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箭雙雕】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一箭雙雕】

“你在想什麼?”我看著坐在那里發呆的楊微,走過去輕輕摟住她。

“你猜猜?”楊微眨了眨眼。

我側頭想了一下,笑道:“你在想怎麼應付安家的報複?這個婚禮應該讓他們丟了一個天大的面子,我想明天開始,媒體就會披露消息了。安家本來就有不少黑道的勢力,加上他們在經濟領域的勢力,還有在應對漢高公司的策略上,他們本來是你的盟友,現在關系已經破裂了,上次股市上面他們砸了不少錢下去,現在他們手里還擁有不少股票,只要他們把股票賣給陳遠,那麼漢高公司就永遠屬于陳遠了。就算他們不把股票賣給陳遠,隨便在股市上拋售出去——你失去了他們的支持,在漢高公司也很難向陳遠叫板了……”

我正在滔滔不絕的分析,楊微忽然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她的眼睛拉閃爍著狡猾的目光,輕輕笑道:“你錯了,親愛的,我沒有考慮這些。”

“哦?那你在考慮什麼?”

楊微看著我的眼睛,正兒八經道:“我在考慮明天我們做什麼,是和你回中國呢,回去後怎麼面對你的犖犖還有司棋,以及以後的事情……”

“可是……你都沒有考慮公司的事情?”我瞪著眼睛看著楊微。

楊微微笑,她笑得異常嫵媚,可是看著這種嫵媚的笑容,我心里卻有些沒底——每次她臉上露出這種笑容的時候,我就知道,有人要倒黴了。

果然,楊微眨了眨眼睛,笑道:“親愛的,現在是你把我從婚禮上搶回來的,所以後面的事情,我就交給你了——要知道,我只是一個女人,一個可憐的,無依無靠的女人而已啊。”她故意裝出可憐的笑容。

我頭皮一麻,苦笑道:“你?可憐的女人?”

“不是麼?”楊微攤開雙手,微笑道:“你把我搶了回來,等于搶回來一個天大的麻煩,你想想吧,安家的報複,還有我那個親愛的兄弟,王浩,他絕對是最希望我死的一個人。還有陳遠,他早就蠢蠢欲動了——別告訴我你上次去北京陳遠只是找你喝茶而已哦……”

楊微忽然伸出手反手抱住我,輕輕道:“這些本來應該全部都是我的問題,可是現在不同了,現在你是我的男人了,所有的問題,當然就交給你了。”

我苦笑道:“那你呢?”

“我?”楊微親了我一下,嘻嘻一笑:“我只需要每天逛逛商場,買點化妝品,然後每天關心時尚雜志,關心米蘭最新款式的時裝,然後每天做做健身和美容,在家里乖乖的當你的女人啊。”

“別開玩笑了!”我艱難了咽了一口吐沫,立刻一個頭變成了兩個大。我看著楊微,輕輕道:“你的追求呢?你不是說你要擊垮陳遠麼?你要成為IBB和漢高公司的主宰麼?你的野心呢?”

楊微看著我的眼睛,正色道:“你不明白麼?我先前之所以拒絕你,就是因為我的不自信,因為我母親的故事,讓我一輩子都不敢相信男人,不敢相信愛情。IBB??漢高??我楊微是什麼人?如果我追求的是這些,我早就離開公司,去建立自己的商業王國了。”

我吃驚的看著楊微:“那你的意思是……你不再和陳遠斗了?”

楊微看著我的眼睛,忽然正色道:“陳陽,我得到了更加重要的東西。我得到更加重要的東西……”

她目光閃爍,深情的籠罩在我的臉上,我心里一陣激動。

她歎了口氣,繼續道:“我承認我作出的這個決定讓我自己也無法相信,但是我說了——我願意賭了一次。願意為了你賭一次,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是麼?如果你讓我失望了,相信我,我一會親手殺了你的。如果你將來離開我,我就殺你了!”

我把她抱得緊緊的,低聲道:“離開?別開玩笑了……”我低頭看著楊微,瞪著眼睛道:“女人!!我告訴你,你再敢提離開兩個字,我就弄死你!”

楊微吃吃一笑,笑得無比燦爛。

第二天早上,楊微就拖著我前往IBB公司總部,臨時召開的緊急董事會即將舉行。

我和楊微攜手走進IBB的總部大樓,從專用電梯直達頂樓的會議室,我們到達的時候,十三個董事會成員都到齊了,除了有兩個董事在塞班島休假,IBB全部董事都坐在這里了。

楊微像從前一樣,面色嚴肅走到最前面的席位前,然後鄭重的宣布了一個決定:她決定辭去IBB董事長的職務。

看著面前那些驚訝的董事們,我的心情一樣的非常激動,我想不到楊微居然真的就這麼簡單的放棄了她的這些——她幾乎是用盡了心血,用盡了心機,甚至不惜靠各種陰謀詭計得到的這些。

“各位,沒有什麼可驚訝的。”楊微淡淡的笑著:“我想你們一定很奇怪,今天我應該是在歐洲渡蜜月,因為昨天應該是我的婚禮……很抱歉讓大家吃驚了,但是這個決定也是我幾個小時之前剛剛做出的。”

