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六十七章 【誘之以利】  
   
第一百六十七章 【誘之以利】

【重要通告!】我的新書已經上傳了,《變臉武士》,跳舞的最新力作!跳舞出品,必是精品!大家快去支持跳舞啊。地址如下:

【還有,望各位以後能將票都砸到偶的新書上去,多謝多謝!得到你們的支持,我一定會多多努力!】

·

一路上我仔細盤問了一下安心關于劉長龍的一些資料。

我有點不太放心。劉長龍畢竟是在紐約混飯吃的人,雖然他和安家的關系很不錯,但是在道森家族的壓力之下,沒准他就會把我給賣了。

安心告訴我劉長龍很可靠,具體的原因她沒有詳細說,總之從她話里的意思大概就是:劉長龍和安家“不是一般的關系”。

隨後我詳細了解了一下道森家的一些資料,遺憾的是安心這個女孩子平時對這種黑社會的勢力了解也並不是很多,我僅僅知道了道森家控制了北美最大的販毒和走私的網絡,其他的更加詳細一點的資料一無所知。

有點難辦,我雖然有心和道森家溝通一下,但是我手里確實沒有什麼能夠打動他們的籌碼。汽車開的很快,我腦子里念頭飛快轉動。

見面的地方就在上次我來過的那家“藍色魔鬼”俱樂部。

劉長龍見到我有點吃驚——他立刻認出了我就是上次跑來找他麻煩的那個警察,那天我找了他之後,他心煩意亂之下,第二天就沒有去參加婚禮,所以沒有見過我大鬧婚禮的經過——據說後來他還花了不少心思去查我所謂的那個什麼“命案”,結果當然是一無所獲。

我們握手後,我苦笑著把那天的事情解釋了一下,劉長龍皺眉看著我。我以為他會大發雷霆一番,忽然他搖搖頭,歎息道:“好險,假如你是我的仇家派來暗殺我的人,我早就死了,該死的,我的人居然這麼粗心大意,隨便就把你放進來了……”

我聳聳肩膀:“這是人的一個心里的普遍的漏洞,大家對于警察都是比較相信的。況且我也出示了一下證件。”

“好吧。”劉長龍目光閃動,攤開雙手:“要知道,現在這兩天你可是炙手可熱的人物,到處都在找你。不知道我能為你做點什麼?”

我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在旁邊一言不發的安良安心兄妹,一字一字道:“幫我給道森家帶個話,我想和他們談談。”

“什麼?”劉長龍皺眉,臉上露出難色:“這不太容易,現在他們的手下在找你麻煩,只要你一露面,很快就會被亂槍打死。”

我苦笑道:“所以我必須找他們談談,我可不想平白無故死在別人手里。相信我,我能解決這個問題。只要你在中間幫我牽個線。”

劉長龍還在猶豫,看得出來,他有些顧慮——他不想趟這個混水。現在我是道森家想得知而後快的人,他可不想背上一個和我勾結的罪名而得罪了道森家。雖然我說我能夠說服道森家,但是明顯劉長龍不熟悉我,自然不太信任我。他可是還要在紐約混的,得罪了道森家,今後他的日子就難過了。

就在劉長龍還在猶豫的時候,安良適時的開口道:“劉叔叔,你就幫這個忙吧。這件事情應該沒有問題的。”

安良開口,就明顯不一樣了。安良是安家的長子,也就是說是安家未來的繼承人,這樣的身份,可遠遠比我這個在美國毫無背景的人管用多了。

劉長龍苦笑了一下,道:“好吧,我試試。”頓了一下,他又加了一句:“晚上我正好去道森家一次,我去碰碰運氣吧。”

我松了口氣,感激的看了一眼安良。

劉長龍穿了外衣,帶著自己的手下出去了,出門前,他遲疑了一下,忽然道:“你還是先離開我這里吧,如果道森家的人不肯和你談,直接要我把你交出去的話,我恐怕……”

我看了看他,微笑道:“這樣,你見了道森家的人,幫我傳一句話給他們。”

“什麼話?”

