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六十二章 【抱得美人歸】  
   
第一百六十二章 【抱得美人歸】

房間里面三個人都沉默了。

安良捂著鼻子在地上喘息,鼻血長流,眼睛似乎疼得都睜不開了。我則是滿臉鮮血,半邊腦袋都失去了只覺,下巴疼得幾乎讓我要暈過去了。楊微似乎也從剛才得瘋狂中清醒過來了,剛才她見我被打得那麼慘,情急之下忽然發飆,也不知道她怎麼會那麼沖動,居然出了那麼重的手,這會兒估計剛才那個激動的勁頭也緩過去了,看著我和安良兩敗俱傷,她似乎也有點不知所措了——老天啊,她甚至現在還穿著新娘的婚紗,而穿著新郎禮服的安良則被她打得躺在地上站不起來了。

我深深吸了口氣,試圖想說話——但是,媽的,該死的安良,他剛才一腳踢中我的下巴,差點把我的下顎給踢碎了,現在我明顯感到下巴很可能脫臼了,根本說不出話來。

我嘴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幾聲,然後指了指我的下巴,對楊微拼命點頭。楊微陰著臉走到我身邊,雙手扶住我的下巴,稍微一用力,我立刻疼的慘叫一聲,跳了起來。不過下巴也算是被她接上去了。

“去看看他吧,他好像傷的不輕。”我指著還躺在地上呼呼喘氣的安良。

楊微也冷靜了一點,搖搖頭:“上帝啊,我剛才干了什麼啊!”

我歎了口氣,走過去自己把安良從地上拽起來。安良拼命仰著頭,不敢讓鼻血繼續流出來。就這麼仰著腦袋,用眼睛的余光看著我,樣子古怪已極。

楊微微微一猶豫,伸手從桌上找出一張紙巾遞了過去。可笑的是,楊微剛剛伸出手把紙巾遞過去,安良嚇的立刻條件反射一樣的往後一縮。

那個樣子,雖然我下巴疼得厲害,還是忍不住笑出聲音來,這一笑,我立刻疼得直叫喚。

安良陰沉著臉接過了紙巾把鼻子塞住了,然後掙紮著靠到了牆上,看著楊微,第一句話就是:“微微,你出手真狠……”

楊微臉上露出歉意,但是眼睛掃過滿臉鮮血的我,立刻沉聲道:“你出手也不輕!”

安良喘息了一會兒,估計氣也緩過來了,恨恨道:“他,他,他怎麼在這里!你把他藏在衣櫃里的?”

我搶先道:“不,我自己進來的,微微不知道。”

安良捏著拳頭,好像還想撲過來的樣子,吼道:“你來干什麼!”

楊微歎了口氣,看著安良道:“安良,對不起……我……”

“你閉嘴!”安良大吼一聲,然後看著我:“陳陽,你還來干什麼!”

我絲毫不理會他的怒吼,淡淡道:“我來阻止我的女人嫁給你。”

“你的女人??”安良叫道:“楊微是我的妻子!”

“可是她還沒有嫁給你。”

“可是她今天就要嫁給我了!”

“所以我來阻止!”

“你以為你可以麼?我可以讓你橫著出去!”

“你不妨試試看!”

我們兩人好像兩只爭斗的公雞,臉紅脖子粗的看著對方。

楊微皺眉,忽然尖叫一聲:“都閉嘴!”

她轉頭看著我,冷冷道:“陳陽,你來干什麼?昨天我已經和你說的很清楚了!”

我還沒說話,安良又大叫道:“昨天!該死的,昨天你們又見面了?”

楊微眉毛一豎,喝道:“你先閉嘴!”

