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七章 以假亂真  
   
第三十七章 以假亂真

陸晴雯語氣非常堅決,不可能是在開玩笑,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了我,陸晴雯為什麼這麼做?

中年道士停了腳步僵在那兒,臉色非常難看:"小雯,你這是干什麼?"

陸晴雯道:"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不能就這樣殺了他!"

"這是掌教真人的命令!"

威嚴的中年人也一臉怒容:"我接到的命令也是格殺勿論,你這是胡鬧!"

"呯!"的一聲,陸晴雯開槍了,不過槍口向上偏,子彈射向了天空,緊接著她手槍又橫過來槍口對准腦門:"我阻止不了你們,但我可以跟他一起死!"

所有人都僵在那兒,沒人敢輕舉妄動,這個剛烈的姑娘說得到做得到,誰要是逼死了她,回去絕對不好交差.

僅是一兩分鍾時間,人影晃動,三個老道到了陸晴雯旁邊,正是曾經到過仙岩頂的三個老道,瘦的姓陸,貌似年輕的姓張,白須白發的姓曾.緊接著又有三個人飛奔而至,卻是兩個人挾著一個手里拿雙拐的人,不是冤家不聚頭,陸成山竟然帶著雙拐親自來了.

姓陸的瘦老道冷笑一聲:"陸成山,你養的好孫女啊!"

陸成山本來臉色就有些蒼白憔悴,不太好看,這時變得鐵青就更難看,怒喝道:"過來,把槍放下!"

陸晴雯身軀顫抖了一下,但還是昂然而立,握著槍的手暴起了青筋,帶著哭腔道:"爺爺,放過他們吧,我知道他們是真的沒有做壞事,是真的想化解仇怨……"

"閉嘴!"陸成山氣得渾身哆嗦,雙拐拄在腋下,指著陸晴雯道:"糊塗,你糊塗啊,像他這樣喪心病狂的人,你居然還護著他!"

"我就是相信他!"陸晴雯不知怎麼突然來了勇氣,大聲地說,並且轉過身面對我,露出了一種慘淡的微笑,"玄明哥,我知道你沒有想要毀壞美軍基地,沒有想要引發兩國大戰,也沒有搶'別人’的東西.不管別人怎麼說你,誤解你,我都相信你,別的我做不到,但是我可以陪你一起死……"

我暗叫不妙,她這是左右為難,不想活了!好在這時我已經卸掉了一部分靈氣,勉強能動了,我站了起來:"你何苦如此?再說我不想死,憑這些人又怎能殺得了我?這里的事跟你沒有關系,你快離開吧."

陸成山等人都吃了一驚,頗為緊張,那天我擋了翠湖子兩掌很多人都看見了,我的實力不容置疑,而且此時聚集在我身上的壓力還是很大,他們摸不透我的底細.

事實上我還需要些時間,現在還不能動手,只能裝狂嚇一嚇他們爭取時間.我故作不屑的樣子掃視他們一眼,最後停在陸成山臉上:"陸成山,你給我安排了這麼多罪名,可是連你親孫女都不信,又怎能讓別人相信?我不想殺人,但不代表我不會殺人,今天是你們自己萬里迢迢送上門來的,怨不得我,不過看在小雯的面子上,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立即滾蛋,從來里來的滾到哪里去,不要等我出手!"

幾個老道紛紛怒罵,什麼目無尊長,囂張狂妄,不知天高地厚之類,但誰也不敢先跳出來當先鋒.一方面身份越高面子就越大,也就越怕出丑,以我能移山倒海之力,他們豈能不懼?另一方面也怕陸晴雯真的扣動了扳機.

陸成山對那個威嚴的中年人使了一個眼色,中年人用英語快速說了幾句,然後對我說:"立即交出玉符,否則就殺了他們三個!"

我的心一沉,他們居然無恥地用上了這一招!陸成山啊陸成山,你真的是太過分了,無藥可救了,名門正派的人居然做出了這種事.

不僅是我和陸晴雯變了臉色,連陸,張,曾三個道士也皺起了眉頭,但是授意者雖然是陸成山,執行者卻是那個軍官,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中年人又喝道:"我數三聲,不交出玉符全部擊斃!一……二……"

我這時還在受壓力影響,無法正常發揮,四周已經被美軍士兵圍住,而且凌楓飄和歐陽真菲被他們抓住並用槍抵著,我絕對無法救出他們.

中年人舉起了手,眼看就要叫出"三"字,我只能屈服了:"等一下,我可以交出玉符,但是必須讓我們安全離開,你們要是不答應,永遠也別想見到玉符!"

中年人遲疑了一下,望向陸成山,陸成山點了一下頭,他的"三"字才沒有喊出來.我說:"先放人,我再給玉符!"

中年人道:"不行,先交出玉符,後放人!"

