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三章 絕對的實力  
   
第三十三章 絕對的實力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林梅就告別阿瑤離開了,臨走前我給了她我的居住地址和手機號碼,有什麼困難和需要可以隨時找我.

這個與世隔絕的小村子,曾經讓我和林梅都很向往,希望能在這樣的地方隱居過平凡的日子.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這里已經沒有了往日的生機活力,只有蕭條頹廢的感覺.以前流行城里人往鄉下跑,現在流行農村人往城里跑,時代的腳步沒有人能阻止,有無數個小村子正在變成這樣.

白天不方便行事,林梅說想去蛇腸谷看看,于是我帶了她直接跳躍到了蛇腸谷內.入口的棧道已經坍塌了,沒有人能進去,里面遍地野草,連小路都幾乎看不到了.經過幾次很徹底的破壞,特別是那一次為了對付蝠魔放火焚燒,把最後一點痕跡也燒掉了,再也不像一個曾經住過人的地方.

之後我們站到高處遠眺,發現山腳下有人在砍伐和修路,估計一兩年內,云頂山的所有原始森林都要完全消失.養成一棵大樹要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砍倒它卻只要幾分鍾,盡管環境惡化已經開始威脅人類,但砍樹的人和決定砍樹的人是不會在乎的,他們只看到了錢.

我和林梅都有些傷感,我們改變不了這個世界,所以只能被這個世界改變,面對並適應新的環境和新的生活.

我們正在感慨萬千,突然一陣靈力波動,一個虛弱的靈體在我面前顯現,是一個約一米高的小孩,依稀就是歐陽真菲祭煉的仙童模樣.他對我躬身行禮,我腦海中響起了有些稚嫩的聲音:"主人叫我傳話:大師兄,小瘋子和陸晴雯打起來了!"

"什麼?"我吃了一驚,急忙問:"在哪里,為什麼打起來了."

仙童才剛練成不久,能力還很弱,向我展示了一個記憶的場景就消失了……那場景竟然是我被燒掉了的老家廢墟.

昨天我叫他們去福州等我,怎麼還在村里?如果不是情況危急,小菲不會讓還很虛弱的仙童來向我報信,要是我不立即趕去,就有可能造成很可怕的後果.我顧不上驚世駭俗了,抱起林梅使用土遁跳躍,選擇的地方是我家門口的空地.

眼前一晃,腳踏實地時我和林梅已經到了曾經是我家門口的地方,眼前有一大群人圍成一個大圓圈,絕大多數都是背對著我,注意力在中間,倒是沒什麼人注意到我和林梅突然出現.

人群內一個大約四十歲的道士正在與凌楓飄大打出手,嚴格地說,是那個道士正在暴打凌楓飄,凌楓飄完全是挨打的局面.歐陽真菲,圓規和黃亦藍站在一邊,一臉焦急的樣子,另一邊高峰扶著陸晴雯,陸晴雯捂著鼻子,手上有血,臉上也青紫了一塊,看樣子之前已經打過一場,陸晴雯吃了大虧.

與凌楓飄交手的道士相貌堂堂,身軀偉岸,掌法精妙極有法度,憑我的感覺,他的修為接近陸成山.凌楓飄雖然練了一兩年梅花拳,因為天生性子浮躁,根基紮得不穩,平時看起來也像模像樣,這時面對道士嚴謹凌厲的攻擊便手忙腳亂,完全亂了章法,本能地用上了街頭地痞斗毆的招數,又怎是人家的對手?

陰陽訣原本就不是用來格斗的內功,所以硬碰硬對付修為還略高于自己的人,當然是自討苦吃.我暗中搖頭,看樣子凌楓飄一時半會還沒有生命危險,讓他吃點苦頭也好,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許以後會努力練功.

我能沉得住氣,林梅倒有些沉不住氣了,她對我這兩個師弟師妹的關愛不亞于我,平時凌楓飄和歐陽真菲對她也很恭敬和愛戴,所以她見到凌楓飄被傷,便要沖進人群去.我拉住了她的手,微微搖頭,我們不可能永遠護著他們,讓他們吃點苦頭未必是壞事.

"呯"的一聲,凌楓飄眼角挨了一拳,跌倒在地,人群騷動發出一片驚呼聲.

"這一拳是替我師妹打的,你怎麼打她,我就怎麼打你!"道士說著又一拳打在剛跳起來的凌楓飄鼻子上,凌楓飄又向後倒下,鼻血噴出.

我沒想到道士會突然下重手,正想救人時,林梅已經先沖了出去.

"什麼梅花拳,不過如此!"道士向前追去,還要再打,林梅助跑飛躍,在一個圍觀的村民肩上一點,有如一只大雁掠過,瞬間到了道士後面,一把抓住道士後衣領丟了出去.

那道士腳在地上亂蹬想要站穩,可是哪里能停得住?跌倒在地又打了兩個滾,好不狼狽.

"大嫂!"歐陽真菲歡呼一聲.

"這不是林梅嗎?好厲害,打死那個道士!"許多村民興奮地叫喊,林梅樂善好施,美麗又勤快,在村里已經深入人心,對思想樸素又簡單的村民來說,不管什麼道理不道理,外人就是外人,村里人就是自己人,幫內不幫外.

