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九十一章 【靠,跟我斗?】  
   
第九十一章 【靠,跟我斗?】

吃飯的地點就在我們上次去過的那家意大利餐廳。

“陳陽啊,你現在的公司做的怎麼樣了?”葉煒故意挑起這個話題,臉上露出不以為然的微笑。

我淡淡一笑,說:“我現在已經不自己做了,目前找了家公司在打工。”

“哦。”葉煒臉上的表情更加興奮,嘴里卻故意裝作一種很惋惜的語氣:“這樣也好啊,找家公司工作比較穩定啊。要知道,現在的生意可不好做。”

我點頭微笑不語。心里對這個葉煒暗暗搖頭。

要知道,現在歐洲的各大報紙的財經版頭版頭條的消息就是漢高公司的變故,我的照片已經貼滿了多家報紙,在國際和歐洲的商界,陳陽這個名字,已經儼然就是一個商界新星了,這個葉煒居然連國際財經新聞都不關注,還做什麼國際貿易……

幾個月前,面對葉煒的時候,我雖然表面上裝作很驕傲的樣子,其實我內心就很自卑。因為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擺在我的面前——我的實力遠遠沒有他強大。他的資產是我的好幾倍。現在面對葉煒,我忽然生出了一種從內心深處發出來的蔑視。這種感覺實在是很愉快——當你發現你可以把你的情敵輕易的踩在腳下的時候,我相信很多男人都會喜歡這種感覺。

面前的食物我吃了幾口就吃不下去了,說實話,在德國待了十天了,我對西餐已經徹底的膩味了,咸不咸淡不淡的,一股子奶酪味道,吃一次兩次還覺得新鮮,可是連吃這麼多天,就讓我受不了啦。在德國的時候,我都是晚上偷偷的跑出去找小超市買從中國進口來的方便面。國內的那種袋裝的統一方便面,在歐洲要賣到一歐元一袋,價格比國內漲七八倍的不止。但在我看來比那些西餐要好吃得多了。

葉煒看我吃的沒有什麼胃口,故意輕蔑一笑,說:“陳陽你是不是吃的不習慣啊?其實很多人都吃不習慣,不過如果你常常吃就會喜歡了。”

我立刻故意笑道:“常常吃可沒多少人吃的起啊,這里隨便一頓飯,人均消費就三百多呢。”

葉煒傲然一笑:“差不多吧,不過我倒是來的比較多。”說完了還裝模作樣的加了一句:“這里的菜不錯的。”

我嘴角露出一絲奸詐的笑容:“要不咱們喝點什麼吧,來瓶紅酒如何?”

葉煒看了司棋一眼,立刻大方道:“可以,你隨便點吧,千萬不要和我客氣。”

我伸手示意服務員過來,“你們這里有什麼好的紅酒麼?”

服務員笑了:“菜單上都有呢。”

我搖了搖頭,我心里明白的很,那些菜單上的什麼王朝干紅之類的酒,都是垃圾,國內的紅酒無論在工藝上和口感上,都遠遠的不如歐洲,尤其是法國。而國內的紅酒,基本都是一些冒充有情調的“小資”們喝的,真正的稍微好一點點的紅酒,哪怕是在法國,價值都要上千。相比之下,國內的一些幾十塊錢的紅酒,檔次可想而知了。

“你們這里有‘拉非’麼?”我假裝不經意問了一句。

服務員立刻肅然起敬:“有,我們這里有兩瓶,一瓶96年的,一瓶86年的,您看……”

我點點頭,這家餐廳果然算是不錯的了,這種真正的頂級紅酒居然也有儲備。

我考慮了一下,笑道:“那麼麻煩你給我拿一支96年的吧。”

葉煒立刻插嘴道:“別,就拿86年的。”他又故意對我一笑,得意的說:“陳陽啊,紅酒可是要看年份的啊。”

我搖頭,心里歎息:“笨蛋,我是想給你省錢,你自己找死不怪我了。你連‘拉非’的價格都不知道,還敢要86年的……”

