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六十六章 【欺軟怕硬】  
   
第一百六十六章 【欺軟怕硬】

【精彩預告:本人新書,將于本周三正式開始上傳!希望大家到時多多支持!】

`

“怎麼樣?”

安良從門外進來後,安良的妹妹安心就迎面上去問道。

“很難。”安良看了我和楊微一眼,皺眉道:“我出去打聽了一下,現在機場那里被道森家的人盯著呢,上次在公路上的襲擊,他們損失了六個人,弄得他們很沒有面子,道森家的老約瑟發話了,發出了黑道的追殺令,一定要干掉你們。”

我坐在沙發上,靜靜的等他說完,還沒有等我開口,楊微皺眉道:“你的消息從哪里來的?”

“劉長龍那里打聽到的,現在全紐約,也只有他還能老約瑟說上兩句話了。我本來想找他出面,畢竟沒有人願意和道森家為敵。”

“報警沒有用麼?”我皺眉。

“報警?!”安心瞪了我一眼,眼睛里露出奇怪的目光:“天啊,你還沒有搞清楚狀況麼?他們這種人,根本不怕警察的。”

安良看了我一眼,忽然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心平氣和道:“沒關系,你不是本地人,不了解道森家的勢力,在這里,他們幾乎就是地下秩序的國王。警察根本沒有辦法——兩年前,曾經聯邦調查局找到一個重要的證人,准備好好收拾一下他們,結果道森家派人把那個證人干掉了——順帶著連著保護證人的兩個組的聯邦調查局的特工一起干掉了,事後他們依然過的好好的,可是本區的聯邦調查局局長卻丟了官職。”

我有些吃驚——我吃驚的不是他說的這些事情,而是安良對我態度——他也太和藹了,看他那麼拍我肩膀的樣子,好像幾天前差點打斷我鼻梁骨頭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樣。

我搖搖頭,把這些念頭拋開,想了一下,又道:“那麼,現在我們就只能這麼躲著?”

“只能先這樣的,等國內派人來接你們回去,現在你們只有四個人,還有一個受傷了,跑不出去的。”安良說道這里沉默了一下,看了一眼楊微,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很抱歉,我能幫助你們的就只有這麼多了。我不能明目張膽的幫著你們和道森家作對,那樣會給我們安家帶來很大的麻煩——我沒有權利那麼做。”

我的心漸漸沉了下去。我清楚安家的勢力,如果連他們都忌憚那個道森家族的話,看來這次的麻煩還真的不小了。

該死的,王浩怎麼會找到這麼強大的人當後台呢?

我看了一眼楊微,楊微立刻明白了我的疑問,她輕輕笑了笑:“很簡單,道森家答應幫助王浩,肯定是有目的。他們才不會做虧本生意呢。親愛的,你忘記了?IBB是做風險投資的。做投資,就需要大量的資金,大量的錢。道森家正好可以利用投資來洗黑錢而已。一般來說,像IBB這樣的大公司是不會和黑幫有聯系的,那樣太有損公司的形象了。可是王浩這個小白癡卻瘋了,他居然……”

楊微的表情有些黯然,我明白,IBB的今天的發展,楊微付出了很多心血,可是王浩現在卻和道森家聯系在了一起,利用IBB投資來洗黑錢,這不得不讓楊微有些郁悶。

安良歎了口氣,想安慰楊微幾句,可是看了看我,苦笑了一聲,忽然輕輕道:“好了,你們先休息,我再去劉長龍那里一趟。”

我忽然叫住了他:“安良!”

我走到他身邊,正視著他的目光,然後很鄭重的伸出手,正色道:“謝謝你,楊微說的沒錯,你是個很好的人。”

安良愣了一下,和我握了握手,輕輕苦笑道:“我該說什麼呢……謝謝你。”

安良出去後,安心一直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我。直看得我有些發毛。

“你真讓我吃驚。”

“什麼?”