安良看了楊微一眼,雖然氣得好像要炸了,但卻還是閉上了嘴巴。楊微氣得喘息不定,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安良,終于才開口道:“第一,我不知道陳陽你怎麼會跑到我的衣櫃里面來的。第二,我昨天也和你都說清楚了,我想你不應該再來了!”頓了頓,她對安良道:“抱歉,我剛才出手太重了,你……”

安良立刻道:“我沒事情,從小到大,被你打多了,也習慣了。”他又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苦笑道:“不過你第一次出這麼重的手。”

我忍不住冷冷哼了一聲,楊微立刻目光又轉回到我臉上,她看了看我,忍不住小聲道:“你,你還好吧?”

我歎了口氣,點了點頭。想了一下,我緩緩走到房間邊上,把剛才撞倒的幾個椅子扶了起來,吐出胸中的一口濁氣,用一種非常冷靜的語氣道:“好了,安良,剛才我們比力氣也比過了,不過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坐下來把事情說清楚?”

“有什麼可說的?”安良憤憤道:“是跑過來在我的婚禮上搗亂……不,應該說是我們的婚禮!”

“你們的婚禮?”我輕輕一笑,拉著楊微坐下。楊微似乎沒有想到我居然立刻能冷靜了下來,有些驚訝,也沒有掙脫我的手。

我看著安良似乎要噴出火來的眼睛,忽然輕輕說了一句:“安良,你愛楊微麼?”

安良想都不想,立刻道:“當然!我當然愛楊微!從我十幾歲開始就愛她!你懂麼?我愛了她十年!從美國到英國,從英國再回美國!我為了得到她,等了整整十年!在她不理我的時候,我難受過!在她去英國讀書的時候,我放下了美國的一切追去陪她!在她和你訂婚的時候,我傷心過!可是現在,就在我的夢想就要實現的時候,你這個混蛋卻又出現了!”

安良的聲音越說越大,最後兩句幾乎是喊出來的。

楊微臉上露出幾分感動的表情,歎了口氣,沒有說話。

我平靜的等安良說完,點點頭,然後笑了一下,輕輕道:“很好,那麼我也可以告訴你,我很愛楊微。我不知道我的愛是不是比你的重,但是我只知道一點,就是楊微同樣也愛我。或許對你不公平,但是這種事情沒有公平可是說的。”

安良立刻語塞,一張臉漲紅得好像個番茄,卻死活說不出一句話來。

楊微心里的人是我陳陽。這點就連他妹妹都能看出來,誰也不能反駁這點。

我不再理會安良,轉過身子,看著楊微的眼睛,輕輕道:“微微,你昨天說,我們不能在一起,我們今後的路,分歧太多。我知道,你對我,或者對我們之間的信心不足。你告訴我的那個故事,我昨晚一直在想,想了一夜。後來我想通了一點:真正的悲劇在于你的母親一生中沒有得到她的愛情。這才是造成這個悲劇的真正原因。但是你不應該從此就不相信愛情了。”

我忽然深深吸了口氣,走到楊微跟前,凝視著她,慢慢道:“我知道你擔心我們在一起將來會有很多困難。你認為我總是優柔寡斷,猶豫不決。或者說,我們之間,你不會為了我放棄你的追求,將來我們走的路還是會有很多阻攔。那麼,今天,我想我可以做一件事情,來表示我的決心。”

說到這里,我毅然拉起楊微,走到房間的那一扇通往教堂大廳的小門,然後用盡全身力氣一腳踹開了門。拉著楊微大步就走了出去。

安良眼睜睜看著我拉著楊微走進去,忽然大叫一聲:“你干什麼!”隨後追了上來。

我不理會他,拉著楊微走了進去。

門外是一個很短的走廊,走廊上還有一扇門,是打開的,里面正是教堂的大廳,所有的賓客都坐在那里等候婚禮的開始。

所有的人都衣冠楚楚,幾個女童用花瓣撒滿了中間的通道。我拉著楊微一頭就跑了進去。

楊微急了,小聲道:“你干什麼!”

