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五十九章 【楊微的秘密】  
   
第一百五十九章 【楊微的秘密】

聽到了我的這聲呼喊,楊微的背影微微一顫,隨即她緩緩轉過身來。她看著我,臉上淺淺一笑,僅僅是眼神中有一絲驚訝飛快的閃過,隨即就用一種平靜的語氣淡淡道:“你來了,想不到你居然找到這里來了。”她忽然又笑了笑,道:“你怎麼會跑到美國來了?又為什麼會跑到這里來了?”

我走上兩步到她面前,伸手抓住她的肩膀,大聲道:“我當然要來!我怎麼能不來??你要結婚,為什麼不告訴我?!”

楊微看著我,忽然笑了一下,道:“有區別麼?告訴不告訴你,我都要結婚的。”

我仔細的觀察她的表情,卻發現她看上去非常平靜,眼睛里連一絲慌亂都沒有,語氣也很平淡,好像在說一件再簡單不過得事情。

“可是……可是……你,我……我們……”我情急之下不禁語塞。

楊微歎了口氣,伸手摸了摸我的臉,她的手在我的臉上來回的摩挲,輕輕道:“小伍,面對現實吧,我們各自走的路不同。我們追求的東西也不同。回中國去吧,記住我給你的忠告。”說完,她輕輕掙脫我的手,就要朝門口走去。

我一把拽住了她,大聲道:“不行!我不能讓你走!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找到你!”

楊微回頭看著我,沒有說話。

我大聲道:“我不管怎麼樣……反正我,我不能讓你嫁給別人!你……”我一咬牙,大聲道:“你是我的!”

楊微身子猛然一震,臉上表情終于有了些變化,但隨即她就掩飾住了,她上上下下看了幾眼,故意用一種譏諷的語氣道:“你的?為什麼是你的?憑什麼?就因為我喜歡過你?就因為我離開了你嫁給別的男人讓你的男性自尊受不了了?”

“不,不是的!”我急得滿頭大汗,卻不知道該怎麼說,想了半天,看著她的眼睛,輕輕的,但是非常堅定的說了一句:“楊微,我愛你。”

“不!不要說這個!”楊微臉色霍然變得蒼白,忽然猛的掙脫我的手:“不要對我說這個!!”

她朝後退了兩步,眼睛看著我,臉上露出一種神經質一樣的冷笑:“你愛我?真的麼?這句話你對幾個女人說過了?嗯?陳陽,就算我今天不走了,跟你在一起,你又打算怎麼樣呢?我要你幫我把陳遠——把犖犖的父親打垮,你願意麼?我要你和司棋分手,你又願意麼?”

我臉色慘白,直直看著楊微,說不出話來。

一直以來,我心里的唯一念頭就是“找到楊微,阻止她嫁給別人。”但是找到楊微之後,其他的那些問題,我卻並沒有真的想好怎麼解決。

楊微看著我,幽幽歎了口氣,語氣漸漸變的柔和,輕輕道:“算了吧,小伍。我們是兩種不同的人。”

她看著我,繼續輕輕道:“你心太軟了。你本來就是一個心軟的人。雖然這些日子你參與這個計劃,你在陳遠和我父親還有我這里,學到很多,你也經曆了一些事情,你變得狡猾了,變得機警了,變得看上去好像很冷酷了。但是你本質上還是一個心軟的人,還是那個喜歡感情用事的小伍,你心里對感情有太多的原則了,這些原則在你看來是真理,是規則。可是在我看來則不是!我和你不同,我是一個真正的做事情不擇手段的人,我是一個壞人,一個可以真正放棄感情好惡的壞女人。你明白麼?我是一個壞女人!”

她說的非常的輕,語氣中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落寞和譏諷。

我還是搖頭,抓住她的肩膀:“不管怎麼說,我都不會讓你走的。我不能看著你嫁給安良!你是愛我的!”

“愛?你是說愛麼?”楊微的目光漸漸的冷了下去:“那麼我告訴你吧。”

她嘴角牽扯出一絲殘酷的微笑,輕輕說道:“我是愛你。沒錯,你說的對!本來我以為我這輩子不會愛上一個人的,但是我愛上你了。可是這能說明什麼呢?不過是人的一種感情而已……人生經曆的正常的一種組成部分,就好像感冒一樣。不要和我說愛這個字了!或許有些人會把這個字看的無比的神聖!但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我!或許有些人會為了愛情犧牲自己的很多東西!但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我!或許有的人會為了一個所謂的‘愛’字而喪失自我!但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我!不會是我楊微!!”

