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二十一章 【甜蜜與惡毒】  
   
第一百二十一章 【甜蜜與惡毒】

【提前解禁,在周日的晚上,希望大家多多砸票,支持我沖榜!】

`

汽車緩緩的開到了IBB的總部。我帶著我的三個部下從直達電梯直接到了頂層的會議室,然後先讓瑞根他們在休息區等待,我則直接去了楊微的辦公室。

“回來了?”看著我推門從外面進來,楊微僅僅抬頭看了一我一眼,臉上的表情非常平靜:“路上還算順利吧?”

“是的,楊小姐。”我淡淡一笑:“或者,我該稱呼你為楊董事長?”

楊微把手里的一份東西簽完,然後站起身來走到我跟前。嫵媚的笑容在她臉上一點一點的綻放:“不,我認為你應該稱呼我‘親愛的’。不是麼?我的未婚夫先生。”

她站得距離我太近了,我們兩人簡直就像是貼在了一起,而她幾乎半個身子都偎依在我的懷里了。我心里沒來由的一慌,隨即退了一步。掩飾著心里的慌亂,我隨口道:“我來的路上,聽說你今天已經召開緊急董事會了?准備今天就讓你父親下台?”

楊微收起了那種嫵媚的笑容,淡淡道:“是的,但是董事會可不是我召開的,而是奧蘭多。”

“還不是一樣。”我聳了聳肩膀。隨意往沙發上一坐:“楊微,我想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接下來,我想我可以自由了吧?”

楊微抿嘴一笑:“不要說得這麼難聽。待會兒董事會上的表演,你可是個重要角色啊。”

我冷冷一笑,然後淡淡道:“是麼?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你牽著我走啊。原來的計劃,你幾乎全部都破壞了。現在我根本就是一個你手里的木偶了——連陳遠都是。”

楊微嘻嘻一笑:“我知道你心里有怒氣,不妨全部說出來吧。”

我看著她臉上那種比天使還天真無邪的笑容,心里暗暗歎息: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啊。一面陷害了自己的親生父親,一面又偷偷的算計了自己的盟友。無論怎麼算,這件事情最後最大的贏家,都是她楊微!

“那麼,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你會忽然提前了你的計劃?”我冷冷道:“按照計劃,你的造反提前了!”

“世界上的事情,都不是一成不變的!”楊微臉上的表情變得非常淡漠:“現在情況有變動,出現了一個對我更有利的時機,我當然要牢牢抓住了。”

我霍然站了起來:“楊微,你實在太聰明了。我不得不承認,這件事情,你把所有的人都算計進去了。”

“哦?”楊微輕輕一笑,她的嘴角牽扯出一絲笑意:“親愛的,難道你想出了什麼了?”

“是的。本來我還看不透,但是在這兩天冷靜下來後,我忽然想通了一些東西。”

“說下去。讓我看看我親愛的未婚夫是不是如我想象中那麼聰明。”楊微眨著眼睛看著我。

“首先,我在股市佯攻的時候,忽然出現了一個神秘的盟友,他在幫助我打壓漢高的股票,打擊陳遠——問題是,我出手,那是假的,看上去用力,其實都是我和陳遠在演戲,陳遠根本沒有什麼損失!可是這個盟友就不同了,他可是真的打!打個比方說,一場拳擊賽里,我和陳遠都是出的虛招,看上去打得熱鬧,可是雙方都沒有用力。但那個神秘的盟友就不同了,他可是真的用力去打擊了陳遠,而且是,嗯……怎麼說呢,拳拳到肉!”

我想了想,繼續說道:“陳遠就算在和我的演戲中沒有損失,可是在和那個神秘盟友的爭奪中,他確實出了不少血了。那可是一刀一槍的真打!”

“那又怎麼樣?”楊微淡淡說道。

“很奇怪啊。”我摸著下巴:“為什麼在那麼關鍵的時候,就出現了這麼個神秘的家伙?過于巧合了。而且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盈利,而是純粹的攪局——本來我是這麼認為的。但是後來我想想,他其實是有目的!”

“什麼目的?”

我冷冷道:“如果說我是在演戲假裝消耗陳遠的資金,那麼這個家伙,就是在做著和我一樣的事情,只不過,他可是真的在消耗陳遠的資金啊!我是演戲,而他則確實在逼著陳遠出血!所以,他的目的就是消耗陳遠,打擊陳遠!”

