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作孽啊!】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作孽啊!】

【提前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投票:)】

`

風雪過後的陽光顯得格外的溫暖。遺憾的是,雖然天氣很不錯,但是在這麼一個美好的天氣里參加葬禮,也是無論如何也高興不起來的。

王庭的葬體在今天舉行,我陪同楊微一同前往參加。

牧師在高聲朗誦了一番後,所有的人輪流上前,把手里的一直白玫瑰輕輕的放在了王庭的棺木上。

我以為楊微會哭,但是她沒有。事實上,在僅僅那天得到了王庭的死訊後,她曾經哭泣暈倒,可是她醒來之後,就沒有再又任何的情緒上的波動了,任何人都無法從她那張岩石一樣冷漠的臉上看出任何表情。

楊微帶著墨鏡穿著黑色的風衣,我跟在她的後面。

王家的幾個親屬大多都圍在了王浩的身邊,遠遠的楊微保持了一段距離。王浩用憤怒的眼神一直盯著楊微的每一個動作。在楊微上前獻花後,我清楚的聽見了王浩嘴巴里狠狠的說了一句:“賤人!”

這句話說得很大聲,我相信楊微一定聽見了,在場的不少人都聽見了。但是楊微臉上仍然無動于衷。

葬禮結束後,楊微走開了去開車,王浩緩緩走到我跟前,冷冷的說:“陳陽,這些都是你們事先計劃好的陰謀,對麼?你們奪取了IBB!你們害死了我的父親!”

我看著他,卻說不出一個字。我心里忍不住生出一絲愧疚,不管怎麼說,王庭因為這件事情而死了。而計劃並且一手操縱這件事情的,也確實是我們。

看著我沉默不語,王浩冰冷的留下了一句:“我以我父親的名義起誓,我一定會殺了那個賤人!你轉告她!我會為父親報仇的!”

說完了這些,王浩走開了。

等上了車後,我把這些話告訴了楊微,楊微聽後沉默不語。

車子開出墓地的時候,在轉彎的路口,楊微看著那個剛剛立上的墓碑,她的眼睛里又露出了那種深刻的哀傷。

其實我一直都不知道,楊微為什麼要害王庭,陷害自己的父親。看樣子她並不是純粹的想得到IBB,那天在董事會里楊微的那番話曾經讓我非常的震驚——“我的目的,就是為了打倒你啊!我要打倒你!”

天啊,說這句話的時候,楊微臉上的表情真的很可怕,那種語氣,就好像帶著某種刻骨銘心的詛咒和仇恨一樣。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恨王庭,這麼恨自己的父親,或許這是他們家里的一段故事——想必是一段非常悲慘的往事。我僅僅知道楊微和王浩不是一個母親生的,我想這件事情多多少少和他們家里的這些糾葛有些關系吧。

我從來沒有問過楊微,楊微也從來不主動和我提起這件事情。

當天下午,王浩在接受記者采訪的時候,憤怒的攻擊了楊微,並且表示他一定會竭盡全力打倒楊微。一時間晚上出來的報紙都紛紛驚歎,IBB家族內亂全面爆發了,王浩發誓奪回江山云云……

王浩沒有停留,立刻離開了美國回了中國他控制的那家公司。

楊微看著這些報紙和電視上的報道,冷笑不語。

晚上的時候,在王家那所豪宅里,楊微喝醉了。她醉的一塌糊塗,倒在我懷里失聲痛苦。她哭得非常得傷心,並且非常的激烈,好幾回她都哭得差點休克,我試圖制止她的瘋狂,但是她的力氣太大了——我忽然記起來,當初在德國,正是她一個人出手,打倒了酒吧里的好幾個年輕的壯漢。

她一面哭叫著一面對我又掐又捶,我的好幾處裸露出來的肌膚都被她掐出了血。最後,在我筋疲力盡的時候,她也終于沉沉的睡了過去。

我把楊微輕輕的抱上了床,看著她臉上的淚痕,然後歎了口氣,輕輕幫她擦了去。

忽然之間,我覺得自己疲憊異常,我覺得我已經快要垮掉了。我的心里好像擔著萬斤的擔子——這些日子的鉤心斗角爾虞我詐,我已經徹底的厭煩了!!

