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亡命之徒】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亡命之徒】

【各位,本書已經全本了,新書《變臉武士》也已經上傳了!如果你喜歡欲望,喜歡看跳舞的文字,那麼請你一定去支持一下跳舞的新書好麼?

那本書下周准備沖擊新書點擊榜,大家都去幫我頂和砸票啊!!!

跳舞在這里多謝各位支持!】

`

“那麼我現在沒有危險了麼?”我微笑:“不會我剛走出這里不到十分鍾就被人亂槍打死在街頭吧?”

麥克道森微微一笑,他用一種非常奇怪的語氣道:“陳,你知道麼?在我來這里之前,我已經吩咐下去了,撤銷了對你的追殺。道森家的任何命令,不到一個小時就可以傳遍紐約,所以現在你安全了。”

“謝謝你。”我笑道:“看來你對我很有信心。”

“因為你有讓我產生信心的資本。”麥克笑得很精明:“你和楊微在IBB公司和漢高公司之間的那一手玩兒的很漂亮啊。讓我非常佩服!”

從咖啡館走出來,我的腿還是輕飄飄的。坦率說,我並沒有我外表表現出來的那麼從容自信,我內衣的後背部分已經汗濕了。在里面沒有感覺,可出來被冷風一吹,我感覺渾身冷得發抖。

但是至少我成功了,我還活著!

假如我沒有能夠說服麥克道森,假如麥克道森不相信我,或者說麥克道森是一個蠢貨,他甯可相信王浩也拒絕和我合作,那麼我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我並不是那種不怕死的人。我當然怕死——每個人的命只有一條,我還活得挺滋潤的呢,可不願意這麼早就死掉。

安心在外面的車里等我——她堅持跟著來的。用她的話來說,她答應了楊微要保護我,所以她一定要完成這個約定。但是在我的堅持下,她留在了外面。

我打開車門坐了進去,第一句話就是:“麻煩你把空調打開,我有點冷。”

安心笑吟吟看著我,她的眼睛非常的漂亮,但是那種眼神卻好像要把我看透了一樣。

我不敢看她的眼神,對劉長龍笑道:“這次的事情多虧你幫忙了。這個人情我會記住的。劉先生,我欠你一次!”

劉長龍搖頭,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忽然道:“我相信會成功的,將來或許我們還有合作的機會——陳陽,不要太相信那些美國人,他們未必靠得住。”

我點點頭,示意我會記住他的建議。

我請劉長龍先走,我和安心開車自己回去。

“事情看來很順利?”等劉長龍下車上了他自己的車離去後,安心發動汽車,終于開口問我。

“嗯,麻煩基本解決了。”我點頭。目光看著車外,外面的建築物不停的向後飛速消失。“回去我們慢慢說。安心,開快一點,我想早點回去。”我開口道。

安心加大了油門,專心開車,不再和我說話。

我在思考剛才劉長龍的話,和道森家合作確實要提防很多,他們“吸血鬼”的稱呼可不僅僅是一個外號而已。畢竟他們是黑道勢力,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汽車剛開出了兩條街,轉上了一條比較寬的馬路上,我還在沉思的時候,忽然安心驚叫了一聲,從路口忽然飛速竄出一輛汽車,側面狠狠的撞擊在我們的車上正撞在我們的車頭!!

碰——!!

兩輛汽車在街道上撞擊在了一起,汽車的車身打滑後又往前竄了幾米遠,留下一長傳刺耳的金屬撞擊和摩擦的生意……

車身在猛烈的撞擊下發出一聲巨響,我沒有來及做出多的反應,僅僅是下意識的用雙手抱住了腦袋,一下就磕在了前面的玻璃上,如果沒有保險帶,我的身子差點就竄了出去!