"開什麼玩笑,我拿出玉符,你就開槍了,我憑什麼相信你會放了我們?"

"你沒有別的選擇!"

我本來也就沒指望能先放人後給玉符,漫天要價著地還錢,拖時間而已.我說:"都不讓步的話,就沒什麼可談了.要不這樣,我先把六塊玉符放在地上,你們讓開一個缺口讓我往後退,同時也我的同伴向我靠近,這個時間你們不能把玉符拿走.等到我們四人會合,你們保證不開槍,我再交出最後一塊玉符,要是你們反悔或者亂來,我就把我手里的一塊毀了."

中年人皺著眉頭,又望向陸成山.陸成山最清楚八塊合一才有奇跡,我拿著一塊沒什麼大用處,所以點頭同意了.

我慢吞吞拿出了六塊玉符,一塊塊面向陸成山讓他看過,分別是乾,坎,離,震,巽,最後一塊是兌卦,我給他看的是反而,他也沒注意到——我拿出的六塊都是從寶藏里面得到的假玉符,真正的兌卦符還在青龍嘴里,不可能在我身上,所以我不能讓他看清正面的圖案.

其實我也是在賭運氣,因為司馬南沒有死,他知道義和團的寶藏里面有六塊假玉符,如果他告訴過陸成山,陸成山就會起疑.不過我賭他受了傷,又死了師父,心里想的都是報仇,對于已經失去的寶藏和玉符不會多想,未必會把寶藏中有假玉符的事對陸成山說過.

六塊假玉符看上去與真玉符幾乎一模一樣,區別的是里面蘊含的靈力,拿到手上才能清楚分辨出來,現在隔了十幾米遠,陸成山沒有看出問題來,沒有絲毫起疑,誰能想到我身上帶著六塊如此相似的假玉符?

我開始慢慢後退,中年人用英語與美軍指揮官交流,讓他們放開歐陽真菲和凌楓飄,林梅扶住了他們兩個向我靠近.我不知道中方與美軍達成了什麼樣的協定,但這里的事情肯定是陸成山等人說了算,美軍士兵只是協助.

出人意料的是陸晴雯也向我們靠近,還是用槍指著自己的頭,陸成山的卑劣行為讓她非常失望,她是鐵了心要幫我們了.

凌楓飄和歐陽真菲的傷並不是太嚴重,特殊子彈雖然穿透了混元一氣符的防護力場,已經被抵消了大部分沖擊力,入肉不太深,他們兩個都已經逼出了子彈,並自己止血了.

我們四人會合了,陸晴雯也走到了我前面,擋在我前面,明顯是要用她的身本來給我們擋子彈.陸成山氣得快要吐血了,怒吼道:"你給我回來!"

陸晴雯搖頭,淒楚的說:"爺爺,我不敢說是您錯了,但是您做的事顯然與平時教我們的做人道理不同,我沒有背叛您,沒有反對您,我是在按您的教導做我覺得該做的事."

"你,你……"陸成山幾乎暈倒,怒吼,"開槍,給我開槍殺了這畜牲!"

沒人開槍,能聽懂的人都知道這是氣話,聽不懂的人當然也不會聽他的命令.

我們繼續後退,中年人喝道:"現在該交出最後一塊玉符了!"

我把一塊玉符拿在手里,朝他們晃了晃:"不要跟我玩陰謀詭計,只要我一捏就變得粉碎,你們永遠不可能湊齊八塊.現在讓他們四個離開,給她們一條小艇,我確定他們安全之後就把玉符給你們."

中年人立即道:"不行!"

我說四個人已經包括了陸晴雯,她這樣對我,我當然不能把她留在這兒,但是陸晴雯卻說:"不,我不走,我做的事我自己負責!"

林梅道:"我也不走,他們兩個先走就行了."

我平靜地說:"他們兩個受傷了,沒人照顧怎麼行?你放心跟他們一起去吧.小雯你也走,你爺爺正在氣頭上,你先到其他地方玩幾天,等他氣消了再回去."

陸晴雯還是搖頭,她認定的事,沒人能改變.不過林梅同意了,她知道我有辦法脫身,他們沒有離開反而影響我行動.

中年人和陸成山本來是不同意的,但是姓張的老道發話了:"讓他們走,吾等乃是名門正統,道門宿老,便是對付奸惡之徒也不能采用逼迫親友的手段."

中年人和陸成山的臉色都很難看,我笑道:"看來還是老老道懂道理,早說這話不就什麼問題都沒了."

張道士森然道:"朝廷和官府之事我不管,但是你傷我門子弟子,當眾羞辱本派,卻是饒你不得!"

我知道,肯定是高峰等人回去說了許多壞話,激怒這三個老道了,今天絕對不可能善罷干休,但是只要能讓林梅等人脫身,我怕他們個毛!

上篇:第三十六章 危若累卵     下篇:第三十八章 罪有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