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四十章 【可怕的“賢內助”】  
   
第一百四十章 【可怕的“賢內助”】



面前的這個男人,正是葉煒!是那個曾經死皮賴臉追求司棋,被我黑了十萬的葉煒。

看見了我,葉煒的臉色立刻變得難看無比。本來臉上裝出來的那幅沉著自信的表情也一下子就蕩然無存了。

葉煒臉色變了幾變,隨即勉強笑道:“陳,陳陽,你好。想不到在這里見到你。”

我也假裝恍然大悟的樣子,大笑道:“哎呀,這幾天忙著和真木公司談生意,我倒差點忘記了,葉兄的公司就是和真木公司合資的啊。你是真木公司在中國市場的代理人啊!”

見瑞根還在發呆,我偷偷踩了他一腳。瑞根立刻驚醒過來,假裝皺眉道:“怎麼了?陳陽,你們認識麼?”隨即他看著葉煒,淡淡道:“先生,我想你應該先介紹一下自己吧?”

葉煒咬了咬牙,換上一副笑容,恭恭敬敬道:“我是真木株式會社中國公司的負責人,這是我的名片。”隨即他走上來雙手遞過自己的名片。

瑞根非常禮貌的接了過來,看了一眼,飛快的說道:“嗯,葉先生,您今天的來訪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呢?如果是為了我們的合作,那麼我已經把我們的條件全部告訴了松本將先生,難道您是過來告訴我你們答應了我的條件了麼?”

葉煒微微一笑,剛想說什麼,可是看了看我,臉上的笑容立刻變得僵硬,他的低聲笑道:“不知道這位陳陽先生是……也是漢高公司的雇員麼?”

瑞根看了我一眼,愉快的笑道:“哦,陳陽先生是我的副手,是漢高公司中國公司的高級助理,可以說,他是這里副總經理。”我偷偷朝瑞根豎了豎大拇指,示意他說得好。

我一點也不擔心葉煒知道我的身份,更不擔心日本人會知道我的身份。

我是漢高公司的總裁,這個消息雖然媒體報道過,但是這種消息除了那些對漢高特別關注的人,其他的人就算知道了,也最多是一聽而過,不會特別在意的。

打個比方說,一個普通人,或許他知道松下啊,索尼啊,摩托羅拉這些品牌,但是他們知道這些公司的董事長是誰?總裁是誰?總經理又是誰麼?肯定是不知道的。

就算是媒體對漢高公司大肆報道過,他們最多知道,漢高公司的總裁換人了,換了一個中國人,換了一個來自IBB的人,就算是媒體提到了我的名字,他們或許聽過,但事後也就忘記了,絕對不會刻意的去了解這個人有什麼背景,長什麼樣子,有什麼經曆……等等。畢竟漢高公司沒有和他們直接發生什麼來往。人都是這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就算是世界上曝光率最高的微軟公司,大家除了知道它的老板是比爾蓋茨之外,微軟的執行總裁是誰?微軟的財務總監是誰?微軟的總經理又是誰?這些東西誰知道?誰會刻意的去了解這些??

我對著葉煒微笑道:“葉煒先生,您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吧。我想瑞根先生不會介意我的旁聽的。事實上,關于和真木公司的業務,一直都是我們兩人共同商量決定的。”

瑞根連忙道:“嗯,不錯,很多事情都是陳陽先生和我共同決定的。”

聽了這個話,葉煒的臉色立刻變得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隨後,大家探討了一下關于兩家公司的合作意向,一切的發展就好像正式的商業談判一樣,但是瑞根咬得很死,把條件死死得咬在了降低價格5%的標准上,任憑葉煒說得口干舌燥都沒有用。

很多時候,葉煒猶豫了一下,似乎有些什麼話想對瑞根說,但是目光看到了我,就閉上了嘴巴,終于沒有說出口。

看得出來,有幾次葉煒甚至找了幾個借口希望把我支開,但是瑞根和我都假裝沒有聽明白。結果葉煒憋了兩個多小時後,終于起身告辭。

在離開的時候,我故意熱情的握著葉煒的手說:“葉兄啊,想不到我們居然在這里相遇了。早知道真木公司是葉兄的公司,我們在條件上葉就會稍微改變一些了,呵呵。”

葉煒笑得非常勉強,和我握手後,一言不發就溜掉了。

葉煒離去後,瑞根立刻皺眉問我:“老板,這個家伙到底來干什麼的?我不明白……是和我們談判麼?可是該說的我昨天和松本將那個家伙已經說過了,他今天來說這些完全沒有必要的。他根本是在浪費時間。還有,你干嘛要裝成我的助理?你的身份他們如果用心一查就能查出來了……”

我緩緩走到沙發前坐下,點了一支香煙,然後看著瑞根微微一笑:“我親愛的瑞根先生,難道你還不明白麼?這個葉煒今天到這里來,是准備好了來收買你的。”

“收買我?”

