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零九章 【虛偽的訂婚】  
   
第一百零九章 【虛偽的訂婚】

【各位,投票箱的重新給女主角投票,並不是說結局只能選擇一個人。而是我想看看大家最喜歡的那種類型的女孩子而已。上一次投票的時候,楊微才剛剛出場,這個人物還沒有完全展開,所以票很少,坦率說,我很郁悶,因為這個人物是我花了最多心思塑造出來的。現在這個人物已經基本全部展開了,而且看了VIP章節的朋友,有很多人已經表示對楊微的喜愛甚至超過了原來的第一女主角司棋。呵呵,所以我就重新設立了一個投票箱,看看大家的意思了……】

`

我站在陽台上,透過玻璃窗戶看著樓下的草地上那些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他們穿著最漂亮的禮服,用最優雅的姿勢端著酒杯,所有的男人的領結都非常漂亮,所有的女人的長裙都非常高貴。我甚至看到了幾位女士穿的晚禮服是意大利大師小范思哲親手設計的頂尖貨。

這些男男女女們在露天的酒會上小聲的交談,討論著最近上流社會中的各種最新的消息和八卦新聞。一個個臉上卻偏偏做出一副優雅自如的表情。

“一幫有錢的敗類。”我小聲嘟囔。

這兩天來,我心情糟透了。

我昏睡了一天一夜,醒來後就發現自己躺在了上次楊微帶我去過的犖犖居住的地方。

最他媽要命的就是,楊微把我的司棋都帶去。

你可以想象,當我醒來的時候,看見左邊是抱著孩子的犖犖,右邊是淚眼朦朧的司棋,楊微站在床尾,面帶幸災樂禍的笑容看著我——上帝,當時我真想掐死楊微這個小賤人!

用一句我看過的香港電影的搞笑台詞:我他媽真想先自殺,再殺她全家!

剛醒來的時候,就看見這種場景,我只差一點就又暈過去了。

如果我真的暈過去了,恐怕還好一點。遺憾的是,當時我的腦子和神志卻偏偏無比的清晰。犖犖的表情還比較正常,但是司棋看著我的目光就充滿了複雜的意味了。

我知道司棋一定是明白了什麼東西,她的目光中有些傷心的東西——我雖然不知道犖犖和她說過什麼,或者楊微和她說過什麼。但是憑司棋的聰明,我昏迷的時候,只要看著犖犖對我關切的態度,就足夠明白很多東西了。

司棋看我醒來後,沒有說什麼,很快就離開了。

楊微把她安頓在犖犖住的那棟樓的樓下——這樣的安排,讓我更加恨不得當場就把楊微千刀萬剮!這個女人安的什麼心啊??居然把司棋和犖犖安排住在一起??我去找司棋,但是司棋不肯和我說話了。第一次還願意見我,但是見了我就吧嗒吧嗒掉眼淚,看的我心疼不已,但是我想上去抱她的時候,她就立刻臉色沉下去,用那種冰冷的目光和我對視。

我曾經一五一十的把我和犖犖認識的經過告訴了司棋——這種時候再不說也不行了。包括和犖犖那唯一的“一夜情緣”以及後來的和犖犖的一系列的糾纏都說了出來。

可是司棋都不說一句話。我說話,她就聽著,也不趕我走。但是她就那麼安靜的聽著,一個字也不說——我甚至懷疑司棋是不是被楊微弄成了啞巴??

等我說完了這些事情後,我在司棋面前呆坐了一個小時,等她說出她的話——哪怕她罵我,和我大鬧,對我發火,或者扇我幾個耳光什麼的。可司棋就像傻了一樣,就那麼坐著,不說話,臉上沒有表情,目光空洞,好像全身上下,除了鼻子還在呼吸意外,就沒有任何動靜了。

她不看我,連眼角都不撇我一下,就當我是空氣。

我就好像一個等著挨槍子的死囚犯那樣,可是閉著眼睛等了半天,那一槍還是不響。我明白了,司棋是傷心到了極點了。後來還是楊微把我拉出了司棋的房間——不然的話,我恐怕還會一直在那里呆下去。

之後等我緩過神來再去找司棋,司棋就不讓我進她房間了,面都不讓我見。

這麼說吧,自從我醒過來後,就沒聽過司棋說一句話!連哼都沒哼一聲。

說心里話,我恨透了楊微這個女人。

`

我站在陽台的窗前,看著樓下的那些人,楊微從我身後的房門走了進來。

“你現在在想什麼?”她在我身後輕輕說。

我伸手指著樓下,冷冷說了一句:“一幫狗男女。”

說完,我轉身面向楊微。

楊微今天穿了一身紅色的露肩晚禮服,白玉一樣的肩膀裸露在外面,她原本雪白的肌膚在燈光下好像象牙一樣散發著柔和的光澤。她臉上巧笑嫣然,身姿誘人,整個人好像一朵綻放的紅玫瑰。

順便說一句,今天是我和楊微訂婚的日子。在王庭住的豪宅里舉行了盛大的酒會,邀請來了無數社會名流商界精英和政府要員。

所有的媒體都在報道這次訂婚儀式,王庭做了大量的宣傳工作,並且著重介紹了我的身份——前遠大高級管理人員。

很多嗅覺靈敏的媒體紛紛猜測,這次訂婚儀式,無疑將成為IBB向遠大發起進攻的號角!

