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零六章 【躲躲藏藏】  
   
第一百零六章 【躲躲藏藏】

【抱歉,我的電腦壞了,春節期間找不到人修理,直到今天才把WINDOWS重裝完畢,趕緊解禁一章,望大家見諒】

`

第一百零六章

我抽了一支煙,仔細理了理我的思路,又打了個電話給司棋,電話不通。

我立刻打給了阿林。電話一通後,阿林立刻用很嚴厲的語氣責問我到底怎麼回事。

我苦笑:“阿林,你還不了解我麼。放心,我老五不會當陳世美!我只能告訴你,我在做一件大事情,但是現在不能詳細的告訴你。我現在要你幫我做一件事情,非常緊急,非常重要。”

畢竟是多年的兄弟,阿林立刻就相信了我,“好,你先說吧,要我做什麼。”

我思索了一下:“你立刻去找司棋,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找到司棋,然後把他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這個地方你自己選擇,隨便,酒店也好,飯店也好,茶館也行,隨便什麼地方。然後穩住她!你們到了之後,你立刻偷偷告訴我,我最多4個小時內就趕到!”

阿林和我核對了一遍,我想了想,又加了一句:“阿林,如果遇到什麼……遇到什麼變故,你立刻報警!主意安全!”

阿林馬上意識到了什麼,問道:“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語氣很嚴肅:“你先不要問了,趕緊去吧,要快!一定要快!最好找一個平時我們很少去的地方。不要去我家或者司棋家,最好也不要去我的公司和SEVEN的酒吧,總之我們平常喜歡去的地方,都不要去!”

阿林還想問什麼,我哀求道:“阿林,我求你了,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今後我再解釋給你聽。”

阿林猶豫了一下:“好,但是你記住你欠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還有,你不能對不起司棋!”

“你放心。”我堅定的說:“我還是陳陽,我還是以前那個老五!”

掛了電話後,我心里無數念頭閃得不停,腦子里極度亢奮,潛意識里總有種莫命的恐懼感,好像有塊千斤巨石壓在我心頭。

其實剛才在說那句“我還是以前的那個老五”的時候,我自己心里對這句話都有點懷疑——我真的還是以前的那個老五麼?

這個時候楊微的電話又響了。

“陳陽!”楊微的情緒似乎平靜了許多:“你到了南京後,找到……嗯,做完了你想做的事情後,立刻找個地方躲起來,現在我已經帶著人去中國了,我坐了我父親的專機已經在路上了。你找到地方躲起來後,立刻和我聯系。”

她頓了一頓,猶豫了一下,又加了一句:“不要聯系陳遠或者我父親,我現在不能肯定到底是誰想殺你——安全起見,你找到地方後,只能和我聯系!記住!現在除了我之外,你不可以相信別的人!”

我心里又是一沉,簡短的答應了她後,掛了電話。

晚上7點鍾,我達到了南京。我立刻打電話給阿林,阿林告訴我他現在和司棋在某露天燒烤餐廳。

我謹慎的先換了一輛出租車,然後驅車前往阿林說的地方。

我悄悄的走進餐廳,看見司棋和阿林正面對面坐在角落里的一張桌子旁。阿林很聰明,司棋的座位是背對著大門,估計是他故意這麼安排的。

阿林看見了我,立刻臉上露出欣喜的微笑。司棋也回頭,她一看見我,眼睛立刻爆射出驚喜的目光,但這種驚喜瞬間就消失了,隨即她的臉色慘白,臉上都是悲傷怨憤的表情。

我快步跑上去,一把抓住司棋的胳膊。顫聲道:“司棋,我回來了。”

“你放開我!”司棋用力掙脫我的手,用一種憤怒的目光瞪著我,然後這種目光漸漸變得柔和,充滿了柔情,最後這種柔情又一點一點的化成了悲傷和絕望。

“你回來干什麼呢?”司棋眼睛紅了:“難道你騙我騙得還不夠麼?”

“司棋。”我沉聲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你跟我走。”說完我又要伸手拉她。司棋立刻後退了一步,躲開了我的手,小聲說:“陳陽,我求你了。你讓我走吧。你有你的前途,我不會讓你為難的。”她臉上的表情傷心欲絕。

我心疼萬分,逼上去一把抱住她,司棋掙紮了幾下,終于身子一軟,倒在我懷里,哭了出來。

“阿陽,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你為什麼這麼對我呵……”司棋的小聲在我懷里哭泣。

“司棋,你聽我解釋好不好,現在你必須跟我走!”

