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八章 罪有應得  
   
第三十八章 罪有應得

林梅扶著凌楓飄,與歐陽真菲往山下走,同一時間,中年人往放在地上的玉符走去,想要拿走玉符.

我暗松了一口氣,此人明顯是軍伍出身,不是道上的人,以前又沒有見過真玉符,不太可能發現玉符是假的.不料陸成山拄著雙拐,也向玉符那邊走去,與中年人同時到達,兩人都想要去拿,卻又因某種顧慮而沒敢動手,于是僵住了,氣氛突然變得緊張.

其實不僅是兩人之間緊張,我發現四周端著槍的美軍也一個個死盯著玉符,槍口已經不再全部對著我,有一部分對准了陸成山和中年軍官,只不過陸成山等人注意力都在我和玉符上面,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勢局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我不再是焦點,地上的六塊假玉符才是焦點!我猜美國人不知道這些玉符的作用,但是他們已經知道這些玉符的重要性,槍口方向的變化,已經說明了他們與中方的合作並非無懈可擊,只是利益關系,毫無誠信可言.

陸成山不敢妄動,因為與美軍達成協議並與美軍溝通的是中年人,只要他一下令下就會亂槍齊射,其中還有特殊的彈頭;中年人也不敢妄動,因為陸成山這邊有三個深不可測的高手,用槍未必能打死他們.

中年人板著原本就很威嚴的臉:"玉符由我來保管,這是最高指示!"

陸成山道:"這事一向由我負責,這一次行動也是我全權指揮."

中年人道:"如果不是你的失誤,早已全部玉符到手,所以這一次上級密令,拿到玉符後由我保管並親自帶回去."

這明顯就是對陸成山不信任,三個老道大皺眉頭,面面相覷,陸晴雯也驚訝地望向我,指著腦袋的槍放下來了.我微微搖頭苦笑,我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戲劇性一幕,其實我根本不知道陸成山與官方是什麼關系,只知道他以前很風光,靠山很硬的樣子.

陸成山臉上即有驚訝也有憤怒,胡須亂抖,衣服鼓蕩,身邊氣流湧起起了一陣風,響得中年人後退了一步:"你想干什麼?"

陸成山徐徐收了外放的真氣,木然道:"沒什麼,既然上級說了由你保管,那就由你保管吧."

如果僅是不信任,陸成山不會這麼激動,只怕他名義上是為上級找玉符,實際上是想獨吞,而他的上級也已查覺到了他的野心,所以才會鬧出這一幕,真正是爾虞吾詐,各懷異心.陸成山不敢抗命,不是怕了中年人,而是怕會影響了他兒子,如果他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他兒子必定逃脫不了處罰.參天大樹好遮涼,卻也容易被風吹倒,被雷劈倒,倒下之時還會砸死許多人.

中年人正要去拿玉符,姓張的道士冷笑一聲:"這玉符是法器不是武器,你當兵的拿去干什麼?"

中年人毫不畏懼:"我只執行命令,不問原因."說著他就去拿玉符,迅速把六塊玉符都撿起,放進了口袋.

陸成山一副萬念懼灰的樣子,姓陸的老道"哼"了一聲:"真有出息了!"

陸成山一張老臉變得通紅,但很快又變得蒼白,搖搖晃晃似乎站不住腳了,陸晴雯急忙跑過去扶他.不料陸成山羞怒交集,正無處發瀉怒火,一巴掌打過去,打得陸晴雯跌倒在地,臉上出現了四根清晰的手指印,嘴里也流出了血.

"爺爺……"陸晴雯錯愕,驚懼和委屈,捂著臉眼淚滾滾而下.

"滾!"陸成山怒吼.

我快如幻影般沖到了陸成山面前,左手虛晃一下引他來招架,右手重重一掌打在他臉上,把他打得飛了出去,人還沒有落地就從嘴里飛出了幾顆大牙.

"老東西,她是你親孫女,你也下得了這麼重的手!你既然是道士,就好好當你的道士,不該利欲熏心,貪戀權勢,自甘墮落."

我後面氣息波動,姓陸的老道向我撲來:"他縱然有什麼過錯,有本派尊長在此,輪得到你來干涉麼?不知死活的狂徒,吃我一掌……"

他說一掌的時候,已經打出了五六掌.我與他硬碰,發現他真氣蓄而未發,看起來風聲呼嘯威猛驚人,實際上並無傷人之意.我正驚訝,耳中傳來一絲聲音:"長毛鬼子已動殺機,若不聯手突圍,只怕凶多吉少."

看來老老陸不像小老陸那麼糊塗,卻不知他是真心聯手還是在玩陰謀詭計,陸老道聲音又傳入我耳中:"我追你逃,靠近他們一起動手放倒他們!"