我用盡力氣抓住她的手,不讓她掙紮開。

我們兩人一走進禮堂,所有的人被我們驚動了,全部回頭看我們,目光全部集中到了我們的身上。

我穿著衣衫零亂,臉上還有明顯的血跡,鼻青臉腫,一手拉著新娘楊微——她雪白的婚紗上也沾染了一些血跡,腳下的高跟鞋還少了一只——剛才踩安良的時候掉的。

我不理會眾人各種各樣奇異的目光,昂然走到前面的聖壇前,對神父低聲道:“抱歉,麻煩你讓一下。”

那個神父吃驚的看著我們,不過他看見我滿臉鮮血面目猙獰的樣子,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安良也隨後一瘸一拐沖了進來,他被楊微那一摔估計傷得不輕,走的比我們慢了許多。眾人看見新郎也是狼狽不堪的樣子,鼻孔里還塞著一團紙巾,不由得驚呼一聲,然後紛紛小聲議論起來。

我看著下面這些衣冠楚楚的賓客,里面有不少人,曾經還參加過我和楊微當初的訂婚儀式。

楊微掙脫了我的手,低吼道:“陳陽,你瘋了麼,你想干什麼?”

我微笑道:“我是瘋了。我一直以來,就是太理智,所以才給我身邊的人帶來這麼多困擾,今天我就想好好的瘋一次!”

身邊不遠一個穿著黑西裝的保鏢開始被這個情景驚呆了,現在終于反應過來了對著耳機講了幾句話,隨後從教堂外立刻走進了幾個保鏢,這些人迅速朝我們這里靠攏過來。邊上一個坐著輪椅的老頭忽然皺了皺眉,輕輕抬手止住了他們,看著艱難走過來的安良,沉聲道:“怎麼回事?”

安良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他的身邊,低下身子,對他說了什麼,老頭眼睛一亮,眼睛里暴射出一種精芒,瞪著我。

我看了看他,淡淡道:“您一定就是安良的父親,安會長了,是麼?”

老頭冷冰冰道:“不錯,我就是,請問你是誰?為什麼在這里?”

我輕輕一笑:“我是陳陽,我想您應該知道我。謝謝您沒有叫保鏢立刻把我扔出去。”

老頭低聲道:“不管你想干什麼,你最好立刻下來,有什麼事情我們到後面說去。婚禮結束後,我們可以詳細的談一談。如果你願意參加婚禮,你也可以留在這里……”

我退後了一步,淡淡道:“抱歉,恐怕不行。我不能等到婚禮結束後,那樣就來不及了。”

老頭冷冷哼了一聲:“這里雖然客人這麼多,但是你也不要以為我就真的不敢動你!”

“無所謂,你可以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找保鏢過來把我強行帶出去,不過我想這麼做,今後大家的茶余飯後,一樣會留下一個有趣的話題了。不是麼?我想您也不想做出有損于你們家族形象的事情吧?”

老頭猶豫了一下,聲音有些軟:“你到底想干什麼?”

“我只想說幾句話。”

老頭臉色立刻沉了下去,低聲叫了一聲:“把他扔出去!”

後面幾個保鏢立刻走了上來。

我趕緊拉住了楊微退後幾步,然後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字道:“讓我說完!”

楊微還在猶豫,她輕輕道:“陳陽,算了,我已經和你說了,我們……”

我打斷他,看了一眼走近的保鏢,用力握住楊微的手,看著她的眼睛,咬牙道:“讓我說完!微微!我是愛你的!讓我說完。”

楊微有些迷茫了,她飛快的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對一旁的漢森使了個眼色。漢森立刻走到我們的面前,攔在了中間擋住了那些保鏢。

老頭皺眉,沉聲道:“楊微!你這是什麼意思?”