“微微……”我震驚之下,忍不住輕輕叫她的名字。

“微微?”楊微愣了一下,臉上終于浮現出一絲溫柔,嘴里忍不住低聲念道:“微微……微微……”她抬起頭輕輕道:“這是你第一次這麼叫我吧。我喜歡你這麼叫我,就好像我媽媽當年這麼叫我一樣。”

我輕輕抱住她,輕輕道:“為什麼,為什麼你心里會這麼冷漠?為什麼你心里會有這麼多冷酷?”

楊微忽然笑了,她一邊笑,眼睛里一邊流出了眼淚,她看著我,微笑著流淚道:“你想知道為什麼嗎?那麼我告訴你一個故事,好不好?”

不等我說話,楊微輕輕抹去了眼淚,開始了她一個人的訴說。

“很多年前吧,在國內有一個年輕人,他很聰明,很有野心。在國內的政策放開後,他一心想到美國來淘金,他也很努力,考上了一所很好的美國的大學,然後申請了留學。當時他和自己的女朋友約好了一起去美國留學。兩個人都很年輕,都充滿了希望。可是當時的國內經濟條件並不好,兩人家里都沒有足夠的錢。留學的費用是一筆昂貴的開銷。兩個人只能到處借錢舉債……”

“這個男人找到他的一個朋友借錢,請這個朋友來家里吃飯,因為他沒有錢請人家去飯館,只能讓自己的女朋友來家里做了幾個菜。這個朋友確實有一些錢,晚上兩個人都喝了點酒,而且這個朋友也答應了借錢的事情。可是就在大家都喝醉了之後,半夜的時候,,這個朋友借著酒醉的勁頭,看著這個男人的女朋友年輕漂亮,就起了邪念,就在這個男人的家里,強奸了這個女人!!”

“你知道麼?就在這個男人的家里!而這個男人就在外面的客廳坐著!雖然那個女人拼命的掙紮,但是外面的男人就偏偏沒有進去救她!”

“半夜那個朋友就跑了。女人哭著要去報警,但是這個男人卻不敢。他怕一旦報警後,就借不到錢,就不能出國了!他哀求女人不要說出去,他發誓將來會對女人好,會娶她,會如何如何。可笑的是,女人居然相信了,也答應了他。”

“這就是所謂的愛情麼?為了所謂的愛情,就可以讓一個人昏頭麼?”

“那個朋友,嗯,不,應該說是那個混蛋。後來果然借了一筆錢給這個男人。男人終于有錢去美國留學了。他把女人留在了國內,告訴他等他在國外賺了一點錢後,一年後就接她也去留學。”

“女人居然又相信了他一次。傻傻的在國內等著。可是那個男人去了後幾個月,都沒有消息過來。這個時候,女人的父親去世了,她一個人在國內無依無靠,後來她下定了決心,把父親留下的住房賣了,然後用這筆錢去了美國。”

“可是在美國等著她的,卻不是那個當初發誓要愛她,要娶她的那個男人了。男人在美國的大學里面認識了一個家庭條件很好的女孩。對方是美籍華人,家里也有相當的經濟基礎。男人當然會變心了……嗯,不,或者說他本來就根本沒有心!!”

楊微忽然笑了笑:“如果故事到這里就結束了,那麼無非就是一個比較老套的三流電視劇本。”

我歎了口氣:“還沒有結束麼?”

“沒有。”楊微搖頭,道:“事情沒有這麼結束。”

“如果這個女人傷心了,絕望了,就這麼回國去,或許她還能像個普通人一樣,找個人嫁掉,然後安安分分過一輩子,當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那樣也不算一件壞事。可惜她真的很愛那個男人,而那個男人當然並不是真心的喜歡那個家庭很好的女孩。他仍然想繼續占有這個女人——或者說只是占有她美麗的身體而已!可笑吧?所以我常常認為,美麗是一種罪過。”

“後面的事情就比較簡單了,男人順利的完成了學業,然後和那個女孩結婚,而這個女人因為晚來了一年,還繼續留在了學校里面——她同時還充當這個男人的情人。女人的頭腦一旦遇到了愛情,就會變得簡單!男人不過是在玩弄她而已,男人騙她,說自己不愛那個女孩,只是為了在美國的發展,必須要依靠她家里的力量,將來一旦自己成功了,就會離開那個女孩,會和女人結婚。就是這麼一個簡單幼稚到了極點的謊言,就讓女人相信了。”