“什麼話?”安心也忍不住問了我一句。

我先是笑了笑,然後正色道:“你問他們,道森家是想永遠當一個僅僅從事販毒和走私的地下勢力家族呢,還是想成為另外一個洛克家族。”

我不慌不慢說完這句話,劉長龍目光驟然變得異常銳利,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我一番,就好像第一次見到我這個人一樣。足足有十幾秒鍾後,他才低聲道:“年輕人,你有這樣的自信?”

我淡淡道:“你盡管去好了,我就在你這里等著,如果他們不答應而逼迫你交人,你就盡管把我交出去,我絕不怪你。”

劉長龍忽然哈哈大笑,朗聲道:“好!你這個小子都這麼有種,我劉長龍也不是懦夫。你放心,就算老道森用槍指著我的頭,我也決不把你交出去!”

劉長龍走後,安良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盯著我,好像要把我這個人看透一樣。

安心卻忍不住道:“你說的洛克家族,難道是那個……”

我點頭道:“不錯,我指的就是那個洛克家族!”

洛克家族,全北美最大的軍火商——世界上什麼生意最賺錢?當然不是毒品,而是軍火!二次大戰之後,靠著軍火賺足了歐洲人錢的美國,才能有資本一下發展成為頭號強國。而在美國,控制著上層意志的,不可能是安家這種純粹的商人,不可能是微軟這種純粹的商業公司,更加不可能是道森家這種純粹的黑社會勢力。但是,那些手里掌握國家軍火供應的軍火商,則可以控制甚至國家的意志。

因為他們有錢!為什麼美國這麼多年來,那條槍械管制的法律不能通過?為什麼美國總統敢在全世界發動那麼多戰爭?因為後面有那些軍火商人控制著太多的勢力!

洛克家族,美國最大的軍火商——這樣的家族已經不是道森這種家族可以相提並論的了。道森不過是黑道勢力的頭頭,而洛克家族甚至可以影響美國總統的選舉……

“你還真敢吹牛!”安心不服氣的看著我:“道森家和你合作了,就能達到洛克家的那種程度了?你要和他們做軍火生意?”

“當然不能。我怎麼可能做軍火生意?”我聳聳肩膀:“可是我能給他們一條路子,給他們一個希望……現在畢竟不是戰爭年代,雖然世界上還有局部戰爭,但是不可能像一戰,二戰那種時候,那才是軍火商的黃金時期,現在這個年頭做軍火已經不行了,就算道森家想做,那些現有的軍火巨頭也不允許他發展起來。”

安良忽然開口道:“陳陽,今天我才發現,你真的很特別。”

“哦?”

安良想了一下,忽然微笑道:“或許你才是真正適合楊微的人。你和她是一樣的人,你們都很聰明,敢于開拓冒險,並且具有豐富的想象力……”

我能感受出,安良的微笑是真誠的,發自內心的。

我歎了口氣,笑道:“謝謝你。安良,你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如果沒有楊微,或許我們可以成為好朋友的。”

我說的是真心話。

我知道,我不可能和安良成為那種真正的好朋友了——因為楊微的關系。

我從來不相信兩個互為情敵的男人可以成為真正的好朋友。就算兩人可以冰釋前嫌,但是不可能建立起那種最親密的友誼了。我們都是放得下看得開的男人,但畢竟不是聖人。

等待的時間是非常漫長的。

雖然我表面上作出了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其實我內心也沒有底。

道森家會不會被我的一句話打動,我還不敢肯定。

雖然這件事情看上去很荒唐——僅僅憑借我的一句話就能打動道森家??

可是不要忘記了,我是陳陽。是那個曾經被眾多媒體視為商界新星,商界傳奇人物的陳陽,我先後在遠大公司和漢高公司以及楊微的公司來回游走,然後用一個驚人的計劃改變這三個公司的命運。雖然這個計劃中我僅僅是一個執行人,一個棋子,但是在外界看來,這些都是我陳陽做出來的!——一句話,很多媒體都視我為一個可以創造奇跡的人!