楊微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卻沒有說話。我知道她能這麼做已經很難得了。以她的性格,以她對感情冷漠的一貫態度,今天能為我這麼做,已經算非常出格了。

就在這個時候,碰的一聲,禮堂前面的正門被人撞開了,隨即一個保鏢跌跌撞撞的滾了進來,看樣子是被人扔進來的。後面有一男一女隨後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是莫克和蘇珊娜。

莫克在前面開路,手里還扛著一個攝像機,因為他長得非常壯碩,手里還扛著一個大的攝像機,猛的一看,頗有幾分阿諾在《終結者》里面扛著自動機槍的那種威風凜凜的樣子。攝像機上赫然印著“NBC”,想來是他們從NBC的人手里搶來的,後面蘇珊娜手里拿了一個話筒,上面卻沒有台標,估計是被蘇珊娜撕掉了。

幾個保鏢立刻圍了上去想動手。蘇珊娜忽然大叫了一聲:“各位,這可是現場直播!難道你們想和電視鏡頭打個招呼麼!!”

這話一出,保鏢們就猶豫了。老頭子面色鐵青,揮了揮手,讓眾人退了下來。

我立刻松了口氣,莫克扛著攝像機站在大門口,蘇珊娜一路小跑到我的跟前。

我從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個微型的通訊器,拿出來扔給了楊微,笑道:“看,我也不是純粹靠魯莽辦事情的。他們一直在外面等著呢。這里一鬧,外面的保鏢就被吸引進來了,他們正好可以在外面從容安排好一切,我的保鏢對付幾個電視台的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蘇珊娜低聲道:“莫克把NBC的人都制服了,現在衛星采訪車就在外面,這里的一切正在現場直播。采訪車被我設置衛星轉播後就鎖住了,看來真的是我們運氣,他們居然派來的是一輛‘戰地采訪車’。這種車子是防爆的,除非他們現在出去用炸彈把車門炸掉,不然的話就無法關掉轉播系統,這里的一切已經轉播出去了!不過我想,他們來參加婚禮,不會帶著炸彈在身上吧。我想現在信號已經接到電視台了,那里會實時轉播的。”

我點點頭,笑了笑,看了一眼安良父子。

邊上一個嬌媚秀麗的女孩忽然走到楊微的身邊,低聲笑道:“看來,他確實比我哥哥有趣多了。”

楊微低聲歎息了一下:“這下可闖大禍了。”

我對那個女孩點了點頭,表示感謝,從聲音聽出來,我知道她就是那個女伴,剛才她說了我不少好話。

我清了清嗓子,朗聲道:“各位,各位,請安靜一下,我有幾句話想說。”

我又大聲說了幾遍,然後眾人終于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著我。

“各位,很抱歉,今天這里本來應該舉辦一場婚禮,但是因為我的出現,讓這個婚禮無法順利進行了。”說完這句,我微微欠了欠身子。

“大家有不少人應該認識我,我是陳陽。你們有不少人曾經參加過我和楊微的訂婚儀式。”

“我曾經掛名IBB的高級管理人員,曾經和楊微合作過一些很重要的工作,我想我必須承認一點,在上次我們訂婚的時候,我們僅僅是在完成一個交易,或者說,一場演戲——那是一個虛假的訂婚儀式——就和今天本來要舉行的婚禮一樣,同樣都是虛假的!!”

“坦率的說,我犯了一個非常重大的錯誤。就是因為我的猶豫不決和優柔寡斷,使得今天這個虛假的婚禮,差點就真的舉行了——如果那樣的話,我想我會後悔終生!”

“我想在座的各位,你們,你們所有的人,恐怕都會對一個詞語表示不屑——這個詞語就是‘愛情’。因為今天的婚禮,或許代表者一些利益的結合,或者代表著一些交易,或者代表者一些勢力的合作,或者代表著什麼協議和聯盟之類的東西,但是!這里!今天!這個婚禮!唯一缺乏的東西,恰恰是愛情!”

“很可笑,是麼?或許在你們眼里,婚禮不過是利益的結合,在這個圈子里面,婚禮就好像政治一樣,是按照需要進行的!!所以,我或許可以被你們大多數人嘲笑,嘲笑我的天真和愚蠢。但是我同樣可以嘲笑你們!因為我或許不理解你們那些複雜的利益的邏輯,但是我僅僅明白一個非常簡單的道理……”說到這里,我深情的看了一眼楊微,大聲道:“婚姻應該是建立在愛情的基礎上!”

