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二十九章 【A級貴賓】  
   
第一百二十九章 【A級貴賓】

送走了施奈德後,我立刻打了電話下令讓海因把給FS公司的訂單價格漲價15%——反正本來公司就已經准備給他們漲價了,我只不過是借著這個機會撈點好處而已。

掛了電話後,我看著自己的身影倒映在窗戶的玻璃上,自言自語說:“老天啊,我可沒有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啊。我可是誠實又善良,我可一點都沒有損害別人的利益啊。

不到兩個小時,楊微就打來電話給我。

“上帝啊,小伍,你可真的太讓我吃驚了。你居然學會了用公司的資源給自己賺錢了。”這是她的第一句話,這話里面有三分贊賞,倒有七分諷刺。

我假裝沒有聽出來的樣子,微笑回答:“多謝誇獎,但是我可沒有做出損害公司利益的事情啊。”

“是麼?”楊微冷笑道:“你讓采購部門無緣無故的扔開了幾個合作多年的客戶,把生意給了你自己的那家中國小公司做。你知道不知道漢高公司在培養那些客戶的關系的時候曾經花過多少錢麼?你一句話就把這麼多年的投入都扔掉了——難道不算是損害了公司的利益?”

我哈哈一笑,沒有直接回答她的話,而是反問道:“請問楊小姐,現在的漢高是你的公司麼?”

楊微似乎愣了一下,低聲道:“當然不是,現在的漢高還是陳遠的……”

我立刻打斷她的話,大大咧咧的說:“那就是了!就算我損害了什麼利益,也是損害了陳遠的公司的利益,你又沒有什麼損失,你著急什麼啊?”

楊微似乎一下就語塞了,半晌終于苦笑道:“算了,我不和你說這個了。只是你一下就搶走了采購部門的10%的年計劃,有點太快了吧?做事情總要稍微收斂一點。”

“太快了麼?”我嘟囔道:“我還打算明年就立刻追加到20%。”

“什麼!”楊微驚叫道。

我淡淡一笑:“可不是麼?我這個漢高總裁,不過是一個平衡各方面勢力的過渡性的人物。不定哪天你們就把我給撤了,不趁著我還在這個位置上,多撈點好處,難道我是傻子麼?我拼死拼活,還差點讓人暗殺,自然要撈點好處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沒等我說完,楊微就苦笑著把電話掛斷了。

我根本不在乎,現在是他們求我做這個總裁。不能把我怎麼樣。我開始考慮了,如果我真的要海因一次性的劃出20%的采購計劃給孫嫣然那里,楊微和陳遠的表情會有多精彩?

陳遠也打來電話。

“小子!你一上來就吞了采購部10%的年計劃,你知道不知道,那些客戶都是多年的老關系了,你一句話就斷絕了和他們的來往!”

我干脆把腿都翹到了桌子上,拿著電話冷笑道:“老頭子,你是不是想說我傷害了公司的利益?”

“嗯?當然是的!你身為漢高的總裁……”

我忽然冷冷道:“關我屁事!”

“什麼!!”陳遠在電話里低聲吼道:“你說什麼??”

我絲毫沒有一點畏懼,依然冷冷道:“我說,關我屁事!漢高的利益關我屁事?漢高是我的公司麼?不是!漢高是你的公司,或者是楊微的公司。不管是誰的,總之漢高又不是我的公司!和我又什麼關系?我為什麼要管你們公司的利益受到沒有受到損害?我現在需要多關心一下我自己的利益了!”

想了一下,我又把剛才和楊微說的那翻話拿了出來:“我這個漢高總裁,不過是一個平衡各方面勢力的過渡性的人物。不定哪天你們就把我給撤了,不趁著我還在這個位置上,多撈點好處,難道我是傻子麼?我拼死拼活,還差點讓人暗殺,自然要撈點好處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好了好了!”陳遠趕緊閉嘴。隨即就把電話掛了。

我想我大概是世界上第一個拿著人家的工資,卻明目張膽的損害公司利益的人了。

靠,這個世界上,有哪家公司的執行總裁,敢當著自己公司董事長的面,說“公司的利益關我P事?我就是要為自己老好處!”???

