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四十六章 【家有三女】  
   
第一百四十六章 【家有三女】



楊微看到我回來後,微微笑道:“怎樣?成功了?”

我淡淡一笑:“我是什麼人,我出馬,還有失敗的麼。”

楊微不理我,目光卻落在了我的腿上,猶豫了一下,低聲道:“那里……還疼麼?”

孫嫣然在一旁哧哧一笑,隨即自己先回房間去了。我則輕輕咳嗽了一聲,抱怨道:“當然疼了,你不知道你自己身手多好麼?將來如果我們起了爭執,我恐怕會受到家庭暴力呢……”說到這里,我忽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得了,趕緊住嘴。

楊微神色似乎也有些異樣,臉上帶著紅暈,看我的目光也柔情似水。然後她忽然低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我也有些不知所措了,不知道說什麼好。心里暗暗後悔,我說什麼不好,說什麼家庭暴力……唉,這種話是隨便能說的麼!

楊微忽然歎了口氣,走到我身邊,咬了咬嘴唇,道:“陳陽,小伍,說實話,你心里是不是一直有些怕我?”

我想了一下,還是苦笑道:“當然,你太聰明了,也太精明了。你這樣的女人,總是把別人亞得死死的。身邊的人都會對你產生敬畏的感覺。”

楊微臉一紅,目光輕輕掃過我的臉,忽然低聲問了一句:“是不是男人都不喜歡自己的女人太聰明太精明了?”

我有些慌亂,隨口道:“嗯,唔,是吧……”

楊微臉上的紅暈似乎更加濃重了,水汪汪的眼睛更是好像要滴出水來一樣。,忽然她低聲笑了一下,道:“嗯,我聽說,女人結婚之後,就會……會變得笨一點了……”說完了這句話,楊微轉身就快步跑掉了,好像生怕晚了一步,就會讓我看穿她臉上的紅暈。

傻傻的看著那個消失在門後面的美麗的背影,我卻已經有些癡了。

`

事情到了這里,這個交易會也沒有什麼繼續待下去的意義了。

我退了房間,隨即和大家准備回去。走之前,我交代了一件事情給瑞根。

我讓瑞根找幾家平面媒體的聯系方式。不要那種大的報紙,那種發行量不大不小的報紙就可以,甚至一些小報也可以。

然後我用匿名的方式給他們每家都發了一封一摸一樣的傳真和電子郵件。

我告訴了他們在市中心某區XX寫字樓里面27層XX會館,里面提供色情表演,包括了明令禁止的“女體盛”等等,我更用含糊的字眼透露了那里做“女體盛”的是中國女孩子。把這些資料給這些媒體發過去後,我想了想,又在幾個人氣很高的門戶網站的論壇里發了一些這樣的東西。

後面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我考慮的很周全了,雖然上次我報了警,但是沒准人家也有一點後台呢。如果報警搞不倒他們,那麼就只好依靠媒體的力量了——我說過了,國人現在或許對于什麼貪汙受賄之類的事情覺得麻木了,無所謂了。但是對于這種事情還是相當敏感的,只要曝光出去,那麼這件事情就絕對會鬧大,隨後就算他們可能有什麼後台,也包不住他們。沒有官員願意沾上這種事情的。

我就不信這樣還搞不倒他!

果然,我當天晚上發布了信息,第二天我離開上海,汽車還沒有到南京,我的手機就收到一條某網站發來的公共信息——用氣憤的語氣散步了這條新聞。

我看了看信息,笑了笑,又歎了口氣,忽然道:“唉,當年遇到這種事情,我就知道傻乎乎沖上門砸了他們,結果差點被警察抓。最後還賠錢……現在看來,當時我太傻了啊。”

`

回到南京後,我和楊微一起回住處。順便去看看司棋和犖犖。

開始我還有點忐忑不安,到了當初我買的那套房子的時候。我心里還忍不住歎息——這房子本來說好了是買來准備我和司棋結婚用的……

犖犖見了我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示——她僅僅是開心的擁抱我,然後大大方方的和楊微拉著我往里面走。我看著同樣是一臉狡詐微笑的楊微和犖犖,不知道這兩個女人是不是心里達成了什麼暗中的協議。

