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三十二章 【平民式的求婚】  
   
第三十二章 【平民式的求婚】

雖然時下午,外面陽光普照,可病房里窗簾都是拉上的。

屋子里一股醫院里面特有的福爾馬林水的味道,那種味道聞上去讓人感覺陰暗潮濕。

窗簾是我強烈要求護士拉上的。

一個滿臉雀斑的年輕護士剛為我接過小便,我因為不得不當著一個陌生異性的面完成小便的步驟而感到郁悶異常。倒是人家護士滿臉坦然一副職業的樣子,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直到護士昂首挺胸走出病房我才偷偷松了口氣。

其實我該幸運,阿林胖子SEVEN幾個出錢出力幫我弄了這間高干病房,若是換作普通病房,只怕我就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小便了。這點我還是相當感激我那幾個兄弟的。

熟悉醫院的人都知道,如今在一個醫院里面要搞到一間單獨的高干病房,已經不是光花錢就能解決問題的。

可惜我依然不能動彈。那個撞我的該挨千刀的醉酒司機,把我的兩根肋骨和小腿骨都撞骨折了。此外我的身上還有十幾處擦傷,加上右手小臂骨裂以及手腕扭傷。我基本已經暫時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

“想什麼呢?”司棋不聲不響走了進來,坐在我床邊。

我垂頭喪氣,把剛才的事情和她說了。

司棋沒其他的表示,就是一個勁的抿嘴笑。然後從拿出一個保溫桶:“我給你買了點醬肘子,還有做了點排骨湯。”

我皺眉:“你知道我不喜歡吃肘子。”

“乖,人家說了,吃什麼補什麼——你不是腿傷了麼?”司棋溫情默默的哄我。

“那你就拿豬蹄子給我吃?”我不干了。

司棋眉毛一揚,沉聲道:“你吃不吃?”

我立刻氣短了:“我吃……我吃就是了。”

司棋眉開眼笑,打開保溫桶,小心翼翼夾起一塊碩大肥膩的肘子送到我嘴邊。

我張嘴就咬。肘子鹵得不錯,雖然我平時不大愛吃這類東西,但前幾口吃得也挺香甜。

我一面吃,一面含糊不清的說:“我自己吃吧,不用你喂。”

司棋看著我狼吞虎咽,甜甜一笑:“不!我喜歡喂你。”

又喝點排骨湯,吃了幾塊排骨,我吧唧吧唧嘴,搖了搖頭,示意我吃夠了。

司棋把東西放下,然後在床頭拿出毛巾,拎到洗手間沖洗了一下,然後坐回到我身邊,像對小孩一樣使勁給我擦嘴巴上的油膩和肉渣。

我嘿嘿樂,司棋白了我一眼:“你笑什麼?”

“你的樣子,像我媽。”

“什麼?”司棋眼睛一瞪。

我趕緊說;“我小時候,臉上髒了,我媽就是這麼幫我擦的。”

司棋又白了我一眼,不過眼神溫柔了許多。

我靜靜看著司棋,胸中湧出無限柔情。

“司棋。”我小聲喊她的名字。

“嗯?”

“我們結婚吧。”我紅著臉艱難的說出這句話。

司棋眼睛里冒射出驚喜的光芒,臉上卻很平靜:“想娶我了?”

我使勁點頭。

“為什麼呀?”

我眼珠轉了轉,看了看床頭的保溫瓶,說:“你排骨湯做得好吃,把你娶了我們家就有大廚了。”

“去!你娶個煮飯婆算了——不干!”

我急了,連忙說道:“那……我當大廚,以後我來做飯!”

司棋眼睛里含著笑意,一臉不屑看著我:“你?我就記得你光會泡方便面了。”

“其實我還會別的。”

“你還會什麼?”

我急中生智:“我大學軍訓那會常常在宿舍里偷偷用臉盆煮從部隊菜地偷來的大白菜吃。”

司棋“噗哧”一笑。我用僅剩下能動的那只手一把抓住她的手,嬉皮笑臉說道:“你要不說話就算答應了吧!”