“你,剛才我和我哥哥說的話。”安心笑道:“我以為你會和他關系很緊張呢。”

“不,你錯了。”我淡淡一笑:“我從來沒有把你的哥哥當成我的敵人——他沒有錯,愛一個人是沒有錯的,而且在我們困難的時候,他幫助了我們。”

楊微臉上掛著甜蜜的微笑,用一種溫柔的目光看著我。

安心歎了口氣,道:“看來你這個人不但有趣,好像為人也挺不錯。我哥哥輸給你看來沒有什麼遺憾的了。”

我剛想說句謝謝。她立刻又緊緊跟了一句:“只可惜你的身手太差了。你連我都打不過。”

我聳聳肩膀,回想那天她兩三下就把那個襲擊我們的人放倒了。心里嘟囔道:“有幾個男人能打得過你?根本就是一個暴力的女恐龍。”

安良的這棟房子在紐約的東區,這里環境還算幽靜,周圍也比較偏僻,相對來說還比較安全。我們幾個就這麼留在這里等待消息。

莫克在樓上休息養傷,漢森在外面巡視。

我和陳遠聯系了一下,告訴了他我在美國的情況。

陳遠的態度有些奇怪,他得知了楊微被我從婚禮上拉了回來後,沉默了很久,然後他第一句話就是:“犖犖怎麼辦?”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語氣冰冷異常,這種冰冷讓我心里沒有來由的忽然一跳……

對于這個問題,我沒有直接回答他:“這個問題我回來後會回答你的。我只是想告訴你,犖犖是我的女人,她今後也同樣是我的女人……好了,老頭子,現在的問題不是我回來後怎麼向你解釋,而是我怎麼才能平安的回來!”

我聽的出來,陳遠有些矛盾。

一方面,楊微的忽然辭職,等于退出了和他的爭斗,陳遠一下少了一個心腹大患——有楊微這麼一個對手,沒有人會感到輕松的。現在IBB換上了王浩主事——陳遠可不會把那個小白癡放在心上。

楊微既然跟了我,就等于變相的站到了陳遠的這一方。

可是另一方面,我在美國做的一切,擺明了是楊微成為了我的女人,陳遠身為犖犖的父親,心里總是無法釋懷的。

最後他決定先派一些人手過來,到美國來把我們接回去。畢竟有什麼問題,也得先回去才能解決。

和陳遠通完了電話後,楊微在我身邊忽然笑了一下,笑得極其古怪。

“怎麼了?”

“你知道麼,親愛的,你真的很幸運。”楊微看著我笑道。

“哦?”我不明白。

“陳遠啊。”楊微走到我身邊坐在我身旁,握住我的手,低聲道:“你知道麼?我絕對比你要了解陳遠!剛才他沉默的時候,其實我知道他已經動了殺心了。”

“殺心?”我站了起來。

“是的,殺你的心。”楊微嚴肅道:“因為你和我的關系。你想想你和犖犖的事情,再想想你和我的關系——陳遠是什麼身份的人?他能容許別人傷害他的女兒麼?陳遠能在商場上風光了十幾年,他可絕對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他的心狠手辣絕對是你想象不到的。如果不是犖犖已經為了你生了孩子,恐怕他早就宰了你了!”

我側頭想了一想,覺得楊微說的很有道理。

我歎了口氣。

事情總是這麼複雜,我和犖犖,和楊微,和陳遠之間,看來這些關系想理順了,還真不是那麼簡單的。陳遠是什麼人?他是躲躲腳就能引起一場經濟地震的巨頭。他能容許自己的女兒和別人分享一個男人麼?就算犖犖肯,他也丟不起這個人。實在不行,到時候說不定他就一狠心,一刀把我宰了,世界就清淨了……哼哼。

只是這個問題,是個糾纏了很久的疙瘩,繼續想下去,難免還是從前的那些思路……我搖搖頭,苦笑了一下:還是有命先回國再說其他的吧。

想到回國,我忽然心里一動,道:“安良去找劉長龍,那個劉長龍能出面把道森家的事情擺平麼?”

