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六十一章 【陳老五搶親】  
   
第一百六十一章 【陳老五搶親】

【顯示器終于修好了:)】

特里亞里小鎮是位于內華達州南部的一個很幽靜的地方。蘇珊娜動用了很多關系,用最快的時間租了一架直升飛機,然後我們三個人在第二天一早上了飛機,趕往婚禮地點。

這確實是個小地方,整個鎮子只有兩個街區,下了飛機後,我打聽了一下,這里只有一個小教堂。然後我來不及找汽車,直接和蘇珊娜以及莫克一路小跑前往教堂。

教堂位于鎮子的東邊,我們趕到的時候,遠遠在幾十米外就有人攔住了通往教堂的路,兩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彬彬有禮的攔住了試圖走這條路的人,很客氣的告訴大家:今天這里在舉辦私人聚會,謝絕訪客。

我遠遠看到這些,拉著蘇珊娜和莫克離開了大路,鑽進了路旁的樹林里面,然後偷偷朝教堂跑去。跑了幾十米,教堂的外面還有人守著。

教堂外停了不少高級的轎車,門外還有兩個穿著西裝的人在來回巡視,看來賓客都已經到了,門外還停了一輛美國NBC的新聞采訪車,幾個人正在門口忙碌,一個女主播手里拿著話筒,正在和攝影師一遍遍的測試練習。蘇珊娜一看見他們,臉色就沉了下去,低聲罵了一句:“是這個蠢貨。”

“你認識?”我奇怪道。

“認識。”蘇珊娜撇了撇嘴巴:“NBC的財經頻道當家女主播羅蘭。”

“你知道她是個蠢貨?”

“當然。”蘇珊娜不以為然道:“如果是我做這個采訪,他們不讓我們進去禮堂里面,我也不會在外面傻傻等著,我早就想辦法一個人溜進去了。”

我撇撇嘴巴:“同行是冤家啊。”

我心里焦急,不知道婚禮是不是已經舉行了,所以沒有心思再理會蘇珊娜的不滿情緒。

我對莫克使了個眼色,准備順著教堂周圍的樹林繞到後面去,蘇珊娜死死瞪了一眼外面場地里正在忙碌的NBC的眾多工作人員,無奈只能悄悄跟在我和莫克的後面離去。

教堂的後面有一扇小門,門外有個人站在那里。我們三個人互相看了一眼,我低聲道:“怎麼辦,這里就一個人,想辦法把他引開。”

莫克低聲道:“我去打暈他。”

我搖頭:“不行,你看他,帶著耳機呢,你一動手,稍微有點動靜,很容易被人家知道。如果把其他的人引過來,就完了。”

蘇珊娜想了一下,忽然笑道:“我引開他,你看准機會沖進去!”

我對點頭:“好,莫克你就在這里等我。”

蘇珊娜看准機會,忽然站了起來,從樹林里走了走了出去。

那個男人立刻看到了她,皺眉迎了上去,道:“女士,對不起,這里不能隨便進來的。”

蘇珊娜甜甜一笑:“抱歉,我是新娘的朋友,我在找洗手間。”

那個男人道:“這樣,洗手間在左邊的那個小門里面,你從那里走進去,然後……”

蘇珊娜假裝一臉困惑的神情:“抱歉,這里的每扇門好像都是一樣的,你能告訴我准確一點麼?”

那個男人又看了看蘇珊娜,大概男人都喜歡美女吧,他微笑了一下,走到蘇珊娜的身邊,然後耐心的用手指點道:“諾,你這麼走,然後從那個地方拐彎,再……”

“嗯,嗯,好的……”蘇珊娜嘴里小心應付著,然後偷偷朝樹林方向使了個眼色。

我趁他走過去和蘇珊娜說話的機會一貓腰,一下就竄了出去。我飛快跑到門口,一咬牙,伸手拉開了門,閃身進去。

進去後,門里面居然沒有人,我暗叫一聲僥幸。

打量了一下,這里是一個化妝間,梳妝台上放著各種化妝用的東西,旁邊的衣架上還有不少衣服。我看了一下,房間的另一邊還有一個小門,我輕輕走到門前,把耳朵貼到門上聽了一下,立刻確定了里面就是教堂的大廳。