“在座的各位沒有去參加我的婚禮,所以你們還不知道事情的經過,不過我現在可以宣布了——我的婚禮已經取消了。”

又是一片嘩然,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婚禮的重要性——代表著和安氏家族的聯盟。

“所以,IBB接下來在美國的所有業務,將會遭到安氏家族的全面打擊和報複,這個時候,如果在當年,我們自然不怕他們,但是現在,我們經過了漢高公司的收購案件,公司的資金已經非常緊張了,我們沒有足夠的實力對抗安家的打擊,所以我必須離開——我希望我離開了,安家的打擊目標就不再會對准IBB了。不管如何,我很抱歉給公司帶來的這些麻煩,我決定引咎辭職。我很抱歉給各位帶來了這麼多麻煩。”

我靜靜的站在一邊,看著整個過程,不發一言。

胖胖的奧蘭多第一個站起來大聲道:“楊微小姐,可是你離開了,將由誰接替你的位置呢?”

這話一出,立刻大家停止了喧嘩,都各懷心事的看著周圍的人。

現在IBB經過了上一次的振蕩,董事會里面擁有股份最多的人,只剩下了王庭的一對兒女,楊微和王浩,以及奧蘭多和另外幾個股東,擁有相當的一部分股份——但是他們各自的股份都無法占據一個絕對的多數,楊微成為董事長,是因為靠了她的威信和培養起來的勢力,和幾個股東的支持,在IBB里面形成了一個所謂的“楊微聯盟”,靠這個聯盟才擁有了一個比較多的股份,從而奠定了楊微在IBB的領導地位,現在楊微一甩手不干了,低下的那些人,就亂了。

誰不想坐上董事長的位置?不少人立刻就眼睛發光了。

楊微淡淡一笑:“誰來擔任董事長的職位,我個人沒有什麼想法,還是根據公司的制度大家推舉,然後按照規章投票計算吧——至于我的那一票,會棄權的。此外說一下,我會再短期內出售我手里的IBB的股份,當然,如果誰有興趣,可以找我的代理律師洽談。”

說完這些,所有的人都轟動了。

出售股份??

等于楊微將徹底的離開IBB了,今後她連IBB的董事成員都不願意當了。

不少心里懷有各種目的的人立刻開始了計算,計算著如果買下楊微手里的股份,那麼加上自己手里的股份,就立刻可以成為公司的第一大股東……

不再理會這些人的各懷鬼胎,楊微宣布完了之後,拉著我走出了會議室。

“就這麼簡單?”我不可思議的看了楊微一眼。

“就這麼簡單。”楊微輕輕一笑:“剩下的事情,不用我出面,會有人主動找我的。”

我緊緊握著她的手,輕輕道:“看來你真的作出了你的決定了……”

楊微也緊緊握著我的手,輕輕道:“我已經把全部的東西都押在你的身上了。”

想了一想,她忽然輕聲說道:“IBB從根本上來說,是我父親王庭的東西,對我來說,只不過是打垮他的一件工具而已……”

她看著我的眼睛,臉上露出一種輕松的神色:“相信我,作出這個決定後,我忽然覺得真的很輕松,我終于可以徹底的擺脫他留給我的陰影了……”

`

接下來的幾天,是非常混亂的一段時間。

IBB的再次震動,引起了媒體的極度關注,不到半年的時間,一個如此規模的大公司兩度更換掌舵人,而楊微的離開更加的徹底,甚至連手里的全部股份都出售了,引起了媒體的無數猜測。更有一些媒體捕風捉影的猜測,楊微可能是因為個人的經濟困難,不得已出售手里的股份來緩解自己的經濟危機。還有一些媒體則聯系了楊微和安家的婚禮的取消大做文章,甚至挖出了很多所謂的“內幕”。

每天都有很多記者守候在IBB的公司大樓前,只要有任何IBB的高層人員進出,就好像蒼蠅一樣的圍上去。

還有不少專家則分析出,IBB經過這兩次振蕩後,真的是元氣大傷了——公司在漢高公司的收購案件中損失慘重,幾億的資金被套住無法動彈,隨後兩位董事長先後更換離開,使得董事會里面失去了一個可以支撐大局的人物。

“這難道就是你事先想好了的結果?”我看完了當天的報紙,坐在沙發上,給自己點了一支煙。

楊微走到我身前,坐到我的懷里,不露痕跡的把我手里的香煙搶走,然後在煙缸里面熄滅,先是皺眉道:“親愛的,你抽煙太多了,要控制。”

隨後她不理會我的苦笑,繼續道:“你放心好了,這個局面很快就會結束了,立刻有人會出面收拾這個爛攤子的。”

“誰?”我皺眉道:“這幫IBB董事們怎麼這麼傻?現在IBB就好像一個靶子一樣,周圍多少公司都在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多少公司都想在這個混亂的局面下,一口吃掉IBB。更何況,安家那里已經憋足了一口氣,要報複IBB呢,昨天安家已經宣布了,在美國的所有投資項目,將全面封殺IBB。拒絕和IBB有任何的生意來往,安家的很多關系良好的公司,也表示和安家共同進退——現在的IBB就好像一艘即將沉沒的大船,周圍不知道多少鯊魚在眼巴巴看著呢。”

