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六十七章 【道森家族】  
   
第一百六十七章 【道森家族】

【各位,本書已經全本了,請大家把票都砸到偶的新書《變臉武士》那里去,好麼?



多謝支持!】

`

麥克·道森,今年三十一歲,他道森家族現任家長老道森的第二個兒子。本來他還有一個哥哥,不過幸運的是,他的那個哥哥在早年和另外一個家族沖突的時候,被人打死了。之後麥克·道森就成為了老道森家的長子,也成為了道森家未來的接班人。

因為上一個兒子死于非命後,老道森異常傷心,同時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兒子生命安全的重要,于是把當時僅僅十五歲的麥克道森送到了法國讀書。十五歲的麥克道森在歐洲待了整整八年。八年後,他回美國正式幫助家族做事情。一直到今天。

所有的人在第一眼看見麥克·道森的時候,都絕對無法猜出他會是一個著名的黑社會勢力的老大。或者說,從某種意義上說,麥克道森已經脫離了那種傳統意義上的“黑幫老大”的概念。

他精通法語和德語,並且還懂一點拉丁語,同時還擁有一個經濟學碩士和一個金融管理學學士學位,如果他不是生在道森家的話,那麼他絕對可以成為一個商界的精英人士,一個著名的青年才俊……不知道為什麼,當安家兄妹告訴了我關于麥克道森的這些資料後,我忍不住就想起了楊微——他們兩個人似乎有點像,一樣擁有驚人的聰明才智和讓人吃驚的履曆。唯一不同的是,這是一個男版的楊微。

見面的地方就在一家很小的咖啡館里面。這家咖啡館是劉長龍的產業,當我在劉長龍的後面走進咖啡館的時候,我立刻就看見了麥克道森。和我想象中的身邊保鏢如林的場面不同,他沒有帶任何隨從,就一個人坐在那里。

他就坐在最里面的一張椅子上喝咖啡,雖然他就那麼隨隨便便坐在那里,穿著也很隨意,但是我還是一眼就看出來,這個人一定就是麥克道森。

和我預想中的形象不同,麥克道森看上去臉色非常蒼白,甚至讓我感覺是那種病態一樣的蒼白。他的臉龐消瘦,但是一雙眼睛卻異常有神,看著我,嘴角露出溫和的微笑,然後站起來和我握手。他的手指修長有力,指甲修剪得異常整齊——不知道為什麼,我忍不住很詳細得打量他外表上的每一個細節。

我必須承認,這是一個看上去非常有魅力的人,他似乎天生就能吸引別人的注意——這樣的人最適合當領導。

“你好,你一定就是陳陽先生。”麥克道森笑得很溫和,聲音也非常悅耳動聽——一切都顯得溫文爾雅的樣子,絲毫看不出就在一個小時前,他們還一心想要我的命。

“我就是。你一定就是麥克道森先生。”我微笑,盡量讓自己顯得很從容——麥克道森身上似乎有種莫名的氣質,總是讓靠近他的人忍不住用一種仰望的態度看待他。

麥克道森笑了一下,道:“請坐下吧,需要喝點什麼嗎?”頓了一頓,他故意開玩笑道:“不過我建議你不要喝這里的咖啡,上帝啊,劉長龍,你這家店的咖啡實在太難喝了。”

劉長龍干巴巴的笑了笑,張了張嘴巴,沒有說什麼。

“謝謝。”我點頭,道:“不過我很少喝咖啡的,我們中國人都喜歡喝茶。這是中國人的習慣了。我相信劉長龍先生一定有一些珍藏的茶葉吧。”

劉長龍看了我一眼,但還是到後面去讓人給我弄了一杯茶出來。隨即麥克道森淡淡一笑,好像很隨意的揮了揮手,對劉長龍笑道:“劉,介意讓我們單獨待一會麼?我想陳陽先生一定有很多話和我談的。”

我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麥克道森越是顯得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的樣子,劉長龍臉上的表情就越來越恭敬。似乎麥克道森每一個舉動,一舉手一投足之間,都讓人感受到他的那種獨特的個人魅力——包括他的嗓音,他的笑容,他的眼神,他的動作,還有他的氣勢。

“好了,陳陽先生。”等周圍的人走開後,麥克道森看著我的眼睛,好像漫不經心一樣的淡淡道:“我聽說你有些事情想和我們家族溝通,現在你可以先和我說說你的想法麼?”