我想拉開門進去,可是門卻是在里面的那邊鎖上了。我不敢用力,只能放棄了從這里進去的想法。

我又仔細打量了一下,想看看這里的窗戶外面有沒有什麼可以進出的地方。

就在我四處觀察的時候,門外忽然傳來的說話的聲音。我心里一驚,匆忙之下看見邊上的那個衣櫃,急忙打開鑽了進去,順手把櫃子門帶上。

衣櫃雖然不小,但是我一個大男人鑽進去,還是感覺很擁擠,身子縮在那里不敢動。鼻子里全是一種說不出來的香氣——我意識到,這里全是女人衣服。

就在我被那股甜香刺激得想打噴嚏的時候,外面已經有人說話了。

“時間差不多了,你准備好了麼?”一個女人的聲音,聽聲音挺年輕。

“嗯。”一聲輕輕的哼聲,算是回答了。

我立刻渾身熱血沸騰,我聽出這是楊微的聲音。我馬上意識到,這里是新娘的化妝間。

“你應該看上去高興一點,楊微,你要微笑。”說話的應該是楊微的女伴,多半還是她的伴娘。

楊微忽然輕輕笑了一聲,然後淡淡道:“你放心好了,等會兒我會笑的,放心,等我走進禮堂的時候,我一定會笑的,但是現在我笑不出來。”

“親愛的,你怎麼了?今天可是你結婚的日子。”那個女伴柔聲說。

楊微沒有說話。

我忍不住從櫃子門的縫隙里看出去,楊微正在照鏡子,她的臉上表情平靜。

她穿著一身雪白的婚紗,白色的婚紗更加襯托出她肌膚如雪,整個人就好像雪蓮花一樣的美麗高貴,只是臉上的表情卻是那麼淡漠,絲毫看不出一點的表情。

“你能出去一下麼?讓我安靜一會兒。”楊微忽然開口對女伴說道。

女伴歎了口氣,走到楊微身邊,和她並排坐下,輕輕摟住了她的肩膀,微笑道:“我知道,你還是不愛我的哥哥,是麼?你……你還在想他……是不是?”

楊微看了她一眼:“你怎麼說這個?安良可是你的哥哥,今天你不該說這些。”

女伴聳了聳肩膀,因為她背對著我,我無法看到她的臉。只聽見她繼續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很喜歡那個……陳陽,是麼?上次你們訂婚的時候,我遠遠看到過他,他確實看上去比我哥哥有趣多了。”

楊微忽然笑了一下:“安,你說什麼呢。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你哥哥?”

那個女伴輕輕一笑,然後沉下聲音道:“楊微,你瞞不了我的。你和陳陽訂婚的那天,你笑得多開心呢,我和你認識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你笑的有那天那麼多。而且那天你看陳陽的眼神……我能看的出來……你很愛她,對不對?”

楊微沉下了臉,淡淡道:“可以了,你說的很多了。別說這個了——從今天開始,以後你都不要再說這個話題了。”

她忽然又笑了一下,輕輕摸了摸那個女伴的腦袋,苦笑道:“我怎麼會有你這種伴娘呢,你居然在我結婚的當天一個勁頭的和我說那種話題。”

那個女伴沒有笑,輕輕說了一句:“楊微,我為你可惜。為什麼你不嫁給一個你愛的人呢?”

楊微站了起來:“你知道的,我和你哥哥結婚,是兩家利益的結合。我們的結婚是象征了IBB和你們家族的聯盟。”

女伴輕輕歎了口氣:“這又是何苦呢?楊微,你已經很有錢了,你的勢力也夠大了,你已經擁有了很多人都達不到的成功了,為什麼還要……而且是用你的幸福來交換?”

