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一十八章 【決戰計劃】  
   
第一百一十八章 【決戰計劃】

【友情提醒:看書不忘投票哦:)】

股價被拉高到了每股十二塊的時候,開始停止了上升的勢頭。股價在十二塊來回的波動,我和拜倫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有幾個帳戶都在悄悄的分批分批的拋售,我猜測應該是對方那個神秘的家伙在撤退了。

可是這樣的做法實在是幼稚到了極點,連我這個股票的外行都看出來對方這麼做有點神經了。

因為漢高忽然的猛漲,讓一些國際上的炒家和投機者們紛紛的介入,所以在對方悄悄的拋售的情況下,股價才沒有跌下去。這個家伙到底想干什麼?小孩子過家家麼?

晚上收盤的時候,陳遠忽然出手了——他看出來現在的機會實在太好了,對方已經幫助他把股價拉到了十二塊,于是他立刻投出了一部分資金,借著這股勢頭,一口氣把股價又拉高到了十二快四毛錢的價位。

晚上的新聞里,媒體輿論紛紛倒向了陳遠。因為十二快四毛錢的價位是漢高幾個月以來的股價最高水平了。那些支持陳遠的媒體紛紛發表看法,認為陳遠已經撐過了最困難的時期,現在他已經可以控制漢高的股價了。

更有一些對IBB懷有敵意的媒體,已經迫不及待的宣布IBB收購失敗了。

我坐在房間里看著電視上的各種新聞。德國的本地的媒體顯然都是支持陳遠的,所以我看到的都是對IBB不利的觀點和報道。

我剛剛接過了王庭的電話,電話里王庭用非常嚴厲的語氣訓斥了我一通,認為我是在坐失良機。我在電話里毫不示弱的反駁了他的觀點。王庭最後丟給我一句話:讓我盡快有所作為。通過王庭急切的態度,我猜想董事會一定給了他不少壓力。

果然,楊微又來電話,她用非常愉快的語氣告訴了我,這兩天王庭在董事會里收到了不少刁難。

以奧蘭多為首的一伙人在質疑我們在德國的行動。尤其這幾天我們在一旁觀戰,什麼都不干,讓這伙人更加有了攻擊王庭的口實。原來支持王庭的一些董事,在看到了我們白白坐失了一個“良好機會”後,也有些人開始動搖了對王庭的信任。

奧蘭多已經公開表示對王庭能夠勝任董事長的職務表示憂慮。他甚至對媒體公開發表自己的觀點:“讓自己的女婿帶著幾億的資金跑到德國去睡覺——他簡直是瘋了!他難道不知道每耽誤一點,我們就要損失上百萬的銀行利息麼?”

而支持王庭的董事桑德也立刻公開發表說法,對奧蘭多的攻擊表示不屑,他的話是這麼說的:“讓那個加州的胖子回學校去好好上課吧。他難道連出手之前要把握好時機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明白麼?上帝啊,為什麼你把這麼個蠢貨派到了IBB來了呢?”

兩伙人在媒體上唇槍舌劍,打得不亦樂乎。甚至在董事會上都互相謾罵。這些都弄得王庭非常沒有面子。

一直以來,王庭依靠著他自己手里的股份,還有他的兒子王浩,和女兒楊微的支持,三個人才在董事會里面占據了超過半數的股份,從而達到了控制IBB的形勢。

現在在王庭遭到攻擊的時候,王浩雖然表示了和父親站在了一起,但是這次楊微的態度卻有些讓人看不透。

楊微拒絕了所有媒體的采訪,僅僅是在一些私人的場合不經意的流露了一些意見,然後這些話又很“偶然”的流傳到了一些媒體那里。

楊微表示了對于我在德國的行動的憂慮,她在這個計劃的一開始,就非常的不贊同。但是因為董事會的決定,她無話可說。現在她一方面表示對于這個計劃的不看好,另一方面又說明在個人立場上,她會支持未婚夫的工作。