司棋滿臉通紅,低下頭不說話。

我一下從床上蹦起來歡呼一聲,結果牽動了傷口,落下後立刻疼得齜牙咧嘴。

司棋急了,一把按住我不許我亂動,嗔道:“你別亂動!你腿上骨折了!回頭你要瘸了……我就不嫁你了!”

我立刻就不動了,身上得疼痛好像也立刻好了幾分。擠眉弄眼道:“我不動了…………嗯…………老婆,過來讓我親一下。”

司棋臉嫩,堅決不干,因為護士大夫或者阿林他們隨時都會進來。

女人真是奇怪的動物,本來都是老夫老妻了,這時候卻偏偏象個小姑娘一樣害起羞來了。

我死皮賴臉堅持。

司棋急了,小聲哀求道:“阿陽我求你了,我都快是你老婆了,擱著放著也跑不了……你別那麼一副猴急樣!”

我沒說話,只是癡癡瞧著她臉紅撲撲的樣子。

`

司棋坐了一會就回家做晚飯去了,據說還要去市場買點大補的東西做給我吃。我暗暗歎息她不去做飼養員實在是可惜了,難怪她們幼兒園的小孩子們一個個都被她喂養的白白胖胖。

我偷偷從枕頭下拿出半包香煙,強忍著手上得疼痛,費勁的掏出一根煙插到嘴巴點上。

狠狠吸了一口後,我感到愜意無比。

煙是我私下向胖子要的。反正我也只是外傷,抽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瞞著醫生護士還有司棋就行了。

我想起前會兒對司棋的求婚,心里又是甜蜜又是竊喜。

同時潛意識里暗暗的松了口氣。

趕緊把自己的心定下來是目前我自認為最好的選擇。這樣一來,對于犖犖那里,我可以給對方也給自己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最近和犖犖的接觸,我越來越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在漸漸動搖。她的每一個微笑和每一個眼神都似乎會吸引我。

可是我真的很怕,我很愛司棋,不想作出對不起她的事情。我也不允許自己那麼做。所以趕緊結婚,給自己套上一個緊箍咒是我認為最好的辦法。這樣的話,希望犖犖也能知難而退。

我愛司棋,司棋是那種男人夢寐以求的女人。漂亮,美麗,善良,善解人意。偶爾還會對你耍耍小性子,但絕對不會遭人煩。

擁著這樣的一個女人當老婆,我應該知足了。

可偏偏面對犖犖的誘惑我還是會動心!還是會不由自主的喜歡上那個聰敏得象條小狐狸的美麗誘人的女孩子。

嗯……還有倪佳……這個奇怪的女孩,我想起昨天我睡著時病房里事情,想起那晚我們初次見面聊天時兩人談笑風生,她巧笑嫣然楚楚動人,我不由得癡了。

我歎了口氣。見一個就喜歡一個,看來我真的有當一個流氓的天分。

一個人的心可以分成幾半麼?小說里可以,很多書里面一個男主角可以三妻四妾。可畢竟不現實。那都是假的,現實中,有太多的責任和問題壓抑著你。

可令人頭疼的是,一個無比真實的問題擺在你面前:無論你已經擁有了多少財富,無論你已經擁有的財富有多寶貴——當你真的面對誘惑的時候,人性里面的欲望還是很難控制的。

我一面吸煙,腦子里一面轉著這些念頭。

我正出神間,病房的門忽然開了。

我滿腦子震驚眼睜睜看著犖犖穿著一件緊身的皮裝大步走了進來,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緊身的皮裝勾勒出她誘人的線條,使她看上去象一個充滿了危險和誘惑的邦德女郎!她象一陣風一樣帶著我熟悉的那種香氣輕快的瓢到我面前。看著我渾身的繃帶,她臉上露出難過的表情。

忽然眼睛一瞪,一把搶過我嘴里的香煙,然後從窗戶扔了出去,大聲道:“你這時候怎麼能抽煙!”

我這才從極度的震驚中恢複過來,結結巴巴說道:“你……你怎麼來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

');

上篇:第三十一章 【那一吻的風情!】     下篇:第三十三章 【女人,可怕的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