楊微沉默了一會兒,輕輕道:“用幸福交換?你錯了,我根本就沒有幸福,從來都沒有。”

“為什麼?”

“好吧,你想知道麼?我告訴你!”楊微的聲音冷了下來:“因為我不相信男人能給我幸福。我只相信我自己……”

“可是,可是你或許可以嘗試一下……”

“好了!”楊微皺眉道:“天啊,你可是安良的妹妹,你怎麼可以在他的背後鼓動他的妻子說這種話呢?”

女伴搖了搖頭:“我只是為了你可惜。楊微,你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看見楊微不說話,那個女伴又輕輕說了一句:“或許今天我不該說這個,今天是你結婚的日子,而且……你嫁的人還是我的哥哥,我更不應該說這些,但是……但是楊微,我只希望一點:你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楊微沉默了一會兒,出了會兒神,幽幽道:“可惜,可惜他是陳陽,我和他之間有很多障礙,我追求的很多東西,都會讓他將來很為難。”

楊微忽然歎了口氣,輕輕說了一句:“可惜他是陳陽,如果他僅僅是一個普通人,是個司機或者是個推銷員什麼的,我或許就真的跟他走了……可惜他是陳陽,他是他朋友的老五,是司棋的阿陽,是犖犖的小伍……他屬于太多人了……”

聽到這里,我心里忽然一酸。

那個女伴也不說什麼了,歎了口氣,說了句:你一個人休息會兒吧。于是就出去了。

我聽她出門了,想了想,就想走出去見楊微。沒等我出去,外面又傳來了聲音。

有人推門走進了房間。隨即我聽見楊微沉聲道:“你怎麼來了?按照規矩在婚禮沒有開始前我們是不可以見面的。”

“嗯……我……只是……想來看看你,我今天早上聽安說,你好像情緒不太高。”我心里一緊,這是安良的聲音。

楊微輕輕笑了一下:“你妹妹大驚小怪而已。”

安良歎了口氣:“楊微……我……你……”他好像猶豫了一下,才說道:“你是不是並不願意和我結婚?”

“有區別麼?不管怎麼樣,今天我已經要嫁給你了。”

安良走到楊微的身邊,怔怔看著楊微,喃喃道:“我知道我很自私,我也知道你並不愛我的,但是……但是……但是我真的很高興,因為我多年的夢想,就是能和你結婚……”

楊微打斷他,淡淡道:“你並不自私。我們都是很自私的。不要胡思亂想了,你趕緊回去吧,過一會婚禮就要開始了。”

安良看著楊微,忽然大聲道:“你放心,以後……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的對你……我安良一定會給你幸福的……我……我一定會用我的努力讓你愛上我,讓你忘記陳陽……”

“好了!”楊微忽然也大聲道:“不要說他的名字了。今天是我們結婚的日子——不要提他的名字!”

安良的眼睛盯著楊微看了一會兒,然後緩緩伸出手,輕輕搭在楊微的肩膀上,隨即腦袋慢慢的湊了過去。

混蛋,他想吻楊微!我立刻惱怒起來,媽的,他想吻我的女人!

我立刻就要沖出去,卻看見楊微頭一偏,讓開了他,隨即不動聲色的掙脫他的手,轉身走到鏡子前,淡淡道:“好了,你回去吧。”

安良小聲道:“微微,你……”

楊微搖了搖頭:“好了,安良,過了今天,我就是你的妻子了。你別這麼著急。”

安良走到楊微身邊,咬了咬嘴唇,眼睛里露出痛苦的目光,看了楊微足足有五秒鍾,然後輕輕歎了口氣,笑了一下,轉身就要走。

見到安良這副模樣,楊微臉上露出不忍的神色,猶豫了一下,她終于歎了口氣,忽然開口道:“等等……”。

她看著安良,忽然笑了一下:“安良,抱我一下。”

“嗯?”

