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錯吻惡妻 第兩百四十五章 一起睡吧  
   
第兩百四十五章 一起睡吧

靖兒想起往事,心頭也是紛亂雜陳,她輕聲道:"我改天再跟你慢慢說,現在我們回去看舒勤吧."

楊如海道:"樂風,靖兒的事情,你不要跟任何人說,這件事情,不能曝光,否則,凶手不會現形,而且,他們一旦知道靖兒是鬼,會心生害怕,疏遠靖兒,你也不希望這樣."

林樂風點點頭,"放心吧楊醫生,我一個字都不會說的."

林樂風回去病房之後,靖兒無奈地問楊如海,"為什麼要這樣說?他很怕鬼的,你說我是鬼,他會更疏遠我."

楊如海淡笑,"你剛才瞧見他有沒有半點害怕你的意思?沒有,他反而很著急,很內疚."

"我也不希望他內疚,再說,我沒出事,這個謊話遲早會揭穿的."靖兒蹙眉道.

楊如海卻神色自若地道:"你相信我吧,他不但不會因此疏遠你,相反,還會處處以你為先,增加你們相處的機會."

靖兒卻道:"我怕你弄巧反拙!"

楊如海拉著她的手,"先回去處處看,你這麼聰明,懂得隨機應變的,不會讓弄巧反拙這種事情發生."

"人世間的事情,人為控制的實在太少......."

"羅嗦,走吧!"楊如海推著她.

病房里一片喜氣洋洋,外公外婆兩人也終于露出久違的笑容,經此一事,外婆整個人都衰老了,脾氣也沒有以前火爆.

林書宇要求在醫院陪夜,然後讓他們都回去,畢竟深夜了,醫院是不允許這麼晚來探病的,這一次是例外.

他們走後,林書宇坐在床前,靜靜地看著舒勤,沒有說話.

倒是舒勤有些不自在,"你回去吧,免得你妻子不開心."

林書宇伸手為她蓋好被子,柔聲道:"你昏迷之後,我每一晚都在醫院陪你,我本來希望你醒來,第一眼看到的人是我.我等了那麼多晚,卻在今晚缺席了."聲音里,帶著濃濃的喜悅和遺憾.喜悅,自然是因為舒勤醒來,遺憾,是因為他一直以為他會是第一個看到舒勤醒來的人,結果,他是等林樂風通知的.

舒勤有些疑惑,"每一晚?"

"幾乎,只除了今晚."林書宇道.

"那柳則柔沒說什麼?她沒找你鬧?"舒勤抬眸問道.

林書宇淡淡地道:"我們離婚了!"

舒勤一驚,"離婚?為什麼?為了我嗎?"

林書宇搖搖頭,"不要亂想,是她提出離婚的,她看開了."

舒勤臉上有些彷徨的神情,林書宇離婚了,又每一夜都守在她身邊,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要想太多,我只是希望你能醒來,其余的沒有多想."畢竟也是多年夫妻,他一眼就能看出她在想什麼.

舒勤微微頜首,她太累了,說了幾句話,就開始沉沉地睡去.

林書宇卻是一夜沒睡,他凝視著舒勤沉睡的容顏,腦子里一點一滴都是以往的片段,屬于他跟舒勤的回憶.他記得結婚的時候,他曾經許諾,無論生老病死,貧賤富貴,百病纏身,都會對舒勤不離不棄.他當初以為他能夠做到的,他也沒有想過會有什麼樣的力量可以把他跟舒勤分開,但是結果來得那麼兒戲,他們分開了,還勢成水火,他另娶他人,還多年未曾見過對方一面.

想想,都覺得前塵如夢.一場似真似假似虛如幻的夢.

希望,一切能夠還原,還能有時間讓他重新開始.

還是靖兒開車,老爺子的車子放在醫院里,她送爺孫倆回家.

一路上老爺子都顯得十分興奮,說這一次真的要殺雞還神,謝謝菩薩的保佑.

"爺爺,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迷信的?"林樂風心情沉重,還是揚起笑臉揶揄了老爺子一句.

老爺子嗔了他一眼,道:"小孩子懂什麼啊?這不是迷信,我這是有信仰."

靖兒對老爺子其實是沒有什麼保留的,畢竟老爺子知道她很多秘密.她淡淡地道:"信仰也好,迷信也好,其實都不太需要,咱們做好自己就行了."

老爺子歎息一聲,"現在我只希望你們能跟以前一樣恩愛,那我就心滿意足,死也瞑目了!"

"爺爺!"林樂風聽到前面的,心中還有些感慨,但聽到他後面說那句,就禁不住害怕和生氣.

死,現在對他來說,是一個禁忌!

老爺子笑道:"我就是胡說,今年馬上就要過去了,展望未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現在已經過了十二點,也就說,除夕已經到了.

家里早就貼過揮春了,林樂風回到家,見到死氣沉沉的房間,忽然興致大發,對靖兒道:"我們布置一下房間,布置一下屋子,我們要喜氣洋洋的過年."

靖兒本沒心思去做這些,但是見他興致頗高,也就應了,道:"好,明天一早,你去買些東西回來,我們布置一下."

林樂風問她,"你白天照太陽沒問題嗎?"

靖兒心跳加快,臉色卻自若地道:"我還沒走過上黃泉路,我現在就跟正常人一樣,可以曬太陽!"

"這些東西我不懂,不過,既然你不怕日光,明天我們去逛花街好嗎?"林樂風建議道.

"逛花街?"靖兒有些心動,但是林樂風自從失憶之後不愛跟她相處,這一次約她,大概是因為內疚吧.

"是的,我們買些花回來擺放,你喜歡什麼花?我們明天開輛卡車去買."林樂風笑意盎然,本來他是因為想多接近靖兒才提出去逛街的,但是想著想想,自己都覺得十分興奮和期待.

"你喜歡吧,但是,我不開車."靖兒笑道.

"你不開我開,明天大概阿德也回來了,想想都好開心啊,要是舒勤能回來過年,那就更完美了."林樂風坐在床上,托著腮有些遺憾地道.

靖兒道:"我們可以去醫院過年的."

"那不行,你最好不要經常去醫院了,那地方死氣沉沉的,對你不好."林樂風凝視著靖兒道.

靖兒微笑,"我無所謂的."心里卻有些微動,真喜歡這種氣氛啊.

兩人沒有再說話.

過了許久,林樂風輕聲問道:"我能跟你睡在一起嗎?"

靖兒抬眸瞧著他,"你不怕我?"

林樂風搖搖頭,"我不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怕,但是我真的半點恐懼都沒有."

靖兒臉色柔和地笑了,心內很是感觸,當然更多的是喜悅.

"好!"她含笑道.

林樂風舒了一口氣,"我以為你會不答應,然後給我一頓好打,其實你真的跟我記憶中的不一樣了,我真相信我們是經過了很多事情,然後曾經走到一起!"

靖兒沒有做聲,兩人和衣躺在床上,身體沒有任何的接觸,但是,彼此可聞清晰的呼吸聲.

上篇:第兩百四十四章 誰要殺他們     下篇:第兩百四十六章 逛花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