坦率說,我覺得有些難受。

這個麥克道森看上去太從容了,他的氣勢一直壓著我,讓我不自覺的就好像要跟著他的節奏來一樣。現在他就這麼隨意的問我問題,態度雖然還是很客氣,但是這種客氣卻讓我很不舒服——怎麼說呢,這是一種寬厚的主子對自己的奴才的那種客氣。

我深深吸了口氣,然後抬頭看著他的眼睛,沉默了一會兒後,才緩緩道:“事實上,我確實有些事情想問一問道森家。我想知道的是,我不記得我之前曾經和道森家有過什麼過節。但是好像最近我們之間產生了一些誤會。”

“不……”麥克道森淺淺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輕輕道:“我很抱歉,陳陽先生。我們家和你之間在這之前並沒有過節,只是因為我們和一個朋友之間的某個約定,造成了現在的這個局面而已……”

“是的,我知道,是王浩。”我點點頭,也假裝漫步經心的樣子說道。

“你看,陳陽先生。”麥克道森笑道:“既然事情你都很清楚,那麼我想我們沒有必要浪費時間——你找我不會只是想問問我們為什麼要殺你吧?”

我搖頭,道:“當然不是問這個。這個世界就是強者的世界,你們現在比我強大,要吃掉我的時候,自然是有你們的需要。這個世界是靠實力說話的,我實力不如你們,如果被你們吃掉了,那麼也是應該的,沒有什麼道理可言的。”

“你是個聰明人,陳陽先生。”道森笑道:“那麼,我想問一下,你究竟找我來想談些什麼呢?”

“利益。”我從嘴里干脆的說出這個詞語,然後進一步補充道:“是利益,道森先生。”

“你可以稱呼我麥克——道森先生一般是別人稱呼我父親的。”麥克道森先是笑道,隨即他看了我一眼:“你說的利益具體是指什麼呢?”

我看著他的眼睛,放慢了語速,一邊整理自己的思緒,一邊緩緩道:“麥克,你們現在和王浩的合作,究竟能夠得到什麼樣的好處呢?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王浩唯一能給你們的好處就是——他可以提供你們一個合法的渠道洗錢,對麼?他可以提供IBB公司的一些投資渠道給你們,幫助你們把手里的資金在投資的市場上轉幾個來回,然後把黑錢洗白了。我想這是王浩唯一可以提供給你們的好處了。是麼?”

出乎我意料的,本來我以為麥克道森會隱諱的不回答我這個問題,或者拒絕回答——畢竟這是他們和王浩的隱秘約定。可是麥克道森僅僅笑了一下,就很干脆的承認道:“不錯。你說的完全正確。王浩先生和我們合作的交換條件就是,我們將在IBB公司的下面的一個投資項目中注入相當的資金。你也知道,像我們這樣的勢力,已經不缺錢了,我們需要的是想辦法把錢變成乾淨的。”

我笑笑,道:“是的,所以我就來找你們合作了。”頓了一下,我又道:“你知道洛克家族的發家曆史吧?”

