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一十一章 【楊微的心】  
   
第一百一十一章 【楊微的心】

安良似乎本性不善于言談,又或者是因為在楊微面前他有些緊張。我看了心里不禁搖頭,他這麼不自信,難怪得不到楊微的芳心了,楊微這種女人,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一個唯唯諾諾缺乏信心的人呢,她這樣的女人,似乎應該是配上那種和她一樣的,聰明善于機變並且能夠時刻保持冷靜,同時充滿自信和精力充沛的那種男人。

鬼知道怎麼回事,我腦子里轉著這些念頭的時候,一個更古怪的想法從我腦子里冒了出來——我忍不住想,好像我和楊微真的是很般配的一對。

我被自己這個忽然冒出來的念頭嚇壞了,趕緊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安良似乎想恭維楊微,但是又找不到好的話題,于是就對楊微今晚的穿著大加贊美,什麼紅色的晚禮服象征著愛情的玫瑰什麼的。

我聽了心里搖頭,這下可是拍馬屁拍到馬腿上去啦。

如果安良真的喜歡楊微,那麼這個時候還說什麼愛情啊,玫瑰啊什麼。楊微可是和我訂婚啊,你還這麼努力的贊美,如果說我和楊微是愛情啊,玫瑰啊什麼的,那麼你安良自己放在哪里?

還有,楊微今晚穿這件紅色禮服,其實並不是她自己喜歡的。楊微生性不喜歡這種大紅大紫的服飾,她喜歡穿那種白色的或者黑色的衣服。但是王庭施加壓力,說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按照中國人的習俗,就應該穿紅色。中國人畢竟是中國人,大喜的日子穿白色,王庭這種年紀稍微長一點的人總是不能接受的。

這個時候,酒會到達了高潮時間,樂隊開始演奏舞曲。在場的男男女女們紛紛找到自己的舞伴,走到場中。

安良立刻眼睛一亮,下意識的對楊微伸出手,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

楊微抿嘴一笑,低聲說:“安良,抱歉,今晚的第一支舞,我要和我的未婚夫跳。”

說完拉著我的手就快步離開了。

我被楊微拉到了中間,一路上,眾人對我們投去豔羨的目光,還有不少人輕輕的鼓掌。

我卻臉一紅。老實說,我不太會跳舞,尤其是這種交誼舞。

楊微見我臉紅,好像看到了什麼奇異的景象一樣,低聲驚呼道:“天啊,親愛的,你居然會臉紅?你這樣的人也會臉紅?”

我橫了她一眼,低聲道:“我不會跳這種舞。”

楊微忍不住哧哧一笑,道:“這我倒是忘記了,事先應該安排人教你的。”

“怎麼辦?”我低聲問她。我可不想明天早上的報紙頭條新聞是:IBB主席女婿在跳舞時踩掉了未婚妻的鞋子。再說了,周圍還有好多人看著我呢。

楊微抿嘴一笑:“親愛的,放心吧,我不會讓我的未婚夫出丑的。你只管跟我跳,我帶著你走。”

樂曲柔和如流水,月色柔和星光閃爍。

楊微輕輕貼在我身前,帶著我緩緩隨著節奏舞動。

她的舞技非常的高明,就這麼拉著我左一步右一步,該停頓的時候她就領著我一帶而過。有時候我腳步亂了,差點要踩到她的腳了,她動作非常迅速,立刻就自己先腳下一步挪開,躲開了我。

一曲下來,楊微和我臉上都微微出了點汗。我是緊張的,而她確實是有點累了——帶著我這麼個對跳舞一竅不通的家伙,還得時刻防備著我踩她,中間還不時的躲閃,確實有些累人。

楊微的呼吸有些急促,雙頰上顯現出了一些紅暈,嫵媚多情的目光籠罩在我臉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整個身子都偎依在了我的懷里,我們兩人面對面貼在了一起,她緩緩把腦袋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抑止不住的開始心跳了。這幾天我心里對她的憎恨,這個時候已經不知道拋到了哪里去了——或許已經拋到了九霄云外了吧。

我暗暗提醒自己要冷靜,家里還有兩個沒有擺平呢,我怎麼又胡思亂想了?

我一眼撇見場邊安良正在和王浩低聲交談,兩人一邊說話,不時的飛快看過來一眼。

我輕輕咳嗽了一下,低聲說:“那個安良正在和王浩聊天呢。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楊微抬起頭,幽怨的瞧了我一眼,幽幽歎了口氣:“你干嗎這個時候偏偏要說這些不高興的事情?”

