰對誰錯,不管咸事,但是砍頭還要給頓飯吃,抓人也不急一兩天,你們就等等吧."

女道士臉上微帶冷笑,大有等著看三個道士出糗的架勢,其實道教內部派系之間竟爭激烈,特別是全真與正一兩大派互相傾紮,明爭暗斗,看到另一派的人出糗是喜聞樂見的事.

我覺得老教授正氣凜然,是真的在為我打抱不平,其他人則是一種微妙心里,自己不搶仙丹,卻也不能便宜了龍虎山的三個道士.

這三個道士絕對就是陸成山說過的,他們門派的前輩,姓陸的道士很有可能還是陸成山的親戚.看樣子他們只認得女道士,不認得其他人,但僅是一個女道士就已經對他們有足夠威攝力了.老農民神不知鬼不覺就到了百米高的懸崖上,已經證明了實力深不可測,胖和尚和老教授雖然沒有顯示實力,肯定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一直沒開口的曾道士說:"各位說得有理,此時興師問罪確實有趁人之危的嫌疑,我等是名門正派,不能做這樣的事,且等日後再尋他與本派弟子對質,理清是非."

說完三個道士對女道士略一揖首,轉身便走,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暗呼僥幸,幸虧了這四個不明來曆的神秘高人在場,否則那三個道士怎肯就這樣走人?看來我真要時來運轉了,有貴人相助.

懸崖上面,老教授說:"世風日下,沽名釣譽的人太多,以正義之名行劫掠之事屢見不鮮,難得我們四人遇到了,也是緣份,不如在此替他守上半天?"

老農民嘿嘿一笑,就地坐下開始卷煙,胖和尚叫道:"跑了半夜山路,餓死灑家了,有好吃的麼?沒有?我去找找,"

不一會兒小廟里傳來胖和尚的咒罵聲,別說酒肉了,連一點葷腥都沒有,不過供桌上有不少前兩天鄉民帶來的供品,他毫不客氣抓了就往嘴里塞,邊吃還邊罵沒味道.

我完全放心了,有了這四個神秘高手給我護法,誰還敢來找我麻煩?他們本是為奪丹而來,結果四人湊到一起反過來替我守門,這真叫緣份了.

下半夜有幾個人到了附近,不知道是畏懼四個神秘高手,還是自知移不開巨石,悄悄的來,悄悄的走了,沒有帶走一片樹葉.

第二天午時,也就是我煉丹的第四十九天午時,我最後一次給煉丹爐注入三昧真火,石室內的靈氣聚集成龍,虎,鳳鳥,仙女之狀源源不斷鑽入爐內,美麗,壯觀又神秘.這樣持續了足足一個時辰,整個石室內的靈氣都被吸光了,山洞內變得很安靜,只有讓人想流口水的異香.

煮石道人有些激動,洗乾淨了雙手,又念啊淨身的咒語,這才小心翼翼去掉封泥,移去鼎蓋,立即有淡淡金丹閃現,香氣更加濃郁.只見鼎內靜靜躺著兩個拇指頭大小的金色丸子,從形狀上看應該是固體,但是卻像荷葉上的水珠一樣顫動,表面有金光和靈氣不停流轉,像是活物一般.

"這……應該只是下品."煮石道人略有一點兒失望.

我急忙問:"質量不好嗎?"

煮石道:"金丹也分品階,上品是真正的仙丹,吃了很快就能白日飛升;中品效果就要差一些了,多服日久才能成仙;下品吃了無法直接成仙,但可以讓人長生,無病無災,離仙也不遠了.雖說是下品,當今之世也是絕無僅有了,應該也能救你夫人,快拿去試試."

其實我沒想過要成仙什麼的,能救活林梅足已!我想要用手去拿,煮石道卻阻止了我,拿出兩個小竹筒,分別把兩顆金丹撥了進去,塞好蓋子再把其中一個給我:"不能近人氣,也不能碰到金屬類物體,小心不要掉落地下,落地,落水就不見了."

還有這麼神奇?我小心捧著竹筒,走到側面石室,來到林梅身邊.她雖然在昏迷中,牙關卻沒有咬緊,我輕輕掰開她的嘴,把竹筒蓋子去掉,湊進她嘴邊向里面倒.金丹滾落進她嘴里,立即化為液體流入喉嚨,還沒有進入胃部就散發開,化成純粹的靈氣向全身分散蔓延.

奇跡出現了,金丹藥力經過的地方,不論是什麼損傷立即修複,沒有受傷的地方也在發生微妙的變化.她的身體本來已經像干旱的土地一樣枯竭,現在變得充滿了生機,並且從後天狀態向先天狀態轉化,通俗地說就是在往年輕狀態進化.

林梅腹內的胎胞早在一個月前就沒有了動靜,對此我已經不抱希望了,不願去多想這件事,能把林梅救活我就謝天謝地了.但是現在金丹的藥力擴散開後,胎胞也有了活力,我能清楚感應到那個拳頭大小的東西在隨著血脈而律動……

我們的孩子也有救了!高興得過頭,我眼淚都不知不覺流下來了.

林梅睜開了眼睛,挺身坐了起來:"咦,我怎麼在這里?"

我急忙問:"你感覺怎麼樣?"

林梅扭了扭頭,做了兩下擴胸運動:"我很好啊,感覺全身都是力氣,能把老虎都抓住,好像……好像我變年輕了二十歲."

我笑了起來:"你要是年輕二十歲,就是未成年人了,怎能當媽媽?"

林梅下意識地按住了腹部:"我記得跟圓通對了一掌,好像全身骨頭都被打碎了,然後就睡著了.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我竟然完全沒事了?"

小雪在我旁邊道:"後來發生了很多事,他幾乎是拿了他的命來救你的命,我來跟你說後來發生的事……"

上篇:第二十八章 堵門攻略     下篇:第三十章 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