“是的!”我笑道:“日本人做生意一向如此,生意場上遇到困難的時候,就花錢收買對方的經辦人員,這是他們做生意的老套路了。當年他們在美國是這樣干的,前幾年他們在中國是這樣干的,現在他們還是這樣干的。”

瑞根驚歎道:“天啊,他們以為收買一個總經理就可以……”

我搖頭打斷他道:“一點也不奇怪,這種辦法雖然卑鄙了一點……但是不能不承認,有的時候這種辦法還是非常有效果的!要知道,很多權利常常都是掌握在少數人手里的。如果這些人貪婪一點膽子大一點的話,日本人開的價格再高一點更誘人一點的話,那麼這種手段還是很容易得手的。比如說,如果我們真的准備和日本人合作,假如漢高公司的這個中國負責總經理真的貪心一點,接受了日本人的收買——反正總公司那里只不過用一張報告就能應付的,公司的財務部門核算成本,對于5%的價格浮動,誰會在意呢?公司少賺一點而已,反正又沒有虧本,如果不仔細的調查,誰會發現??”

瑞根立刻臉上變色道:“老板,我,我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我笑笑,起身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瑞根,我相信你的,所以我當然不會懷疑你。不然的話,我也不會把中國的事情放心交給你了。”

瑞根明顯松了口氣,想了想又說道:“那麼,這個葉煒今天來收買我,您這麼做又是什麼用意呢?”

我笑笑:“日本人很聰明的,他們認為漢高公司的在中國的分公司就應該派一個中國人來收買你,這是日本人的習慣,也是他們的老辦法了。所以派一個中國人去收買一個中國分公司的負責人,是最好的辦法。他們日本人不會自己去做這件事情的。畢竟,這不是什麼很光彩的事情,而且,他們的負責人都和你見過面了,總不好意思剛下了談判桌子,就給你塞錢吧?不過很遺憾啊,他們想不到他們派來的這個說客,居然是我認識的老朋友了。”

瑞根道:“是啊,您怎麼會認識這個人呢?”

我搖搖頭:“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了。瑞根,現在事情就簡單多了,下面我會自己去和這個家伙接觸。後面的戲我自己來表演了,只是適當的時候你配合一下就可以了。”我忽然臉上露出詭異的微笑:“瑞根先生,你就准備好簽約吧,我想漢高公司和真木公司的合作很快就能達成一致了。”

我高高興興的回到了酒店。本來我准備今晚是回家一次的,但是前一天晚上我回家後遭到了父母的狂轟亂炸,實在是忍受不了他們的疲勞折磨,只能躲到酒店里去了。

晚飯的時候,楊微走進我的房間。我正在專心的看著電視里放的一部無聊電視劇。

楊微驚呼道:“天啊,你居然有這個心情看著些東西!”

我聳聳肩膀:“為什麼不呢?電視拍出來可不就是給人看的麼?”

楊微低聲笑道:“可是,你這兩天應該是忙著算計那個日本真木公司啊。”

我立刻抬起頭看著楊微,目光閃動。隨即我又歎了口氣,搖頭道:“算了,我就知道瞞不過你的。”

楊微走到我身邊,貼著我坐下,臉上帶著奸詐的微笑,柔聲道:“不知道陳大老板這次准備騙他們多少呢?五百萬還是一千萬?”

她臉上笑意濃濃,眉眼中蕩漾著嫵媚,身上的淡淡香氣更是讓我一陣的心慌意亂。我下意識的站了起來,岔開話題道:“你是來喊我去吃飯的麼?我們走吧。”

楊微眼珠一轉,卻坐著沒有動,淡淡道:“難道你一點都不著急麼?看上去你好像很清閑啊。”

我也淡淡一笑:“今天下午已經讓他們著急過了,先晾他們一個晚上,明天我再找他們談,效果會更好的。”

“哦?是麼?”楊微嘻嘻一笑,忽然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巧的只有火柴盒大小的錄音機,輕輕扔給了我。