時速六十公里下的撞擊,使得擋風玻璃立刻就破碎了,玻璃的碎片割破了我的手臂,鮮血把我的衣裳都染紅了……

我感覺整個身子一下都木掉了,耳朵里也聽不到任何聲音,幾秒鍾後才感到刺骨的疼痛從手臂上傳來,耳朵里還是嗡嗡作響。

車身的前面已經嚴重扭曲變形,劇烈的撞擊中車前蓋已經從邊上被掀起了半邊,陣陣青煙從下面冒了出來。安心的頭也不知道撞在了哪里,額頭上出了血,閉著眼睛,臉上表情痛苦的扭曲。

我強忍著疼痛,把安全帶扯下來,身手去拍她的臉。

我咬牙道:“安心,你怎麼樣?”

安心勉強睜開眼睛,嘴巴里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我強忍著手臂上的疼痛,試圖把她的頭扶正了,然後又輕輕拍了拍她的臉,但是安心只是輕輕哼了兩聲,眼神有些迷離,好像剛才劇烈撞擊把她震迷糊了。

這個時候,我身邊的車門忽然被人猛的拉開了,我還沒看清來人,就有一只手一把扯住了我的衣服後面領子,把我硬從車里拽了出來,隨後狠狠扔在了地上。

“媽的……”我剛罵出一句,立刻就有人上來對著我的肚子就是一拳。這一拳力氣非常大,正好打在了我的胃部,我痛哼了一聲,後半句話也被打回了肚子里,立刻彎下腰蹲了下去。

站在我面前的一個家伙,嘴里叼著一根雪茄,冷冷看著我,嘴角帶著一絲獰笑。我認識這個人,上次在機場遠遠的看見過他一眼,他是道森家的,好像叫什麼“老狼”巴克……

安心也被人從車里拖了出來,然後扔在我身邊。她似乎受了傷,頭部受到了撞擊,有些昏昏沉沉的,沒有反抗。

“你們干什麼!”我怒道:“你是道森家的人,我見過你。”

巴克冷冷看著我,眼神陰狠。

我喘息稍定了一些,咬牙道:“難道你不知道我和麥克道森已經談好了合作的事情了麼?”

“我知道。”巴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狠狠道:“我可不管什麼合作的事情,今天你死定了。小子!”

他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忽然揮了揮手,冷冷道:“帶回去!”

我還想說什麼,已經有人上來用不知道什麼東西往我嘴里一塞,然後用個黑色的布袋把我的腦袋一蒙,我被人從地上扯了起來,推推桑桑上了一輛汽車,隨後他們就把我的手反綁在身後。

汽車顛簸了很久,也不知道開往哪里,我心里漸漸往下沉,我試圖掙紮,但是我稍微一動,就立刻換來了一陣拳打腳踢,再結結實實的挨了幾下後,我就不敢再亂動了。唯一讓我稍稍放心的,就是安心也躺在我身旁,就靠在我的腿上。她還是沒有動彈,我不知道她傷得重不重,心里又是擔心又是緊張。

二十分鍾後,我明顯感覺到車速漸漸慢了下來,隨後汽車停下了,又有人一把拽起我的衣服:“起來!”

我踉踉蹌蹌的下了車。

“進去!”我屁股上挨了一腳,沒有防備下,我立刻向前跌跌撞撞幾步,隨後倒在地上。對方沒有拉我起來的意思,而是一只手拽著我的一條腿,用拖的把我拖了進去。

我被扔在了一堆紙箱子上,把紙箱撞的七零八落,一路上被打了很多次,剛才又摔了一跤,我感覺身上到處都疼,手臂上的傷還沒有處理,還在流血。

沒等我掙紮著想站起來,一個溫軟的身子倒在我的懷里。我知道是安心,立刻小聲問道:“你怎麼樣?”但隨即我立刻意識到自己嘴巴被堵上了,說出的話含糊不清。

我頭上的布袋被人粗魯的扯掉了,巴克站在我面前,他伸手摘掉我嘴里的東西,沒等我說話,啪啪兩聲,我已經挨了兩個耳光。

這個家伙力氣不是一般的大,這兩個耳光打的我眼冒金星,嘴角立刻流出了鮮血。

“我操……”我掙紮的從其上坐了起來,然後巴克又是一腳踹了過來正好踢中我的胸口,我整個人都向後彈了出去,這一腳踢得我胸口一陣氣悶,火辣辣的疼,我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息,劇烈的咳嗽。

巴克看樣子還想上來毆打我,我立刻就地一個打滾,讓開了他的一腳,情急之下大喊了一句:“等等!!”

