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錯吻惡妻 第一百一十四章 割包皮  
   
第一百一十四章 割包皮

林樂風問楊如海借了電話給楊希兒打了過去,告知約會取消,並告知楊希兒自己出了點小事故,如今在醫院里,楊希兒堅持著要來看她.

正好,靖兒這邊也知道林樂風出事,從公司直接開車過來.在醫院門口遇到楊希兒,楊希兒友善地對她笑了笑,"龍律師,之前的事情還沒有機會跟你說謝謝!"

靖兒淡淡地笑道:"你已經說了,用支票,謝謝你的律師費."

"我之前對你有頗多的誤會,也曾經對你出言不遜,請你不要放在心上."楊希兒竟然跟靖兒道歉了.

靖兒本就沒把那些事情放在心上,道:"有這樣的事情嗎?我不記得了,我分明記得我們合作愉快的!"

楊希兒見她這樣說,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只問道:"你也來看樂風?不知道他什麼事要入醫院呢?"

靖兒笑了笑,楊如海都在電話里跟她說了,黴神沾身,他每天睡醫院都有可能的,她道:"不知道,大概是割包皮吧?"

楊希兒臉色一下子漲紅了,站立不安地道:"那我......還是不去看他了."

靖兒笑著拉她,"沒事,割包皮也算是動手術了,動手術就是大事,還是得去看看的."

楊希兒有些怪異地看著靖兒,兩人之前針鋒相對,還不習慣現在這樣熟稔,她囁嚅地道:"這,不大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靖兒笑笑,"或許,他很希望你去看他呢!"靖兒之前一直認為林樂風喜歡楊希兒,自從他跟她表白過之後,她打消了疑慮,雖然現在還沒正式接受林樂風,但是兩人的關系比之前好多了,所以經常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

楊希兒舒了一口氣,笑道:"雖然不適合,但是,既然都來了,那就進去看看吧."

靖兒拉著她就往里走,楊希兒一邊走一邊道:"樂風跟我說過你跟他的事情,其實他是個好男人,你為什麼不考慮接受他?"

靖兒略顯詫異,回頭看她,"你不是.......?"她本想問楊希兒不是也喜歡林樂風,但是這個問題這麼尷尬,問不出口了.

楊希兒知道她要問什麼,遂笑笑,"確實,我之前對樂風有過短暫的迷茫,不過,當他視我為知己跟我說他心底的話時,我發現,其實我並不在意,當然,失落是有的,女人就是這樣,總希望身邊的男人都圍著她轉,即便她不是真心愛這個男人."

靖兒問道:"你的意思是誰你不是真的喜歡林樂風?"

"喜歡過,但是不至于愛!"楊希兒解釋道,喜歡和愛,雖然都是同一種情感,但是,深淺不一樣.

靖兒釋然,露齒一笑,"你對男朋友的要求是怎麼樣的?"

楊希兒想了一下,笑道:"沒有具體的要求,但是,最起碼人品要好吧,其余的,真不那麼重要."

"娛樂圈很多女孩子都喜歡高富帥."

"總有例外的."楊希兒感慨道.物質雖然很重要,但是不是生命的全部,她始終認為,選擇男人,人心比外在更重要.

林樂風已經轉到病房里,包紮著腦袋,喝著"特供"特侖蘇,有一句沒一句地跟陳天云說話.陳天云是得知他入院後第一個送來"賀電"的人.

林樂風見靖兒和楊希兒一同進來,有些微愣,"你們怎麼一起了?"

"我們在門口遇到!"靖兒道,看著他慘兮兮的樣子,微笑問道:"還好嗎?"

"見到你就好一大半了."林樂風笑道,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感情.

楊希兒有些不解地道:"你割包皮,為什麼要包紮腦袋?"

林樂風一愣,"什麼?"

靖兒笑得十分曖昧,站在陳天云身後,用促狹的眼光看著林樂風.

林樂風見她這副表情,頓時便明白了幾分,紅著臉怒吼:"龍靖兒,你做的好事!"

陳天云拿出手機,撥打了胡喜喜的電話,"老婆,不用過來了,也轉告胡老大不必來,順帶轉告媒體不必來采訪,樂風不是遭遇襲擊入院,他是割包皮!"

"陳天云,你敢通知媒體說我割包皮?"林樂風暴跳如雷,青筋暴現,怒瞪著陳天云和靖兒.

陳天云閑閑地道:"有病得治,你包皮是否過長,你老婆最有發表意見的立場,她既然說你割包皮,那你肯定有需要割,兄弟,包皮過長只是小事,我這就去跟小如交代一聲,讓她為你找一個好點的大夫."

林樂風咬牙切齒地看著他,"她有個鬼發表意見的立場,她連見都沒見過."話出口,在場的人都愣住了,靖兒拿起手袋,就往他受傷的腦袋打過去,恨恨地道:"讓你胡說."

陳天云怪異地看著兩人,"敢情你們都是摸黑進行的啊?"

林樂風哀嚎了兩聲,怒道:"龍靖兒,我出院要你好看的."

楊希兒這才知道自己被靖兒糊弄了,哭笑不得地看著兩人,道:"你們也老大不小了,開這種玩笑,真丟人."

林樂風看著楊希兒道:"希兒,你要明白,我本身是一個十分嚴肅嚴謹嚴厲的人,娶妻不賢啊!"

陳天云第一次見楊希兒,不過,他十分親昵地道:"希兒,你覺不覺得咱們在這個房間是多余的?"

楊希兒點點頭,深有同感,"確實啊,我們走吧,讓人家小夫妻打情罵俏."

龍靖兒這才停下手,有些尷尬地道:"你們走什麼啊?這死人一天不打,皮癢得很,我就是教訓他一頓,好叫他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那你誣賴我割包皮的話就該說了?傳出去,我還怎麼活?"林樂風吼道.

"你再吼大聲點,整間醫院的人都知道你要割包皮了."靖兒幸災樂禍地道.

林樂風氣得怔愣,瞪著靖兒,"不賢妻,頂趾鞋,真是至理名言啊!"

"你可以離婚!"陳天云適時地添加了一句.

"離你個頭!"林樂風瞪了陳天云一眼,哀歎道:"我這造的什麼孽啊,我還是病人啊!"

靖兒見他說得可憐,便不跟他鬧了,倒了一杯水遞給他,"先喝杯水吧!"

林樂風抬頭看她,嘀咕道:"早該做個這麼溫柔體貼的老婆了!"

靖兒懶得跟他計較,看著他把水杯放到嘴邊.

門外忽然探進來一個腦袋,他黑了一只眼圈,興奮地喊道:"老文,我又回來了!"

林樂風頓時被一口水嗆得上下不得,咳得驚天動地,病房里一陣慘烈.

上篇:第一百一十三章 黴神     下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死神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