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女體盛】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女體盛】



葉煒一副陶醉的表情:“最關鍵的就是,這個女孩子必須是受了嚴格的訓練的。她必須讓自己當一個真正的盛菜的器皿。不論客人在她身上如何的夾菜,還是什麼。她絕對不能動,不能說話!不能有任何的反應。不能怕癢,不能怕疼,還有其他的一些反應也要忍受住……”

“不會這麼複雜吧?”我淡淡道:“我可是聽說了,這個東西在日本都是很流行的,到處都是呢,哪有什麼貴重的?”

“不不!”葉煒連忙辯解道:“那都是不正宗的!街頭巷尾的東西都是粗鄙的模仿,真正的正宗的‘女體盛’可是非常難得。今天我們松本先生就是為了款待老兄你這樣的貴賓,才特意安排了這個……”

我笑了笑。點了一支香煙,淡淡道:“可是,這個東西在咱們國家可是禁止的啊。上海曾經有的飯店搞過,後來就被明令禁止了。”

葉煒笑了笑,手一揮,低聲道:“這個麼,自然有辦法的。這個地方就是上海,嗯,不,是中國唯一的一個能提供正宗的‘女體盛’的地方了。”

“哦?這里有後台麼?”我皺眉道。

哪個官員這個膽子大,敢搞這個?要知道,在中國,很多官員敢貪汙,敢受賄,但是遇到這種事情,能不沾還是盡量不沾的。畢竟一個‘女體盛’才能賺到多少黑錢?利潤太小了,可是一旦曝光了,那就是臭了名聲的事情。中國民間的反日情結那麼激烈,一旦那個官員沾上了這種事情,就徹底完蛋了。貪汙受賄什麼的太多了,老百姓都不怎麼在乎了,但是這種事情一旦沾染了,老百姓的罵聲就足夠把一個人的仕途徹底毀掉——那些官員沒有必要為了這麼個事情,沒有誰會這麼傻。賺錢的機會有的是,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利潤,沒有必要為這麼一點點錢拿自己的前途冒險(這些話是一個真實的政府人員的說法。筆者道聽途說,為了撰寫做了一些修改。)

葉煒神秘一笑:“你這就不知道了。這里麼,是一個會員制度的。而且只招待日本人,一般是不招待中國人的。知道這里的都是一些日本人,不會把消息到處去宣揚的。這里的工作人員雖然是中國人,但是誰會說出去砸了自己的飯碗呢?”

我愣了一下。靠,又是專門招待日本人的私人會館——這個葉煒如果知道我在南京就親手和朋友砸了一家類似這里的地方,不知道他會怎麼想?

在我愣神的時候,葉煒微微一笑,輕輕的拍了拍手。隨即門被拉開了。幾個穿著和服的少女走了進來,她們手里端著一些小巧的盤子,輕輕巧巧的在我們面前的矮方桌上布置。我主意到這些女孩子走路都學足了日本人穿和服走路的習慣——膝蓋夾緊了走,臉上還都掛著謙卑的笑容。

等她們都出去後,葉煒拿起一個青色的青瓷酒瓶,給我倒了一杯清酒,笑道:“來,陳陽老弟,我敬你一杯,感謝你賞光!”

我笑笑沒說話,把酒一飲而盡,然後拿著一雙銀筷子看了看面前的食物。

葉煒立刻笑道:“請用!這里的菜都是很正宗的!正宗的日本風味,和路邊街邊的那些掛著日本菜招牌的餐廳可不一樣。”

我面目表情,目光掃過面前的生魚片,天婦羅大蝦,三文魚等等東西。冷冷說了一句:“罵的,果然是變態的民族,東西不吃熟的卻喜歡吃生的。真他媽是茹毛飲血的野蠻人。”

葉煒正往自己嘴巴理夾了一塊生魚片,聽了我的話差點噎住了,瞪著眼睛看著我,張口結舌道:“老弟,你……”

“哦!”我立刻換上一副客套的笑容,大聲道:“兄弟我吃這個不習慣,你不要介意,不用管我,我喝酒就可以了。”

葉煒臉色陰晴不定,目光在我臉上掃來掃去,看不透我的心思。他咬了咬牙,又拍了拍手,立刻門就拉開了。一個和服女人跪在滿外低聲說了一句日語。

葉煒怒氣沖沖道:“快點,上主菜!客人等得不耐煩了!”