“什麼東西?”我接過看了看,皺眉道。

楊微拋給我一個媚眼,嬌笑道:“禮物啊。我的丈夫在對付別人,我做妻子的怎麼也不能在一旁呆坐著什麼都不干啊。總要做點貢獻吧。”她的臉上忽然顯現出一陣紅暈,低聲道:“嗯,按照中國人的習慣,當妻子都應該要做好一個賢內助啊。能幫助自己的男人解決一些困難的女人,才是一個好妻子啊。”

我立刻傻了,張大了嘴巴瞪著楊微……看著楊微臉上那貨真價實的羞澀,我實在想不到這個女魔鬼臉上居然會露出這種天真的小女孩兒才會有的表情。那種嫵媚動人的表情,還有那如春水一樣的眼波,真的讓我差點失神。

我隨即強迫自己回過神來,擺弄了一下這個錄音機,掩飾著自己內心的忐忑,故意淡淡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楊微抿嘴一笑:“這可是我的人剛剛才送回來的哦,保證最快捷最新鮮的實錄啊。”

“哦?”我皺眉,然後按了一下播放鍵,立刻錄音機里傳出一陣對話聲。

“松本先生,很抱歉,今天我沒有成功……”聲音充滿了謙卑和恭敬。

“混蛋!為什麼!葉煒先生,我對你的能力實在表示懷疑……你不是說你一定能夠辦成的麼!”憤怒的回答。

靠!我一下驚呆了,激動之下差點沒把這個錄音機扔出去!我轉頭直愣愣看著楊微。上帝啊,這居然是對方的核心人物的對話!!是松本將和葉煒的密談!!

“你,你是怎麼弄到這個東西的!!”我壓低聲音道。

楊微眨了眨眼,笑道:“親愛的,我手下可都是一些美國政府花了大價錢培養過的高級特種人才哦,這點事情他們還是能夠做到的。”

我沒有說話,忽然心里產生了一種莫命的恐懼感:這個女人一定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看來她暗中控制了很多事情都是我不知道的……天啊,我甚至不知道我有什麼秘密是已經被她知曉了,而我自己還沒有察覺呢。

楊微則一臉微笑,看著我的目光中若有所思。

我默默的繼續打開播放鍵,錄音機里立刻傳出來對話的聲音。

“葉煒先生,你知道這件事情是多重要麼?社長今天專門打了電話給我!他要求我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辦理好!我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你去辦理,是對你的信任!你卻辜負了我的信任!”

“是,是,松本先生……”葉煒的聲音越發的恭敬。

“……%#¥#……¥¥%¥◎#◎”松本將看來怒氣相當的大,情急之下不再說中文了,將了一段日本鳥語,這些話我大多聽不懂,但是里面夾雜了一個類似于“八嘎”之類的單詞,想必不是什麼客氣的好話了。

關于日語,我是不怎麼在行的,對于日語,我最熟悉的也就是兩個單詞,一個就是“八嘎”——這個單詞麼,是從一些國產的老的愛國主義的電影里學習來的,電影中常常有一些貼著小胡子的長相比較超現實的家伙手舞著軍刀狂吼出這句話。還有一個單詞就是“亞美得∼∼”——這句話麼,呵呵,相信很多男同胞都非常熟悉了解…………我們常常在某些特殊的電影中,看到若干或清純或嫵媚或冷豔或淫蕩的日本女性在某種極度興奮的狀態下,用婉轉或者亢奮的聲音吟唱出這個單詞…………

此刻,錄音機里面松本將一番常常的日本話中不時夾雜了幾個“八嘎”這類的單詞,語氣急促而激動。葉煒的聲音則是不停的說:“是,是,是……”而且越發的恭敬。

最後等松本將說完了,葉煒的聲音才再次響起:“松本先生,今天失敗的原因,是因為我去的時候,恰巧遇到了一個人,這人是漢高公司的第二負責人,好像瑞根先生也很尊敬他的樣子。我想,恐怕這件事情如果想辦成……”

“哦?是什麼人?”

“嗯,一個中國人,名字叫陳陽……好像是漢高公司中國公司的第二負責人。”

松本將沉默了片刻,又大聲道:“那就收買他!你能肯定他在這件事情上有發言權麼?”

葉煒立刻回答道:“是的,松本先生。今天我們交談的過程中,瑞根先生常常會很客氣的詢問那個人的意見,而且似乎瑞根先生很看重他的意見。我想,這個人應該是瑞根的重要助手,在漢高公司中國分公司里,我猜他的地位應該僅次于瑞根先生——畢竟瑞根是一個德國人,漢高公司在中國設立分公司,恐怕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這個中國人。”

錄音機里松本將忽然興奮的大叫了一聲,把我嚇了一跳。他大聲叫道:“那就太好了!本來我還擔心那個德國人太死板,不好說話。嗯,德國人做事情的認真是世界聞名的,但是他們的死板和不懂得變通也是世界聞名的。換成中國人就好多了。我們的經驗告訴我,中國人是最好收買的。你們中國人最奇怪了,遇到事情的時候膽子好像很小,沒有決斷能力,可是只要涉及到了利益,就立刻會膽大十倍,只要面對財富和誘惑,就會上鉤——太好了!收買一個中國人,應該是很簡單的!”

