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錯吻惡妻 第一百零九章 能否逃生  
   
第一百零九章 能否逃生

這兩個劫匪,便是在夜市街吃臭豆腐的大虎和老沖,兩人果真聽了西裝男的話去綁架,並且根據西裝男的消息,跟上了冠軍的車子.

大虎叫冠軍走過來,老沖想想不妥,又厲聲喝止,"不許過來!"

老沖輕聲道:"這小子年輕力壯,要是綁了去,只怕會累事,不如讓他回去,也好給他家里人報個信,讓她們准備好贖金."

大虎也沒干過這種營生,確實,現在的年輕人詭計多端,他們自認未必會是這個男孩的對手,還是讓他離開為妙.

"也好,車上有個小孩,也讓他抱走,咱們可沒有奶給那小屁孩喝,餓死了就罪大了."大虎道.

老沖也點頭應是,他粗著嗓子喊道:"你上車抱著那孩子走,不許耍花招,否則,我殺了他."

冠軍本最擔心的就是番薯妹,現在聽說可以抱番薯妹先走,他松了一口氣,只是心頭卻又禁不住擔心老爺子和林明啟,畢竟兩個都是老人家了,經不起折騰.他不敢說話,怕惹惱了劫匪,打開後門的車門,伸手想要抱過番薯妹,老爺子輕聲道:"快逃,不要管我們."

冠軍眼圈一紅,輕聲道:"放心,我安置好妹妹,就會回來救你們的."

老爺子雙眼一瞪,"不要回來,逃!"

大虎和老沖怕兩人合議,便連忙催趕冠軍離開,冠軍不敢耽擱,只得連忙抱著番薯妹走.這條道的兩側,都是工廠,平時也鮮有人走,今天是國慶,廠里放假,除了廠門口有門衛看守,幾乎就是一座死城.冠軍抱著番薯妹一路奔跑,沖進一家廠里,拍著門衛的門,保安拉開門,警備地看著他,"你找誰啊?"

冠軍急得快要哭了,哀求道:"這位大爺,能否讓我打個電話?我爺爺被人綁架了!"

那門衛大爺見他心急如焚,又抱著孩子,料想也不會是壞人,便道:"你要打電話,得跟我到辦公室去."

冠軍瞧見他桌面上有固話,焦急地問道:"能不能讓我打這個?我要馬上通知我媽咪."

門衛大爺道:"這個電話限制對外呼出,只能撥打公司電話,你要是著急,趕緊跟我來."

冠軍只得跟門衛大爺進了辦公室,門衛室距離辦公室有一段距離,約莫要走六七分鍾,冠軍抱著番薯妹走在昏暗的道路上,四周靜悄悄的,他心跳很快,除了因為一路奔跑,還因為害怕,害怕兩位老人遭遇不測.他還年輕,直面生死的機會不多,雖然他的成長道路異于常人,但是,當罪惡和死亡就擺在他眼前的時候,他還是驚懼得無以複加.

番薯妹也驚醒了,她張開眼睛,見抱著她的是冠軍,便又緩緩地閉上眼睛繼續睡覺,番薯妹是特別好帶的一個孩子,只要給她吃飽睡足了,她就不會哭鬧.

冠軍用手輕輕地拍著番薯妹的背,跟著門衛大爺走進辦公室.這里是中美合資的鞋廠,規模很大,辦公室也十分漂亮,磨砂玻璃窗分隔了幾間辦公室,外面是開放式辦公.如今辦公室里靜悄悄,一個人也沒有,冠軍沖過去,抓起桌面上的電話,就撥打了陳天云的手機.

而陳天云等人,去了粉粉的酒吧,這家酒吧是清水吧,有歌手在這里駐場,聽歌喝酒,扔扔飛鏢,聊天談笑,便再無其他.

粉粉跟林樂風打過招呼後便去忙了.

胡喜喜看著粉粉的背影問林樂風:"他是不是那個酒店大亨葉柱權的兒子?"

林樂風笑道:"沒錯,就是他."

胡喜喜贊賞道:"不錯,是個上進的好男兒."

林樂風想起以前他們五個,每日只懂得買酒尋歡,打架鬧事,從沒有真真正正地過一天安分日子.年少輕狂,誰都經曆過,如今笑看從前,只覺得幼稚可笑.

林書宇很少來這種地方,所幸,這家酒吧在他接受的范圍之內,因為清水吧,本就沒有什麼紛繁亂雜的破事,雖然吵,但是在吵鬧中,卻能感受到一份亂世清靜.
舒勤低下頭喝啤酒,眼里有熱浪沖擊.她清晰記得,當年,她很沉迷這首歌,買了磁帶回家聽還不夠,還纏著林書宇學唱,然後唱給她聽.

而那時候,她們還在熱戀中,林書宇那時候雖然很有原則,但是卻十分情願為她做事,他練了很多晚上,終于,在她生日的時候對她唱出這首歌.那時候的她,只是迷戀這首歌的旋律,如今,時隔多年,再聽這首歌,她發現,原來她一直都錯看了這首歌,原來,旋律並非是它最好的表現,它真正讓人沉醉,是這首歌的歌詞.

這一首記載著年輕的歌曲,帶給林書宇的沖擊也是同樣的,他不會掩飾自己的表情,所以,當這首歌的旋律響起來的時候,他整個人都顯得有些失神.

他愣愣地看著舒勤姣好的側臉,腦子里亂糟糟的,想的竟然是那一段段被深藏心底的往事.

柳則柔不知道個中的原因,只是見林書宇有些失神地瞧著舒勤,她很難受,這種感覺就像是你擁有一只名表,你很喜歡這只手表,但是,外面也很多人覬覦這只手表,所以她要時刻提防,提防忽不會有人搶走她心愛的手表.

當然,人和手表是不一樣的.人心思變,她很清楚,手表看緊點,它總不會自己跑了去,但是人的心是最難掌握的,你即便每日每時每分緊緊盯著,他要變心,一樣會變.

她推了林書宇一把,林書宇回過神來,有些癡罔地看了柳則柔一眼.造物弄人,世事詭變多端,那個,他生命里曾經最重要的女子,清冷地坐在一旁,從今往後,跟他再無關系.而如今站在他身邊的女子,是他的妻子,與他相伴一生的人.他忽然有些想笑的沖動,他還真的笑了出來,伸手端過一杯啤酒,仰頭喝盡,笑容在他嘴邊慢慢變成一縷無奈.

上篇:第一百零八章 倆老頭遭遇綁架     下篇:第一百一十章 漂亮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