紅酒立刻就拿上來了。服務員送來三支碩大的水晶高腳杯。我點頭微笑,示意他放下,然後低聲說:“我來試酒吧。”

服務員給我的杯子里淺淺的倒上了一點點,我按照從楊微那里學來的方法,把杯子端在眼前,稍微搖晃了一下辨了辨色,然後湊過去嗅了一下氣味,再稍稍的抿了一口。

我點了點頭,說:“可以了。”

葉煒目光疑惑看著我,我心里暗笑:笨蛋,我這是在試酒。連喝紅酒的基本步驟都不懂,還裝什麼情調啊。

我心情大好,畢竟這種紅酒一般我也喝不到,于是我臉上的表情開始愉快起來。司棋皺眉,在我耳邊低聲說:“你在搞什麼鬼?”

我一笑,也在她的耳邊低聲說:“你就敞開喝吧,你知道麼,你手里那一杯酒起碼價值幾千呢。”

司棋失聲道:“這麼貴!”

葉煒看著我們倆人咬耳朵,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一聽司棋驚叫,立刻插嘴道:“什麼這麼貴?”

司棋皺眉說:“我的意思是,這瓶紅酒……”我趕緊拉了她一下,阻止她往下說。

葉煒得意一笑:“哪里哪里,一瓶酒而已,司棋你不必放在心里!”

我不理會他,心想你現在就得意吧,待會兒有你哭的時候。我品著紅酒,媽的,86年的拉非就是感覺不一樣,唇齒之間好像含著一股濃郁的芬芳,從口腔一直順溜到胃里。

我心里暗罵,叫你有錢請我老婆吃飯啊,叫你有錢送我老婆花啊。老子把你的錢給你花掉一部分,看你還顯不顯!

司棋瞪了我一眼,也不說話了。

一頓飯吃了近一個小時,餐桌上葉煒不停的發表一些他對于紅酒的看法和評價,我則一言不發,任他表演。僅僅偶爾對他的一些漏洞百出的言論報之一笑。

買單的時候,葉煒裝出一副很有風度的樣子,讓服務員到他的身邊,輕松的掏出了錢包,然後抽出一張信用卡。但是他隨即看了一眼帳單,臉色一下就慘白了。眼睛瞪成了“O”形狀的字母。

“一共是九萬六千八百元整,先生,您是付現金呢還是刷卡?”服務員的態度依然彬彬有禮。

司棋也嚇了一跳,轉臉對我說:“阿陽,怎麼這麼貴?一頓飯的錢都快十萬了?”

我雙手一攤,笑笑沒說話。

葉煒惱火道:“怎麼會這麼貴!!”

服務員不慌不忙說:“先生,您三位的用餐是八百元整,那瓶紅酒的價格是一萬兩千美金,我們給您折算成人民幣了。當然,如果你願意支付美金也可以。”

“一,一萬兩千美元??”葉煒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也難怪他這麼激動了。我猜測他身上的常備現金不會超過一萬,身上的信用卡也最多透支3萬左右。

服務員看見葉煒的臉上的表情,態度立刻就不那麼客氣了,臉上似笑非笑道:“先生,您是不是有什麼難處?還是身上的現金不夠?我們這里有刷卡的設備,各大銀行的卡都可以通用。”

我差點就憋不住要笑出來了。葉煒當然有難處,他難處大了。他身上現金加上信用卡在內,最多不過5萬塊錢。這個時候如果付不出帳,他這個丑就出定了。

我還故意裝作關心的樣子,低聲道:“葉老兄,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處?”

葉煒盯著我,眼睛里露出憤怒的目光,咬牙道:“沒,沒有!”

