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八十九章 【花言巧語】(解禁)  
   
第八十九章 【花言巧語】(解禁)

“結婚??”

“哈哈”楊微看著我臉上終于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大笑起來,她笑得是那麼肆無忌憚,那麼得意,然後眼中露出戲謔的目光:“親愛的,當然不會這麼快,但是他會先把風聲透露出來,然後給我們舉行一個盛大的訂婚儀式,讓全世界都知道我們王家把遠大的高層挖了過來,這樣才能更狠的打擊陳遠,這樣的舉動,不亞于狠狠在陳遠的臉上扇了一個大嘴巴!之後呢……之後你就成為了王家的人了。”她看著我,對我眨了眨眼睛。

“不可能!”我忽然心里一動,想起一件事情:“王浩呢!!王浩是認識我的!他知道我的一切底細!!”

我越想越不對,皺眉又道:“而且就算王庭肯信任我,那麼他也會事先把我的底細調查的很清楚——他可不像那些記者那麼好對付,他查起來肯定要徹底得多!”

楊微目光閃動,伸出一根小指頭,勾住我的下巴,膩聲道:“親愛的,你還是有點笨啊,這件事情,你完全可以把它轉化成你的籌碼啊。你自己想想吧……”

“籌碼?”我皺眉,側過腦袋,躲開她的手指。

房間的電話鈴聲忽然響起。楊微站起來接起電話。

“喂?……嗯,嗯,好的。”

楊微放下電話,轉過頭對我很平靜的說:“我親愛的父親大人現在要見你,他在3樓的咖啡廳等你。”

我立刻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陳陽……”楊微在我出門的時候叫住了我,然後對我嫣然一笑:“好好表現哦。”

`

我走進咖啡廳的時候,遠遠就看見王庭坐在那里,手里拿著一份報紙在仔細閱讀。

他的穿著很隨意很休閑,看著報紙的目光顯然是在思索著什麼。

“王先生。”我低聲喊了他一聲。

王庭抬頭看著我點頭:“坐下。”

我剛坐下,王庭把手里的報紙遞給了我,微笑道:“怎麼樣?當名人的感覺如何?”

我撇了一眼報紙上碩大的標題和下面那張我被潑了一臉酒水的狼狽照片,苦笑道:“坦率說,一點也不好。”

王庭靠在椅背上,目光看著天花板,忽然笑道:“陳陽,你認為我該怎麼處置你呢?”

我心里一緊,暗想:來了!我臉上裝出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說實話,我為這個問題考慮了一個晚上,您想聽聽我得出的結論麼?”

“哦?”王庭看著我笑了,他的目光籠罩在我的臉上,好像要把我看穿了一樣:“說說看。”

說實話,王庭的目光讓我很不舒服,這種目光看上去平靜,但卻讓我感到一種無形的壓力。這種感覺和陳遠的那種目光不同。

陳遠的目光是一種銳利的,鋒芒畢露的目光,給人以震懾。而王庭的目光看似無害,但卻讓我感覺綿里藏針,好像隨時都能把我的心思看穿。

“老丫挺的!”我暗罵了一句,然後竭力保持鎮定,笑道:“我的結論是,我沒有選擇,現在我就等著您給我劃出一條路了。”

“哈哈……”王庭笑了,然後看著我,意味深長的說:“看來你似乎並不緊張啊,難道你就一點不為你自己擔心?要知道……”說到這里,王庭臉色一沉,繼續道:“要知道你居然勾引我王庭的女兒!”

我微笑,我承認我此時臉上的微笑是裝出來的,但是我必須竭力保持微笑,我不能讓王庭看出我的一絲一毫的緊張。

“王先生……”我開口了:“我建議,我們就不要互相試探了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您今天早上喊我過來,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談,如果您想對付我的話,早在昨天晚上,您的保鏢就把我扔進萊茵河里了。”

“有意思。”王庭嘴角扯出一絲微笑:“好吧,說的明白點,你過來到我這邊,IBB給你的職務和遠大一樣,如何?”

我微笑,直視他的目光:“您的條件,恐怕不止這些吧。”

“你很聰明。”王庭笑道:“目前的情況看,你只能站到我這邊來,你和我女兒的事情……”

我心里一緊,只聽王庭繼續笑道:“你和我女兒的事情,我不想再說什麼,但是我必須先對你進行一番考察。”

我冷冷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調查我的人,已經在去往中國的飛機上了吧?”

王庭點了點頭,他露出一種非常優雅非常有教養的微笑:“沒錯,這事情太重大,我不得不謹慎。”

我後背上的汗已經出來了,腦子里忽然想起楊微的話:“……轉化成籌碼……”

我撇了撇嘴,笑道:“我想,去調查我的人,一定會給您帶回來一個讓人吃驚的結果。”

王庭皺眉:“哦?”

“不錯!”我深吸了口氣。媽的,是死是活,總要賭一把。“王先生,我想知道,您現在對我的了解有多少呢?”