司棋卻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樣子,看見我的時候,似乎有點心不在焉。犖犖把我拉到一旁,低聲笑道:“司棋好像有心事呢,她母親前天打電話過來了。”

我歎了口氣,苦笑搖頭。然後輕輕的拍了拍犖犖的肩膀,柔聲道:“謝謝你。”

犖犖看了一眼正在逗孩子的楊微,低聲笑道:“好了,不要謝我了,畢竟我自己也覺得對不起司棋。”我一怔,沒想到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犖犖低聲又笑道:“奇怪麼,覺得這種話不像是我說出來的?你覺得是一個不懂得體貼別人的女人麼?”我沒有回過神來,隨口道:“是啊……”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果然,犖犖臉色一沉,伸手在我腰部狠狠掐了一把。

“啊!”我疼的忍不住就要低聲叫出來,趕緊把自己的嘴巴捂住。犖犖嘴巴湊到我耳朵邊上,甜甜笑道:“你要死了你!有機會慢慢再整治你!”

“噗哧。”正抱著小犖犖不停的親她臉蛋的楊微忽然一笑,隨即眼神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朝這里飄了一下。

過了一會兒,我趁別人沒在意,走進廚房里面。司棋手里拿著一根調羹在面前的一杯咖啡里面輕輕攪拌,看樣子似乎在發呆。

我輕手輕腳走了過去,然後從後面一把樓主她。司棋身子一震,隨即回頭狠狠瞪了我一眼,臉上好像還有點紅。

我低聲在她耳朵邊上笑道:“老婆,你在想什麼?”

司棋身子一顫,臉上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眼睛一下就紅了,嘴巴里卻淡淡道:“老婆……阿陽啊,這個老婆是喊我的麼?你現在有幾個老婆呢?”

我一下就僵住了。懷里的司棋察覺到了我的身子的僵硬,輕輕用力想掙脫我的懷抱,我立刻回過神來,雙手收緊把她牢牢固定在我懷里。低聲道:“司棋,難道我還說得不夠清楚麼?不管如何,你都是我的。”

司棋沉默了一會兒,忽然用一種輕微的聲音低聲道:“我媽來電話啦,後天家里老太太做壽,要我回去一下。嗯,我媽讓我一定帶著你一起回去,你想好怎麼面對我家里人了麼?”

我愣了一下。

我確實沒有想好。我當然沒有想好!

我怎麼面對司棋的家里人?難道我上門後,對人家父親母親說:“伯父伯母,我要你們家女兒當我的三個老婆之一……”

靠,如果那樣的話,我會被司棋家里人拿著采菜刀一路從蘇州追殺回南京的!

見我不說話了,司棋幽幽歎了口氣。

這聲歎息聲音雖然晴,但卻含著無限的惆悵和失落,聽得我心都碎了。我心里一疼,看著司棋失落的表情和憔悴的臉,心里不知道哪里湧出來的一股熱情,湊過去狠狠的在她嘴上親了一下,然後堅定道:“司棋,我陪你回家去!”

既然做了決定,那麼我就沒有什麼顧慮了。我拉著司棋到了客廳,正色對楊微和犖犖說了一遍。讓我放心的是,兩人沒有什麼特殊的反應。出乎意料的平靜讓我驚喜不已——一直以來在面對她們三個的時候,我總是小心翼翼,不敢對其中任何一個有任何的偏袒和親密,就怕做了什麼舉動後會傷了其她人的心。

晚上留在這里吃晚飯。司棋心情似乎好了一些,親自下廚給我做了一些可口的小菜——說實話,我從前吃司棋做的飯已經吃習慣了,多日沒有吃到,今天忽然又嘗到她的手藝,我心里居然忍不住生出一種莫命的感動來。