我立刻裝出一副歉意:“對不起,我也不知道一瓶紅酒的價格會那麼貴,我還想要96年的,可是葉老兄你這麼豪爽,非要請我喝86年的,你看……”

葉煒咬牙,恨恨道:“沒關系,一點,一點小錢而已……”

這時葉煒臉上的表情可謂精彩之極。可是我有心情欣賞,人家服務員可沒有心情欣賞了,語氣中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先生,您的帳單……”

葉煒猶豫道:“能不能稍等一會兒,我,我的包丟在我的車上了。我去取回來。”

“還不錯,懂得找個借口下台。”我心里暗笑。

服務員臉上顯現出疑惑的神色,想了一下,道:“這樣吧,我們派人陪您一起去停車場,好麼?”擺明了就是不相信葉煒,怕他趁機會跑掉。

葉煒惱羞成怒,卻不敢發作,他的臉色一陣白一陣紅。他根本沒有什麼包在車上,只不過想借機會出去回家取錢而已。

我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故意歎了口氣,裝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哎呀,葉兄啊,原來你……呵呵,你怎麼不早說!你身上不方便,兄弟我先結帳就是了。”

我故意說的很大聲,周圍好多人都聽見了,紛紛朝這里看。葉煒的臉紅的像個燒熟了的螃蟹,瞪著眼睛道:“你?你身上有……?”

我笑笑:“我今天恰巧身上帶著呢,不過……”

葉煒立刻明白了,大聲道:“這樣,你先借給我,回頭我再還你就是。”

我假裝為難:“這個麼,不是我不相信葉兄啊,只是這筆錢對葉兄來說是小意思,可是對我……”

葉煒為難道:“那你看怎麼辦?”

我假裝不經意的撇了一眼葉煒放在桌子邊上的車鑰匙。他的臉色一下就變,氣得臉都白了。我估計此時他心里一定在想:“老子請你吃飯喝酒,倒最後還要把車子押給你不成!”

可是此刻邊上那個服務員已經相當不耐煩了,提高聲音說:“兩位商量好了沒有?”

我假裝不高興的樣子:“你急什麼!你以為這位先生是什麼人!他會沒有錢付帳嗎!!”葉煒當時臉紅的差點鑽到桌子地下。

“好!”葉煒伸手把鑰匙遞給了我。我搖了搖頭,把鑰匙推給了他。笑道:“畢竟是空口無憑啊,一把鑰匙,沒有用啊,說句不好聽的,葉兄如果反悔了,說這車子是我偷來的,我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下司棋也覺得我有些過分了,忍不住拉了拉我,小聲說了一句:“陳陽!”

我臉色一寒,看了司棋一眼,沒有說話。司棋見我不高興了,馬上就把下面的話縮了回去。

我對服務員說:“你先回去,一會兒再過來,我們有事情要談。”

服務員還想說什麼,我眯起眼睛冷冷說:“叫你先走開你就先走開。”

我跟在陳遠王庭這種世界級的富豪身邊學習了那麼久,說話之間自然有一種威儀。服務員猶豫了一下,立刻就走開了。

“坦率說吧,葉煒。”我冷冷對他說:“今天是給你一個教訓。目的就是希望你看清楚狀況。”我伸手攬住司棋,然後繼續冷冷道:“司棋是我的,你最好不要再打什麼主意。”司棋無奈笑了笑,她知道這種時刻她必須堅定的站在我這一邊,不然的話,就很可能會傷害到我們之間的感情——何況為了一個她本身對之也沒有什麼好感的男人,她更犯不上。

葉煒面如死灰,一言不發就那麼看著我。

我淡淡一笑,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漢森,麻煩你把我的包拿過來。”

一分鍾不到,一身黑西裝的漢森就大步從餐廳外面走到我身邊,把包遞給我,然後酷酷的站立在我身後。

餐廳所有的人都在偷偷看我們,我神色自若,從包里掏出一張信用卡,這是美國花旗銀行的VIP卡,可以透支5萬美元。我讓服務員過來,然後把信用卡遞給他,結完帳後他的臉上立刻露出謙卑的微笑,把信用卡小心的還給了我,我揮手讓他走開。

我冷冷的讓葉煒寫了一張十萬的欠條給我——我可沒有大方到為了出口氣而自己掏十萬塊錢出來。

拿著欠條後,我從容的站起來,順便把桌子上的車鑰匙拿了起來。

“葉老兄,多謝你的款待。”我拉著司棋就走。走了兩步我又轉身回來,在葉煒耳邊輕輕笑道:“記住,我是一個你永遠也不可能戰勝的對手!”

