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四十八章 【魚死網破】  
   
第一百四十八章 【魚死網破】

【大家注意,今晚將連續解禁15000字。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完這章後稍後,我晚上肯定解禁。另外:這一章當時寫的時候有賭氣的意思在里面,純粹是一個本人個人的發泄而已……大家別罵我……等著看下一章就是了,下一章稍等一會兒就發出來……】

`

我想我一定是喝醉了。酒宴結束後我就基本沒有了清醒的意識,只是迷迷糊糊中知道司棋的兩個堂兄弟把我抗了回去,然後司棋打水給我擦臉,給我脫衣服讓我睡覺。

我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了。看外面的天色,應該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時分了。

我頭疼欲裂,嗓子干得要命,舌頭發苦。我第N次心里暗暗發誓,今後再也不喝酒了,就算喝也絕對不喝這麼多了——可是每個人都是這樣,在酒醉後難受了就會發誓不喝了,但是難受的勁頭過去了,就把自己的誓言忘記了。

我是被一陣子噼里啪啦的敲打鍵盤的聲音吵醒的。

我看見床邊的電腦桌前,一個人正背對著我敲打鍵盤,全神貫注的看著電腦屏幕。我稍微定了定神,看出來這是司棋的那個堂弟,也就是昨天那個看上去挺老實文靜有些靦腆的大男孩,我記得他的名字好像叫司文。

我輕輕咳嗽了一下,坐了起來。司文立刻回頭看了我一眼,微笑道:“姐夫,你醒了?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我搖搖手,笑道:“沒有沒有,我也該起來了。想起來真丟臉,我是來做客的,結果醉成這樣。”說完,我笑笑,穿衣起床去洗漱了。

等我回到房間里的時候,看見司文還在全神貫注的看著電腦,拼命敲打鍵盤——用我多年的寫作經驗,我可以判斷出他應該是在寫什麼東西。如果僅僅是聊天的話他不會用這麼密集的速度打鍵盤的。

我走到他身後,湊過去笑道:“你寫什麼呢?”司文嚇了一跳,想阻攔已經來不及了。我已經看到了一些我熟悉的字眼——魔族,神族,魔法,矮人,精靈……等等。

我會心一笑:“你在寫小說麼?”

司文臉紅了:“沒有……沒,沒有。”

我皺眉:“怎麼沒有,你以為我沒有看過網絡小說?告訴你,我以前可是一個職業寫手呢。”

司文眼睛立刻一亮:“什麼?姐夫是當過職業寫手的?”

我歎了口氣,把我當年給胖子他們一些雜志寫東西的經曆大概說了一遍,然後我皺眉道:“你明明就是寫小說,干嘛不承認呢?”

司文臉色一黯:“家里人本來支持我寫作,但是他們看到我寫的東西,都說這種東西上不了台面,不入流,是浪費時間,而且是在胡編亂造……”

我點了點頭。我知道網絡小說,尤其是玄幻魔幻小說,在很多年紀稍微大一點的人心中根本就不是小說,而是嚇胡鬧——在這些人眼中,只有那種新華書店里面賣的小說書,才是真正的文學……

這種看法在大眾心中還是很普遍了,當然也是具有一定的曆史原因。

看著司文那張年輕的臉,我心里忽然一動。我想起我在他這個年紀,也就是十七八歲的時候,也因為喜歡寫作,而向往將來成為一個以寫作為職業的職業作者。

“你很喜歡寫東西?想當職業作家?”我笑道。

司文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他又想了想,臉上露出微笑:“我現在已經在網絡上寫東西賺錢了。”

“哦?”我笑道,“讓我看看……”

司文有些猶豫:“姐夫,你不會看不起這些小說吧?我知道的,很多寫平媒的都看不起網絡這種幻想小說。”

我哈哈一笑:“不用擔心,我不但看玄幻,我還看YY呢!”