“操他媽的小日本!◎◎#¥#¥%¥#…………”我狠狠的罵出一長串惡毒的詞句。楊微瞪著眼睛看著我,臉上充滿了驚訝的神色,好像想不到一想斯文的我嘴巴里居然會說出這麼粗魯的咒罵!!

我不理會她驚詫的目光,凝神繼續聽錄音機里的對話。

“葉煒先生,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你是中國人,由你出面收買他是再合適不過的了!你可以提供給他一些優厚的條件,只要他的要求不過分,你盡管答應好了。哈哈,你們中國人比較了解中國人需要什麼……你應該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相信你會辦到的。”

葉煒的聲音似乎有些猶豫:“可是……松本先生,那個人……那個人我認識的,而且……而且……”

“混蛋!而且什麼?!”

葉煒歎息道:“而且我和他有些過節,我們曾經起過一些沖突,關系不太好……”

“哦?什麼事情?”

葉煒猶豫一下,居然就把他如何追求司棋,如果和我認識的事情都說出來了,又把上次我在吃飯的時候黑了他十萬的事情也斷斷續續的說了一遍。

松本將聽完之後,卻大笑道:“也沒有什麼啊!我倒是覺得這個人很容易收買呢。他為了一個女人就會大動干戈,想必是一個很喜歡美色的人啊!那麼簡單啊,他喜歡這個,我們就給他這個!我給你充足的經費,你盡管去滿足他的要求……嗯,上海有很多這種高級的場合,里面也有很多高級的美女,你盡管帶著他去享受好了……還有,他好像很貪財啊,區區的十萬都這麼計較……那麼簡單啊,你去和他說,我們給他一百萬!嗯,甚至可以更多!!”

葉煒的語氣似乎有些哭笑不得:“可是……松本先生,可是……”

“還有什麼可是的!”松本將惱怒道:“葉煒先生,你知道不知道,這筆生意如果談成了,將會給我們真木企業帶來數百萬美元的直接利潤!而且還有很多遠期的利益在里面!同時也和漢高公司這樣的國際知名企業建立良好的商務來往!社長說了,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失敗!一定要成功!事情如果成功了,我給你大大的獎金!事情如果失敗了,那麼我們就會另外尋找一個中國的合作伙伴了!我們真木公司不和廢物合作!”

雖然我看不到,但是我可以想象到,此刻的葉煒臉上的表情一定是精彩之極…………

果然,葉煒立刻歎息道:“是的,松本先生,請把事情交給我吧,我一定把事情辦成的!”

松本立刻大笑,然後又許諾了很多優厚的條件,無非就是告訴葉煒給我可以給我什麼什麼好處,然後又是許諾了如果事情辦成了,就給予葉煒多少多少獎勵什麼的……

錄音到這里就停了,然後咔吧一聲,自動關閉了。

楊微微笑看著我,笑道:“怎麼樣?”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淡淡道:“很精彩,真的很精彩。”我側頭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錄音很精彩,你的人辦事情也很精彩……”

楊微則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出我話里面的含義,走到我身邊,親熱的偎依在我身旁,低聲道:“是麼?那麼,你該如何感謝我呢?”

我歎了口氣,苦笑道:“我不知道……你還想要什麼呢?”

楊微抬起頭,看著我臉上的表情,然後忽然搖了搖頭,低聲道:“你在擔心,你在害怕什麼東西,是麼?”

我猶豫了一下,苦笑道:“不錯,我很吃驚……你真的讓我很吃驚。你是怎麼做到的?”

楊微撇了撇嘴:“很簡單,一個微型的竊聽器,在葉煒走出漢高公司大門的時候讓我的人故意在他身上蹭一下就可以了……”

看著楊微臉上的表情,我沉默不語。

楊微眼珠一轉,笑了一笑,伸出手輕輕的撫摸我的臉龐,故意嬌笑道:“親愛的,放心好了,我不會這麼對你的……嗯,除非將來你敢偷偷的出去找女人,沒准我就會真的竊聽你了哦……”

【看書不忘砸票!】

');

上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冤家對頭】     下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變態的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