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錯吻惡妻 第兩百三十章 重口味  
   
第兩百三十章 重口味

靖兒出院那日,剛好是農曆十二月十五,月圓之夜.

她去到毛樂天家里的時候,李昕宇已經醒來了,但是身體還是很虛弱,這些日子,毛樂天一直用僵尸血符為他治療,花費不菲.毛樂天見到靖兒的時候,意態閑閑地道:"你欠我不少錢了!"

血符需要用昂貴的金子磨粉,用東海珍珠磨粉,再用朱砂寫成,有鎮邪定驚的功效,每天三次,貼滿全身,再用田七磨粉沖水灌服,再用毛家法術把他的體內吸取的活人血排出來,毛樂天為李昕宇做的算是盡心盡力了.

尹樂道:"只要他好起來,花光我的身家都無所謂."

李昕宇聞言,微微張開眼睛,他眼睛里還是琥珀色的,眼白帶著血絲,他虛弱地道:"謝謝波士!"

毛樂天笑道:"看來他對你很重要,你竟然舍得用整副家財救他."

靖兒微笑,"那是因為我知道你不會真的收我的錢,僵尸是你們毛家的責任."

"我們的責任是驅逐僵尸,不是拯救僵尸."毛樂天挑眉道.

"但是你卻救了!"靖兒坐在李昕宇身邊,輕聲問道:"覺得的怎麼樣?"

"好很多了,但是還是使不出力氣,連下地都下不了."李昕宇回答說.

毛樂天道:"嗯,過幾天就會沒事了,現在我在幫你排血,你沒有能量沒有體力,過了十六,就會好多的."

"謝謝毛天師!"李昕宇虛弱地道.

"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當日你給我打電話,說發現僵尸的蹤跡,最後就出事了,到底是誰傷了你?"靖兒問道.

李昕宇眸光里閃過一絲恐怖,他臉色白得跟紙張似的,嘴唇卻異常妖豔的紅,他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緩緩地道:"那日,我跟著他們一路去到海邊,當時以為他們沒有發現,我偷偷給你打電話報信,但是沒想到我剛打通你的電話,說了幾句,他們就發現了我,抓住我之後一路上山他們倒是沒有難為我,就是一直餓我,結果,在我餓得幾乎發狂的時候,丟了一個人在我面前,我......"李昕宇說到這里,全身都發抖,對他來說,吸取活人的血,是一件恐怖驚駭的事情.

"不要怕,慢慢說,那人是誰?你還記得嗎?"靖兒拍著他的後背,安撫問道.

李昕宇點點頭,眼里凝著淚水,顫聲道,"是一個女孩,我記得她,她一定變成了僵尸."

"女孩?不是張俊敏?"靖兒一愣,本以為張俊敏是被李昕宇咬死的.她認為,張俊生是背後打操縱者,他故意讓李昕宇吸了張俊敏的血.不過如今想想也不對,據他們原先推斷,張俊敏是被新僵尸咬死的,而她在張俊敏的家里發現李昕宇的時候,李昕宇應該已經是吸了活人血然後處于發狂的狀態.

那麼,張俊敏是被誰咬死的?

毛樂天瞧出靖兒的擔憂,道:"先不要太著急,現在毀滅之劍已經歸土了,接下來的事情應該難不倒你,而且對方暫時也不敢輕舉妄動,你還有足夠的時間去做調查."

靖兒點點頭,問毛樂天,"現在,僵尸們都現身了吧?"

毛樂天哼了一聲,"沒了毀滅之劍影響,他們全部都現身了,放心,慢慢來吧,我都不急著要趕盡殺絕."

"僵尸那方面就交給你了!"靖兒很懂得在適當的時候推卸責任.

毛樂天挑眉道:"那你呢?"

"我?我現在還是詭案組的組長,一大堆的案子等著我呢,之前因為毀滅之劍的事情,全部撂下,李哲文都沖我發飆了."詭案組的案子簡單很多,而且很多時候不需要她出手,她當然挑軟的柿子下手了.

毛樂天郁悶地道:"那些案子交代下去就行啦,何須你出手?"

靖兒笑了一下,"那可不行,我不放心."僵尸本來就不是她的責任,自然不用什麼都往自己身上攬.

毛樂天哼了一聲道:"難怪先祖說要跟龍家的人保持距離,他說毛家永遠都被龍家的人占便宜,她們都是用死人不償命的惡魔."

"能者多勞嘛!"靖兒笑道.

李昕宇暫時就在毛樂天家里,靖兒知道毛樂天本身也不富裕,要一直用金子珍珠醫治李昕宇,對他來說也夠吃力的,所以她留下了一張支票,算是給李昕宇的治療費.

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月兒又回去上班,繼續沈老太太的委托.

火魔繼續做他的城管,他自己說,這個職業受千夫所指,他要成為全國最有威嚴的城管.

林樂風住了半月醫院,終于出院了.

回到家里,見到老錢與土豪,他瞪直了眼睛問道:"你們是誰?為什麼出現在我家里?"

土豪與老錢早得知他失憶的事情,所以,也預料他會有此一問,老錢淡淡地道:"是你自己邀請我們來你家住的啊?你不是真失憶得這麼厲害吧?連我們一同出生入死過的事情都忘記了?"

林樂風狐疑地瞧著兩人,"出生入死?說得這麼嚴重,我什麼時候跟你們出生入死過?"

老錢道:"那時候你被人綁架,是我們救你回來的,為了你,我們差點被打死."

"真的?"林樂風愕然,"那你們是我的救命恩人?"

"是啊,你為了感謝我們,所以邀請我們來你家里居住,你還說以後不用我們交伙食費."土豪連忙道.

"那是當然的,你們是我的救命恩人,怎麼能收取你的伙食費呢?"林樂風大方地道.

老錢略帶憂愁地道:"但是,你之前承諾過我的事情,並沒有幫我做到,雖然我當時沒有土豪傷得這麼重,但是也在醫院躺了幾日幾夜沒醒來,為了救你......"

"行行行,你說說我承諾過你什麼事?"林樂風伸手阻止他繼續煽情下去.

老錢變戲法地從褲袋里取出一疊信,"信用卡賬單,加起來是十五萬七千五百三十塊一毛,你說過幫我一次性還清,並且不用我還的!"

土豪倒抽一口涼氣,靠,果然是死神,這種謊話都敢說.

"十五萬是吧?行,我明天給你開張支票,小意思!"林樂風又恢複了以往的豪爽大方.

土豪瞪大眼睛,搶著道:"還有我,還有我,你說幫我找個媳婦的."

林樂風搔搔頭,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這個事情,我還真幫不上你,做媒人的事情,我不在行啊.不過你也盡管說說你的條件,我幫你留意一下,適合的話給你介紹."

土豪綻放出一朵如同向日葵般明豔的笑容,"跟你媳婦差不多就行."

這下輪到林樂風瞪大眼睛了,道:"這麼重口味?"

上篇:第兩百二十九章 失憶     下篇:第兩百三十一章 酒吧里地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