我看著楊微,繼續道:“而更加巧合的是,在這個神秘的盟友撤退後,IBB就已經開始內亂了,你開始提前了計劃,你讓董事會里面你的人開始散步反對王庭的話語,然後你慢慢的浮出水面。”

“兩件事情都太巧合了。第一件事情兩個好處。陳遠真正的實力受到了損失!你不動聲色就打擊了陳遠,因為你擔心一個實力絲毫沒有損失的陳遠將來會對IBB造成威脅,所以你必須讓陳遠多少真正的損失一點實力!還有就是我的忽然停手,讓全世界都認為我是個蠢貨,而且大力提拔我執行這個計劃的王庭則是個更大的蠢貨。造成了董事會里面對王庭的不信任感!而第二件事情,你忽然提前了造反的計劃,有一個好處。王庭在惱羞成怒之下會命令我全力出擊,而根據我們的計劃,我的全力出擊,立刻就會被陳遠擊跨——本來劇本就是這麼安排的。但是這樣一來,本來應該是我下令全力出擊,現在這個發出全力出擊指令的人,就變成了王庭了。這樣就更讓董事會的人認為,我們的王董事長已經失去理智和判斷力了,那麼最後這件事情的失敗,更加可以把責任算在這個急躁的老頭子身上。”

楊微微笑看著我,然後她忽然抬起手,一下一下的鼓掌:“很好,分析的很仔細。親愛的,你越來越讓我吃驚了。”

我毫不理會她的恭維,淡淡道:“那麼,現在你是不是可以把我們的那個神秘盟友介紹給我認識一下呢?”

楊微笑道:“這個麼,我可不能告訴你了?”

我聳聳肩膀,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楊微那張動人的面龐,我忽然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應該是那個安良大公子吧。”

楊微這次是真的驚訝了,她霍然用一種凌厲的目光看著我,在這一瞬間,她的目光非常的銳利嚇人,她沉聲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也愣住了,我想不到我下意識的隨口說出的一句話,居然偏偏就讓我猜到了??

我搖搖頭:“我不知道的,我是猜的。”看著楊微臉上的表情,我歎了口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本來我是絕對想不到的,但是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想到了那個人。”

楊微瞪著眼睛看了我半天,忽然噗哧一笑,她大驚小怪的叫道:“上帝啊,親愛的,你居然是在吃醋?上帝啊,你居然因為吃醋而猜到了那個人?”

我臉一紅,隨即沉聲道:“不要胡說,我吃什麼醋!”

“難道不是麼?”楊微淡淡道:“不然你憑什麼猜到安良的身上?這個盟友可是一點跡象都沒有露出來啊。你僅僅是憑借著他和我的關系,就猜到了他的身上,難道你想否認你心里有那麼一點點的嫉妒麼?”

我語塞,隨即立刻茬開話題:“今天的董事會你有把握打敗王庭麼?”

楊微輕輕一笑,輕描淡寫道:“當然有!現在支持我的董事加上我自己手里的股份,已經達到了IBB的40%以上。而原來那些支持我父親的人,要麼已經被我拉攏了,要麼就因為這次的失敗而對我父親喪失了信心,站在了中立的立場上,僅僅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會繼續支持他。”

“那麼,恭喜你了,心願達成了。”我冷冷的說了一句。

“陳陽。”楊微忽然臉上又露出了那種讓我心慌的柔情——這樣的表情曾進在那天我們訂婚的儀式上在她的臉上顯現過。楊微看著我,輕輕說了一句:“難道你就這麼忌憚我?在你心里,我一定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惡毒女人,是不是?”

我心里立刻默默的說了一句:“當然是的。”看是看著楊微臉上的柔情,我的話到了嘴邊,卻偏偏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在這一瞬間,我們兩人又陷入了那種微妙的氣氛當中。楊微看著我的目光中流露出無限的柔情。我的呼吸開始急促,心跳也漸漸加快了。

就在這個時候,電話鈴聲救了我。

不知道為什麼,當電話鈴聲把我們從這種奇怪的氣氛中拉出來的時候,我心里忍不住有一絲惱怒——“該死的,誰在這個時候打來的電話!”這句話自然而然就在我心里湧了出來。

楊微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無奈,然後她走過去拿起電話,隨即,她的臉色立刻變得異常嚴肅了。

放下電話,她轉身對我緩緩的說:“董事會時間到了,我的秘書告訴我,董事們基本到齊了。”

');

上篇:第一百二十章 【失敗,但是榮歸】     下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刻骨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