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十四章 【多情種子!】  
   
第十四章 【多情種子!】



我到了犖犖住的樓下,打了個電話給她。

她接了電話,對我說:“你先別上來,在樓下等一下,我把鑰匙從窗戶扔下來,你小心接著。”

我愣了一下,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從七樓的一個窗戶里呼啦就扔出一串鑰匙,我嚇了一挑,忙跳到一邊,險些砸到自己的腦袋。

我拿起電話,苦笑道:“你干嘛?”

犖犖說:“你拿了鑰匙自己開門吧。趕緊上來,我在701。”

這丫頭今天做事情鬼鬼祟祟的,我揀了鑰匙上樓,自己開了門。

一開門我不禁暗暗歎了口氣。如果按照犖犖說的她是一個人住的,那她也太奢侈了一點。

這房子我目測客廳就有三四十平方。估計整個面積能在一百五十平方左右。一個人住有點大了。等我進門才發現自己想錯了,這房子原來有兩層,因為是頂層,上面還有一個閣樓,估計又得加上四十多平方。加一塊兒有快兩百平方了,我暗暗歎氣。

房間里傳來犖犖大聲喊道:“你來了麼?趕緊進來,我在里面房間。”

我順著聲音走進去,嘴里笑道:“你住的地方這麼大啊。。。”說一半我愣住了。

犖犖躺在床上,笑吟吟望著我,臉色有些白,一件短式粉紅色睡衣勉強裹住了誘人的身軀。。。但這些都不是關鍵,關鍵是。。。

我愣了一下,回過神來,大步走過去:“天!你的腿怎麼了?”

犖犖的左腿從腳到小腿膝蓋以下都打上了石膏,手臂上還有些碰擦的傷口。整個人就那麼可憐兮兮的躺在床上望著我。

我走過去半跪在床前,低下身子,輕輕握住她的手。

我只覺得很心疼。看著她傷成這樣,我心里莫名的一陣陣揪心。我忍不住伸手輕輕撫摸她腿上的石膏,說道:“怎麼弄的?傷成這樣?”

“昨天上街,車撞的。”犖犖望著我撫摸她的手,臉上有些紅。

我一下站了起來,怒氣沖沖說:“誰撞的?我去找他!”

“行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她小聲說,然後輕輕抽回被我握著的手。

我歎了口氣,“你現在還疼麼?”我伸手擦了擦她的額頭,問道:“你頭上怎麼有汗?”

犖犖眼睛里含著淚,撇著說:“疼的,剛才扔鑰匙給你開窗戶時稍微動作大了點。”

我走上去,輕輕撫住她的肩膀,把她扶正。她忽然反手抓住我的手臂,哭了出來。我急忙道:“怎麼了?是不是哪里疼?”

犖犖哭得更大聲,干脆整個人上半身依在我懷里,一邊哭一邊說:“腿疼。。。手臂疼。。。我哪都疼。。。”這一哭就收不住了,我小心扶住了她,怕她哭得厲害牽動了傷,只能把她固定在懷里。

犖犖象個小孩一樣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我都疼死了。。。我長這麼大。。。還沒。。。還沒受過這種罪呢。。。”一面哭一面還用指甲死命掐我,我不敢掙紮,咬著牙忍著。

犖犖哭夠了,又順手在我外衣上抹了抹鼻涕,抬起頭,眼睛紅紅望著我,恨恨道:“你這家伙,昨天還不理我!還掛我電話!還關機!”

我陪笑道:“是我錯了,我不知道你出事情了。”

犖犖又掐了我幾下才住了手,她忽然發現自己就這麼曖昧的伏在我懷里,臉一紅,小聲說:“好啦,我哭夠啦,快把我放開。”

我也察覺到兩人的姿勢有點曖昧,訕笑著把她輕輕扶躺下。身上還留著一絲淡淡的幽幽的香氣,我心里一蕩,不覺得又有些不舍。

我坐下來,心跳如雷,臉上卻做出一副平靜的表情:“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你出事了,怎麼家里都沒個人?”

犖犖微微猶豫了一下,說:“也沒什麼大事,撞我的是一個認識的人,他也不是故意的。”

“那你出了事,家里怎麼也沒個人照顧你?”

犖犖歎了口氣:“我家里人都不在國內,平時就我一個人飄著。哪有人管我?”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問道:“那你昨天出的車禍,怎麼回家的?誰送你回來的?昨天到今天誰照顧你的?吃東西了嗎?”

犖犖幽幽歎了口氣:“是他送我回來的,本來他要來照顧我,我拒絕了,可我的兩個姐妹都去北京了,南京也沒什麼朋友,只能答應讓他每天過來送飯。”

我臉上有些不自然,皺眉道:“你說的‘他’是誰?就是撞你的那個人?是你朋友?”

犖犖看著我的表情,眼睛里露出得意的神色,冷不丁說:“他是我的男朋友。”

我心里沒防備,一下跳了起來:“什麼?!”

犖犖看著我的反應,臉上似笑非笑,我猛然醒悟過來,臉上尷尬的笑。

“怎麼?沒想到我有男朋友?”犖犖板起臉。

“不是,只是。。。你男朋友怎麼會撞到你?”我勉強笑道。

犖犖一雙眼睛在我臉上打量了一會,伸出小手握住我的手,輕輕說道:“騙你的,他不是我的男朋友,只是一個纏人的討厭鬼。昨天就是他死纏著我,才不小心撞到了我。”抿嘴一笑,又說:“看你緊張的樣子。”

我松了口氣,嘴里卻說:“我哪有緊張?你男朋友照顧你不挺好的?”