不過我清楚,這是因為他們現在對我沒有辦法。

如果真的換人來當這個總裁,無論換誰,都有人不滿意。換了遠大的人,楊微就不高興。換了IBB的人,陳遠就會不爽。

所以,只要我不要鬧得太過分,他們都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然,前提是絕對能鬧得太過分了。

我看了一下手里秘書送上來的要我批示的一些公司近期的計劃,忽然翻看到一份公關部的計劃,我想了一下,然後直接打了個電話給公關部的負責人史密斯小姐。

“史密斯小姐在麼?”我說。

“我就是的史密斯,請問您是哪位?”

我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威嚴一點:“我是陳陽。”

“啊……總裁先生!”對方的聲音立刻顯得恭敬了很多。

“史密斯小姐。”我微笑道,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很輕松:“我剛剛看了你送上來的計劃,關于下個月在慕尼黑的國際展會的事情。”

“總裁先生,請問這個計劃有什麼問題麼?”她的聲音有些小心翼翼。大概是我剛才的聲音有些嚴肅,她以為我從那個計劃中看出了什麼問題,以為我或許是打電話過來責問她的。

“嗯,沒有什麼。我看了一下,覺得很好,很好,嗯,很詳盡,也很細致。尤其是對我們公司的一些特殊的貴賓,一些多年的老的生意伙伴,你都列出了一個詳細的接待計劃。很好……我們不但要提供最好的食宿服務,而且是免費的,並且要給予他們最好的貴賓的待遇……嗯,畢竟這個展會是在德國召開的,我們漢高怎麼說也算是盡了地主之誼嘛……”

我一大通話,把對方說得好像有些更莫不到頭腦了。她支支吾吾的應了幾聲,不知道我到底有什麼指示。

我笑了笑,繼續說道:“不過,你列出來的這個A級別的貴賓名單,似乎有點不夠詳盡啊。”

史密斯小姐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那麼,總裁先生,您的意思是,我遺漏了某些重要的貴賓?抱歉,您能提醒我一下麼?我一定立刻修改,重新擬定一個名單出來!”

“啊!”我笑道:“很好,是這樣的,確實有一家公司,他們也將參加這次慕尼黑的國際展會,鑒于他們和我們漢高公司的密切關系,和我們雙方的一些重要的業務,我認為也應該給予他們以最高規格的貴賓待遇!”

“是!是!請問是哪家公司呢?”

“這家公司目前和我們公司正在建立最密切戰略伙伴關系,同時已經開展了多筆較大金額的訂單業務,並且今後我們的合作關系還將進一步的發展和擴大。我相信,在我們漢高公司今後的發展的道路上,他們都將起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史密斯小姐幾乎要崩潰了,她有氣無力的再次問道:“總裁先生,請問,到底,到底是哪家公司呢?”

我飛快的說了一個名字,就是我的那家國內的公司。

“……嗯,這個,總裁先生,這家公司我們這里的客戶登記記錄上根本就沒有,請問,這個,嗯,請問,他們和我們有過多少額度的生意來往?”

我想了一下,昨天海因說已經給了孫嫣然發了一個采購訂單了,大概價值是50萬美金。

于是我飛快的回答了史密斯小姐:“嗯,五十萬美金!”

碰!

史密斯小姐電話那頭忽然傳來一聲雜音,好像有什麼東西掉在了地上。

過了十幾秒鍾後,史密斯小姐的聲音才再次在電話里響起,她結結巴巴說:“嗯,總裁先生,您是說,我們的這位頂級‘貴賓’,每年和我們漢高的業務來往是五十萬美元麼?”

“不,不是的。不是每年五十萬……”我非常嚴肅的回答:“我說的是……我們的這位貴賓,和我們漢高公司有史以來一共做過的業務是五十萬美元。”

“上帝啊。”史密斯小姐幾乎是在呻吟了:“總裁先生,嗯,我想,我要提醒您的是,我們的A級別貴賓的標准是,每年和我們公司發生業務在兩千萬美元以上的客戶,才能定為A級貴賓。而且……我們給每位A級別貴賓的准備的招待費用就已經遠遠超過五十萬美元了……”

“多謝你的提醒。”我笑道:“我現在要求你把我說的這家公司也添加到我們的頂級貴賓名單里去。最重要的是,我要這個貴賓也參加我們和其他A級貴賓在一起的所有活動,包括了參觀行程,高級宴會,慶祝酒會等等。”

“是的,總裁先生,我知道。”史密斯小姐干巴巴的回答。

掛了電話後,我非常的滿意自己的行為。

我已經不管什麼卑鄙不卑鄙了。老子出生入死,總要給自己的公司爭取點什麼東西吧?