我看著她的眼神,居然說不出一句話來。

楊微搖了搖頭,忽然輕輕一笑:“你應該能看出來的,那個安良一直很喜歡我的。”

我點點頭:“當然,他的表情非常明顯了,就差寫在臉上了。”

楊微拉著我緩緩走到場邊,繼續說道:“安家是華商總會的實力派人物,和我們王家一直有不錯的交情,安良和我很小就認識的,不過這個人有點……”楊微頓了頓,似乎猶豫該用一個什麼樣的措辭才比較恰當:“有點……不太懂得拐彎。”

我忍不住失笑道:“你就明說你覺得這個人缺心眼不就行了麼。”

楊微撇了我一眼,嗔道:“你怎麼這麼說別人。”

我默然。我心里忍不住問自己,為什麼我會忍不住對安良出言不遜?難道就因為他喜歡楊微?那麼我……

我搖搖頭,再次把這個念頭趕出我的腦海,但是我嘴上兀自強辯:“難道他不是麼?我覺得至少他有點不聰明是真的。”

“哦?”楊微忽然笑了,看著我的眼神里似乎有點奇特的含義。

“難道不是麼?”我輕輕笑道:“他為什麼和你一起上劍橋大學?我想不會是湊巧的吧?美國這麼多好的大學他不去,偏偏跑到了英國劍橋去。不用猜,肯定是為了你吧?”

楊微點頭,笑道:“不錯,他確實是追著我去英國的,在學校里纏了我好久。”

“這就對了。還有啊,他喜歡你,所以接近你的家人——這點本來是很聰明的策略。先討好你周圍的人,然後造成你周圍的輿論都會在你耳邊說他的好話,漸漸的潛移默化,使得你對他慢慢生出好感。這本來是很好的辦法。但是他卻是個死腦筋。”

“怎麼說?”楊微面含笑容。

我聳聳肩膀,“太明白不過啦。很明顯,他和王浩的關系非常近,你看他們兩人現在交談的那麼親密。可想而知。我看安良的性格應該是那種不喜歡和別人打交道的類型,按照常理來說,他這種性格的人,不會和王浩那種性格的人成為好朋友——雖然你們是世家。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他為了討好你,而接近王浩,因為王浩是的兄弟啊。”

楊微繼續微笑點頭:“不錯,他本來和王浩那個家伙的關系確實很一般,也是後來才慢慢的接近王浩的。”

“可惜啊,他卻不會察言觀色啊。看來你和王浩的關系並不好啊,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和王浩就算不能說是勢同水火,恐怕也差不了多少吧。他什麼朋友不好交,偏偏去找王浩,就算你本來對他感覺不錯,可是他和王浩成了朋友,恐怕你也會因此而討厭他吧。”

楊微先是眼睛里露出笑意,然後這點笑意在她的臉上一點一點綻放出來。我第一次發現,這麼近距離的看著她微笑,才覺得她笑起來的樣子,確實非常有魅力。

“你怎麼對男女之間的事情這麼了解?”楊微輕輕笑道。

“其實我並不是很了解,但是我有一個朋友。當年他很擅長于男人女人之間的感情。怎麼說呢,他是大家通常所說的那種花花公子。”我笑道:“我想你應該知道他的名字,他叫SEVEN。我猜你調查我的資料里,一定有關于他的記錄。”

楊微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似乎不想討論這個讓我們兩都不高興的話題。她看了一眼遠處的安良,忽然歎了口氣:“其實他是個不錯的人。他沒有其他那些世家子弟的很多習氣,他比較老實,或者說,沒有什麼城府,沒有那麼多心機。”

我點點頭:“所以我說,他不適合跟王浩交朋友。你應該知道,王浩是一個很陰沉的人。如果說王浩沒有利用安良,那是打死我都不相信的。”

楊微目光閃動:“他已經在利用安良了。他利用安家的關系,做了不少事情,在中國,在美國,安家在生意上幫了王浩不少事情。”她忽然冷冷哼了一聲:“不然的話,你以為王浩這個小混蛋真的那麼厲害麼?我們和陳遠合資的那家公司,其實就是陳遠扔出來的一個垃圾。憑王浩這個草包,他能把那家公司經營到現在這麼穩定的局面?”

“哦?”我暗暗稱奇。我倒不知道王浩居然是這麼把他手里的那家公司撐起來的。以陳遠的聰明,扔給王浩這個“敵人”那邊的人的公司,一定是個垃圾,或者說是個燙手的山芋。我一直以為王浩居然能把公司經營得有模有樣,應該是有兩下子的。卻沒想到中間居然有個安家的大公子在支持他。

我忍不住淡淡的說了一句:“想不到啊,看來那個安良先生,對你還真的一往情深啊。”

我這句話說完後,楊微居然沒有出言反駁我。她忽然用一種奇異的眼神上下掃視我,臉上露出古怪的笑意。

“你干嗎這麼看我?”我皺眉。

楊微對我眨眨眼睛,嘻嘻一笑,湊過來在我耳邊低聲呢喃:“親愛的,你的樣子,好像在吃醋啊。”

');

上篇:第一百一十章 【安家公子】     下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風雪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