“男人結婚後,女孩子的家里借了一筆錢給他創業,男人確實很聰明,靠著這筆錢,真的發展的不錯。這個時候,他的老婆給他生了一個男孩子,而後來,他的情人,也就是那個女人,一年後也給他生了一個女兒。這個時候,男人的老婆發現了這件事情,鬧了起來。因為男人在事業上還需要女方的家里的支持,就狠心的把自己的情人甩了,留給了她兩千美金,就甩手而去。”

“兩千美金!哈哈!!兩千美金在美國能干什麼事情??女人帶著一個女兒生活,她還要養自己的孩子,只能從學校里面退學出去找工作!!她還帶著一個女兒!她沒有綠卡!!她找不到正當的工作!!一個女人,在走頭無路的時候,往往就只剩下一條路可走了——更何況她還那麼漂亮,更何況她還要養她的女兒……”

“她在唐人街的一家夜總會里面當……小姐。用賺來的錢養活自己和女兒。可是過了一年多時間後,在夜總會里面發生了一場黑幫的打斗,她在混亂當中受了傷,被刮傷了臉——她唯一的本錢,美麗,沒有了,留下的只有臉上的一個大大的傷疤。她沒有辦法,只能離開了夜總會,到了街頭當最廉價最低級的妓女……”

“又過了幾年後,男人的事業終于取得了相當的成功,他完全擺脫了他老婆家里的控制,在一般人的眼里,他已經是一個成功的典型例子。他不再受他老婆的控制了,于是他干脆的離了婚,因為他本來就很不喜歡自己的那個老婆。他想起了當初自己還有一個女兒。因為他已經很有錢了,所以沒有費什麼力氣,就找到了女人和他們的女兒。可是他已經是一個很有身份的人了,當然不可能再要女人跟著他了,更何況,他現在有錢了,要什麼漂亮女人沒有!而這個女人,在他看來,已經是一個下賤的妓女……”

“他們的女兒被男人接到了自己的家里。小孩子懂得什麼呢?她只知道自己離開了母親,只知道害怕,她只知道這個世界上對自己最好的人就是自己的媽媽。那個女人把賺來的大部分的錢都花在了女兒的身上,她花了很多錢,想了很多辦法讓孩子有一個合法的身份,因為她不要自己的孩子偷偷摸摸的過日子,她讓孩子上學,讓孩子生活的和其他的孩子一樣。小女孩離開了母親後,就只知道害怕,開始還會被那個男人的另外一個兒子欺負。直到後來,幾個月後,她在上學的時候偷偷跑掉了,跑去找她的母親,她一個人跑了好幾個街區,跑回了她們以前的那個家,可是……可是……”

說到這里,楊微泣不成聲,咬著自己的嘴唇,一字一字緩緩道:“可是媽媽卻已經死了……已經死了。”她抬起頭,看著我,沉聲道:“她是死于……死于艾滋病……”

我歎了口氣,伸手抱住了楊微,想摟住她。楊微卻掙脫了我,目光看著前面的牆,喃喃道:“後來我才知道,為什麼媽媽當初在我小的時候,總是不肯親我,不肯多抱我,不肯和我一起洗澡,不肯……她是害怕,她已經知道自己得病了,她……”

“微微,不要說了。”我輕輕打斷她,伸手抹去她眼角的眼淚,又想抱住她。

“為什麼不說!”楊微再次掙脫我的懷抱,仰起臉冷笑道:“這故事讓你不自在了麼?我告訴你,我從小就明白了,愛情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所以,陳陽,我確實愛上你了,但是也僅僅是愛上你而已,就這麼多了,不會再有其他的事情發生!我不會像我的母親那樣,為了愛情,為了一個男人而失去自我!!絕對不會!”

我歎了口氣,看著她的眼睛,柔聲道:“你干嗎叫得這麼大聲?其實我沒有不自在,而是你自己不自在了,是麼?你對自己沒有自信,對愛情和對我沒有信心,是不是?不然你干嗎叫得這麼大聲?你不是在告誡我,而是想告誡你自己,是不是?你怕自己動搖了,因為你已經開始動搖了,所以你故意叫得這麼大聲,要告誡自己,是不是??”