“曾經我和她是敵人,但是在我們的交手中,我犯了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就是我愛上了楊微。我愛上了我身邊的這個女人,同樣的,我相信她也一樣愛我。所以,我必須來阻止這場婚禮。既然我,不,應該說我們,我們都犯了同樣的錯誤,那麼我必須讓這個錯誤扭轉到正確的軌道上來。”

我轉過身子,對著楊微柔聲道:“楊微,不管你曾進對我說了什麼,我只知道,我愛你。你說我應該留在中國,繼續我自己的事情,然後我們之間隔著一個太平洋,你有你的追求,我有我的道路。但是我發現我做不到。”

“那天你離開我後,我也試圖按照你說的話,壓抑自己的感情,試圖用工作上的事情來分散自己的注意,但是很遺憾,我失敗了——在得知你要嫁給別人的消息後,我立刻就崩潰了。我像一個瘋子一樣跑來的美國——為了打聽你的消息,我費盡了所有的心思,我甚至跑到黑社會去偽裝成警察。因為我不死心!”

“我知道,如果我不能阻止這個婚禮,我一輩子都會後悔!你說我們可以走各自的道路,然後忘記對方,我忘記在美國發生的一切……但是我沒有辦法。我忍不住的想你,想和你在一起。我忽然發現一個讓我自己都很吃驚的事實——我愛你,而且是很長時間了。哪怕是在我得知,當初那個越南人是你安排去的,我當時心里卻一點對你的恨意都無法生起。我只覺得難過,覺得無法相信……我想說的是,和你在一起的時候,雖然很多時候,我心里曾經對你產生過不滿,但是,我們一起在中國的那段時間,我們兩人的那段時間,是我無法忘記的。”

說到這里,我走到旁邊一個手里捧著鮮花的小女孩身邊,低下身子微笑道:“親愛的,可以借用一下你的花麼?”小女孩怯生生的看著我,猶豫了一下,把手里的花遞給了我。

我拿著花走到楊微身邊,單膝跪下,看著楊微的眼睛。

楊微搖著嘴唇,可是眼眶里面還是有眼淚忍不住要流出來。

我把花遞了過去,緩緩道:“昨晚,在知道了那個故事後,我第一個念頭就是,我非常的心疼。我意識到,我絕對不能讓悲劇再次發生,你的母親失去了希望,我不能讓你失去希望。相信我,我不會讓那種故事再次發生。”

“我知道我這麼做很愚蠢,簡直愚蠢極了。今天本來是一個婚禮——我還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能給你一個婚禮——但是我今天跪在這里,我請求你,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們在一起!我知道,故事里面的女人,付出了那麼多,可是男人最後離開了女人……我陳陽發誓,我永遠不會離開你,不管將來出了什麼事情,我都不會離開你。”

頓了一下,我無比認真的輕輕道:“楊微,我愛你。”

楊微哭了。

她真的哭了。眼淚不停的從她的眼睛里流出來,把化好的妝都弄糊了,她手里捧著花,喃喃道:“上帝啊,我該怎麼辦啊……”

我立刻道:“非常簡單,和我走,我們離開這里。”

我站起來,看著安良。安良臉色鐵青,咬著牙看著我,眼睛里露出痛苦的目光。

我低聲道:“我很抱歉,安良。”歎了口氣,我繼續道:“剛才,在化妝間里面,你說你愛楊微。但是我也告訴你了,這種事情,是沒有公平可言的。我能帶給楊微幸福,可這點是你無法做到的。或許你比我有錢,或許你們的婚姻可以給兩個勢力都帶去很多利益,但是相信我,這些不能帶給楊微真正的幸福!”