聽了我的這番話,司文立刻就放心了,起身讓出了位子,讓我坐下看他的稿子。我在平媒騙錢這麼多年了,也兼職當過編輯,自然一下就把握住司文小說的一些特點和毛病。

和很多網絡小說一樣。司文太年輕,肚子里的文學素養不夠,功底不夠紮實,看得出來他的文字和語句比較單調,甚至有些蒼白。但是好在他的想象力很強。雖然文字單調了一點,但是幾萬字看下來,故事很吸引人,也讓我看的比較通暢。

我把我的看法對司文說了,司文苦笑道:“我才17歲啊,當然肚子里面沒有那麼多墨水了,你說的文學功底自然也是不夠的。”

我笑了笑:“你知道為什麼網絡玄幻小說被那些正統的文學看不起?就是因為網絡小說缺乏沉澱,缺乏深度和內涵,文學素養太差是絕大多數網絡作者的軟肋。但是你們的想象力是一流的——所謂有一利必然就有一弊。現在你的素養不夠,這是沒有辦法的,畢竟你年輕,可以等過些年,你多看看書,肚子里面東西多了,自然就提高了——關鍵在于自己的努力了。”

司文點頭:“你說的我明白,我現在在網絡上人氣已經很高了,我的小說點擊很高的。”

我笑笑:“點擊高是好的,但是寫作就好像造房子,你的創意再好,但是基本功不夠,很多好的創意寫出來也無法達到最好的效果——再說了,僅僅憑借故事好玩,你能紅多久?沒有紮實的功力,很快就會被人忘記,淘汰掉的。要沉下心充電。”末了,我忽然眨了眨眼,笑道:“如果你真的想當作家,將來只要你的書寫的好,我負責給你出版。”司文瞪著我看了看,叫道:“真的??我最怕的就是沒有機會了——網絡上寫東西的,哪個不想出版?都是沒有機會!”

我搖頭:“你錯了,如果把現在網絡上的小說拿去出版,那麼其中有90%都是不合格的。出版是要比網絡發表要嚴謹得多的!除非是小說在娛樂性和文學性都達到了標准,才能出版。也就是說,不但故事要好玩,文字也要精致!”頓了頓:“將來如果你的小說達到了這個標准,如果沒有合適的機會,我給你出版!我這點能力還是有的!”

司文笑了笑,忽然眉宇間閃過一絲憂郁,隨即又道:“我恐怕我很難堅持寫下去了。我家里人都不支持我拿這個當作職業。”

“為什麼?你現在不是已經有收入了麼?”

司文苦笑道:“本來我的收入不錯的,每個月都能有個一兩千。這樣的收入,如果我真的以此為職業,也足夠養活自己了,但是最近我已經沒有這麼多收入了,我每個月只能賺到原來的一半都不到了,這樣下去,恐怕這種職業根本養不活自己,將來我只能放棄寫作。”

當下,司文把事情和我詳細說了一遍。

事情其實非常簡單。網絡上有幾個比較大的文學網站,對于網絡小說進行收費閱讀。這點本來很正常,因為司文說這些作者寫東西都很辛苦的,每天都要花幾個小時時間在電腦前寫作——工人上班一天也不過就工作8個小時呢。按照這種方法,寫作有稿費,而想閱讀這些小說的讀者則支付一定的費用。

可是問題是網絡畢竟是網絡,這是一個不安全的平台。有些網站為了自己的利益養活了一批盜版的部下,專門把這些收費網站的小說盜走,然後免費的發布出來讓人看——免費的東西自然吸引人了,所以很多讀者都跑到那里看免費的東西去了——而這些網站,本身是一些小網站,成本也低,但是人氣卻一下高了起來,靠著這些人氣,點擊他們的廣告來賺錢。

這樣一來,大家都去看那些盜帖了,作者辛苦寫出來的東西沒有人賣了。收入也就節節減少了。

司文越說越氣憤,最後恨恨道:“最可氣的就是那些人,還口口聲聲的說,小說寫出來就是給人看的,網絡就是應該免費的!可是小說明明是我寫出來的,是我的東西,他們就這麼搶走了,還故意找你挑釁,真是氣人!”

我微微一笑:“還有呢?”

司文想了想:“那些盜貼的網站偏偏受到很多人的擁護,我就不明白,為什麼那些人素質那麼差——明明是小偷偷了我的東西,他們卻擁護那些小偷!”

我哈哈一下,“你還是太天真了啊——人都是有心里陰暗面的,占便宜的事情誰不喜歡?尤其還是在網絡上,沒有人能管得了……再說了,你說那些人是小偷,那麼這些人就等于偷了東西然後分一些給其他的人,自然得到了那些人擁護,因為他們是受益者啊!”

司文急了:“可是,可是……那東西是我的啊,小說是我寫的!那些人怎麼不講道理呢!”