如果是一個普通的人對道森家說出這句話,沒准別人會以為這個人是瘋了。但是這樣的話從我陳陽的嘴巴里說出來,他們就不得不仔細考慮一下我話里的可能性了。

說的簡單一點——我前面的一系列經曆,已經成為了我個人的一個無形的資本。

我不慌不忙的點上一根香煙,看上去好像很隨意的樣子坐在沙發上,臉上表情冷靜,其實我手心里全是汗。

萬一道森家的負責人是一個蠢貨呢?萬一他們就是死心塌地的和王浩合作呢?這些都有可能。

但是我還是要裝出冷靜自信的樣子。

當初陳遠在培訓我的時候曾經對我說過:如果你自己都表現出不自信的樣子,那麼怎麼去感染別人,讓別人去相信你呢?哪怕你自己心里再沒譜,也要裝出來自信滿滿的樣子!自信,有的時候就是裝出來的!!

天色漸黑,我先打了個電話給楊微報了平安,我沒有在電話里面和楊微詳細的說我的計劃,畢竟現在事情還不明朗。只是楊微告訴我一件事情,她剛看到今天的報紙上一條最新的消息,王浩已經正式出任IBB的董事長了,並且王浩對媒體宣布,他不會放棄IBB在德國漢高公司的利益。換句話說,王浩控制了IBB後,准備和陳遠扳扳手腕子了。同時王浩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這個IBB派到漢高公司的執行總裁解雇了。

我笑了一下:“這個家伙瘋了。漢高這塊肥肉,當初王庭和你都沒有能從陳遠那里搶過來,他現在帶著一個元氣大傷的IBB,卻還想和陳遠挑戰……”

掛了電話後,我閉目養神,我才不在意丟掉了那個漢高公司總裁的頭銜呢。反正我想做的事情都做過了,我利用漢高公司為自己撈了不少好處了。現在他忽然解雇了我,按照合同,他還要支付我一筆違約金。我又多了近一百萬美元的收入。

我甚至惡毒的想,最好王浩拒絕支付我違約金,那麼我就和他名正言順的打一場官司——這官司一打,只要利用媒體適當的在中國宣傳一下,我自己的公司知名度立刻就能打響了——這可比我自己花錢做廣告要容易多了!

大約晚上八點的時候,劉長龍回來了。

他看上去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是他一進門,就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我。

我強忍著心里的強烈的好奇和焦急,等著他先開口——做戲做全套!

良久,他終于忍不住了:“陳陽,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笑了,這次是發自內心的笑容了。他一說這話,我就知道事情成功了。

劉長龍搖搖頭,緩緩道:“我去見了老道森,剛說了你想找他們合作,談一談,可立刻就被道森家手下的老狼巴克和五六個人用槍指著我的頭。他們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要我立刻把人交出來。老道森看我的眼神,甚至動了殺意。”

說道這里,劉長龍抬頭看了我一眼,道:“你知道麼,本來你是死定了,你們在公路上沖突的那次,打死的一個人,是道森家的家族成員的一個遠房侄子。”

“那麼後來呢?”安心忍不住搶先問道。

“後來?後來我就把陳陽的那句話傳給了他們。”

安心眼睛里露出奇怪的目光:“然後他們就轉變態度了?”

“沒有,沒有那麼簡單。”劉長龍搖頭:“老道森沒有說話,但是他們家的幾個家族管理成員都表示對陳陽的不屑。”

“然後呢?”我不緊不慢的問道。

劉長龍看著我,道:“然後老道森的兒子,麥克·道森說話,他說他認為可以和你先談談,看看你到底能給他們帶來點什麼東西。”

我立刻站了起來,順手拿起外套,淡淡道:“好的,我們去哪里?”

劉長龍吃驚的看著我:“你怎麼知道他現在就要和你談?”

我一邊穿上外套往外走,一邊微笑道:“很簡單,這個麥克道森看來是一個很精明很又魄力的人,不然他不會因為我的這句話就決定和我談,所以我猜他一定是想盡快見到我,聰明人都不喜歡把時間浪費在等待上——我沒猜錯吧?”

劉長龍忽然笑道:“看來,麥克也沒有猜錯。”

“哦?”我有些意外,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劉長龍。

劉長龍笑得意味深長:“麥克說,你也一定著急想見面的,他的話是這麼說的‘陳陽現在時刻都有生命危險,為了他自己的命,他肯定比我要著急。’——原話就是這樣的。”

我淡淡一笑,心里卻暗自升起一絲奇怪的感覺——看來這個道森家的兒子,恐怕是一個很難對付人。

');

上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欺軟怕硬】     下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道森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