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一章 寬容 為第六天魔.王加更  
   
第三十一章 寬容 為第六天魔.王加更

血里玉的信是從湖南衡陽寄出的,我猜她是到了湖南,想起了我對她說過的老巫婆,因此寫了這封信,這就更堅定了我去一趟黃家村的想法.

凌楓飄等四人也想去,但是被我拒絕了,那邊的路太難走,帶著他們走路要好幾天時間,而且我現在還是通緝犯,在我跟陸成山的事情沒有解決之前,不宜公開出現,也不能與他們同行.最後決定他們去歐陽真菲家等我,反正她家是開旅店的,不愁沒地方住.

我本來是該去見一見***,但是現在弄成這樣,我真沒臉去見她,只好叫凌楓飄和歐陽真菲轉告一聲,報個平安.

黃家村外面的地型我還有很深的印像,可以直接用土遁跳過去,那里人跡罕至,應該不會被人撞見,于是告別四人之後,我一手抱著林梅,直接跳過去了.

落地的地方,正是當年我在遠處觀察黃家村的山坡,四周一個人都沒有,非常安靜.多云天氣,太陽躲在云層里,加上四周高山阻擋,感覺特別幽暗,那與世隔絕的古老村寨更顯得蕭瑟和孤寂,就像一個垂暮的老人.

上一次來時,我們還看到有不少村民走動,現在卻罕見人影.這時是下午四點多,時間還早,正是春播季節,村子內外為什麼人這麼少,都不想種田了嗎?

"大哥,你有發現不對勁的地方嗎?感覺好像比以前少了生機活力."

"嗯,我也有這個感覺,主要是人和家禽類減少了吧?"

想起老巫婆,我們還心有余悸,這一次是有求于她,就更不敢貿然跑進村去,所以站在山坡上繼續觀察.

林梅突然問:"你想陸晴雯了沒有?"

"啊,我想她做什麼?"我愣了一下,見林梅似笑非笑地望著我,不由得心里有點兒發慌.

林梅笑了起來,眼內全是柔情:"我眼睛又沒有瞎掉,怎麼會看不出來她喜歡你?但是現在你跟陸成山鬧翻了,她肯定很難過,其實她很不錯的,又幫過我們許多忙,你應該替她想想才對啊."

"我……她是她,陸成山是陸成山,我不會把對陸成山的恨轉移到她身上,也不會因為她對我們的好而寬恕陸成山."

"但是她跟陸成山是親人啊,陸成山對別人再壞對她也是好的,我們要是殺了陸成山,她一定很難過,也很痛苦和失望,她該不該找你報仇?"

我只能歎氣搖頭,這事我不是沒有想過,而是斬不斷理還亂,而且沒治好林梅之前我也沒心思多想這個.

林梅臉上露出神聖的光輝:"我算是死了一次了,也想通了,逝者已矣,他們在天有靈也不願還活著的人為他們而痛苦.緊緊抓住過去不放,就不會有未來,恨一個人殺一個人,還不如寬恕一個人救一個人,所以只要陸成山不再找我們麻煩,我也不找他報仇."

我很感動,林梅的心性和覺悟變高了,連她最放不開的滅門血仇都放下了.當然她肯放過陸成山是因為陸晴雯,肯為陸晴雯考慮是因為我.

我有些忐忑和難堪,猶豫了一下還是對她說:"有一件事我瞞著你,一直覺得心里不安."

林梅帶著笑意眨了眨眼,有些俏皮的問:"從來沒有見過你這種緊張又羞愧的樣子,難道你跟陸晴雯有什麼奸情?"

我急忙道:"不不,不是奸情,不過也確實有點難堪.事情是這樣的,那一次去沙漠,其他人都失蹤了,劉平化裝成我的樣子,對陸晴雯下了春藥.我雖然及時趕到,但是劉平自殺了,我沒有解藥可以救她.我要是不救她,她就會死了,我……最後沒辦法,我只能用嘴對嘴渡入陽氣,中和她體內的陰氣."

林梅愣了一下,隨即笑道:"那也沒什麼,你是在救人啊,就算是人工呼吸吧."

"還不止這樣,那時她沒有穿衣服,失去理智用力掙紮,我只好把她壓在地上.不過我可以發誓,當時沒有一點兒邪念,只是想要解毒救人."

林梅有些臉紅:"原來你們那麼親密,難怪後來她看你的眼神很特別,我早就知道你們有些不正常."

我正色道:"我沒有對你說細節,不是因為我心里有虧,而是不好意思說出口,也怕你心里不舒服."

林梅靠到了我身上,擁著我,柔聲道:"其實那天晚上陳星跑到你床上,你們說的話做的事,我都聽得清清楚楚……那樣子你都能夠不受誘惑,不為所動,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我聽說春毒只要合體就能化解,其實就是你真的跟她做了什麼,我也不會怪你."