說完這句我哈哈一笑,帶著司棋揚長而去,身後跟著表情冷酷的漢森。

我讓漢森坐那輛奔馳,我自己帶著司棋開著葉煒的本田。

一上車,司棋臉色就沉下來了:“阿陽,你剛才有點過分了。”

我眉毛一揚:“怎麼過分了?我覺得我沒錯啊。”

司棋歎了口氣:“你不該這麼整治葉煒的,他也沒有做什麼很過分的事情。”

“可是他打你的主意!”

司棋皺眉:“我知道你吃醋,可是也不用整他整的這麼厲害啊。十萬啊。”

我沒說話。

司棋忽然幽幽道:“陽,這次你回來,我覺得你變了好多。”她猶豫了一下,繼續道:“你變得有點……有點陰沉,而且你的目光,剛才看葉煒的目光,又冷又狠。”

我立刻把車子靠邊停車,然後側過身子一把抱住司棋:“司棋,對不起,我嚇到你了?”

“嗯。”司棋把腦袋靠在我肩膀上:“我覺得你的心變得比以前狠多了。”

我伸手輕輕撫摸她的臉。“司棋,我不知道怎麼搞的,一看見那個葉煒糾纏你,我心里就特別生氣。想控制都控制不住。”司棋白了我一眼:“那你也不能冤了人家十萬啊。”

我哈哈一笑:“不算冤啊,剛才那瓶酒他可沒少喝。再說了,他身價也不少了,十萬對他來說也不算什麼,他不是覺得自己挺有錢的麼。”我忽然怪笑一聲:“你不會是心疼吧?”

“呸!”司棋使勁掐了我一下:“亂說什麼呢。”

我趕緊用勁抱了抱她,柔聲道:“好了好了,我知道我錯了。”頓了一下,我的又說:“要怪也怪他自己不長眼睛,上次我都警告過他了,他自己不知道進退,也不能冤我手下不留情啊。”

司棋忽然想起什麼:“你現在怎麼會這麼有錢了?那個黑人是怎麼回事?”

我淡淡一笑,說:“那是我自己賺的,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呢,至于那個黑人麼,是公司配給我的助理——你老公可是高級人才。”

我沒有把我做的事情告訴司棋,一方面是商業保密,也怕司棋為我擔心,另一方面,我總認為那種計劃太過于卑鄙,全是他媽你騙我我騙你,爾虞我詐。我不希望司棋乾淨的心被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汙染。

我捧住司棋的臉,用一種非常嚴肅的語氣說:“你是我的。”

司棋眼波朦朧,低聲道:“嗯……”

我再也忍耐不住,立刻對著她小巧的嘴唇吻了下去。司棋迷迷糊糊,只知道用手盡量勾住我的脖子。

長吻後,我拉著身子已經軟綿綿的司棋下了車。

“我們去哪兒?”司棋靠在我懷里。

“回家。”我壞笑:“回我家。”

“那干嗎不開車去呢?”

我淡淡一笑:“日本人的車都是垃圾,踩著油門就覺得馬力明顯不足,我懶得開。”我隨即摟著司棋低聲說:“老婆,你陪我走走好麼,我們就這麼走回去,好不好。”

司棋此刻已經意亂情迷,別說我要她陪我逛逛,就算我拉著他從長江大橋上往下跳,她都不會猶豫。

我拉著司棋走了幾步,忽然想起一個念頭,然後我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是交警大隊麼?嗯,這樣的,我舉報,在XX路段路口有人違章停車,是一輛白色本田車,車牌是……,嗯,停了有好久了……嗯,我麼……我是一個遵紀守法的良好市民啊……哦,哦,不用謝,這是應該的麼,你們趕緊派拖車來吧。”

我掛了電話,撇了撇嘴,然後摟著司棋沿著霓虹閃爍的大街漫步而去。

');

上篇:第九十章 【回國】     下篇:第九十二章 【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