我聳聳肩膀:“道理?面對利益,誰還管什麼良心不良心了?再說了,我剛才說過了,網絡上,缺乏管理,就算他們不講道理了,你能怎樣?現實中有警察,網絡里可沒有警察。呵呵”

司文歎了口氣:“最氣人的就是,他們還說,小說寫出來就是給人看的啊!你憑什麼不讓我們看?既然不想讓我們看,你就不要寫啊!可是,可是……商場里面的電視機也是給人用的啊,可如果你不付錢,就能直接從商場里搬走嗎!這不是搶劫麼!”

我微笑:“就是搶劫啊,沒錯啊。可是你能怎麼辦呢?我說了,網絡里沒有警察。”

司文歎息道:“還有人說,就算這樣,就好比是他們買了書回去借給朋友看,所以他們盜我們作者的書不犯法。可是,網絡是一個媒介,在版權的保護下,就好比你購買了一張影碟,可是法律也規定了,你僅僅允許家里播放,或者借朋友看,但是不允許公開放映以及在電視電影網絡等等各種媒介公布,那是違法的!和自己買來借朋友看是兩個概念啊!這些人怎麼都是法盲呢!”

我歎了口氣,看著司文因為激動而漲得通紅的臉,忽然笑了:“我說了,你還是天真啊。”頓了一下,我又笑道:“我剛才說了,網絡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沒有監管,就算你是錯的,但是沒有警察來強制你改正錯誤……那些人,或許是不懂得道理,是無知,是法盲——但是更多的,其實是明明知道道理,但是就是胡攪蠻纏,你能怎麼辦呢?他們就是想占便宜,就是想從你口袋里面盜走你的錢——你可能和強盜講道理,依靠講道理就把強盜給說服麼?傻孩子啊……他們可以編造出一萬條歪道理出來,和你胡攪蠻纏,但是他們還是會搶你的東西,就是這麼簡單。”

司文皺眉:“那些盜貼的人,這麼說也就算了,可是很多讀者,也是這麼擁護他們,也用這些歪理來和我們這些受害的作者辯論。還口口聲聲的說,網絡就應該是免費,網絡小說就應該免費……”

看著這個倔強的孩子,我搖頭:“網絡自然沒有規定一定是免費的。但是他們非要這麼說,你有什麼辦法?我剛才說了,他們是受益者,受益者都是千方百計的保護自己的利益的。為了維護自己占到的便宜,自然就只能胡攪蠻纏到底了……”

“可是他們的利益是在傷害了我們作者利益的基礎上得到的啊!!他們還講不講道理,還有沒有良心!!”

我歎了口氣:“我說過了,人都是有陰暗心里的,既然面前有便宜,為什麼不占?管他錯還是對,反正是在網絡上,誰能把我怎麼樣——這些就是那些人的心理了。明明知道自己錯了,可就是不認錯,就是死扛著和你胡攪蠻纏,你能怎麼辦?反正是在網絡,你還能咬他一口?呵呵。”

司文恨恨道:“可是這樣下去,作者都沒有收入了,最後沒有了收入來源,就只能放棄寫作了,怎麼辦?到那個時候,他們不是一樣沒有的看麼?難道他們就不明白麼,作者也是人,也要吃飯的!我們既然寫作不能得到收入,那麼就只好放棄寫作,尋找其他的途徑去賺錢養活自己了……我們作者又不是聖人,就算我們再喜歡寫作,但是光有投入沒有報酬的事情,誰願意干??”

我搖頭:“這就比較複雜了,很多網絡上的人,僅僅估計到眼前的利益,哪里管什麼長久的影響?管他呢,看了再說,這個作者不寫了,就看另外一個作者的,另外一個作者不寫了,就再換一個人看……最後等這些作者都不寫了,老子就不看了,有什麼了不起……我猜大多數人都是這麼想的吧。”

司文冷笑道:“那麼既然這樣,我們國家的網絡文學就永遠興旺不了!!”

“誰管你什麼網絡文學?他們要的就是眼前的利益!你作者關他們什麼事情?網絡文學關他們什麼事情?他們就要能看到免費的東西就好了,管那麼多干嘛?”

司文愣愣的說不出話來。

我笑道:“其實你不用氣這些讀者。這是人的本性——我說了,人都是有陰暗面的,眼前有便宜可占,不占白不占!嚴格說來,人類都是這樣。如果僅僅靠人的自覺就能天下太平了,世界上就不需要警察了。我問你,你最想要什麼東西?”