“怎麼了?怕了?想求饒?”巴克用他那陰狠的眼神看著我,冷冷道。

我一邊喘息,一邊艱難道:“就算你要我的命,也至少告訴我為什麼吧?”

巴克緩緩走近我,沉聲道:“想問我為什麼?我告訴你,因為你殺了我的侄子。”

我喘息道:“你的侄子?”

“是的。”巴克揪起我的胸前的衣領,狠狠道:“在公路上,我的侄子被你們打死了!該死的,我沒有兒子,約瑟是我唯一的侄子!”

我冷冷道:“所以你不顧麥克的命令,一定要干掉我?”

“是的。”巴克冷冷一笑,又一拳朝我打來,我手被綁住了,無法反抗之下,這一拳狠狠砸在我的鼻子上。

“操!”我痛罵了一聲,臉上劇痛和鼻子被打中的那種酸楚感覺之下,眼淚和鼻子里的血一起湧了出來。我懷疑我的鼻梁都被打斷了,狠狠罵了一句:“你大爺的。”

“什麼?”巴克聽不懂我的中國話,但是他知道我說的肯定不是什麼好話,隨即他掏出一把匕首,在我眼前晃了晃,冷冷道:“小子,我要把你的耳朵和鼻子一個一個割下來。”

鋒利的匕首逼在我的臉上,我心里狂跳,腦子里飛快亂轉,卻始終想不出什麼辦法來。

這個時候,旁邊躺在地上的安心忽然一個魚躍從地上彈了起來,沒等旁邊巴克的幾個手下反應過來,她已經整個人撞在了巴克的懷里,巴克一個踉蹌被撞出幾步,手里的匕首也掉在了地上。

“婊子!”巴克站穩後,低吼了一句,上來照著安心就是一拳。安心頭上還蒙著黑布,剛才是在地上聽了半天後,才從聲音上判斷撞過來的,這一拳打過來的時候,她卻根本不知道躲閃。巴克的拳頭打在安心的腹部,小丫頭悶哼了一聲,身子彎了下去,倒在我身旁。

“操,你不能打她!”我看巴克還想上來,立刻撲了下去,撲在安心的身上,隨後我背後一陣劇痛,巴克一腳踹在了我的背上。

“巴克,你不能打她!你知道她是什麼人麼!!”我狠狠道。

“我知道,她就是楊微吧?王浩本來就是請我們把你們兩個都干掉的。”巴克從地上揀起匕首。上來先是一腳把我踢到一邊,隨後抓著安心的頭發把她拎了起來,扯掉了她頭上的布袋,和嘴巴里的東西。

我倒在低聲,咬牙道:“她不是楊微,你抓錯人了!你可以殺我,但是你不能動她!她是安家的人!是安氏家族的人!”

巴克愣了一下,皺眉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一下安心,沉默了一會兒後,嘴角又露出那種獰笑:“你就是那個被人搶了老婆的膿包的妹妹?”

安心喘息未定,咬牙瞪著他。

巴克臉上表情陰晴不定。我瞪著他,狠狠道:“你把她放了吧,這件事情和她沒有什麼關系的。”

巴克忽然怪笑了一聲:“放了!當然不能放了!我現在放了她,難道安家就不找我麻煩了?”他轉頭對他的幾個手下呼嘯了一聲:“你們過來!”

他大聲道:“這個丫頭是安家的人!不過咱們做這件事情都做了,抓也抓來了,人是無論如何不能放的了。這種小丫頭我沒興趣,就給你們了,你們樂一樂,然後干掉,別露出什麼痕跡下來——我可不想讓安家報複!”

幾個手下一聽到是安家的人,臉上露出幾分猶豫,似乎有些畏縮,不干上來。巴克大罵了一句:“膽小鬼!反正人抓來了,難道放了她就沒事了?你們回頭把她干掉,安家的人怎麼知道是我們做的!”