“不能。”楊微搖頭。

“可是,劉長龍好像在黑道也有一些勢力吧。”

楊微笑笑:“你不明白的,劉長龍的勢力,比起道森家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他還不夠資格出面找道森家的人談判。”

“可是劉長龍在紐約看上去很風光啊,他控制了好幾個街區呢。”

楊微撇了撇嘴:“是的,看上去紐約除了道森家,還有其他幾個勢力,包括劉長龍。可是這些勢力根本就是道森家故意留下的空間放他們一條生路而已,他們都是仰著道森家的鼻息過日子——比狗好不了多少。”

“有這麼誇張麼?道森家既然像你說的這麼強大,干脆把他們都滅了,就好像小說里面的說那樣‘一統江湖’就是了!”

“不是這麼簡單的。親愛的。”楊微笑道:“道森家留著那幾個小幫派讓他們繼續生存,是為了他們自己。你想想,黑社會,無論怎麼說,總是黑社會,哪怕表面上洗得再白,本質上是不會變的。他們對抗的就是法律和警方。道森家雖然勢力大,可是他再大也大不過美國政府吧。如果他真的像你說的那樣‘一統江湖’了,那麼也就是他完蛋的日子到了——政府會坐視一個一統了黑社會的龐大勢力出現麼?黑社會這種事物現在雖然存在,是因為政府無法根除它,但是不代表政府就喜歡這樣,所以他們只能想辦法保持平衡,一方面適當的打擊,一方面讓黑社會之間自己制約自己。所以政府不會允許出現一家過于龐大,大得能夠一統江湖的黑道勢力。那樣得話不符合政府的利益。”

“我明白了。”我點頭道:“道森家的人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們的勢力雖然足夠大了,但是卻故意留下一些小的勢力讓他們生存,這樣可以分散警方的注意力,不要讓自己成為最大的和唯一的目標。”

“是的,所以劉長龍,還有紐約的一些小的幫派,雖然看上去平時還挺風光,其實也是站在別人家的屋簷下面而已。”

我重新坐回到沙發上,沉思了一會兒,忽然道:“你知道麼,我有一個想法。我們就這麼和道森家站在敵對的方面,其實對我們很不利——我們沒有必要和他們為敵。那樣不符合我們的利益——有沒有辦法和他們建立一個融洽一點關系呢?”

楊微皺眉道:“你是想和道森家合作?這可不是什麼好注意——他們就好像吸血鬼一樣的難纏,你不會變得和王浩那個家伙一樣那麼笨了吧?”

“未必。”我眉毛一揚,淡淡笑道:“同樣的事情,他做可能是傻事情,我做,可就完全不一樣的。”

“可是現在道森家還廣下最殺令要干掉我們呢。”

我眼睛理閃爍著異樣的目光,淡淡道:“那是因為王浩給了他們相當的好處——可是如果能給他們更多呢?”

“親愛的。我承認你的想法很誘人,但也很冒險,更加不可能。”楊微毫不留情的潑我冷水:“我說了,和他們打交道就好像和吸血鬼打交道一樣,他們會把你連骨頭帶皮都吞了。再說,你有辦法和他們談判麼?你想怎麼談?你有什麼籌碼麼?”

“沒有。”我干脆的說道:“我還沒有想到辦法,只是我忽然有了這個念頭而已,具體怎麼做我還沒有想好,可是我還是認為,與其和他們敵對,不如利用他們。我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從小我的父親就教過我一句話:遇到你的弱的人,你可以欺負他,但是遇到你的強大的人的時候,那麼你最好還是先結交他比較好——等有一天你強過他了,再去欺負他也不晚。”

“你這是欺軟怕硬!”還美等楊微說話,安心忽然叫了起來。

我毫不示弱,冷冷道:“我說了,我從來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在我看來,手里明明只拿著一個雞蛋,卻偏偏要去和人家的石頭碰,那樣的舉動不叫英雄,而叫愚蠢!”我橫了她一眼,微笑道:“我承認這不能算光明磊落,但是大家彼此彼此,你不也是裝作看報紙,一直在注意偷聽我們的說話麼。”