或許是他情急之下忘記了,他居然說得是中文。那個女人似乎愣了一下,然後才飛快的點了一下頭,施了一個禮,低聲道:“是是,馬上就來。”

我暗暗冷笑:“很好,原來也是個中國人。”

幾分鍾後,兩個女孩率先推門進來,把我們面前的餐具和食物都清理了一下後彎腰走了出去。隨後幾個穿著青色的日本風格的服飾的男人走了進來,他們推著一個車子上面是一個碩大的銀盤。盤子里躺著一個全身赤裸的少女。她的頭發盤了起來,一張臉倒是白白淨淨的,眼睛緊閉。身上的各種重要的部位都蓋上了一層食物。

坦率說,我沒有主意那些菜……身為一個男人,這個時候正常的反應就是主意一些其他的地方了。

我也是第一次體驗這種所謂的“女體盛”——我不得不承認,日本人確實很會想。尤其在這種充分發揮出人的變態心里和獸性的這些點子上,日本人的想象力是無窮的!

有那麼十幾秒鍾,我有些失神,呼吸也有些急促,看著一個白白淨淨赤裸的女孩子躺在自己面前,臉上還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是個男人就不會沒反應!

葉煒察覺到了我臉上的表情,微微一笑,抬手做了一個“請”的姿態,笑道:“老弟,請吧,你千萬不要別扭,盡管吃……”

我眼珠一轉,伸出筷子就朝這個女孩子的胸口伸了過去。我手里的筷子輕輕的撥動著那些菜肴,然後假裝不經意的問了一句:“這個女孩子是上海女孩兒吧?”

葉煒沒在意,隨口回答道:“誰知道,估計不是吧,看身材應該是北方女孩……”

我冷冷一笑,把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放。

我心里的那種沖動和荷爾蒙的騷動已經立刻全部消失了。我的心里現在只有憤怒,我雙拳緊緊的握緊,拼命壓抑著自己的身子因為激動而發出的顫動。

操,中國女孩兒!居然是中國女孩兒!

媽的,在這個專門招待日本人的會館里面,用中國女孩兒來做什麼狗屁“女體盛”來伺候那些日本人!!

見我臉色沉了下來,葉煒也停了筷子,看著我,不知道我怎麼了。

我冷冷的撇了他一眼,然後忽然抬手學著他的樣子輕輕的拍了幾下。隨即果然就有人拉開的門,跪著彎腰道:“請問有什麼需要?”

還是剛才的那個女人,估計她知道這里的客人是中國人了,所以說了中文。

我冷冷看著她,慢慢道:“是不是什麼需要都能得到滿足?”

這個女人愣了一下,下意識的看了葉煒一眼。葉煒趕緊對她使眼色。于是她馬上點頭道:“是的!無論您的任何需要都會得到滿足!!”

“好。”我淡淡道。隨即我的目光掃了掃躺在桌子上的女孩兒,盡管我知道她還是個所謂的處女,但是我仍然冷冷道:“那麼,把這個婊子抬出去,洗乾淨了,讓她來陪我。”

“什麼?”那個女人顯然愣住了。

葉煒趕緊吼了一聲:“混蛋,還不趕緊去辦!!”女人立刻嚇得點頭跑掉了。

片刻功夫,幾個男人又進來,把桌子上的女孩兒抬了出去。

我主意到這個女孩兒躺著沒敢動,但是眼睛卻睜開了看著我,眼神里夾雜著幾分恐懼。

等所有的人都出去了,葉煒低聲笑道:“老弟啊,你干嘛發這麼大火呢,早知道你不喜歡這個調調,我就另作其他的安排了……你看……”

我壓抑著自己想跳起來抽他的沖動,暗中歎了口氣。臉上裝出一副微笑道:“不不,葉兄,我對你的安排還是很感謝的。”我刻意在自己的臉部的笑容里加上三分猥褻,低聲道:“不過我這個人比較喜歡直接的東西,呵呵,什麼事情總是講究效率的,你看呢?呵呵……”我發出一陣詭異的低笑。

葉煒明顯的送了口氣,立刻符合著我也低聲笑了起來。

片刻的功夫,外面有人輕輕的敲了幾下門,隨即門推開,一個女孩子跪在門口彎腰鞠躬,隨後緩緩走了進來,坐在了我的身邊。正是剛才的那個當女體盛的女孩子。

看樣子她已經清洗過了,臉上和脖子上等裸露出來的皮膚上透著人剛剛洗過澡才會有的紅暈。隨即外面又走進來一個女人,正是我們剛剛來的時候進門遇到的那個人。看來是這里的負責人了。

她走到我們面前坐下,緩緩對著我們兩人各鞠了個躬,未開口前先笑了一笑,然後才低聲道:“剛才我們的人服務不周到,讓兩人客人生氣了。我們表示非常的抱歉!”說完又鞠了個躬。

我心里無比的膩味。這個女人的口音一聽就是個純種的中國人,普通話里還帶著一些某個地區的口音。可是這種拿腔拿調的語氣,還有那種學足了日本人的規矩的姿態,都讓我無比的厭惡。

我冷漠的看著她,淡淡道:“廢話不要說了,我看上這個女孩兒,回頭我帶她出去。有意見麼?”

');

上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變態的晚餐】     下篇:第一百四十三章 【厚顏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