麥克的眉毛似乎輕輕一揚,一道凌厲的目光從他的眼睛里閃過,但隨即就隱沒了過去。他溫和一笑,道:“這個我當然知道。洛克家族的發家曆史,其實就幾乎可以說是美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發家曆史了。”

我點點頭,道:“是的,確實如此。二戰時期,洛克家族在當時的家族家長馬丁洛克的領導下,成功得到了政府了好幾個巨大的軍火生意的訂單,靠著發戰爭財而迅速聚集了巨額資本——其實不僅僅是洛克家族,美國政府也是如此,在二戰的初期,美國甚至還給德國提供過戰略物資和軍火等,歐洲打了個熱火朝天,美國政府就兩邊的賣軍火……”

“陳陽先生。”麥克道森打斷我,淡淡道:“我不是來聽你回顧曆史的,如果我對洛克家族的曆史感興趣,我可以自己去找洛克家族的彼特洛克去了解,他是我的好朋友。”

隨後,他忽然坐正了身子,他的上身微微往前傾,用一種冷漠的目光看著我,冷冷道:“雖然很多家族成員的意思是不管什麼,直接干掉你。但是我本人對你卻很有興趣,所以我想到來和你談談。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雖然我的說話被他打斷了,但我絲毫沒有露出一絲的情緒的波動。我看著他,平靜的說道:“那麼,麥克,你能說出,為什麼洛克家族那麼迅速成功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在哪里?”

“那麼你認為是什麼呢?陳陽先生。”麥克沒有如我想象中上鉤,只是很隨意的問了我一句。

我心里暗暗歎了口氣,知道他是個不容易對付的家伙,但還是很冷靜的說出了兩個字:“合法!”

不理會麥克道森眼睛里露出沉思的目光,我飛快的繼續道:“洛克家族成功的最大的訣竅就在于合法!洛克家族當時可以那麼瘋狂的做軍火生意,並且大做而特做,就是因為他的身後有一個最最有力的支撐——美國政府!因為軍火生意是美國政府在做——確切的說,是美國政府在和歐洲國家做軍火生意,而洛克家族是美國政府的合作者。一個國家,最大的勢力就是他的政府了,而洛克家族則是和政府站在了一起,那麼他的生意就注定了只會賺錢而不會賠錢。”

我猶豫了一下,繼續道:“恕我直言,道森家族現在的勢力雖然也很可觀,但是你們的生意,絕大多數都是在地下進行的……因為你們做的生意都是政府不允許的。比如販毒,比如走私——我作個形象的比喻吧,其實美國政府就是最大的黑社會,而洛克家族是他的幫凶,是和美國政府一起分贓的。而切,他的這個搭檔永遠不會倒台——因為現在世界上暫時還沒有哪個勢力可以讓美國政府垮台。而你們,道森家族,你們做的販毒和走私生意,則是和政府在搶飯吃,是在政府的手里搶錢……所以……所以……”說到這里,我故意停頓了一下。

“請繼續說下去,不要有什麼顧慮。”麥克道森平靜的看著我,但是我還是從他的眼睛中看到了那麼一絲不平靜。

我故意歎了口氣,好像替他們道森家惋惜似的,繼續道:“所以道森家發展到目前這個程度,其實已經到頭了,剩下的已經沒有什麼空間可以繼續擴展了。因為美國政府是不會允許一個過于龐大的黑社會勢力來跟自己搶飯吃的。你們走私的越多,政府的稅收就越少——或許你們可以用錢收買一些政府的官員,但是大的前提下,你們總是和政府站在了對立的層面上,永遠不可能真正的做大——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道森家現在明明有足夠的勢力,卻不敢把那些小幫派滅了,自己獨占天下吧?”

