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九章 碧海仙蹤  
   
第三十九章 碧海仙蹤

陸成山死了,我很多次想要他死,他卻活得好好的,現在他死不死對我已經沒有太大影響,反而死了,世事難料啊.

陸晴雯抱著陸成山大哭,他們畢竟是親人,不論他們怎麼吵怎麼打,陸成山曾經對她的好都是不可抹殺的事實.

三個老道也停了下來,都歎息了一聲.

我想要勸陸晴雯,卻又不便開口,說起來陸成山的死與我有很大關系,此時我不好在陸晴雯面前說什麼.

陸老道走了過去:"無量天尊,他能迷途知返,幡然醒悟,三清祖師和列祖列宗會原諒他的.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快走吧."

陸晴雯沒有理他,陸老道拉開了陸晴雯,揮了一下手,兩個站在一邊,之前扶陸成山來的中年道士急忙抬起陸成山的遺體,讓其中一個背上,跟著老道往山下走.我心里牽掛著林梅三人,也加快速度往山下走,到半山腰就追上了三人.

林梅,凌楓飄和歐陽真菲見我和老道們一起下山,有些緊張也有些驚訝.我低聲說:"陸成山已經死了,這里是美國人的地盤,我們必須同舟共濟,先離開這里."

林梅有些震驚:"你殺了他?"

"不,他用假話騙三個老道下山抓捕我,事情敗露被逐出門牆,沒有顏面回去了.他沒有拿到玉符回去也交不了差,可能還牽涉到了官場中的權力傾紮勾心斗角,總之他是不想活了,自己撞在石頭上自殺了."

這個變化太出人意外,三人一時之間都有些不敢相信,接著凌楓飄哈哈大笑:"死得好,死得好啊,這就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陸晴雯轉過頭來,惡狠狠瞪了凌楓飄一眼,要不是陸老道拉著她,只怕要沖過來打架了.

我敲了一下凌峰飄的頭,低聲道:"人死恩怨消,再說陸晴雯剛才拿命來保護我們,你就不能大度一點?"

"呃……是,是,我錯了."

其實我們沒有必要往海邊跑,我可以直接帶著林梅他們水遁遠程跳躍回到中國去,但是因為陸晴雯還在這兒,我要確保她能安全離開,所以由我背著凌楓飄,我們四人也向海邊跑去.

從高處望下去,海邊沙灘上有一個橡皮艇,另外一個橡皮艇載著幾個美軍士兵正在離開.這是之前說好的,美軍提供給林梅他們三個離開這兒用的,已經送過來了.

不一會兒我們到了海邊,卻發現那幾個美軍士兵把留在沙灘上的橡皮艇帶走了,遠處三艘巨艦已經啟動,氣墊船,登陸艦之類正拖著白浪向我們這邊沖來.如果不是山頂上的美軍有人清醒了,就是中年人聯系了艦船上的人,想要堵截我們.

三個老道不慌不忙,張老道拿出了一個半尺來長的木制小船模形,掐訣念咒,念了幾句往海水里一丟,那小船"刷"地變大,長達十幾米……這正是他們之前過來時乘坐的木船,道門宿老,果然有些本事!

三個老道,兩個中年道士,陸晴雯連同陸成山的遺體上了木船,張老道轉頭問我:"你們要搭順風船麼?"

"多謝好意,我們不同路."我語帶雙關.

張老道也沒說什麼,法訣一引,靈氣湧動,木船向前沖出.

我正准備帶林梅他們離開,前方海面上突然風起云湧,海浪沖天.眨眼之間,整個海面像是煮沸的開水一樣翻滾,有的地方海水向上沖,有的地方形成了大漩渦,並且湧現大量泡沫.

我吃了一驚,莫非那條龍吃了虧,回來報複了?我運起靈氣大叫一聲:"快回來!"

張老道的木船雖然不是正面駛向發生異像的地方,卻也受到了波及,木船迅速向相向的方向急轉彎,調頭往回駛來.發生驚變的區域達方圓幾千米,美軍艦隊也在受影響的邊緣,小船紛紛拐彎逃躥,三條巨艦沒那麼快拐彎,看過去幾乎被湧起如山的海浪給吞沒了,不論是大船小船,此時都像是狂風中的一片落葉.

幾秒鍾之後,海水更加可怕地向上湧起,中央最高的地方比正常的海平面高了有十幾米,中央向上鼓,邊沿卻形成可怕的巨大漩渦往下吸.我們站在海邊,海浪迅速上升,三四米高的礁石都被淹沒了.

"天呐,這是怎麼了?"林梅驚呼.

"難道是海底火山噴發?"歐陽真菲問.

"不會是世界末日吧,很多人說今年是世界末日……"凌楓飄大喊大叫.

"只怕是那條巨龍不甘心,來找我們報仇了."我有些擔憂地說.

"轟"的一聲,一個青黑色的東西帶著大量海水冒出了海面,掀起了更大的海浪.那東西迅速升高,越來越大,像是一座小山,海水向四面八方滾開,聲勢駭人.