王庭淡淡一笑:“說實話,不多。因為你原本就是一個我計劃之外的人。”

這話說的很含蓄,但是我卻聽出了其中的一絲鄙夷的味道。“計劃之外的人”,哼哼,說的好聽!說明白了就是人家根本就沒把你放在眼里,你原本在人家的心中,只不過是一個路人甲或者路人乙的角色而已。

但是這正是這個計劃的關鍵——一個小角色掀起來的風浪!

王庭指了指報紙,然後微微笑道:“我對你目前的全部了解,僅僅限于報紙上這些記者的調查,還有……”他似乎考慮了一下措辭,目光中展現出一絲恨意:“還有……你和我的女兒上了床!”

我聳了聳肩,假裝沒有看到他眼神中的恨意。我把自己的身體靠在椅子上,努力放松自己身體的肌肉,微笑著說:“王先生,我有個小小的建議,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呢?”

“哦?”王庭看著我的目光捉摸不定:“說來聽聽。”

我把報紙拿了起來,看了看,笑道:“這些報紙上的關于我的所有的資料,都是假的,每個字都是假的。”

王庭臉上沒有顯露出一點驚訝的神色,僅僅是臉色稍微陰沉了一點。“老狐狸。”我心里暗罵。臉上卻繼續裝出一副談笑自若的表情。

我的目光大膽的直視王庭,緩緩說:“我沒有在遠大工作三年,更不是什麼遠大的管理層的核心——事實上,我進入遠大,僅僅不到3個月。”

“哦?”王庭立刻坐直了身子,目光陰沉,我清楚的看見,他的瞳孔驟然收縮,目光中全是精明和警惕:“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我保持著自己臉部肌肉的放松,故意輕輕一笑,從口袋里掏出香煙:“可以麼?”

“請便。”王庭淡淡的說。

我不慌不忙給自己點上一根煙。我感覺到王庭的目光像一條響尾蛇一樣死死盯著我,好像要從我身上臉上找出什麼破綻。我第一次感覺到一個人的目光可以這麼讓人……害怕。

我竭力保持每一個動作的鎮定,點著香煙吸了一口。

王庭沒有催促我說話,就那麼看著我。

“這麼說吧。”我組織了一下語言,緩緩說道:“我是一個棋子,一個陳遠派來的棋子。”

“說下去。”

“我的任務就是,打入IBB,成為你身邊的人,成為王家的人。”我故意把語氣放低。

“有意思!”王庭嘴角裂開,擠出一絲殘酷的微笑:“那麼這麼說,昨晚勾引我女兒,也是你事先安排的了?”

“是的。”我飛快的彈掉一截煙灰,輕描淡寫的說:“沒錯!我故意的。”

“繼續!”王庭從牙縫里迸出這兩個字。

我緩緩的把我的一些真實的資料說了出來,包括了我的真實背景,我的公司,我的白手起家等等一系列事情。當然,還包括了我和犖犖的一些事情——我只是把犖犖懷孕的事情隱瞞了。

最後我說到了我被陳遠選中,並且經過了陳遠的一系列的培訓後,派到德國來。

“那麼這麼說,你和我的女兒……”

“是我的計劃之一……”我微笑:“你的女兒是我故意去……嗯,怎麼說呢……我故意去追求的。目的當然是接近你,然後陳遠就可以用此為借口和我翻臉,我則光明正大脫離遠大,打入IBB。”

王庭的一雙眼睛盯著我,然後他忽然抬起手,狠狠扇了我一個耳光。

我的臉被他打得側到了一邊,半邊臉頰火辣辣的疼,嘴角也流出了一絲鮮血。

我笑了笑,搖了搖頭,然後從容不迫的從桌上拿過一張紙巾擦了擦嘴角。

王庭眯著眼睛看著我的每一個動作,目光中隱隱帶著一些驚訝。

“這個耳光,就當作為我欺騙了您女兒的感情而道歉。”我微笑。

“哼!”王庭冷哼了一聲,怒氣沖沖說:“你以為這麼簡單?”

我聳聳肩膀,臉上表情很輕松:“當然,如果您覺得不夠,您也可以讓您的保鏢把我裝進麻袋,然後扔進萊茵河。或者……”我壓低聲音,目光直視著王庭的眼睛,微笑道:“或者,我送上漢高公司表示我的歉意……”

王庭的眼睛立刻一亮!

他想了想,說“你為什麼會告訴我這些?按照陳遠的計劃,你豈不是做得很好?”

“是的。”我故意歎了口氣:“這對我個人來說,是一個非常難以決定的冒險。坦率說,在剛才您打我那個耳光的時候,我也有點後悔。不過……”

“不過什麼?”

我收起笑容,正色道:“不過我還是想賭一賭!”

我把手里的香煙在煙缸里熄滅,然後故意用一種慢吞吞的語氣說道:“我是一個很驕傲的人,陳遠威脅我,我必須和他合作,不然的話,他可以毀了我。但是我一向有個很不好的習慣——我討厭受人擺布!我希望當一個出色的商人,一個成功者,一個職業騙子——但是必須是我自己主宰自己的命運!我控制一切!而不是僅僅當一個木偶!”