我的公司現在資金是暫時不缺乏了,我的年薪兩百多萬美金,我已經劃了一半給孫嫣然了。現在公司的資產已經過了千萬人民幣了,對一個初期發展的公司來說,這些資金足夠了。現在的問題就是,如何發展公司的知名度。如果找到客戶!

我可不滿足于那些小客戶的來往了,一個客戶做個幾萬或者幾十萬的生意,然後累計上百十個小客戶?那樣太慢了!而且還要花無數的精力去和這些小客戶打交道,投入大而收獲少!

想要發展,就必須找到一些大客戶,做大生意的大客戶!但是通過正常渠道的話,這些客戶是不會理睬孫嫣然她們的,畢竟我的公司還太小。如果我們主動找上門去,人家恐怕只會把我們當作要飯的隨便打發走!根本就不會搭理我們這種小公司。

現在好了,我讓孫嫣然參加下個月的慕尼黑國際展會。到時候,我安排她和漢高公司的那些大客戶,A級貴賓們在一起。要知道,能在漢高公司這樣的國際大企業里面被評定為A級別貴賓的,自然都是一些國際上有點分量的大公司大客戶了。給了孫嫣然她們一個名正言順的接觸這些大公司高層人員的機會!幾天的行程都在一起,一起參觀工廠,一起參加宴會,一起吃飯,等等等等。

憑借著孫嫣然和吳芳還有SEVEN他們的能干,總能結識幾個真正的大客戶的。只要能和人家結交上,大家認識了,那麼今後的業務來往就可以慢慢的拓展了。也就是說,我創造了一個讓孫嫣然他們可以多多接觸這些大客戶的機會——要知道,如果我們正面的找上門去,人家根本就不會見你。可是現在,我用這個辦法,就可以讓嫣然和SEVEN他媽有無數機會和這些大公司的高層人員結識。畢竟我這個漢高總裁不會一直當下去,總有一天我會下台的,而且這個時間也不會很遙遠。我必須趁現在我還有點權利,給我的公司多找幾個客戶,最好是那種大公司的大客戶。這樣的客戶哪怕只找到一個,就能抵的上幾十個那種小客戶!

如果還是不行的話,那麼我也沒有辦法了。反正也不損失什麼——所有的A級貴賓,來德國的食宿費用全部都是漢高出的。到時候如果失敗了,就當作讓嫣然和SEVEN他們白白來德國公費旅游一趟好了!花的又不是我的錢……

我看著自己的笑臉倒映在窗戶玻璃上,忍不住用手指著玻璃上的那個自己,笑罵道:“靠,你他媽真太卑鄙了!”

·

·

【回複一個讀者的疑問:

□ 跳舞大大的《欲望中的城市》與絕口不提愛你大大的《本能》的套路很一樣啊!?包括人物的設定與遭遇!他有酒吧情聖Night,大大有酒吧情聖SEVEN;他有情場木頭老三,大大有情情場木頭胖子;他有 辛水手

□ 同宿舍的那幫兄弟,大大你有阿林那幫弟兄。他在酒吧邂逅富家美女陳甯甯,大大你在酒吧邂逅富家美女陳犖犖......不說了,一比較才發現居然有這麼多的相似的框架,不過他的文章還沒有展開,現在更是已經停止更新了。呵呵,一個師傅?還是相同的環境、相同的際遇?(有實體書送吧:O) 辛水手

【對于這位讀者的疑問,我專門去看了一下你說的那本書,我個人認為那本書和我的這部垃圾不太一樣,你說的這些巧合,我也比較奇怪,呵呵。

不過,我的書是去年8月份開的,他比我晚了幾個月,這種巧合,人物的設定,在一般的都市小說中比較常見。那位作者,我記得我好像也認識,或許他看過我的書吧。】

');

上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交易】     下篇:第一百三十章 【將無恥進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