“親愛的,我們該下去了。”楊微盈盈走到我身邊,非常自然的勾住我的胳膊,然後半個身子都偎依在我的身上。

我的左臂清晰的感覺到了她身體的柔軟——我的胳膊被她抱在了她那要命的胸部,我分明就感覺到了有東西在軟軟的擠壓著我的胳膊。

雖然我對面前這個女人感情上沒有一絲好感,但是我還是忍不住臉紅心跳。

“好好的表現吧。”楊微輕輕一笑,然後拉著我出門走下樓。

當我們倆人走出一樓大門來到花園里搭好的一個台子上的時候,樂隊很配合的停止了演奏,然後所有的人的目光都紛紛集中到了我們身上。

我們兩人看上去確實非常的般配,那句“郎才女貌”的成語用在我們的身上無疑是非常合適的。

我身材修長,面容清秀,舉止優雅。楊微則是身姿綽約美麗大方楚楚動人。

我們兩人臉上都是一副溫情脈脈的表情。

“注意點啊,他們都在看我們呢。”楊微臉上微笑,嘴巴細微的扯動,低聲說道。

“我知道,我剛才說過了,一幫狗男女而已。”我臉上笑得無比燦爛,頻頻對眾人點頭致意,嘴里低聲回答。

王庭面帶微笑走到楊微的身旁,開始了他的表演。這種場合他更是嫻熟無比,一番話說得妙趣橫生滴水不漏。我懶得去聽他說那些廢話,保持著臉上的微笑,目光偷偷的四處張望。我立刻察覺到了一個人在用冰冷的目光打量我。

順著這束目光看去,我立刻看到了王浩。

王浩站在台子的左側下面,嘴角牽扯出一絲冷冷的笑容。從外表上看,他非常的出色。一身裁減很精致的禮服更加顯得他在眾人中出類拔萃。讓我驚訝的是,他身旁那個挽著他胳膊的美麗的女子,居然是蘇蘇!

這對帥哥美女的組合,也吸引了不少到場的媒體——其實我知道媒體關注他們的目的並不是兩人的出眾的外形。而是王浩和身邊女子的親密神態。

這個小子,居然帶著蘇蘇公開露面了。大家都知道,王浩是陳遠的女婿——至少名義上現在還是。但是王浩居然現在帶著蘇蘇公開露面,並且兩人擺明了是一副情侶的姿態。我敢肯定,明天的報紙上一定會有人對此大做文章了。搞不好又被說成了IBB和遠大撕破臉的征兆。

蘇蘇也在打量我,但是她的目光顯得複雜了很多。她得眉頭輕輕得皺著,好像看不透我這個人。

我心里忍不住有些黯然——對于蘇蘇,她在我心里是一個永遠也忘不了的女人。

“陳陽,別東張西望的。”楊微臉上笑容不變,低聲的提醒我。她的語氣中有一些嗔怪的一絲,但是語調卻嬌媚無比,好像那種情人的撒嬌一樣的口吻。

接下來的,我簡短的說了幾句話——這些言詞都是事先精心准備好了。言詞非常簡單,而且沒句話都沒有提到IBB和漢高的事情,連一點點的影子都沒有。這也是故意的。

因為王庭曾經對我說過:“人的好奇心是很重的。有些事情,別人在猜測的時候,你偏偏不說,一個字都不要提,沾都不沾一點。這樣他們反而會更加的往那件事情上聯想,而且他們自己就會越想越多,越想越覺得可疑——這比你自己大張旗鼓的說出來,效果要好得多!”

不得不承認,我又從王庭這里學到了一手。

簡短的儀式結束後,音樂再次響起,我和楊微並肩從台上下來,穿梭在人群中來來回回。楊微帶著我結識一些權貴人物:有某某議員,某某官員,某某公司CEO,某某集團的高級人員,某某家族的代表。我甚至還認識了一個美國著名的電影公司的實權人物,在他的身邊親密挽著他胳膊的,正是一個我原來非常喜歡的美國電影女明星。

看著這個屏幕上美麗動人的女子一臉虛偽的甜蜜微笑,身子偎依在那個腰圍比水桶還碩大的老頭身邊,我心里忍不住就把這個曾經被我下載在電腦里當屏幕背景的美女和那些從事某種職業的女性聯系在了一起。

“恭喜你啊,陳陽!!”一個聲音在我身後響起,語氣里帶著說不出的古怪腔調。

我轉身看著面前的這個人,臉上微笑不變:“你好,王浩,想不到我們會在這種場合下再次見面。”

');

上篇:第一百零八章 【拼命】     下篇:第一百一十章 【安家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