犖犖臉一紅:“我不要他照顧,所以。。。所以。。。”頓了一下,聲音更輕:“所以我才打電話給你。。。”

後半句話說的更輕,可在我聽來卻是仿佛響在耳邊;話語雖輕,可每一個字都好像敲在我心頭。我腦子一熱,又忍不住伸手去握她另一只手。犖犖卻忽然臉一紅,把兩只手都抽了回去。

我站了起來,腦子里一團亂麻,勉強笑道:“你要不要喝水,還是吃點東西?”

犖犖輕聲道:“不要,等會兒他會過來送飯。”我臉上一僵,犖犖連忙又說:“我讓他不要過來了!可他不聽!說我身邊沒有人,現在你在這里了,他就。。,他就沒有借口了。”

我心里暗暗感動,臉上卻不敢顯示出來。犖犖看我還板著臉,以為我惱了,急忙又說道:“我說我男朋友會來照顧我的。。。他不信。。。等會他看了你。。。就不會再來了。。。”這句話一說出來,一聽到“男朋友”三個字我就傻了,直勾勾看著她。她也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趕緊閉嘴,一張小臉憋得通紅。

我歎了口氣,故意笑道:“好了,你拿我出來做擋箭牌不要緊,就只怕人家回頭可要恨死我了。”

犖犖咬牙沉默了一會,幽幽歎道:“你當我只是拿你當擋箭牌麼?”

犖犖又歎了口氣:“昨天下午受傷後他死纏著從醫院把我送回來,賴著不走。當時我記得差點哭出來。那個無賴還有恃無恐的樣子,我身邊又沒有人幫我,打你電話你又。。。”犖犖又流出眼淚。

我張了張嘴,剛想說話,犖犖一擺手,繼續說:“後來他終于走了,家里就剩我一個人。晚上我覺得手上疼,腿上疼,頭上也疼,也沒有人理我。我心里又難受,想到你下午還對我那樣。。。”

我歎了口氣,柔聲說:“我都道歉了好幾遍了,而且我一知道你出事,連忙就從外地趕回來了。”

犖犖“哼”了一聲,繼續流眼淚。

我心里又是心疼又是好笑。這妮子當初一副小狐狸聰敏得不行的樣子,說話間就把人吃得死死的。這會傷心了,就哭得象個小孩。又想到,她從小恐怕嬌生慣養,恐怕還真沒有受過這種傷,吃過這種苦。這麼一下也真夠她受的。

我看她哭得不停,眼珠一轉,故意笑道:“你說你腳疼手疼,怎麼頭還疼呢?”

“我頭上也撞了一下,起了一個大包。”

我伸出手輕輕按在她額頭上,她指引我找到撞的地方,果然腫了一個大包,只是頭發蓋住了看不出來。

我故意笑道:“這下好了,我就覺得你太聰明,女人太聰明了就會讓男人害怕。沒准這次撞笨點以後就人見人愛了。”

不等她生氣,我趕緊閃身走出房間,去廚房倒了杯水。

又大聲問她:“那個家伙什麼時候過來?”

犖犖恨恨說:“他早上打電話過來,說等會1點鍾後來送午飯。”

我端著水杯走進房間笑道:“看來他對你還真挺用心。”

犖犖眨了眨眼,故意說:“怎麼?你吃醋了?”

我臉一紅,把杯子遞給她,嘴里掩飾道:“我吃哪門子醋啊?”偷眼望了望她的表情,她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我歎了口氣,對她說:“我得先回家一趟。”

犖犖一呆,臉上變色冷冷說:“好吧,反正你也來看過我了,你剛出差回來,趕緊回家吧!”

我苦笑道:“你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不管你?”

犖犖臉色好了一點,撇嘴道:“那你說你要回家!”

我想了一下,“我只是回家。。。嗯。。。回家辦點事情。。。然後我一點左右就趕過來。”

犖犖淡淡一笑,目中露出一絲嘲弄:“你是回家和女朋友請假吧?”

我干咳兩聲,不敢再答她的話,隨口應付兩句打了照護就走,犖犖似乎也有點不高興。

走出了她家門,我歎了口氣,心里忽然閃過一個念頭:我這是在干什麼啊!

``

一進自己家門,司琪驚喜叫道:“你不是說晚上回來麼?”

我干笑道:“剛給你打完電話,客戶就催著回來。”

司琪大叫著撲過來摟住我的脖子,我抱著司琪,心里忽然一陣陣的內疚。差點忍不住又想抽自己兩個耳光。心里一個聲音冷冷問自己:“陳陽,你他媽做的什麼事情啊?”

想到犖犖一個人受了傷躺在家里,我心里一緊,咬了咬牙,作出一副平靜的表情對司琪說:“一會我還要走的,剛才江北工業園一個工廠打電話給我讓我去看他們的新產品。我抽空回來看看你。還要拿幾樣東西。”

我不敢看司琪,因為司琪太了解我,如果我說慌,她一看我的眼睛就能看破。好在司琪摟著我的脖子,沒有看我的表情,只是失望的說:“那你一會還要走啊?”

我攤了攤手,故意一副無奈的口氣:“是啊,馬上就走,回來主要還有兩樣東西沒有拿。”我放開司琪,向房間走去。

“陳陽!”司琪忽然喊住我。

“什麼?”我一回頭,只見司琪臉上帶著幾分疑惑的神色,我不由心里一緊。

“陳陽,你的行李包呢?怎麼兩手空著就回來了?”

我頭上冒出了汗,心說:“糟了!”

');

上篇:第十三章 【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下篇:第十五章 【她是我老婆!!】(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