楊微輕輕笑道:“我說,你過來抱我一下。”她臉上雖然在笑,但是憑我對她的了解,她眼睛里的那種冷漠卻是瞞不過我的。

安良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大步過來,伸手摟住了楊微,他激動的似乎連身子都在顫抖。楊微笑了一下,道:“好了,放開我吧。”

可是安良摟住楊微後,他似乎更加激動了,忍不住就再次低下頭去想吻楊微。

楊微想躲開,一邊躲閃一邊抗拒道:“不要這樣……”

安良渾沒聽見一樣,試圖固定住楊微不讓她亂動。

“你大爺的!放開我的女人!”我大吼一聲,從櫃子里竄了出來。

我沖過來,一把就把安良推開,然後伸手把楊微拉進我懷里,對著安良瞪著眼睛道:“不許你碰她!她是我的!”

楊微瞪著眼睛看著我,好像想不到我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從衣櫃里面沖出來一樣。

安良倉促之下沒有防備,被我一把推出好幾步,站穩後看到面前居然是我,臉色立刻變了:“你!!你怎麼在這里!”他轉頭看了看楊微,憤怒道:“是你讓他躲在這里的?”

“我沒有……他……“楊微也有點傻了,情急之下,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安良瞪著我雙目赤紅,猛然間大吼一聲朝我撲了過來。

我立刻把楊微從我身邊推開,卻來不及躲閃,一下就被撲倒在地上,隨即他拉住我的上衣領子把我從地上拎了起來,一拳就打在我的臉上。這個家伙看上去很強壯,力氣果然不小,我立刻被打得往後退了幾步,鼻子又酸又疼,一股熱乎乎的東西就從我的鼻孔里流了出來,我想我一定是鼻子被他打破了。我被這拳打得一下沒站穩,倒在了後面得衣服架子上,把衣架嘩啦也帶倒一片。臉上的血染到了身邊的幾件禮服上。

安良努不可褐,沖上來又是一腳,正好踢在了我的下巴上。

這一下可是下了重手了,我痛哼了一聲,仰頭就栽倒了下去,整個腦袋都疼的木了,嘴巴里全是血,張嘴就吐了出來。

我晃了幾下,痛的就要昏過去了——媽的,這個家伙身手怎麼這麼厲害!我陳陽打架還沒有輸得這麼慘過。

安良還想繼續動手。楊微忽然猛醒過來了,她看見我滿臉都是血倒在地上,臉上的血已經模糊一片,連樣子都看不清楚了,嘴巴里還不停的往外流,那血流得跟小溪似的,楊微立刻眉毛都豎起來了,她眼中忽然露出一種瘋狂的目光,她猛然尖叫一聲:“姓安的!!!!你敢打他!!!!!!”

說完,她已經沖了上來,從後面一把揪住安良的衣領,然後猛然一個大背摔,安良那麼大的塊頭,一下就被她摔了出去,狠狠砸在了地板上。轟的一聲,身材高大粗壯的安良好像一座小山倒塌一樣轟然倒下——我知道這一下可摔的不輕。因為我昨天就被楊微這麼摔過一次,之後我好幾分鍾都站不起來,而且腰疼了一夜。我相信昨天楊微摔我的時候,還留了分寸的,可今天楊微情急之下,恐怕就沒有保留了……楊微像瘋了一樣上去用那穿著雪白的新娘高跟鞋的腳對著安良的肚子一腳就踩了下去,然後隨手從桌子上拽過什麼東西,看也沒看似,抓過來就狠狠砸在了安良的臉上,安良痛叫了一聲,用手捂住了鼻子,但是血還是從他的手指縫隙里流了出來,我想他的鼻子一定被砸破了。

我目瞪口呆,眼睜睜看著楊微把一個牧師用來裝聖經的小木頭箱子砸在了安良臉上。等楊微回過頭,一邊喘氣一邊看我的時候,我已經說不出一個字來。

');

上篇:第一百六十章 【拯救愛情】     下篇:第一百六十二章 【抱得美人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