陸晴雯和高峰臉色大變,他們知道林梅的厲害,論格斗能力林梅還要超過我許多.

林梅扶起了凌楓飄,轉身指著那個中年道士:"你可以看不起我師弟,卻不能侮辱梅花拳.你過來,我只出三招,讓你看看什麼叫做梅花拳!"

中年道士莫名其妙跌得頭暈眼花,怒火攻心,脹得滿臉通紅,怒吼著沖了過來,借著沖擊之勢躍起,一拳轟出,強烈氣流激蕩卷起了一片風沙,氣勢驚人.

林梅不慌不忙,不緊不慢一拳打出,看起來沒什麼力量.許多人忍不住發出驚叫,因為那個道士比林梅高了半個頭,體重至少是她兩倍,她怎能擋得住道士的沖撞力?

"呯"一聲,林梅站著沒動,道士倒飛了回去,落地又連續打滾,強撐著坐了起來,張嘴就噴出一口血來,噴了一口又一口,連著噴了三口之後還再往外流血.他的右臂以可怕的角度扭曲著,顯然已經斷成了好幾截.

林梅愣了一下:"我,我沒想打傷你,只用了五成力道,不知道你這麼不經打啊!"

那道士聞言蒼白的臉變得通紅,又一口血噴了出來,兩眼上翻向後倒下.

陸晴雯和高峰扶住道士大叫師兄,嚇壞了.我知道林梅不是有意傷人,而是吃了金丹之後實力大增,又錯估了那個道士的實力,所以急忙過去幫忙救人.陸晴雯轉頭看到了是我,怒不可遏,拔出一把短劍便向我刺來:"我跟你拼了!"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別沖動,林梅不是有意的!"

陸晴雯左手又打向我打來,也被我輕易抓住,她用力掙紮,完全掙不動,氣急敗壞用腳來踢.不過她的腳剛動,我的靈氣已經沖進她體內,截斷了她的真氣運行,她立即全身無力動不了了.

高峰跳起來,從側面一掌向我打來,我略一閃身避開,用肩頭一撞,把他撞跌開,喝道:"住手,請聽我解釋!"

陸晴雯柳眉倒豎,鳳眼圓睜,怒罵道:"張玄明,你狼心狗肺,恩將仇報!我們對你仁盡義至,你卻跟血里玉鬼混,殺了迷藏和我師叔,打傷了我爺爺,現在又打傷我師兄,我跟你勢不兩立!"

我愣了一下,看樣子她還不知道真相,現在當著這麼多人還真不便解釋.我說:"這是一個很大的誤會,先救人要緊,等下我再跟你解釋.你不相信別人,至少應該相信我啊!"

"呸,是我瞎了眼上了你的當,否則怎會落到這個下場!"她暴怒之下,竟然把口水吐到我臉上了.

凌楓飄捏著流血的鼻子道:"大師兄,打死這個瘋女人,完全不講道理,我是被迫才跟她動手的,結果她敗了不服氣,又叫她師兄出馬.我擦,還好我也有師兄,嗯嗯,還有天下無敵的大嫂!"

高峰氣急敗壞道:"張玄明,放開我師妹,我跟你單挑!"

林梅走過來說:"剛才真的是誤會,我真沒想到會把他傷得這麼重,我願意道歉,賠醫藥費,負責把他治好……"

陸晴雯被我抓著掙不開,氣怒交集竟然眼淚都流出來了:"你也不是好東西,假惺惺裝好人,你們都是混蛋!"

我也有些火了:"是,你爺爺是我打傷的,你師兄也是林梅打傷的,那又怎麼了?你爺爺逞一時之快,把我打成了植物人是不是更嚴重?你爺爺殺了林梅所有親人,殺了蛇腸谷全村近百口人是不是更嚴重?我要是真要報仇的話,把你一家殺光了也不夠,可是我沒有殺,沒想要報這個仇,是你爺爺還在繼續害我,害我不成就誣陷我!現在我只要動一根手指頭,你們三個立即就要死在這里,我用得著騙你嗎?"

陸晴雯愣了一下,似有所悟,高峰卻叫道:"吹什麼牛呢,上一次你用詭計才勝了我,有本事你跟我單挑,江湖恩怨江湖解決,生死各安天命."

我放開了陸晴雯,一步一步走到高峰面前,喝了一聲:"跪下!"

這一聲在別人聽來不是特別大聲,對高峰而言卻像是天雷在耳邊炸響,兩眼發黑,並且雙腿受到了來自地面的靈氣沖擊,雙腿發酸,竟然真的跪下了.

我指著他的鼻子說:"我殺你跟拍死一只蚊子一樣容易,殺你師父也只是舉手這勞,不論是你們還是你們的師父,我想殺就殺,何必啰嗦?我沒殺人,就已經證明了我沒做虧心事,沒准備報這個仇."

高峰緩過氣來,猛地站起,我伸手按在他肩頭:"跪下,你師父說過,叫我要好好教育你們,現在我就代他好好教育一下,不要自以為是,狂妄自大,你能單挑得過誰?"

高峰哪里能頂得住我的壓力?乖乖又跪下了.對陸晴雯我還會留些情面,對他我憑什麼容忍?

上篇:第三十二章 傳法     下篇:四不相的話 本章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