司文想了想:“鞋子,我想要一雙最新款的耐克鞋!”

我點頭,又問道:“那麼,我問你,假如,有一天你去一家商店,發現里面沒有售貨員,大家都在搶東西,而你面前正好有一雙這樣的鞋子,你會不會拿回家——前提是不會被警察抓!”

司文想了想,歎了口氣,臉紅紅道:“我想我會的。”

我攤了攤手:“那不就結了!所以,問題的關鍵不在于你們的這些讀者身上,讀者也是人,也有人的陰暗面。這種舉動很正常,有趣在沒有監管的情況下,人的陰暗面會擴大到最大,而道德心會降低到最低。所以,源頭不在讀者這里,你不可能讓所有的讀者都成為聖人——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這種事情不可能人人都達到吧。人總有占便宜的心理,剛才你說了,就連你自己也有的哦。”

司文想了想:“那麼就只能怪那些盜貼的人了,怪那些小偷。”

我笑了:“是啊,應該說,你沒有必要去氣憤那些看盜貼的讀者,他們的舉動或許傷害了你,你可以在感情上譴責他們,在道義上不贊同他們,但是在法律上講,他們沒有錯。他們也是被誘惑著,有幾個人能面對誘惑誰能不動心??而那些提供誘惑的人才是源頭。”

司文想了又想:“姐夫,你說的沒錯。可是那些網站我們能如何呢?你說了,網絡缺少監管——網絡上沒有警察。”

說到這里我又猶豫了一下——我知道這些盜貼的網站其實都是一些小網站,實力很一般。憑借我現在的實力,如果我出面弄垮幾個這樣的網站,太簡單了,也太容易了——可是之後呢?就算一個網站倒了,他們還可以再次建立起來,可是我能天天守著這里看著這個小堂弟麼?

我眼珠一轉,低聲道:“我倒是有個辦法。”

“什麼辦法?”司文急切的看著我。經過剛才的一番話,小家伙對我已經是心服口服了。

我笑笑:“你們之所以老是吃虧,就是因為你們老是希望用公正的道理去約束那些人,你們希望有警察有法律來保護自己,但是在網絡上這些都是不健全的……我說過了,網絡沒有警察,所以才會盜賊橫行……”

“是啊……”小伙子又有些泄氣:“難道我每天苦苦坐在電腦前幾個小時辛苦寫作,就是義務勞動了?作者也不是老黃牛啊!作者也不是神仙,可是不吃飯可以避谷……”

我伸手點了點他的腦門:“你為什麼老希望在警察身上?難道他們能當強盜,你們作者就不能當強盜??”

司文一愣,隨即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我心里苦笑——我是不是最近當騙子當習慣了,居然教唆這麼一個少年去干壞事?

我歎了口氣:“你們現在最無奈的就是,沒有保護自己的力量,你們無法保護自己的東西,遇到了侵犯,只能嘴巴里罵幾句,譴責一下,沒辦法以牙還牙,對麼?”

“對!”

“嗯……”我點頭:“那麼很簡單了,現在那些盜版網站囂張,就是因為沒有人管得了他們,你們沒有力量保護自己,隨便他們侵犯。對麼?”

“對……”司文苦笑道:“好了,姐夫,你就說吧,不要吊我胃口了!”

我苦笑:“我總是覺得你挺老實挺天真得一個大孩子,不想教壞你啊。”

我歎了口氣,然後把我心里的想法緩緩的說了出來:“你不是說你自己在網絡上還算有點名氣麼?你不是說你們那幫作者已經忍無可忍了麼?那麼你可以聯系幾個作者,盡量聯系你認識的,不認識的所有的作者,然後大家一起商量一下——不用見面,網絡上弄個聊天會議就可以了。”

“這個簡單,我們作者很多人都互相認識的,我們是各個網站的作者都認識,還有一個自己的QQ群呢,里面一百多人都是來自各大網站的作者。”

“那就好了。你們成立一個聯盟——當然,不願意參加的也不勉強,自由加入。然後你們這個聯盟的所有的作者——嗯,我估計你們這些作者每個月都有上千的收入吧?那麼就簡單了。你剛才不是說,那些盜版的網站害得你們失去了一半的收入麼?那麼就簡單了,你們每個月拿出十分之一的收入來保護自己,想必你願意吧?想必那些作者也會認為很合算吧??”