“總有人願意出頭的。”楊微嘻嘻一笑。

`

果然,幾天後,一個重大的消息傳來——和前任董事長楊微不合的王家的長子王浩,回歸了IBB總部,聲明決定競爭IBB董事長一職。王浩是王庭的兒子,他本人手里已經控制了不少的IBB的股份,加上王庭死後的遺產——王庭原來的股份,在他死後,一部分歸了王浩和楊微兩人分掉了,一部分則捐贈給了一些經濟代理公司和慈善基金。

王浩無疑是目前競爭人選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個了,不僅僅是他的身份,還有他在這個重要時刻的回歸,難免帶有一絲頗為讓人激動的色彩——在這個為難的時刻,前任公司太子爺回來掌控江山。更何況,他手里還控制了相當的一部分股份。

董事會里的兩個董事立刻公開宣布支持王浩,隨即王浩也開始他的公關工作,他在媒體面前發表的非常自信的演說,他毫不留情面的駁斥了前任董事長楊微的所作所為,並且作出了一個個讓人心動的許諾,隨後他一個一個的拉攏董事成員,建造自己的同盟。

應該說,他是很成功的。他的出現,立刻讓原來呼聲很高的兩個人的勢頭明顯的減弱了很多。

“這個笨蛋。”我看完了所有的報道後,歎了口氣,轉過頭看著正在專心翻閱著一本巴黎最新時尚雜志的楊微,笑道:“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王浩會在這個時候跑回來?”

“什麼?”楊微抬頭看了我一眼。

“別裝了,親愛的。”我抿嘴一笑:“王浩這個小傻瓜,早就想奪回公司的控制權了。現在IBB的董事長,等于就是一個坐在火山口的位置,隨時都會爆發一場大的災難。這個時候,你是不是早就算好了,他會上這個當,自己跑回來坐在這個風口浪尖的位置上?”

楊微把雜志合上,然後走到我身邊,笑道:“你猜猜呢?王浩這個小傻瓜,早就恨不得我們死了,現在由他出面把這個爛攤子頂下來,然後叫他面對安家的報複,讓他們斗個不亦樂乎,不是挺好的麼?”

楊微笑那麼甜蜜動人,笑容仿佛又天真又可愛。

我搖頭歎息,苦笑道:“上帝啊,你真的是一個可怕的女人。”

楊微嘻嘻一笑,把手里的雜志塞到我的手里,然後坐在我的腿上,樓住我的脖子,在我的耳朵邊上吹了口氣,輕輕笑道:“記住,這個可怕的女人,是你的女人。”

隨後她隨意的翻開雜志,笑道:“親愛的,你看看,這款新的‘范思哲’春季新裝,這件衣服如何?”

我臉上帶著壞笑,翻身把她壓在下面,看著她的眼睛,假裝惡狠狠的說道:“別和我提什麼衣服時裝了,我現在想看看你不穿衣服的樣子……”

楊微目光迷離,緊緊摟住我的脖子,在我耳邊輕輕說道:“我知道,你一直嫌我太聰明,不過我聽說,女人生了孩子後,就會變得笨一點的……所以……”她臉頰上顯現出兩抹紅暈,用一種輕微的聲音繼續道:“所以,我們不妨試試……”

我看著楊微,心里一陣沖動,看著楊微臉上露出百年難得一見的羞澀的表情,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要沸騰了。

我低頭立刻狠狠的吻住了楊微的嘴,用舌頭撬開她的牙齒,和她糾纏在一起。就在我的渾身血液火熱到幾乎就要爆裂開來的時候,我的手機卻不合時宜的響起了。

“別理它……”楊微閉著眼睛,身子死死的糾纏著我。

可是手機卻不停的在響,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我歎了口氣,心里罵了一句:“該死的!!!”不情願的放開了楊微,從身邊剛才徹下來的衣衫里面掏出電話。

“喂?”我的聲音里面似乎還帶著幾分火氣。

“喂……是陳陽麼?”一個溫軟動聽的女人聲音,似乎還有幾分猶豫……

“蘇蘇?”我心里一驚,隨即滿腔的熱血立刻冷靜下來,忍不住看了一眼身邊的楊微。

蘇蘇的語氣似乎非常的急促:“陳陽,你最好盡快離開美國,帶著楊微盡快離開……”

“什麼?你說明白一點……”

蘇蘇那頭的語氣顯得更加焦急:“別問了,你趕緊離開吧,回中國去……”

“蘇蘇,你說的明白一點。”

蘇蘇的口氣更加無奈,她好像哭了出來:“陳陽,我不知道我該不該打這個電話……但是……但是……你快離開美國吧,王浩要殺了楊微,你們快走吧……王浩他……他簡直是瘋了……”

');

上篇:第一百六十二章 【抱得美人歸】     下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意外的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