隨後我走出了這個地方,讓司機送我出去。

我要去見司棋和犖犖她們。

這些日子司棋還是不肯見我,但是奇怪的是,她也沒有提出要回家,要回中國,就這麼默默的住在紐約。

我見過犖犖兩次,但是大家心里都不太好受。犖犖和司棋住在一個地方,兩人接觸過兩次,但是似乎都不怎麼說話——我歎息,看來很多小說里面的寫的那種一男多女的那種事情,真的很不現實。現實中又哪個女人能接受自己的男人去找別的女人?又有哪個女人能像白癡一樣的看到老公的情人後,就拉著人家的手親得像姐妹一樣?

汽車停在了那棟樓房前,我走進一樓大門,立刻又兩個保鏢走了過來,看見是我,他們稍微點頭示意了一下,就讓我進去了。

我心里才又想起來——事實上,司棋和犖犖是被楊微控制著的。

我先去了司棋的房間。現在司棋已經讓我進房間了,但是她還是不和我說話。每次我去找她,她就那麼看著我,眼神里有悲傷,有憤怒,也有心碎。

我走進房間,司棋坐在沙發上似乎已經睡著了。

她的眼簾輕輕的顫動著,眉頭也皺著,似乎在夢里面,她也是不快樂的。

我心里非常難受,看著面前的這個女孩子,我覺得我真的不是個東西。我緩緩蹲在她面前,然後輕輕的摟住了她。

司棋立刻驚醒了。她看到了我,眼睛里先放出了驚喜的目光,然後立刻這種驚喜就變成了憤怒和冷漠。她想掙紮,但今天我不會再等待了。

我用力的抱緊她,然後彎腰把她橫著抱了起來。司棋低聲的驚呼,然後惱怒道:“你干什麼!”

我苦笑著說:“只有在這種時候你才肯對我說話麼?”司棋沉著臉,立刻又把嘴巴閉上了。

我大步走到床前,把她放在床上,然後又拉過被子給她蓋上。我看著她低聲說:“已經很晚了,我怕你著涼。”

司棋的眼睛里立刻湧出了淚水,我看著她心疼萬分。

“司棋。”我低聲道:“我知道你一定恨死我了。我也確實對不起你的。我也不想為自己辯解什麼。”

看著近在咫尺的這張熟悉的臉龐,我心里忽然湧出一種無比的沖動,一直藏在我心里的那些疲憊和委屈,一下子全部都爆發出來了。

我的眼睛紅了,我緊緊的抱著司棋,低聲呼喚著她的名字:“司棋,司棋……”

我就好像一個在外面受了無數委屈的孩子,此刻終于找到了一個讓我放松心情的家。

司棋發現我居然流出了眼淚,她似乎也驚呆了。

“司棋,我真的很累。我覺得我快要支持不住了……”我閉著眼睛在她耳邊說道。

隨即,我一口氣把我這些日子以來的全部經曆一股腦兒全部說了出來。我告訴了她我當年和蘇蘇的感情,告訴了她我和蘇蘇的分手,告訴了她我的傷心,告訴了她我是怎麼認識犖犖的,告訴了她我是多麼的愛她,告訴她我白手起家的時候多麼的艱難,告訴她我在自己的公司遇到問題的那段時間,身上只有幾塊錢每天只能吃方便面,告訴了她我是怎麼遇到了陳遠,告訴了她我是怎麼被陳遠說服,告訴了她這個計劃,告訴了她我是怎麼在幾個人之間來回的奔波演戲,告訴了她我是多麼的小心的應付著各種困難,告訴了她我受到了楊微的脅迫,告訴了她我被人暗殺幾乎死掉,告訴了她這幾天計劃終于成功了,但是王庭卻死掉了。

最後我苦笑著說:“很可笑啊,我們的計劃終于成功了,可是我卻害死了一個人!害死了一個人啊。王庭畢竟是因為這件事情而死的,我……我還要繼續的卷進這場事情里,我還是無法脫身!我還要去德國,繼續著這種卑鄙無恥的生活!”