“胡說!”楊微大聲道:“我動搖了?我需要告誡我自己?”她勉強冷笑道:“我是誰!我是楊微!我是那個能控制所有事情的楊微!我可以控制我想控制的所有的事情!你忘記了?只要我願意,我可以控制你!我可以控制IBB,我可以控制很多人的命運!我可以!!”

我不理會她的叫囂,伸出雙手緊緊的抱住她,把她摟在胸前。

“放開我,你放開我!”楊微掙紮。

“不放!”我搖頭:“我說什麼也不會再放開你走了。”

“你放不放!”掙紮了一會兒後,楊微的聲音忽然低沉了下來。

我立刻意識到什麼,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楊微已經抓住了我的一只胳膊,然後一個大背摔就把我摔了出去。我沒有想到她這個時候居然會對我下這麼狠的手,一時沒有防備,一下就背她摔在了地板上,我的背部狠狠砸在地板上,強烈的振蕩讓我半個身子都木了,麻木感之後立刻從背部傳來一陣陣的劇痛。

楊微走過來站在我面前低頭看著躺在地上的我,她的眼睛里有幾分心疼,但是隨即她掩飾住了,還是故意裝出冷冷的口氣道:“我警告過你放手了。”

“微微……”我疼的齜牙咧嘴,還是強忍著道:“你別傻了,和我回去吧。”

“不。”楊微看著我,淡淡道:“傻的人是你,不是我。”

說完,她俯下身子,在我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歎了口氣,然後起身往門外走去。

我想起來拉她,但是她那一摔卻非常有技巧,我一時半會兒卻怎麼也掙紮不起來。眼睜睜看著楊微走出了大門,我急的直罵自己混蛋:“媽的,早就知道她身手很厲害,很能打的,我怎麼不小心一點!”

兩三分鍾後,我才扶著身旁的家具站了起來,但是腰部的疼痛使得我走路還一扭一扭的——這倒好,剛才一會兒我的保鏢莫克還把人家托尼放倒了一次,立刻報應就還到我的自己的身上。

好容易找到了楊微,卻一不小心再次讓她跑掉了,我內心沮喪無比,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我拿出電話來一看號碼,是蘇珊娜打來的。

電話一接通後,就聽見蘇珊娜對我急匆匆的喊道:“陳陽,你跑到哪里去了!我這里有消息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晚上我們一起去找那個賓客劉長龍!我知道他今晚會在哪里了,我想我們可以從他那里得到一點消息!”

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告訴了她我現在的位置。蘇珊娜讓我不要走開,她立刻過來接我。

二十多分鍾後,蘇珊娜開車到了這里,我在樓下等她,遠遠看見她的車子開過來了,我一瘸一拐的走了過去。

我上了車後,蘇珊娜驚訝的看著我,忍不住道:“你怎麼了?怎麼這副樣子?”

我搖頭苦笑,沒有說什麼。

蘇珊娜又問道:“我剛才打電話回去了,托尼告訴我你出去轉轉,你怎麼轉到這里來了,這里距離我家里可有好幾公里呢!你到這里來干什麼?”

我想了想,道:“我來聽了一個故事。”

“故事?”蘇珊娜瞪著眼睛看著我:“聽故事能把你聽受傷了?”

我歎了口氣:“大概是因為這個故事太過于感人了吧。”

蘇珊娜像看瘋子一樣看了我兩眼,問道:“那麼你現在想怎麼辦?晚上還去找劉長龍麼?”

“當然!”我非常干脆的回答,隨即我的目光轉向車外,好像自言自語一樣道:“蘇珊娜,你知道麼。剛才聽完了那個故事後,我忽然發現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蘇珊娜一邊開車,一邊隨口問了一句。

我聲音不大,但是異常堅定道:“我一定要找到楊微不可!我絕對不能讓她嫁給別人!那樣的話,不論是對她還是對我,都將會是一個悲劇。”

蘇珊娜忍不住笑了笑:“看來你聽的那個故事果然挺不一樣的。”

我點點頭,歎息道:“是啊,確實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故事。不過你不會知道的。”

蘇珊娜也故事歎了口氣:“我確實不知道,但是我現在至少知道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蘇珊娜看著眨眨眼睛,道:“我知道,你現在需要趕緊回去用熱毛巾熱敷一下你的腰部,不然的話,明天恐怕你很難站直了去搶回你的新娘了!我可不想看到你一瘸一拐的走進教堂里面搶人。”

');

上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紐約尋妻】     下篇:第一百六十章 【拯救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