我也故意靈氣放外,出手之時帶起一陣陣狂風,飛沙走石,落葉紛飛,還時不時故意打在大樹上或踢在岩石上,打得樹斷石裂,驚人之極.我也以傳音入密說:"為什麼要我逃你追,你逃我追不行麼?不服咱們就真的打一架."

"你……"陸老道氣得鼻子都差點歪了.

我就是要讓這幾個自命不凡又死要命子的老道點顏色看看,所以加大了力量,用上了梅花拳的心法,一拳重似一拳,拳勁直逼他內腑.陸老道硬接了我幾拳之後,有些吃不消,不退也得退,開始向美軍指揮官那邊退去.

美國大兵當成武打片來看了,一個個瞪大眼睛,靠近我們的人紛紛退開,沒有人警覺,他們巴不得我們大打出手兩敗皆傷,他們好坐收漁翁之利.

"你們……"中年人看出了不對勁,剛開口,陸老道已經喝了一聲:"動手!"

張老道和曾老道分開向兩邊撲去,當真是快如閃電,勢若雷霆,手指向哪里哪里就有人倒下,有的是用真氣隔空把人打暈,有的是用定身術把人定住.其實定身術也不是太神奇,以前我在太行山遇到的端木繁花就會,可以簡單理解為用精神力和真氣癱瘓對方的中樞神經,讓對方短時間無法動彈,但是遇到修為與自己差不多或更高的人時,就可能反彈過來把自己定住了.此時以兩個老不死的修為,定住普通士兵自然是不費吹灰之力.

我,小雪和陸老道也分頭攻擊,以最快的速度把身邊的美軍士兵打倒,不過一秒鍾時間,三十多個美軍士兵全部被打暈或定住,沒有一個有機會開槍.

中年人愣住了,陸成山和陸晴雯也愣住了,他們完全沒有想到我會和三個老道聯手放倒美軍士兵.

中年人厲聲道:"你們想干什麼?"

曾老道喝道:"蠢貨,你看不出來他們想要殺人奪寶了嗎?"

張老道走到陸成山面前,怒喝道:"跪下!"

陸成山丟了拐杖跪下,雙腿不利索沒跪好,直接趴在地上,張道士問:"你可知罪?"

"弟子……弟子知罪."陸成山頭也不敢抬,聲音有些顫抖.

張老道的聲音更加嚴厲:"你有何罪?"

剛才陸成山與中年人的對話,已經證實了是他蓄意謀奪玉符,現在想賴也賴不了了.陸成山沉默了一會兒:"弟子欺騙三位長老,陷害他人,犯了許多戒律……弟子知錯,求三位長老給矛弟子改過自新的機會."

張老道說:"你身為本派外駐理事人員,本應奉公守法,保國安民,弘揚正氣,守正不阿.可是你營私結黨,利欲熏心,玩弄權謀,最可恨的是為報私仇為獲私利,誣陷他人,欺師滅祖,敗壞本派名聲,貧道豈能饒你?"

陸老道:"師兄……"

張老道瞪了他一眼,他也不敢說話了,張老道說:"今日我便將你逐出門牆,日後你所作所為與本派無關."

張老道說完轉身甩袖就走,曾老道搖了搖頭,也轉身走了.陸老道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你啊你,真是糊塗,連你孫女都不如,我也不管你了!"說完也轉身走了.

張老道的做法非常高明,表面上看是在處罰陸成山,實際上是在甩包袱,既去掉了影響他們門派清譽的不穩定因素,又給了我和中年人一個交代,以後我和官方都不能找他們麻煩了.以三個老道的精明,我就不信他們以前沒有懷疑到陸成山是在陷害我,他們真的對仙丹和玉符沒有動心過?人老成精,斗心眼玩陰謀我是甘拜下風.

陸成山已經完了,被逐出門牆名聲掃地,這一次拿不回玉符又暴露了野心,豈能有好果子吃?我也沒有必要再落井下石了,讓他自作自受吧.

我拉了陸晴雯的手也往山下走,中年人喝道:"站住,還有一塊玉符交出來!"

我轉頭對他笑了笑:"我憑什麼要交給你?"

中年人愣住了,現在他什麼籌碼都沒有,憑什麼向我要玉符?我不殺他已經是給他很大面子了.

"那六塊玉符,就送給你當紀念品了,以後就不再見了."我揮了揮手,拉著陸晴雯繼續走.

陸晴雯用力掙紮:"你為什麼不要玉符了?"

我傳音入密對她說:"那是假的."

"啊?"陸晴雯張大了嘴巴,太意外了.

"啪"的一聲脆響,像是生西瓜砸在地上,我轉頭一看,陸成山的腦袋撞在地面一塊岩石上,手腳正在抽搐.

"爺爺——"陸晴雯悲呼一聲,甩開了我的手向陸成山跑去.

"他必死無疑了."小雪說,聲音中並沒有多少欣喜成分.

上篇:第三十七章 以假亂真     下篇:第三十九章 碧海仙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