我的語氣疲憊萬分,我就這麼盡情的發泄著心里的壓抑。在司棋面前,我終于可以不用偽裝了,不用隱藏了,不用考慮哪些話要說那些話不能說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司棋的目光已經變得柔和了,她用那種愛憐的目光看著我,手掌在我臉上輕輕的撫摸。

“阿陽……”司棋輕輕的開了口。

我聽著“阿陽”兩個字從她嘴里說出來,忍不住心里一熱。

司棋流出了眼淚:“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呢?”她這句話說得無比的輕柔,語氣中藏著無奈和悲傷。

我抱緊她,低聲道:“司棋,我求你,你不能離開我,你絕對不可以離開我!”

“可是,陳犖犖怎麼辦呢?你的女兒又怎麼辦呢?”司棋幽幽歎了口氣。

“我……”我想了想:“司棋,不管如何,我都不能不管她們的……畢竟……而且……”

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司棋打斷了我,她靜靜的說:“阿陽,你愛我麼?”

“愛!”我毫不猶豫的點頭。

“那麼,你愛陳犖犖麼?”

“…………”我立刻說不出話了。我心里很清楚,我是愛陳犖犖的,但是我能對司棋這麼說麼?

見我不說話了,司棋搖頭歎息:“你不說我也知道的,你……你是愛她的……”

我低下頭,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司棋又流出眼淚:“阿陽,你為什麼這麼貪心呢,你說你愛我,可是你又愛她,你……你為什麼這麼貪心呢……”

我咬了咬牙:“司棋,我不知道我怎麼說,但是我只知道,我不能放棄你,我也離不開你,如果沒有你,我可能會死掉的。我真的會死掉的!但是我也不能離開犖犖!我……”

司棋哭了:“難道你想兩個都要麼?阿陽?”

媽的,是死是活就這一回了,我一閉眼,點了點頭。

啪!一個耳光重重的扇在我的臉上,司棋怒氣沖沖的瞪著我。

“你!你無恥!!”

臉上火辣辣的疼。我正色道:“司棋,就算是我無恥吧,但是我沒有別的選擇。卑鄙也好,無恥也好,但是我沒有辦法,我…………”我終于說不下去了,我一把又緊緊的抱住了司棋,低聲道:“不管如何,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我看著司棋的眼睛,堅定的說:“不管用什麼手段,我絕對不讓你離開我!!司棋,哪怕你恨我,我也不讓你離開我!”

“阿陽!阿陽!”司棋在我懷里痛哭:“你太狠了,你太狠心了……你為什麼要這麼逼我……你知道的,我是不可能忍心離開你的……”

我輕輕撫摸著她的頭發,堅定的說:“司棋,不是我狠心。我沒有辦法的。”

我抱著司棋,苦笑道:“我已經變了,我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卑鄙無恥的人了,我已經變成了一個不擇手段的人了……司棋,我已經不是那個陳陽了,我心里有了很多肮髒的東西……我想我回不去了……”

司棋在我懷里哭了很久,然後筋疲力盡的她,沉沉的睡了過去。

把司棋安頓好了,我輕手輕腳的離開房間,然後上樓去見犖犖。

在房門外,我先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把臉上的淚痕擦乾淨了。

在確定了自己看上去沒有什麼異樣了之後,我才輕輕的打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犖犖穿著長長的睡袍,跪在搖籃邊,輕輕的晃動著搖籃,嘴里輕輕的唱著不知名的搖籃曲。從側面看,燈光柔和的灑在她的臉上,使她臉部的線條看上去異常的溫柔。

我看著眼前的這副畫面,心里感到一陣的溫暖。

這,這是我的女人和我的孩子啊!

我走上去,也跪在了地板上,從後面抱住了犖犖。我歎了口氣,沒有說別的,僅僅在犖犖的耳邊說了三個字:“對不起。”

犖犖淡淡一笑,她也沒有說什麼話,只是把頭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她嬌嫩的臉蛋僅僅的貼在我的臉上,我感受著她身上的甜香。我們就這麼抱著,犖犖就這麼躺在我懷里,兩個人都沒有說話。直到犖犖睡著了,我把她放到了床上,然後轉身又親了親我的女兒,隨後我走出了房間。

從大樓里走出來,看著黑色的天空,又回頭看了看這棟樓,想起今晚我哄了三個女人睡著,現在自己卻已經筋疲力盡。

“上帝啊,我做了什麼孽啊!”我歎息著,仰望天空。

');

上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難得柔情】     下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賺錢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