“你說的不錯。”麥克道森輕輕歎了口氣:“如果我們道森家真的成為了唯一的大黑幫,那麼不管我們收買了多少官員,那麼政府方面肯定要先把我們干掉。”

“所以,如果道森家族想能夠發展上重新上一個台階,那麼就必須換個路子了。”

“請說。”麥克道森臉上露出微笑,我知道這是真正的發自內心的笑容了。

我淡淡道:“很簡單,把你們的生意盡量的合法化。或者說,在不放棄道森家族原有的那些生意的基礎上,多多發展一些合法的生意。”

“這算什麼注意?”麥克道森皺眉道,他臉上露出幾分不滿。因為我說的這句話好像很簡單,但其實是空話,誰都想合法化,但是卻不是那麼簡單的。

我笑笑,不動聲色繼續道:“我知道這件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首先,道森家是一個黑道上的勢力,如果你們忽然轉行業做正當生意,那些正當的大公司肯定不願意和你們做生意的,他們對你們總是會抱有一些異樣的眼神——或許你們勢力很大,但是那些正規的大公司也有相當的勢力,而且很多大的財團,後面都有政府的支持,如果起了沖突,你們恐怕也討不到好處。”

“繼續。”麥克道森面無表情。

“第二,賺錢是需要門路的,我坦白說吧。道森家現有的人,如果去做走私。做販毒,做那些黑道上的生意,自然是游刃有余。但是通過正當的途徑去賺錢,你們就一籌莫展了。你們雖然有錢,但是美國有錢的人太多了。比你們有錢的人也太多了。大家都在找機會賺錢,你們也在找機會賺錢。同樣的條件下,用正常的商業手段去找機會賺錢,其實對你們來說是恰恰是自己的短處——所以你們才會和王浩合作。因為IBB是一家專門從事投資的公司。”

“是的。”

“可是你們認為王浩能幫助你們賺錢麼?”我笑了笑。

隨後我繼續道:“王浩的IBB公司,是一家風險投資公司,坦白說,風險投資,顧名思義,他們的所有的投資是有相當風險了,利潤越大,風險也就越大!他能用什麼辦法幫你們洗錢和賺錢呢?期貨?債券?股票?拆買公司?恕我直言,這些方法去賺錢,如果錢交給一個高手去做也就算了,如果所托非人,那麼這些打了水飄也是完全可能的。”

“你認為王浩沒有這個能力?”麥克笑了笑。

“我當然不敢這麼說。但是我想請問你,你們找王浩,是為了賺錢,還是僅僅是把錢從IBB公司過一邊,僅僅是洗錢?”

“洗錢。”麥克道森道:“目前來說,僅僅是洗錢——我們道森家並不缺錢,但是我們卻總是被聯邦調查局盯著,我們的資產都是見不得光的,這樣對我們很不利,一旦將來出了什麼問題的話……”

我立刻接口道:“不錯,可是你們的錢也是冒了很大風險賺來的。我知道,不論走私還是販毒,都是風險非常大的。你們辛苦賺來的錢,必須要用一種最穩妥的方式來洗錢,而‘風險投資’……呵呵,麥克,你不覺得太過于‘風險’了麼?”

麥克道森沉默了一會兒,他的臉色平靜,看不出一絲表情,但我卻知道,他是在考慮我說的話。過了一會兒,他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看著我道:“非常精彩,我承認,你的話很具有誘惑力。但是陳陽先生,幾句空話是無法改變現實的——你說王浩不是我們的合適的合作者,那麼你認為誰才是我們的最佳合作者呢?是你麼?那麼你又能提供給我們什麼呢?”

我毫不客氣的就說道:“是的,我說的就是我自己。”我看著他緩緩道:“我可以幫你們,我可以幫助你們把你們的資金,把你們的錢全部用最穩妥的方式洗乾淨。我可以幫助你們用最光明正大的方式來賺錢,建立自己的生意。我可以幫助你們改變道森家僅僅是一個黑道霸王的形象。我甚至可以幫助你們成為像洛克家族那樣的大家族。”

“那麼你的具體計劃呢?”