見司棋還不答應,我一咬牙,彎腰抱住她的雙腿,然後一使勁,把司棋整個人扛了起來。司棋一聲驚呼,嚇得就要掙紮,我用力抱緊固定住她。大步就向餐廳外面走,餐廳里所有的人都用驚詫的目光看著我們,對我們指指點點。我沒好氣的大吼一聲:“看他媽什麼看!沒見過小夫妻吵架啊!”

“老五。”阿林喊住了我,他大步走上來,遞給我一串鑰匙:“開我的車吧,就在外面。”

“謝謝。”我心里感激萬分:“阿林,現在來不及說話了,我慢慢會解釋給你聽的。”

阿林拍拍我:“好了,記得你欠我一個解釋就可以了。”說完阿林忽然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對著司棋說:“司棋啊,你可別怪我啊。”

司棋使勁掙紮,氣道:“阿林你個混蛋!你和他合伙來騙我。”

我不敢逗留,扛著司棋走出餐廳大門,一口氣跑到阿林的車旁。

我打開車門,把司棋塞了進去,然後自己從另一邊上了車。

司棋寒著臉:“你到底想干什麼?”

我把車門鎖上,轉頭看著司棋,低聲說:“司棋,我愛你!”

司棋一聽這句話,立刻又流出了眼淚,小聲說:“那你……那你要怎麼辦呢?你已經……”

我歎了口氣:“這件事情比較複雜,說來話長,我找個地方慢慢和你說。”

司棋抹了抹眼淚,小聲說:“阿陽,算了吧。還能怎麼辦呢?你和……和她結婚……嗯,結婚,對你的前途有好處的,我明白的。你就……就放我走吧。不用管我了。”說完她抬頭看著我,臉上擠出一個微笑,低聲說:“真的。”

我心里一顫,一把摟住司棋,在她臉上親了一下,低聲道:“不要胡說八道了,我們倆不會分開的,這件事情……到了地方我再告訴你。”

我帶著司棋來到了南京市郊的青年旅館,這個地方靠近中山陵園林,比較偏僻。

我開了一間房間後,拉著司棋進了房間,然後把關于這次計劃的事情大概的和她說了一遍。

司棋聽得出了神,聽完後我以為她會高興得跳起來,結果她定了定神後說出得第一句話差點沒把我說樂了。

她眨著大眼睛,說:“你的意思,你是臥底,打入敵人內部的那種?就好像《無間道》里的那種麼?”

我失笑道:“可比那個什麼《無間道》電影要複雜多了。這可是國際商界的幾大巨頭火拼啊。

我想了想,覺得還是暫時把犖犖的事情瞞著司棋,現在她的情緒剛剛好了一點,還是另外找個時機告訴她,而且關于怎麼告訴她,還得花點心思。

我又把有人暗殺我的事情告訴了司棋,司棋立刻就嚇的小臉煞白,趕緊說:“那你怎麼辦呢?不是說只是生意場的斗爭麼?怎麼還有人要殺你?”

我苦笑:“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現在我們還算安全。美國那里的人馬上就要來了,有他們保護,我不會出事情的。”

說完,我走過去,摟住司棋低聲說:“對不起,老婆,我知道這幾天你一定很傷心的。”

司棋的頭靠在我的胸口,低聲說:“嗯,你知道麼?那天看到報紙上的消息,我昏倒在幼兒園……這幾天……有時候,我差點就不想活了。”

我心里感動,摟著她的雙臂又收緊了些。

司棋忽然說:“你說美國來人了,來的是……是她麼,是你說的那個楊微麼?”

我點了點:“是的。”

我心里忽然一動:“司棋,你和我一起去美國吧!這件事情結束後我們再一起回來!”

我可不敢在離開司棋了,剛才聽她說她差點輕生,我只要想象一下,就已經魂飛魄散了。我必須把司棋控制在我的能力范圍內才行。

司棋還在猶豫,我立刻又說:“只是去一段事情,和幼兒園請假就行了,事情結束後我們再回來。”

我捧起司棋的臉,在她的嘴唇上親了一下,低聲說:“我不想和你再分開了,難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麼?”

司棋臉上終于綻放出笑容,輕輕點了點頭。

我給楊微打了個電話,告訴了她我現在的位置後,摟著司棋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兒。這一路上我太累了,精神高度緊張,擔驚受怕,這麼一休息,我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間門外忽然響起敲門的聲音。

“誰?”我一下從床上跳了起來,司棋也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我下意識的看了看時間,差不多應該是楊微他們到了。

門外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客房服務,請開門。”

');

上篇:第一百零五章 【一路追殺】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 【生死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