“然後呢?”

“笨!”我忍不住低聲罵了他一句:“你們不是很多小說里面寫了很多雇用兵麼?這麼多作者,每個人每個月拿出一部分收入,雖然很少,但是加起來,一個月也能有幾千了吧?我剛才說了,網絡上找不到警察,你們就自己當強盜算了。雇傭幾個網絡高手,就是俗稱的黑客。不需要會太多的,只要會攻擊就行了。我想一個月幾千塊錢應該夠了吧——反正也不是要人家成天到晚的給你們干,那些黑客也不介意每個月多一點業余的兼職收入吧?你們成立一個組織宣言,申明,今後凡是這個組織成員的作者的小說,如果被其他網站盜版,那麼就會采取極端的反擊!”

“你是說黑了那些網站?”

我笑道:“不一定,能不黑盡量不要黑,主要是一個威懾作用,起碼你們有一點自衛的能力吧,但是如果對方還是不肯收手,那麼也不要客氣了,既然人家砸你們飯碗,你們就不要手軟啦。我想應該不難吧——破壞總比建設要簡單,建立一個網站就好像搭建一個房子,造房子可能很難,可是毀掉一個房子就簡單多了。黑掉之後,他們如果繼續盜貼,就再黑……”

“可是他們會反擊啊!”

我大笑:“怎麼反擊?盜你們的小說?他們已經盜了啊,你們還怕什麼?還有什麼可顧慮的?難道他們黑你們的電腦?你們有一百多人呢,黑哪一個?黑網站?你們是來自各個網站的作者聯盟,你們沒有自己的網站……他們黑誰去?就算他們認准其中最大的一個網站去黑,那麼好啊,事情鬧大了,鬧到最後,司法介入,看看誰倒黴?”

司文咽了口吐沫:“可是……黑別人網站,也是違法的……”

我搖頭苦笑:“你怎麼這麼傻?難道他們盜版你們的小說就不違法了?忘記了我剛才說的了麼——網絡上沒有監管!既然他們違法了沒有人管,那麼你們違法了,誰管??再說了他們有膽子去告麼?告了好啊,他們自己也不乾淨,你們不是正愁沒有警察麼?司法介入了……你們雇傭的黑客的只抓不住的……但是網站可跑不了吧?除非他們有膽子換個網絡地址,可是一個網站一旦這樣做,就沒有了人氣,沒有了人氣,他們就沒有了收入……”

“嗯……”司文果然眼睛里露出一點心動的意思。

我繼續道:“關鍵就在于你們作者要團結,要堅持下去,每個月都要舍得花錢!堅持下去!想好了,你們不需要成本,雇傭黑客僅僅需要你們每人每個月一點點錢。黑別人的網站,也就需要一些黑客軟件就可以了。那些盜貼的網站,無非就是為了利益啊,和他們耗!他們維護網站啊,保護網站啊,修理網站啊,甚至包括盜貼啊,都需要投入成本的,看看誰能耗過誰!時間長了,他們從這種方法賺不到錢了,自然就瓦解了……說到底他們也是為了賺錢,沒有錢賺的事情,自然就不會去做了……”

“那麼他們還會卷土重來啊。換個服務器,再來弄!”

我撇撇嘴:“我剛才不是說了麼,你們也要堅持下去,雇傭黑客不要一兩個月後就解散了,要堅持下去,每個月都要花錢,我想你們也不在乎這點小錢吧?花小錢,保護自己的大錢的安全,應該不虧吧?”

“可是如果他們最後魚死網破,把我們的小說網絡上到處貼呢?”

“你傻不傻啊!”我笑罵道:“那就隨便他們了,網絡這麼大,別的地方看了這些零散的東西,誰在意啊?再說了,貼就貼吧,反正那些零零散散的東西貼出來也沒有多少人看,看了也不會讓你們有多少損失……他們也不會一直這麼下去的,最多就是泄憤而已——一句話,對他們沒有利益的事情,誰做啊?大家都是為了賺錢啊……”

司文兩眼放光,雙拳握緊:“別把我們作者逼急了,既然逼得我們沒有路可以走了,那麼就大家拼一拼!”

`

【搶劫!!把你們的推薦票,VIP月票,VIP年票,統統留下:)哈哈】');

上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拜見丈母娘!】     下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暗殺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