“你可以恨我,這點我沒有辦法。你甚至可以將來報複我,你可以扔手套然後找我決斗,或者可以想辦法讓我破產,或者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你不能讓楊微嫁給你!這不僅僅是因為我會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還因為——這樣只會讓楊微今後變得更加冷漠,變得對人性更加失去希望……”

我轉頭看著楊微,走上去,拉住她的手,低聲道:“親愛的,現在,由你決定吧。”

楊微抬起頭看了看我,看了看手里的花,看了看安良父子,看了看在座這些目瞪口呆的賓客。她想了一會兒,咬了咬牙,忽然歎了口氣,目光重新落在了安良的身上。

她低聲道:“安良,對不起。”

安良立刻如中電擊,身子晃了晃,臉色慘白。

我臉上不動聲色,心里卻長長出了口氣,我知道,我贏了!

楊微親手把頭上的婚紗拿了下來,然後彎腰把腳上剩下的那只高跟鞋脫下。做完了這一切後,她看了看我,忽然用一種奇怪的語氣道:“小伍,我就和你一起瘋一次——我願意賭一次,希望你不會讓我後悔!”

“一定不會的。”我看著她的眼睛。

楊微忽然輕輕一笑:“如果將來你負了我,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的!”

她臉上終于露出了那種“楊微式”的微笑,然後目光掃過所有的人,輕輕笑道:“各位,我很抱歉,婚禮取消了。”

盡管事先大家已經隱隱預料到了,但還是引來眾人一片嘩然。

“楊微!!”安良的父親咬牙低吼道:“你這麼做想過後果沒有!”

楊微聳了聳肩膀:“抱歉,安會長,過了今天,你可以做出任何你的決定——但是今天我的決定已經做出了!”

說完,楊微拉著我大步從中間的通道走向門口。

伸手蘇珊娜手里拿著話筒飛快的追在我們的身後,她一邊跑,還一邊的對著話筒飛快的說道:“……商界新星陳陽的出現終于阻止了這場本來讓兩大家族聯盟的婚禮,又是一場愛美人不愛江山的故事!相信這一變故將會引起IBB公司和華商會之間關系的破裂,連鎖反應將會在今後一一體現,隨即我們有理由繼續關注之前曾經出現過種種蹊蹺的德國漢高收購案件,相信今天的這場變故,將對于漢高這塊蛋糕的重新分劃,引起不可估量的化學反應……CNN蘇珊娜·巴特在內華達州特里亞里鎮婚禮現場為您發回的最新報道……”

楊微拉著我一邊跑一邊回頭對蘇珊娜低聲道:“你們的汽車呢?在哪里?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里!!”

“為什麼?”我低聲道。

“你以為安家老頭子這麼好說話的?剛才是公眾場合,他沒有辦法翻臉而已……”

我知道楊微絕對不會危言聳聽,立刻打電話給停留在鎮子另一邊的直升飛機。

然後拉著楊微,後面跟著莫克和蘇珊娜一路狂奔沖出了教堂外面的馬路上,後面漢森帶著兩個楊微的保鏢跟在後面,朝著小鎮的另一邊跑去。

直升飛機根據我的命令朝著我們飛來,就在馬路上停了下來。

好在因為婚禮的舉行,這里周圍早就把交通給控制了,沒有什麼車輛,直升飛機停下來也沒有什麼大的問題。

等到一幫人都上了飛機,我和楊微才一口氣松了下來。

我看了看楊微,發現她也在看我。

楊微臉上掛著古怪的笑容。

“你笑什麼?”

“我笑今天的事情真的太瘋狂了。我實在想不到你居然真的跑來大鬧婚禮——就好像電影里的故事一樣。”

我搖搖頭,笑道:“還是不一樣的。電影里面的故事可比這個浪漫多了——按照電影里面的故事,應該是,女主角就要和別人結婚了,神父在問‘你願意嫁給他麼’,就在女主角要回答‘我願意’的時候——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男主角忽然推開教堂的大門沖了進來,跑到新娘的面前,一番深情款款的告白後,兩人熱烈的吻在一起……哪里像我?被人打得鼻青臉腫,像豬頭一樣……”

楊微臉上掛著微笑,深情的看著我,忽然柔聲笑道:“或許我們有一點可以和電影里面一樣。”

“什麼?”

