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錯吻惡妻 第一章 搭上帥哥  
   
第一章 搭上帥哥

"天龍水晶宮"酒吧是城中出名的嗨場,所謂嗨場,就是聚黃毒一身的酒吧.紙醉金迷的生活吸引著中上階層的人來這里消費.水晶宮有一個特別奢華的殿宇,是專門給那些富豪公子哥兒們來玩的,盛明集團的富三代林樂風便是這里的常客.

龍靖兒一身紅色絲質長裙出現在水晶宮門口,手里拿著一只黑色的手包,曼妙的身姿在燈光照影下尤其的風情萬種,她穿梭在燈紅酒綠中,男人的眼珠子都幾乎要掉出來一般,死死地盯著她.

她坐在吧台前,叫了一杯吸血鬼飲料,酒保笑笑道:"要傳統的還是要我親自調的?"

"有什麼分別?"龍靖兒把手包放在吧台前,嘴角扯起一抹淡笑,抬眸嫵媚地問道.

酒吧仿佛已經見過許多貌美的女子,眸光中並無半點驚豔,只笑道:"傳統的沒有酒精,我自己調制的,卻添加了伏特加."

"好!"龍靖兒露齒一笑,"給我來一杯."

紅色的吸血鬼飲料放在你龍靖兒面前,紅色的液體彷如殷紅粘稠的血液,在燈光下發出誘人的光澤.

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俊美男子走近龍靖兒身邊,他的手很自然地摟住龍靖兒的肩膀,邪魅一笑:"小姐,有這個榮幸請你喝杯酒嗎?"龍靖兒不著痕跡地掰開他的手,舉起手中的酒杯,媚眼如絲,"我已經在喝了."

"我叫麥克."男子伸出手,笑意盎然地看著龍靖兒,"小姐芳名?"

"驅魔人."龍靖兒伸出手,輕輕觸碰了一下,便把手收回來.

"名?"麥克一愣,隨即邪肆地道.

"有分別嗎?"龍靖兒淡然一笑,舉杯飲了一口酒保推薦的飲料,帶著酒精的血腥氣味直沖嗓子,讓她幾欲反胃想吐.

麥克邪肆一笑,"原則上是沒有分別的,名字不過是一個稱呼,是名也好,真名也好,對你我來說,都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龍靖兒放下杯子,像是意猶未盡地用舌頭舔去嘴角血紅的飲料,"不錯,確實是好東西."

"哦?"麥克笑意盎然,若有所思地看著她,"你覺得是好東西?你剛才飲的叫吸血鬼的豔麗,是這里的特飲,其他的沒有.不過,並非很多人喜歡喝,你倒是有些特別."

"吸血鬼!"龍靖兒淺淺一笑,眸光誘人,"你認為,這個世界真有吸血鬼?"

麥克聳聳肩,"不知道,興許有的,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嘛,很多人都說見過鬼,我們沒見過,並不能說沒有,不是嗎?"

龍靖兒不無遺憾地道:"是啊,真想見識一下.如果你認識吸血鬼,介紹給我認識吧.看了許多吸血鬼的電影之後,開始對這種生物有些興趣了."

麥克手掌放在她肩膀上,柔聲道:"介意跟我去另一個地方喝一杯嗎?或許,我們有關于吸血鬼的更多話題可以探討一下."

龍靖兒眸光閃動,眸子如同黑曜石般閃亮,唇邊笑意逐漸加深,"好,我們來探討一下更深層次的問題."

結賬的時候,麥克主動付錢,酒保淡淡地看了麥克一眼,又看了看龍靖兒,面無表情地道:"這杯是我請這位小姐喝的,謝謝她今晚對我手下留情."

麥克微微一怔,正當他想說話的時候,酒保又道:"兄弟,別饑不擇食,有些女人像玫瑰花,看似豔麗,但是她身上的刺可是會刺傷人的."

龍靖兒笑著拍拍他的手背,"吃不到葡萄便說葡萄是酸的,這位小哥,你是這樣的心態吧?"她的指甲輕輕地滑過酒保的手背,眸光冷凝,示意他不要亂說話.

酒保依舊面無表情,收回手拿起杯子轉身過去放好.

麥克帶著靖兒去到一條漆黑的橫巷里之後,便停住了腳步,他伸手拉著靖兒的手,邪魅一笑,"敢跟著我出來,你的膽子也挺大的!"

靖兒也微微一笑,月光穿過橫巷落在她的臉上,映得她的臉潔白如玉,她伸手抬起麥克的下巴,笑眯眯地道:"是啊,我膽子一向很大,只是,我的膽子再大,也大不過你,難道沒有人告訴過你,這樣美好的月夜,只適合留在家里,出來活動是會很危險的."

麥克邪肆一笑,"是麼?危險我從未怕過,而且,是采這麼鮮美的一朵牡丹花.古人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我今夜,就要做一個風流鬼."說完,他臉部微微前傾,湊近她的臉頰,再探向她的耳朵,慢慢地下滑..

麥克摟著她的腰,熱烘烘的嘴唇落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忽然一聲低吼,尖銳的牙齒印在龍靖兒的頸脖上,以此同時,龍靖兒眸光一閃,額頭有卍字若隱若現,她手中的龍杖揚起,在月光中發出黃龍一般的光芒,麥克一驚,迅速把龍靖兒往前一推.只是,已經太遲了,卍字封印隨著龍杖隱沒在他的眉心,他只覺得身子一軟,全身的力氣卸去,甚至連站立都顯得困難無比.

他驚恐地抬頭,眸光中的紅色已經褪盡,灰白的眸子明滅不定,他艱難地開口,"你到底是誰?"

龍靖兒俯身莞爾一笑,"這個問題,問得有點遲了!"

閃光燈咔嚓一聲響起,龍靖兒猛地抬頭,巷口里有一個男子急速逃去,龍靖兒想追去,卻不料被麥克拉住衣袖,他跪下哀求道:"求你,放過我!"

有車子發動的聲音,龍靖兒暗暗低咒一句,甩開麥克,冷冷地道:"放心,我殺不死你,只是封印住你的能量."她追出巷口,車子已經逃去無蹤,就算想追,也不知道從何追起了.

麥克趁著這個機會逃走,橫巷里,有嗖涼的風掠過,揚起城市滿地的塵埃,遮蔽了她的視線.

上篇:楔子     下篇:第二章 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