我笑了笑,然後淡淡道:“我的計劃就是,做實業!因為不論是股票也好,期貨也好,還是什麼所謂的風險投資也好。這些路子的風險都太大——雖然這種方法賺錢很快,但是伴隨著的風險和不可知的因素太多。正如你剛才說的,你們已經很有錢的,當務之急不是賺更多的錢,而是把現有的錢洗白!所以做實業才是最穩妥的投資方法。這種方法風險最小,做實業,大多數的錢都化成了固定資產——萬一失敗了,還有資產在手里,不會血本無歸……這樣的方法雖然慢一些,但卻是最最正統的傳統企業的發展方式……”

不等麥克說話,我飛快的繼續道:“但是如果是你們做實業,在美國還是不行,你們在美國做實業開工廠還是做不起來的。原因有幾點:首先,道森家的名氣實在太大了,一般的公司聽見你們的名字,第一個反應就是躲得遠遠的,這樣的話,誰和你們做生意??第二點,美國的做實業開工廠的成本實在太高了。而且市場空間基本飽和了,發展前途不大。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在美國的一切,聯辦調查局都會盯著你們,你們要的是神不知鬼不覺的洗錢,所以不能在本土進行。所以……”

“所以你建議我們到國外投資?”麥克道森臉上露出一絲若有所思的笑意。

“不錯。”我深深吸了口氣,道:“去國外投資!我的建議是去中國投資!我可以做你們的投資代理人!”

麥克道森看著我,臉上的笑意更加深刻了,但是卻沒有說話。

我琢磨著他的笑容,嘴里卻非常平靜的說道:“我這麼說的原因很簡單,我在中國有自己的事業,你們可以入注資金到我的公司里面,然後通過我公司的實業發展,最後再把資金轉回來,這樣在中國一投資,你們的錢就變成了投資收益了。等這些錢回到美國,這些錢就都成為你們的合法收入了。”

麥克道森忽然冷不丁問了我一句:“和我們合作,你不怕麼?”

“什麼?”我愣了一下。

麥克道森放慢了語氣,道:“我們畢竟是黑道勢力,把我們的錢注入到你的公司里面——那些錢畢竟是你們所謂的黑錢,是販毒和走私得來的錢,這些錢里面都有著血汗——你難道沒有心理壓力麼?你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而已。”

我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開口道:“麥克,你知道一件事情麼?”

“什麼?”

我歎了口氣:“我們國家,每年都會有巨額資金從國內流出來,流到美國來,這些錢都是通過非法的手段逃出來的——你知道麼?這些錢都不是什麼乾淨的錢,大多都是一些貪官汙吏的非法所得,他們撈足了錢,就把錢財一卷——可是這些錢,每一分錢都是非法所得,每一分錢都是不乾淨的,他們或許不是販毒或者走私得來的,但賺到這些錢的辦法卻可能比販毒和走私更加黑暗……”

我忽然冷冷笑了一下:“既然那些資金到了美國來之後,美國沒有拒絕這些錢繼續在美國流通,那麼我為什麼要拒絕美國的資金到我的中國公司去幫助我賺錢和發展?”

販毒怎麼了?走私怎麼了?反正他們販毒也是在美國販毒賺來的,和我沒有什麼關系,我對美國可沒有什麼感情可言……

我陳陽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所以,只要他的錢不是在中國販毒賺來的,我才不管呢。而事實上,道森家族的所謂的販毒,也是在北美的勢力范圍。其實他們也是買家,他們每年從哥倫比亞那里購買毒品,然後在美國販賣——因為他們的勢力龐大,他們控制了北美的毒品市場,所以他們可以賺到巨額的錢財——這些,則和我沒有什麼關系了。

老子不是美國公民,我對美國不需要盡什麼義務。

“告訴我,我怎麼才能相信你呢?”麥克道森看著我,緩緩道:“我承認我被你打動了。但是我還需要一個理由,一個讓我能夠相信你的理由。”

我淺淺一笑,我的笑容里充滿了自信:“不管如何,我自認我至少比王浩那個家伙可靠多了——我至少不會在自己勢力元氣大傷的情況下,還主動去和比自己強大得多的對手挑釁。而王浩這個蠢貨,則正在這麼干……”

我看著麥克道森,笑道:“而且你的資金交給王浩的話,一旦IBB公司和遠大集團全面開戰,IBB絕對贏不了——一旦IBB公司垮台了,那麼你們的錢的安全也就得不到保障了。”

麥克道森搖頭道:“不,我的意思是,我怎麼才能相信你——你明白麼?在中國,那是你的生意,是你的事業,我怎麼才能放心的把錢交給你?”