楊微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耳朵邊上低聲道:“吻我,笨蛋!”

她臉上還掛著剛才的淚痕,但是此刻微笑卻是無比的嫵媚動人,看著她如星辰一樣的眼睛,我心里一陣激動,對著她那紅潤的雙唇,就吻了下去。

我的嘴唇感受著對方的溫軟,鼻子里滿是楊微身上的甜香,腦子里暈暈糊糊的,心里高興的好像整個胸膛都要炸開了一樣。

就在我們兩人都沉浸在幸福中的時候。身邊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了。

蘇珊娜手里還拿著話筒,看著正在熱吻的我們,正襟危坐的對著話筒說道:“……現在是今天的搶婚事件的兩位當事人在飛機上熱吻,看來對于今天這件事情的結局,雙方都感到非常滿意,相信各位觀眾此刻也和我一樣懷著非常激動的心情,能看到兩位當事人終于能夠在一起……CNN蘇珊娜·巴特為您報道,關于此事件,我們將為您做後續報道,請繼續關注!”

楊微笑得幾乎要岔氣了,伏在我懷里笑得不停。

我歎了口氣,瞪了蘇珊娜一眼,氣憤道:“蘇珊!!”

“怎麼了?你們繼續啊,別管我……我只是在工作而已。”蘇珊娜笑眯眯看著我們。

我歎了口氣,無奈的看了一眼楊微,然後松開了她。

“怎麼?陳陽,你害羞了?”蘇珊娜笑道:“上帝啊,剛才你的勇氣呢?你可以在那麼多人面前做了一番深情告白啊?而且是現場直播!!NBC的衛星轉播車,我估計全美的新聞頻道都可以覆蓋了……你們中國人有句話叫什麼的?我想想……嗯,對了,‘路人皆知’!是麼??”

我沒好氣瞪了她一眼,隨即閉上眼睛。

幾個小時後,飛機到達了紐約,下了飛機後大家分手,我和楊微立刻准備回去。眼看著莫克把攝像機放在了蘇珊娜的車上,蘇珊娜已經迫不及待的打開手機打電話給電視台了,為了安全起見,在教堂的時候,我們身上的手機都關掉了。我忍不住苦笑道:“看吧,明天早上的新聞,估計全是我們的事情了。”

楊微輕輕一笑:“怎麼了?後悔了?”

“沒有!”我聳聳肩膀:“就是覺得有點別扭,畢竟這是我們的隱私。”

莫克走到的身邊,忽然拍拍我的肩膀,一臉神秘,笑道:“放心吧,陳先生,你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的。”

“什麼?”我看了他一眼。

莫克低聲道:“我在扛著攝像機的時候,偷偷把上面的視頻音頻的傳送插頭把掉了,你們看著好像我是在拍攝,其實插頭是在我手里攥著呢。根本就沒有任何信號傳送出去……呵呵。”

“…………”我目瞪口呆看著莫克,想不到他居然會來這麼一手!

“跟著你這麼久了,我總也學到了一點,不是麼?”莫克笑笑,繼續道:“我可是一個負責任的好保鏢!”

“很好很好!!”我拍拍他的肩膀。

遠處,蘇珊娜在汽車里忽然發出一聲尖叫:“SHIT!!怎麼回事!!!!你說你們沒有接受到任何信號??怎麼會這樣!!!”

楊微低聲壞笑道:“笨蛋,還不快走,等著她過來找你們算帳??”

說完她拉著我就朝我們的車跑去。

`

`

【爽完要砸票:)】

');

上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陳老五搶親】     下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箭雙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