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二章 傳法  
   
第三十二章 傳法

本以為找到了個機會,卻不料是這樣的結果,我和林梅都有些沮喪.

其實我的短壽問題已經解決了,現在我已經不相信八塊玉符能夠回到過去,也不想回到過去,人生的一些經曆比什麼財富都更珍貴,經曆了之後回過頭來才知道.不過辛辛苦苦九死一生已經找到了七塊,這又是我陰陽家祖傳的至寶,不把最後一塊拿到手有點不甘心,八塊合一也許冥冥中這是我的使命吧?

林梅道:"我覺得阿瑤有點誤會了,要不我們進去跟他解釋一下?"

我也覺得小姑娘可能誤會了,即使她不肯幫我們,或者幫不了我們,也有必要跟她解釋一下.

我和林梅快步前進,在阿瑤快進村前趕上了她,林梅跑到她前面說:"阿瑤,你聽我說,其實我們也是崇拜龍的,不敢對真正的神龍不恭敬.但是有一些是惡龍,就像人間有惡人一樣,我們想要對付的就是一條喜歡搶別人寶物的壞龍,不是好龍……"

我估計阿瑤沒有完全聽懂,但是"好龍"和"壞龍"的意思應該聽懂了,而且林梅怎麼看都不像是壞人,所以她的態度也有所改變:"我不會(能)幫你們,也沒能力幫你們."

我問:"那麼你可以告許我,怎麼樣利用龍鱗找到那條龍嗎?"

我連說帶比劃,這個意思比較簡單,阿瑤明白了,她猶豫了一會兒,叫我們跟她一起進村.我們跟著她走進空蕩蕩的村子,來到了以前沐云阿婆住的地方,果然木壁上有龍的圖騰.小廣場中央的大缸還在,但我感應不到里面有活物,可能那條"龍"已經放走或逃走了.

進了吊腳樓,小姑娘請我們坐下,給我們倒了水,然後才慢聲細氣解釋.原來黃超劫的真實身分暴露後,消息傳到黃家村,沐云阿婆知道錯怪了我們,覺得有些內疚,所以臨死前交代阿瑤,如果有可能,要對我們做出補償.如果不是我的要求與他們的信仰有沖突,並且非常困難,阿瑤是願意幫我們的.

最後阿瑤扯下了一根頭發,比劃著說:"頭發,和人有關系,頭發精氣和人精氣一樣,感應頭發,就感應到人,很簡單,我可以教你.但是你找回東西,不殺龍,你可以嗎?"

其實我沒有把握殺龍,目的也不是要殺龍,只要拿回玉符就行,所以很肯定地點了點頭:"可以!"

接著阿瑤開始教我怎麼集中精神,怎麼感應兩者之間的聯系,還有咒語配合.講解完之後,她拔了一根林梅的頭發給我,然後叫林梅到隔壁去,讓我憑這根頭發來找林梅的位置.

折騰了許久,這個"很簡單"的法術我卻學不會,不要頭發我就能直接感應到林梅在隔壁,集中精神在頭發上反而感應不到她了.是我太笨?還是我練的功法與巫術有沖突?或者是阿瑤講解的話我沒有理解透?

試了幾次沒反應,我拿出龍鱗來試著感應龍的位置,同樣也沒有一點動靜.我很無奈,阿瑤也很失望,只差沒有說一句朽木不可雕也.

林梅和小雪不信這個邪,也試了幾次,同樣沒有任何感覺.這至少讓我舒坦了一些,不是我特別笨,估計是語言障礙,我們都不能正確理解阿瑤的意思.

這時天已經黑了,阿瑤留我們過夜,也許相互熟悉了能夠更容易理解她的意思,所以我們同意了在這里過夜.林梅幫著阿瑤煮飯,我幫她劈些柴火,交談過程中我們了解到,阿瑤原本是個孤兒,是沐云阿婆收養的,沒有直系的親人.

吃完飯,我們繼續聊天,雖然語言有些障礙,大體還是能聽懂,我了解了更多關于巫術的常識.巫族的神靈,大部分是自然之神,山水草木,日月風雨,鳥獸魚蟲,只要是看起來有些特殊的東西,讓人敬畏的東西,都有可能成為神靈來崇拜,不過一個部落一般只崇拜一個主要神靈.巫法之中大量用到草藥,在古代巫與醫是不分家的,他們極少用到符法,主要是祈禱,通靈和藥物,藥物包括了草藥,毒藥,養蠱等等.

信仰之力,其實也就是精神力,所以巫術的根源是精神力,其他門派都沒有把精神力用到如此淋漓盡致的地步.

山里人為了省燈油睡得早,九點多阿瑤就去睡了,我和林梅睡在隔壁.這麼早我們哪里能睡得著?其實我們現在可以長時間不吃不睡,吃和睡已經不是必須做的事了.低聲聊了一會兒,林梅突然沒有了聲音,我轉頭一看,她已經睡著了.