公私分明!這是一種典型的美國人的習慣。首先楊微不顧父女的私人感情,就公論公,表示了自己對于計劃的不贊同,在這一點上,她博得了幾乎所有美國媒體的好感。作為一個中國人,我不得不對美國人的這種思維方式很費解。如果在中國,這種事情會被視作被判,但是在美國,他們會贊揚你的公私分明。在美國很多人在私人上的好朋友,但只要涉及了公司啊,利益啊之類的,從來不會因為私人的感情而改變自己的立場。這點和我們中國人無論什麼都喜歡講究“人情”是有很大的區別的。

另一方面,楊微所表示了對于我——她的未婚夫的工作的支持,又博得了很多媒體的同情分。身為一個女人,雖然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工作原則不同,但是在事情已經發生的情況下,她還是恪守了一個妻子的原則,在私人感情上無條件的支持著我……

說實話,楊微的表演非常精彩。

但是我卻覺得很奇怪。因為楊微這番精彩的表演,在時間上大大的提前了!本來她應該是在我收購失敗之後,再作出這番表演的。那個時候,王庭會面對董事會更多的壓力。楊微表演收到的效果也會更好。

可為什麼她在現在這個時候就迫不及待的開始了表演?在媒體的眼光中自然是對她贊賞有嘉。但是這樣王庭會對她產生警覺的,而按照目前的事態,我這里還沒有失敗,現在的壓力還不足以讓王庭垮台。楊微這麼早就把自己暴露了出來——她到底想干什麼?

王庭在電話里給我的指令非常明白:他要求我盡快有所行動,最好能取得一些看上去很明顯的效果,以便能緩解他現在的壓力。

楊微在電話里暗示我:時間差不多了。

我對這句話的含義猜測了很久。差不多是什麼意思?按照我們事前的計劃,現在的時間還“差很多”呢。

我和陳遠溝通後,決定把“決戰計劃”提前!

“決戰計劃”則是我們的“盤老鼠”計劃的後續部分。

盤老鼠計劃僅僅是佯攻的姿態,而決戰,顧名思義,則是最後大家拿出全部的資金一次性的決出一個勝負!

我立刻宣布休假時間結束,瑞根和拜倫莫妮卡立刻全部回來待命。然後我發布了簡短的命令——投入全部資金,全力打壓陳遠!

瑞根和拜倫看我目光,我知道他們已經把我當成了一個對股票一竅不通的白癡了。

他們已經認為我是一個坐失良機的傻瓜,然後又因為承受不了王庭的責罵,而孤注一擲的蠢貨。我也不解釋,在簡短的宣布之後,大家開始了工作。

股市風云突變!

由于我的全力出手,漢高的股價立刻出現了震蕩,隨即陳遠作出反應,我們雙方都投入了大筆的資金,在十二快四毛錢的價位上開始了爭奪。拜倫因為長時間的關注電腦屏幕,脖子已經僵硬了,房間里充斥著濃濃的香煙的味道,瑞根在一旁不停的計算著我們的成本。

他的聲音變得非常的嘶啞:“陳先生,現在我們已經投入了預期資金的一半了,可是對方好像反擊的力度遠遠超過了我們的預想!該死的,他好像一下把所有的資金砸了出來!陳遠哪來這麼多錢??按照我們的計劃,現在的價位應該是已經拉到了十二塊錢以下!再這麼繼續,我們將沒有錢再購買股票做下一論的拋售了!…………該死的,價格又漲了!我已經壓不住了,我們沒有多少錢了!!”

我冷冷的哼了一聲,表示我聽到了。

打壓股價的辦法非常簡單。我們先分很多帳戶悄悄購買一些漢高的股票,這樣的購買是非常隱蔽的,用很多的個帳號,每個帳號的購買的量都不大,但是這些帳號加起來就相當的客觀了。然後集中到了一起後,猛的一下全部砸出去,造成漢高的股價驟然下跌,隨即讓那些跟風的投資者們恐慌,跟著我們一起拋售,使得股價下跌。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陳遠知道我的全部的資金計劃!不需要我和他太多複雜的配合,我僅僅是把我的資金到帳的計劃透露給陳遠,他就可以知道了我的購買的步驟,然後集中他的優勢資金……這麼說有點複雜,其實幾類似于打仗的時候,在局部集中優勢兵力,然後一口吞掉對方。也就是說,陳遠知道了我的出手的步驟後,他可以把自己的力量集中成一個拳頭,然後用拳頭的力量把我展開的一根根手指敲斷!