僅是幾秒鍾時間,突出海面的小山就有十幾米高,並且附近又有幾個小山頭露出了水面,更大范圍的海面向上突起,巨浪沖天.

"難道是它?"我想到了曾經在海底見到的神鼇背上的山峰.

張老道的木舟沖上了陸地,道士們一個個被嚇得面如土色,戰戰兢兢,口念無量天尊.那些還在海面上逃躥的美軍士兵就更不用說了,平日不可一世的巨大戰艦,此時與一張紙折的小船沒什麼兩樣,隨時都有可能被海浪吞沒無影無蹤.

好幾座山峰突出了海面,最高的山峰達五六十米,這時海浪相對減小了,海面卻起了迷霧,恰好籠罩在幾座小山的下方,看不到海面有什麼,只能看見幾座小山若隱若現,宛如仙境.

我松了一口氣:"是那只神鼇,沒想到它竟然浮出水面了."

"神鼇?"林梅等人恍然大悟,他們都聽我說過遇到神鼇的事,只是再怎麼想像,也沒想到有這麼大,幾乎就可以與我們立足的小島相比了.其實神鼇的上浮速度算是很慢了,否則要把我們這個小島淹沒一半,美軍艦隊早已全部葬身海底了.

圍著"仙山"的白霧突然分出一股,貼著海面快速向我們這邊沖來,像是在海面上鋪了一條平坦大道.轉眼之間,霧氣延伸到了岸上,距離我約十米才停下,明顯是沖著我來的.

我們正自驚訝,霧氣中走出一個三四十歲的人來,頭戴方巾,身穿太極八卦紋青絲袍,容貌清雅,三綹長須,飄飄然似足不沾地,只要是個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是仙人駕臨了.

竟然見到活神仙了!

我雖驚訝,卻站著沒動,三個老道,兩個中年道士和陸晴雯倒是跪下磕頭了.從霧氣中走出來似道非道,似儒非儒的仙人沒有理會他們,徑直走向我,略拱了一下手,以清朗的聲音道:"後生可畏啊,想不到數千年後,中原陰陽家出了如此傑出少年英才,難得,難得."

他所用語句與現代差不多,但發音卻有些古怪,應該是古代某個時期的漢語,好在我念的咒語多了,發音比較接近基本能聽懂,我拱手行禮:"敢問仙長如何稱呼?"

仙人道:"吾與你有些淵源,但今日並非尋親覓友,而是受一位老友所托,將一件事物交付于你,並感謝你手下留情之德."他說完把手一揚,有一件東西飛出,緩緩向我飛來,那赫然是一塊玉符!

我接住一看,正面是兌卦紋,靈氣充沛,是真品無疑.這不是在青龍嘴里那一塊嗎?林梅等人看清之後也很驚訝,我問:"請問仙長,你老友何人,如何能得到這塊玉符?"

仙人哈哈大笑,轉身便走,云霧跟著他急速退去.張老道叫道:"尊仙慢行,敢問尊仙居何處洞天,如何稱呼,指點晚輩一二."

仙人停下了腳步,語氣有些不善:"汝等傲視人間,還需要我來指點麼?莫要欺陰陽家無人了,便是張道陵見了我,也要執晚輩之禮,只是他是天師正官,吾為閑人散仙,沒他顯貴.再說便是我這閑人不管了,還有鬼谷眾師長,惹惱了他們,哼哼,怕是張天師也要頭疼!"

五個道士和陸晴雯嚇得叩頭在地,不敢抬起.我雖然不能確定他是什麼人,但是屬于陰陽家無疑,所以我也跪下磕頭.我跪下,林梅,凌楓飄,歐陽真菲也跟著跪下磕頭,仙人沒有回頭看我們,消失于云霧之中,云霧迅速收縮退回海面,海中迷霧更多了,山峰漸漸被吞沒.

凌楓飄抬頭看了一眼,低聲道:"師兄,這是誰啊?"

我心中疑惑,沒有立即回答,歐陽真菲喜滋滋道:"看來我們陰陽家也有神仙啊,以後我們不要怕被欺負了!"

小雪現身出來:"剛才他說'中原陰陽家’,這說明他不是中原的陰陽家,又是幾千年前的人,會不會是秦時的徐福?"

我也是這樣想,因為我曾經聽呂煜說過徐福是谷鬼祖師的記名弟子,剛才仙人也說與我有淵源,但他為什麼連名字也不肯見告呢?還有他說的老友是誰,怎能拿到玉符?

小雪道:"他說的老友,十有**是龍王,要是你真把那座山砸在海里,受損最慘的只有龍王,說不定連他的水晶宮都要被震倒了.只有龍王才能輕易從那條龍的嘴里拿到玉符,但是老龍王死要面子,不敢得罪你,也不好當面服軟,不好意思親自送過來,所以叫徐福來當和事佬了."

這話也有些道理,真沒想到最後一塊玉符這樣到了我手里,我終于湊齊八塊了!

上篇:第三十八章 罪有應得     下篇:第四十卷 八玦合一故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