安心臉一紅,一時語塞。

楊微輕輕一笑,橫了我一樣,然後又道:“可是你不怕和道森家這種人聯系,最後被他們連皮帶骨頭吃掉麼?他們可是吸血鬼,沾上了甩都甩不掉。”

我哈哈一笑,笑聲中充滿了自信。我拉著楊微的手,一把將她拉進我的懷里,我抱著她笑道:“這個你放心好了,能把我陳陽連皮帶骨頭吃下去的人,恐怕還沒有生出來呢!”

“哼,不知道天高地厚!”安心忍不住小聲說了一句。

這個丫頭,似乎老是喜歡和我作對——要不是那天搶親的時候,我在衣櫃里偷聽過她們說話,知道這個丫頭是在楊微面前幫我說話的,我還真的要以為她和我有什麼仇呢。

我笑眯眯看著安心:“你說什麼?”

安心撇了我一眼,冷冷道:“我說你不知道天高地厚。難道就沒有人是你的對手了?你就沒有忌憚的人了?”

“有啊!當然有了!”我聳聳肩膀。

“誰?你最忌憚的人是誰?”

我抱著懷里的楊微,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笑道:“是她啊。”

我笑著繼續道:“說實話,如果真的有什麼人讓我最忌憚的,那麼一定是微微了。從前和她交手那麼多次,我沒有一次不是處在下風的。幾乎每次都被她壓得死死的。”

楊微橫了我一眼,眼神中帶著幾分嗔怪和責備,可這眼神在我看來卻是嫵媚的成分居多。

我想了想,放開楊微,對安心道:“幫我打個電話給安良好麼?我想托他找劉長龍傳一句話,我想和道森家的人談談。我需要一個傳話的人,不然的話,只怕我出門走在大街上,還沒找上門去,就會被人開槍打死了。劉長龍雖然是仰著道森家的鼻息過日子,我想傳一句話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吧。”

楊微歎了口氣:“你真的想干?”

我點點頭:“自然要干,我們不能這麼被王浩逼一步就退一步。既然他想玩兒,我們就好好玩兒玩兒。先剪斷他的翅膀。

安心無奈,只得聽從我的要求打了電話給安良。安良似乎也很吃驚,但是他隨後電話里告訴我,如果我希望劉長龍幫助我傳話,那麼我最好去見一見,親自把我的意思告訴劉長龍。

我立刻答應了,安良讓我馬上就過去,他在劉長龍的俱樂部等我。

“你現在就去?”楊微皺眉道。

“當然。”我拿起外套,就准備往外面走。

“我和你一起去吧。”楊微道。

我搖頭:“不行。你不要一起去。道森家的目標是我們兩個人,萬一我出了什麼事情被他們抓去了,你還能想辦法救我,如果我們兩個人一起出去,被他們找到了,那就徹底完蛋了。美國人的那句話怎麼說來著:不要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筐里面。”

“那麼我陪你去!”安心忽然大聲說了一句,沒等我開口拒絕,她又道:“別忘記了,我身手比你好,萬一遇到什麼事情,我也能保護你一下。而且我是安家的人,就算遇到了道森家的人,我也沒有危險,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

看著這個丫頭堅決的眼神,我無奈點了點頭。

`

【重要的通告:本書已經全本了!剛才最後的一章已經在VIP里面貼出來了!公眾版會繼續保持解禁!不過至少大家看書已經有保障了!畢竟看書到最後看得太監了,是最讓讀者不爽的(我個人身有同感!),而本書現在太監是已經不可能的了,哈哈!此外,我的新書會在幾天內和大家見面,保證比欲望要更加精彩——畢竟欲望是我的第一個長篇,第一次寫沒有經驗,第二次就不一樣了!

跳舞出品,必是精品!】

');

上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再回紐約】     下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誘之以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