想著從前我們兩人親密的那些日子,想起那時司棋臉上的種種嫵媚和萬般柔情,我忽然有種強烈的負罪感。就是這麼一個悉心跟了我兩年多的女孩子,就是這麼一個一心一意愛我照顧我生活起居的女孩子,我最後卻不能給她一個完整的愛情——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司棋沒有察覺到我看她的那種異樣的目光,因為我答應陪她回家的事情,她很開心——我知道其實她心里是在乎的。幾個女人把飯桌布置好了,然後吃飯的時候,司棋習慣的坐在了我的身旁。楊微遞給我一雙筷子的時候,司棋忍不住低聲說了一句:“他吃飯的時候喜歡用尖頭筷子,不喜歡用圓頭的……”

楊微怔了一下,看了看司棋,又看了看,隨即又和犖犖對了一個眼神。司棋一下臉就紅了,低聲道:“嗯,這是他的習慣。他用圓筷子夾菜常常會夾不穩,會掉的……”

我歎了口氣,覺得自己心里的那種負罪感又增加了幾分。看著面前的這個女孩子,我問自己:你有什麼權利這麼傷害她??

我從小的時候吃飯拿筷子就和別人不一樣,姿勢很笨拙。小的時候父母沒在意,等後來發現了,我的習慣卻再也改不過來了。因為我拿筷子的習慣和別人不同,所以我吃飯必須用尖頭筷子,不然就夾不住菜,容易掉。——所有的我的生活中的小細節,司棋全都一一記在心里,每一個小地方她都把我照顧的很周到!

我臉上露出柔和的微笑,從司棋手里拿過一雙尖頭筷子。

大家都沒有說話,都默默的吃飯。司棋垂著臉,似乎有些尷尬。犖犖臉上表情有些若有所思。楊微則是一副好不在意的樣子。

飯後我立刻找機會告辭,我知道這種場合我待下去總有些別扭。

司棋大概是吃飯時候那個小插曲,有些不好意思,沒有送我。楊微看了看犖犖,也沒有起身。犖犖搖頭笑了笑,大大方方站了起來,陪我走出了門。

兩人下了樓,犖犖臉上還帶著那種若有若無的笑容。我皺眉,拉著她的手,柔聲道:“犖犖,你告訴我,你在笑什麼?”

犖犖看了我一眼:“我笑你很公平呢。剛剛和楊微一起去了趟上海,回來後再和司棋一起去蘇州。一人陪一段時間,倒是分配的很好啊。”

我歉然道:“抱歉,你不會怪我沒有陪你吧。”

犖犖搖了搖頭,整個人貼到我懷里,低聲道:“你還記得上次你車禍住院,我去看你的時候說的什麼話麼?”

“嗯?”

犖犖低聲道:“我知道你心里喜歡司棋最多,但是我只知道我喜歡你,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吧,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我咬了咬嘴唇,忍不住抱住了她,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心里暗暗感歎:老天啊,你這是獎賞我還是懲罰我啊。一下給了我這麼多對我真心真意的好女孩,可叫我怎麼辦呢?

犖犖看著我,臉上忽然又露出一絲奇異的微笑,眨了眨眼,笑道:“可是說歸說啊,你還是要補償我的!”

“嗯,什麼,你說吧,我一定做到!”激動之下,我毫不猶豫的開口答應下來了。

犖犖嘻嘻一笑:“也沒有什麼,就是以後你也要陪我去北京見我父親啊。”

我腿一軟,差點就沒站穩摔倒。

見陳遠!!陳遠是什麼人!!陳遠可不是司棋的父母那種人啊。如果說被司棋的父母知道了,那麼可能他們會恨死我,會找我理論。

可如果是陳遠的話——我絲毫不懷疑陳遠能一怒之下宰了我!!用陳遠當初對我的話說:“要不是犖犖有了你的孩子,你早就死了一百次了!”

似乎是看到了我眼睛里的為難。犖犖把臉貼在我的臉上,低聲道:“你放心好了,我爸爸不會對你怎麼樣的,畢竟……”說到這里,她臉一紅,似乎有些羞赧,壓低了聲音繼續道:“畢竟……你是小犖犖的父親啊。”

我歎了口氣,沒有說什麼話。親了親犖犖,然後離去。

`

【各位,年度起點VIP作者評選活動已經開始,如果支持跳舞的朋友,請投跳舞一票啊。投票方式就在書評區的置頂公告,點擊就可以了。】

');

上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皆大歡喜】     下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拜見丈母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