幾個手下臉上表情猶豫了一下,但是他們畢竟都是亡命之徒,而且老大都發了話了,隨後就怪笑著圍了上來。

這下我是真的慌了。

我想不到巴克居然膽子這麼大,居然一不做二不休,連安心都敢碰……

“混蛋!你是瘋了!!”我掙紮著撲過去,他們其中一個手下抬手一拳就把我放倒了。隨後巴克上來一腳踏住我的後背。

安心也真的害怕了,整個人身子往後縮,她尖叫著:“你們別過來!我……我哥哥會殺了你們的!你們……你們……啊!”一聲短促的尖叫還沒有叫出來,安心就被一個家伙扛了起來,朝一堆紙箱後面走去。

另外兩個家伙也嘻嘻哈哈的跟了過去。

“巴克,#◎¥%#……”我心里焦急萬分,嘴巴里大吼,拼命掙紮,但是巴克的力氣非常大,這麼踩著我讓我感覺就好像身上壓了一座山一樣,任憑我如何使勁掙紮,就聽見我的骨頭都在咯咯作響,可就是無法把他掙開。而且我的手被綁住了,根本掙紮不動。

安心被他們扛到了後面去,我只能聽見聲音。

安心開始先是大聲試圖恐嚇對方,但是對方嘻嘻哈哈的無動于衷,然後安心開始罵,越罵越大聲,隨後啪的一聲,好像是挨了一個耳光,安心的罵聲頓了一下,隨後罵的更厲害了,罵聲中夾雜了掙紮厮打的聲音,隨後我聽見非常清晰的“哧拉”一聲衣服撕裂的聲音,安心的罵聲漸漸就變成了求饒的聲音……

我臉上漲得通紅,嘴唇都咬出了血,腦門上青筋都暴了出來,忽然也不知道哪里來得力氣,猛的狂吼了一聲,一下就把巴克踏在我背上的腳掙脫了,這一下力氣大的不可思議,巴克沒想到我忽然會爆發出這麼大的力氣,促不及防,一下被我掀倒在地上。

我雙目赤紅,就要往後面沖!巴克反應非常快,沒有站起來直接上來一腳踢在我小腿肚子上,我腿一軟跪倒在地上,巴克撲上來按住我,嘴里獰笑道:“你還想去救她!!”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嘩啦一聲,那堆紙箱忽然就倒塌了下來,一個人影從後面穿破那堆紙箱只飛了出來,狠狠的砸在地上,他的胳膊軟軟的搭拉在一旁,而且關節奇怪的扭曲——我知道他的胳膊已經被擰斷了!

隨後我耳朵邊就聽見了男人慘呼的聲音,又一個人從後面給摔了出去,剩下的一個人一邊慘叫一邊從後面跑了出來,安心從後面沖著追了上來,她臉上漲的通紅,手里的繩子居然解開了——想來應該是剛才的那幾個混蛋想強奸她,但是又嫌綁著她不夠刺激,又以為她是一個柔弱的女子,就把她的身子解開了。安心的頭發亂糟糟的,額頭上血還沒有干,一縷頭發被血粘在額頭前面,臉上還沾了不少灰塵,上身的外衣被撕裂了,里面的內衣好像也被撕開了一個口子,露出半邊白玉一樣的肩膀和胸前一抹雪白的肌膚,褲子上全是塵土,衣服也是皺巴巴的,顯得剛才掙紮的非常劇烈。她一言不發,上來一把抓住那個想逃跑的人,然後從後面勒住了他的脖子,一用力,咔噠一聲,那個人腦袋歪向一邊後,就軟軟的倒了下去。

安心眼睛紅紅的,但是表情陰沉,好像帶著殺氣,她一邊喘息,胸口劇烈的起伏,顯得此刻情緒激動異常,她咬著牙瞪著巴克,狠狠道:“我要殺你了!你們,你們,你們一個也別想跑!!”

`

【跳舞新書……《變臉武士》……《變臉武士》、《變臉武士》、《變臉武士》《變臉武士》】

');

上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道森家族】     下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