她畢竟重傷初愈,累了吧?我給她整了整被子,正想盤腿練功,門外傳來腳步聲和"喀喀"的木杖拐地聲,一個穿著苗族服飾的老人走了進來.她頭發稀疏雪白,皺紋層層疊疊,,臉上有黑色的紋身,嘴巴因為掉光了牙齒變得干癟,一雙眼睛卻很明亮銳利.

這不是沐云阿婆嗎?我大吃一驚,阿瑤說她死了,怎麼現在又活生生走進來?我急忙跳起來,拱手行禮:"阿婆您好,晚輩有事請教,多有打擾了."

沐云阿婆怒道:"這麼簡單的東西,學了這麼久還沒學會,該打!"說著掄起長杖便向我當頭敲了下來.我想要躲,被她一雙眼睛盯住卻無法動彈,頭上被狠狠砸了一下.這一砸,我突然明白了點什麼,再定睛一看,眼前的人哪里是老巫婆?明明是許久不見的師父,單薄的身體,稀疏油膩的頭發貼在頭皮上,臘黃的臉病秧秧的樣子,手里夾著卷煙,手指被熏得焦黃.

"師父?"我又驚又喜,普通一聲跪下.

林梅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大哥,大哥,你怎麼了?"

我猛地驚醒過來,發現我躺在床上,林梅就在我身邊,房門是關著的,哪里有人進來過?隨著我修為提高,神氣合一,心性堅定,已經很久沒有做夢了,怎會做如此古怪的夢?

林梅問:"你是不是夢到師父了?"

我點點頭:"是啊,我很少夢到師父,而且剛才還夢到沐云阿婆敲了我一下……"

小雪道:"奇怪,剛才我也迷糊了一下,難道是沐云阿婆顯靈了?"

對了,在夢里我像是明白了些東西.我急忙叫小雪拿出龍鱗來,我把右手按在龍鱗上,默念咒語,集中精神冥想,很快就感覺到了一片無邊的黑暗,黑暗之中有一條模糊的龍趴伏在那兒.

這難道就是我要找的那條龍?心里剛生出這個念頭,那條龍突然抬起頭來,瞪大眼睛望著我,然後張大闊嘴發出了一聲怒吼.突然之間它的樣子變得清晰起來,它的氣息我也很熟悉,正是我追殺過的那條青色巨龍,並且它也感應到我了.

這些感覺一閃既逝,迅速拉遠,我像是從萬丈高空看到了無邊大海,然後看到了海島,大陸……

我從冥想狀態中清醒過來,興奮地對林梅說:"我感應到它了,它還在馬里亞納海溝!"

"啊,這麼說你學到法術了?"

"是的,一定是沐云阿婆來托夢,教了我法術.她教我法術之後,變成師父的模樣,騙我在夢里磕一個頭,叫她一聲師父,這就算是扯平了.哈哈,她算得還真精細,一點虧都不吃."

林梅也很高興:"那麼我們現在有辦法對付那條龍了嗎?"

我微微搖頭,能知道那條龍的位置,只是找它容易一點,想要在海底抓住它是不太可能的.沐云阿婆應該教我一個高級的詛咒術,直接把它咒死或咒得半死不活……想太多了,沐云阿婆肯定不會這麼做,她不會讓我殺龍,也不會把那麼高級的巫法教給我這個外人.

辦法其實還有一個,能確定它的位置,我就可以移一座山壓死它.但是這樣會害死無數生靈,還會造成許多不可測的巨變,我不能做這麼絕的事.

"那麼我們用詐逼它交出玉符呢?"小雪突然來了靈感,興奮地說.

"怎麼個詐法?"

小雪道:"憑著龍鱗你可以感應到它,感應到它的同時它也能感應到你,你在使用移山**時,也是用意念來確定放置的地方.那麼你就可以假裝要移一座大山來壓它,移蓄到足夠能量之時,憑龍鱗鎖定它的位置,同時也確定安置大山的地點,這時它就有可能感應到你要做的事和可怕的壓力,也許就投降了."

林梅道:"有道理,它再貪財,也不會為了一塊玉符把命都賠進去吧?再說就算它不肯投降,最終我們沒有真的移山,也不會造成破壞."

這不失一個辦法,我仔細推敲了一下,越想越覺得可行性很高,移山填海,絕對是對龍最有效的手段,在許多古代神話傳說中,就有填海殺惡龍的故事.

想出了辦法,我們都很興奮,再也沒有睡意,繼續研究細節問題,比如移哪一座山.小雪主張用泰山,反正只是做個樣子,不是真的移,要用就用最有名,最有震懾力的東岳泰山.施法的地點,要選在接近馬里亞納海溝的海島上,這樣可以避免中原修真者干擾,也便于與那條龍交涉.

上篇:第三十一章 寬容 為第六天魔.王加更     下篇:第三十三章 絕對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