我一頭冷汗,不是因為陸晴雯的事,而是因為陳星的事,我完全沒想到林梅聽到了我們的話.實其這也不奇怪,鄉下的夜晚非常安靜,木頭的房子間隙多隔音效果不好,林梅從小練武又在特殊的環境下長大,聽力過人,完全是有可能聽到的,我早該想到了.

林梅感應到我氣息波動,卻不知我想的是陳星的事,笑道:"你是不是在後悔失去了一個好機會?早知道我不介意就順水推舟了吧."

"不,我在慶幸我堅持了自己的立場.不過我還要坦白,還有一點細節沒說出來."

林梅推開了我,佯怒道:"好啊,你居然這麼多事瞞著我!"

我沒敢跟她對視,說道:"那天她清醒過來後,感覺很受傷害,因為之前劉平化裝成我的樣子脫光了她的衣服,還對她大動手腳,讓她非常難堪.她雖然是一個很堅強的人,卻也很難接受,所以要我承認最初就是我,還要求我抱一抱她.呃,我答應了,抱了她,親了她,溫存了一會兒……"

林梅怒道:"還有呢?你還有什麼瞞著我?"

"沒有了,真的沒有了!"我很坦然地說.

"呵呵……"林梅笑了起來,又擁緊了我,"跟你鬧著玩呢.這也沒什麼,先是解她身上的毒,後面是治療她心里的創傷,都是治病救人啊.唉,其實她也挺可憐的,都是陸成山害的,他要是沒對我們使陰謀詭計,沒把自己的親孫女當工具,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小雪突然對我們說:"你們兩個是來辦正事的,還是來談情說愛的?"

林梅笑道:"冷落了狐仙姐姐了,生氣了."

小雪道:"我受冷落了不要緊,而是機會來了,不要卿卿我我誤了大事.你們看那邊走過來的人是誰!"

我抬眼望去,看到了一個背著竹簍的苗族少女向這邊走過來,她皮膚雖然較黑,卻長得端莊秀麗,樸素之中帶著一股靈秀之氣,赫然是當年跟在老巫婆身邊的少女,但現在長高了一截,身材窈窕,是個大姑娘了.

苗族少女背的竹簍頗為沉重,埋頭趕路,走到離我們三四十米的地方才發現了我們,露出緊張和戒備的樣子.

"我們沒有惡意,是來尋求幫助的."雖然知道她聽不懂漢語,我還是要說,同時盡可能做手勢表達沒有惡意,但我的手語糟糕到了極點,換了是我也看不懂是什麼意思.

苗族少女站著不動,一直盯著我們,我正想試著用意念與她溝通,她遲疑著開口了,用不太標准的漢語說:"我不會幫忙."

原來她會說漢語了,我和林梅大喜,向前走近了一些,林梅說:"我們遇到了困難,想找沐云阿婆幫忙,我們是誠心誠意來的,沒有惡意,你可以幫我們轉告一下嗎?"

苗族少女搖頭,露出傷感的樣子,過了一會兒才說:"阿婆死了."

"啊?"我和林梅都愣住了,這可真是噩耗.

苗族少女見我們震驚和失望的樣子,戒備心理消除了,用生硬的漢語,有些吃力地述說.原來我們離開後不到半個月,沐云阿婆就突然生病了,一病不起,幾天後就逝世了.後來有一些當官的人來到村里,發錢給村民,讓他們到外面交通方便的地方去住,還答應安排工作,所以很多人搬走了.沒有搬走的年輕人和中年人也到城里去打工了,這里只剩下少數不願走的人,大多是老人.

苗族少女的苗族名字很長,她說可以叫她阿瑤,村子開始與外界聯系之後,她學了一點漢語,現在是村里僅有的幾個年輕人.

"阿瑤,你學會了沐云阿婆的巫術了嗎?"我有些緊張地問.

阿瑤搖了搖頭:"一點點."

"你會詛咒類的巫術嗎?我在找一條龍,我有它身上的鱗片,你能不能利用這個鱗片幫我使用巫術對付它?"

阿瑤不理解我說的是什麼,我連比帶畫再說了一遍,並且拿出了龍鱗給她看.不料她看到龍鱗之後,臉色大怒,憤怒地用苗語快速說了幾句,像是在罵我,然後飛快地跑了.

我和林梅愣住了,這是怎麼回事?不幫忙也不要發這麼大的火嘛!

小雪道:"你們還記得不記得,沐云阿婆住的地方有龍的圖騰?村子中間有一個法壇,法壇上有一口大缸,上回我看到里面養的是一條超級大的黃鱔,所以我猜他們是崇拜龍的民族,那條黃鱔就是龍的象征.現在你叫她幫你對付一條真正的龍,就等于是讓你去害你信仰的神,你能答應麼?"

只怕真如小雪猜測的一樣,那麼阿瑤即使會詛咒術,也不會幫我們了.

上篇:第三十章 柳暗花明     下篇:第三十二章 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