“好吧。”王庭已經完全冷靜了下來:“那麼,說說看,你希望從我這里得到些什麼?”

“機會!”我簡單的回答。

“說下去。”王庭忽然伸手把我面前的香煙盒拿了過去,抽出一支煙給自己點上。

“我要的是機會,一個真正能改變的機會。”我笑道:“為了表達我的誠意,和對微微小姐的歉意,我願意和她結婚,這樣她的愛情就不會受到傷害。其次……”

“其實就是你幫我得到漢高公司?”

我點頭:“是的!沒有人比我更了解漢高公司!陳遠的計劃我全部都知道,所以也只有我才能相對應的制定出一個打垮他的計劃!”

“陳先生。”王庭打斷了我,他的臉上笑得很古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說的這兩樣東西,其實對你的好處更大一些。”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冷冷的說出這八個字。

王庭皺眉想了想,道:“我不得不承認,你的話很誘人,但是我有兩個問題,你可以回答我嗎?”

“OK!”

“第一,你想從我這里得到什麼!剛才你說的僅僅是你給我畫的一個美妙的圖畫,我想,這麼誘人的禮物,恐怕你不會白白送給我吧。”

“當然。”我淺淺一笑。

“第二,就是關于你和我女兒的感情問題了。按照你的說法,你似乎對我的女兒本人並沒有很深的……”說道這里,王庭頓了一下,似乎想找一個恰當的詞語:“……感情!”

我靜靜的聽他說完,然後假裝思索了一下,微笑回答:“好的,那麼我也可以很明白的告訴您,關于第一的問題的答案,我需要得到的東西,只有兩個字——地位!”

我的目光立刻變得異常嚴肅,我用冰冷的語氣繼續道:“陳遠雖然看似給了我一個表演的舞台,但是我只不過是一個木偶。我不是他的伙伴,而是一個傀儡!我現在和你合作,我需要的是一個同等的伙伴關系!合作者!PARTNER!而您提的第二個問題恰恰更加可以給我帶來這些。如果我成為您的女婿,那麼我就成為了王氏家族的一份子,我想,今後我的發展一定會比在陳遠手下當一個助理而輝煌得多。”

王庭笑了,我意識到他已經被我打動了,但是他仍然提出了問題:“你憑什麼認為你有資格成為我王庭的女婿?”

“我的資格有兩點。”我毫不畏懼的盯著他的眼睛,斬釘截鐵道:“第一,我可以給你帶來漢高公司!這點是你自己無法完成的,但是我可以幫助你達到目的!第二,……”雖然我已經盡力控制,但是我的呼吸仍然變得有些急促:“第二,就是我自己!我相信我有這個資格!坦率說,您在購買一個將來會升值的潛力股!”

“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並我很愛我的女兒了?”

我忽然哈哈大笑起來,然後站起身子,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目光看著王庭,緩緩道:“您是說愛情麼?愛情什麼的,在我來看也可以成為籌碼——這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成為籌碼!唯一的區別就是,價格有高有低而已。”我這話一出,王庭的眼睛里立刻爆射出異樣的光彩,其中明顯的帶了幾分欣賞的意味。我放低聲音繼續道:“至于我對微微的愛,我只能說我很愛她,我必須愛她——為了我自己的將來,我必須愛她!”

我吐了一口氣,看著王庭,淺笑道:“我的答案能夠讓您滿意麼?”

上帝,我自己都感覺到此刻我臉上的微笑有多麼卑鄙!

王庭表情嚴肅看著我,先是從他的眼睛里一點一點露出笑意,然後是臉上的肌肉一點一點的放松,最後,綻放出一個微笑。

他站起身子,用一種非常優雅的姿態對我伸出手:“我可以很坦率的告訴你一件事情,陳陽先生。”

“什麼?”我伸出手和他握手。

王庭盯著我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說:“你賭贏了,你做了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他的聲音漸漸變的輕快,那是一種商人在談判達成一致後的那種腔調的輕快:“我相信,你的這個明智的選擇,會為你帶來豐厚的利益。我個人認為,你做了一個很聰明的投資。”

我用力握住他的手,絲毫不躲避他的目光,堅定的說:“同樣的,我認為,您的投資也一定是物有所值……甚至是物超所值!”

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兩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我他媽真是一個天生的演員,我要是將來不當騙子了,可以去美國好萊塢發展,拿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肯定一拿一個准,跟他媽玩兒似的!

第二件事情是,我摸著剛才被王庭打了一耳光的那半邊臉頰,現在還有點火辣辣的疼,心想這個老小子手上的力氣可真不小,這老丫挺的不會練過空手道吧?

`【忽然看到書評區里面有人抱怨我最近的VIP章節比以前貴??暈啊,起點的VIP價格又不是讀者自己定的,千字兩分錢。我現在每章寫的長了,自然就貴了。從前一章兩千字,現在一章三千到五千,甚至昨天一章寫了七千。】

');

上篇:第八十八章【昂貴的舞台】(解禁)     下篇:第九十章 【回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