我笑了笑,明白了他的意思。

“很簡單,我們簽合約。”我笑得很愉快:“當然,我不能把公司的控制權給你們的,你們可以注入資金給我,以投資的方式,我可以給你們相應的股份——當然,只是股份必須控制在一定的比例下,我必須保證公司是我的……”

“這點你放心,我們對你的公司沒有興趣——而且那是在中國,不是我們的勢力范圍,我們也沒有興趣在那里自己做什麼。可是,我還是那個問題,我怎麼才能相信你?陳陽,你知道的,合約什麼的,畢竟只是一種措施而已,並不能完全讓人相信。”

我沉默了 一會兒,然後忽然從懷里掏出香煙,給自己點上一支。麥克道森沒有說話,靜靜的看著我,等我抽了一口煙後,我忽然開口道:“麥克,你知道我和楊微的關系吧?”

“知道一點。我不得不說,我個人對你的做法非常的敬佩。”麥克道森淺淺一笑。

“謝謝。”我笑道:“坦率說,我建議你們把資金給我去中國投資,一方面是為了和你們化解之間的過節,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我在中國的事業,確實需要很多資金去發展。”我笑了笑,繼續道:“其實,我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的。如果我需要資金,我可以找楊微幫忙。你或許知道的,楊微已經把她手里的IBB的股份出售了,她現在的個人資產數億美金。如果我需要的資金的話,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支持我。”

“但是你不想找她幫忙,是麼?”麥克道森笑了笑,他的笑容中有一種理解。

“是的。”我吸了口煙:“坦率說,楊微是一個非常出色的女人。我必須要讓自己達到一個比較高的程度後,我才覺得自己有資格可以擁有她——但是我不想依靠她的力量爬上去,你明白麼?所以我才肯冒險跟你們合作——你知道和你們合作,我也有很大風險的。”

“明白。”

“同時,我和遠大集團的主席陳遠先生的關系也非常密切,如果我需要,我也有把握可以在他那里拆借到一些我需要的資金——但是同樣因為某些原因,我不想依靠他的力量。

麥克忽然笑了笑,他笑得很愉快:“可是你用我們的資金,也同樣是依靠了我們的力量啊。”

我搖頭,正色道:“這是不同的。”

我笑了笑,繼續道:“我從你們這里得到資金,是靠我自己的努力說服你們——而且坦率的說,這種做法,你們和我,雙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這不是什麼誰依靠誰,或者誰幫助誰的關系了,而是一種交換……雖然你們提供了我資金,但是我也給了你們一些你們想要的東西。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說完這些,我抬頭看了他一眼:“現在,你還擔心我會吞了你的錢麼?”

他明白了我的意思,我需要錢的話,身邊就有現成的大筆資金,完全沒有必要打道森家錢的注意,還得冒著被道森家報複的危險,只有傻瓜才會去那麼干。

麥克忽然站了起來,對我伸出了手。

他對我微笑,我這才發現,他有一雙很漂亮的藍眼睛。

“陳陽先生,我們什麼時候簽約?”他對我微笑說道。

`

【一個小人物的成長傳奇故事……有東方術法的妖異,有魔法世界的奇幻,有金戈鐵馬的悲壯,有蕩氣回腸的真情,有捧腹大笑的惡搞……

請關注,跳舞的新書,奇幻力作《變臉武士》,已經推出!!】

【跳舞出品,必屬精品!】

');

上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誘之以利】     下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亡命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