“不對啊!陳先生!”拜倫叫道,“陳遠好像反擊的力度大得嚇人!我們今天得資金已經用完了!他怎麼會忽然投入這麼多資金來對付我們!”

我沒有說話。

拜倫雙目里充滿了血絲:“陳遠的資金不可能那麼充沛的,他難道敢一次性的把全部的資金全部今天砸出來了?他怎麼會有這種魄力?難道他不怕我們明天的反擊?”

瑞根皺眉道:“明天的反擊?我們已經用掉了現在手里的資金,我們的下一筆資金到位要等後天!!該死的,明天我們怎麼反擊?難道我們能在股市上用口水去吐他?明天我們就只能傻傻的看著陳遠在股市上脫手一部分的股票,把股票再次換成資金,雖然這樣股價會稍微下跌一點點,但是卻在陳遠所能夠容忍的范圍之內!他贏得了時間和資金!我們贏得了什麼!!”

我臉上也裝出一副沮喪的樣子,心里暗暗冷笑:我們贏得了失敗!不,確切的說,我贏得了失敗,楊微贏得了失敗!陳遠贏得了失敗!

拜倫忽然驚叫道:“不對啊!難道,難道陳遠知道我們手里有多少資金?難道陳遠知道我們資金到位的步驟?天啊,這就……”

瑞根冷冷道:“這就太可怕了……他可以用全部的資金集中起來,然後每等我們的資金到位一批,就吃掉一批——雖然我們的資金比他充沛,但我們的資金是一部分一部分到位的。我們的總量比他大,但是分成了每一批,就不如他大了。這樣的話,我們投一批,他就吃一批!他的資金比我們靈活!而我們的資金則需要從美國分批的劃過來!”

拜倫忍不住看了我一眼:“可是陳遠怎麼可能知道我們的資金計劃?再說了,前面的盤老鼠計劃應該已經消耗了陳遠的很多力量了,他手里就算有不少資金,也應該被我們消耗掉了一部分了!盤老鼠計劃不就是為了在決戰之前消耗對方力量而制定的麼?”

瑞根則直言不諱:“因為我們的盤老鼠計劃已經全盤的失敗了!可惜啊,盤老鼠計劃僅僅執行了兩天,我們就自己停止了,盤老鼠盤了兩天,我們就自己放假了!”瑞根轉頭對著我嚴肅的說:“陳先生,我必須指出,因為你的指揮失誤,使得我們的前期佯攻和盤老鼠計劃失敗,沒有達到消耗陳遠的目的!鑒于目前的情況,我作為你的財務顧問,建議你立刻改變目前的計劃,甚至必要的時候,及時退出,避免更大的損失!如果你不予采納,那麼我將考慮直接上報總部!”

我冷冷看著面前這兩個憂心忡忡部下,心里冷笑:“可憐啊,明明都是很聰明的人才,卻偏偏是這場政治斗爭中的棋子而已。”

今天的股市可謂是一波三折。

上午的時候,在我的打壓之下,漢高股價下跌非常快,隨即陳遠出面反擊。雙方爭奪了很多回合,之後我的資金不足,在陳遠的全力反擊之下,我這里頂不住了。漢高的股價立刻回升。使得那些上午恐慌之下拋售了股票的投資者們懊惱不已!

收盤之後,很多財經新聞都把今天漢高的股價當作熱點進行了分析和點評。那些支持陳遠的媒體再次迫不及待的宣布,陳遠又一次擊退了IBB的進攻。

有些媒體跟蹤了我和瑞根拜倫一伙,迅速在電視上播放了我們走出飯店的時候,滿臉沮喪的畫面。

更有些媒體則惡意的猜測,我們今天損失了多少。當然,他們列出的數字是非常可笑的。但是也讓更多的人堅定了對陳遠的信心。

');

上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雷鋒”露面】     下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21世紀什麼最重要?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