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七十二章 【跨國的炒作】  
   
第一百七十二章 【跨國的炒作】

【支持跳舞的新書《變臉武士》,目前該書已經上新書點擊榜,希望大家都去支持一下!】

【此外,有的讀者希望我能先把欲望寫完再寫新書——我暈!欲望已經寫完了啊!!欲望早就全本多日了,目前VIP已經全部貼完了,但是因為出版的原因,我不可能一下全部解禁!那樣話,出版社會找我麻煩的。按照目前的速度,兩天一章的解禁,已經是很快了,大家別再逼我了……無奈……】

`

事實上,我一直不知道那天楊微和陳遠交談的內容,也不知道楊微對陳遠說了什麼話。原來我一直認為,當陳遠知道了我和楊微的關系後,會大發雷霆,然後從此禁止我和犖犖的聯系。但事實卻讓我非常吃驚——這個老狐狸居然一下子就變成了一個瞎子或者說是一個聾子——對我和犖犖的一切都不聞不問了。

我在北京陳遠的豪宅里住了一個晚上。

犖犖在房間里面陪了我一個晚上,一個晚上她都靠在我身邊。她沒有哭,而是變著法兒哄我,給我溫存和她所有的溫柔——我想,這或許就是犖犖和司棋的區別吧。如果是司棋,見到我一身的傷回來,恐怕會哭個半死。犖犖只是坐在我身邊,用手輕輕撫摸我的額頭,然後在我耳邊溫言軟語。

整個晚上,犖犖對我說了很多話,但是我記住的只有一句。

她說:“你帶我走吧。”

楊微一個晚上都沒有再來看我。

第二天我堅持要回南京。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陳遠見了我,雖然臉色依然好像不太爽的樣子,但卻沒有再說什麼。他的眼神里藏著些東西,雖然我看不透那到底是什麼,但是我卻知道,他有很多話沒有說,或者說他已經決定不說什麼了。

我平靜的提出,我要帶犖犖走。我原來以為陳遠會大發雷霆,或者沖上來給我兩個耳光,又或者大罵我一頓把我趕出去。但是出乎意料的,陳遠只考慮了幾秒鍾,然後默默的點了點頭。我看了看楊微,卻發現楊微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那是一種標准的“楊微式”的笑容。

于是,我坐著輪椅,帶著楊微還有犖犖母子兩人,隨行的還有漢森這個忠心耿耿的保鏢,一同從北京飛回了南京。

幾個小時候,從南京祿口機場出來的時候,看著周圍的建築物,看著四周來往的人群,我心里忽然生出一種劫後余生的感覺。

我對自己,也對著老天,暗暗念道:“我回來了。”

我直接回了公司,不理會孫嫣然她們對于坐著輪椅回來樣子的驚訝。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讓孫嫣然幫助我找了個律師——我開的價錢很高,找的是最好的律師。

錢可是買到很多東西,也包括時間。所以僅僅幾個小時候,孫嫣然就帶著一個年紀大約四十歲左右的男人走進了我的辦公室。

我面無表情的坐在辦公桌後面,手里玩弄著一把裁紙刀,仔細的打量著面前的這個律師。我的目光顯得很挑剔。

這個人看上去穿著非常的齊整,面目端正,表情顯得很沉著——對于這點我非常滿意。只有心里充滿自信的人才能隨時保證沉著的態度。

他似乎絲毫沒有受到我的目光的影響,臉上帶著那種很平靜的表情,淡淡道:“我姓劉,劉嚴正。是宏大律師事務所的律師。”

我微笑,示意請他坐下,淡淡道:“抱歉,我身體不太方便,不能站起來。”

“請問您有什麼事情需要我的服務麼?”劉律師坐下後,不動聲色的說道。

“嗯……”我沉吟了一會兒,道:“我有個案子,想委托您幫助我打一場官司——跨國的。”

我指了指放在桌上的一疊資料。劉律師拿過資料,沒有直接看,而是問道:“在看資料之前,我想聽聽您的一些簡單的介紹。”

“事情很簡單。”我笑道:“我原來是德國漢高公司的執行總裁。但是不久前,公司在我的合約還沒有到期結束的時候,忽然解聘了我,所以我想委托您就此問題向他們提出索賠。”

“請繼續。”劉嚴正面色不變,淡淡道。

我點點頭,對他的這種態度很滿意。德國漢高公司的總裁——這個頭銜就足夠讓很多人吃驚了,而劉嚴正臉上連一點吃驚的表情都沒有,那麼只能有兩種可能——第一,他對于德國漢高公司是什麼,一點都沒有概念,而這當然不太可能。因為那麼著名的公司,他這種人不可能沒有聽說過。第二種可能,就只能解釋為,他這個人遇到事情有種超出常人的冷靜和沉著——這無疑是一種非常優秀的品質。

“事情稍微有一些複雜。”我淡淡道:“德國漢高公司本身是由另外兩家公司共同控股控制的,也就是遠大集團和美國的IBB公司,而我是IBB公司的人,他們在漢高公司里面占據了一小半的股份,我算是他們的員工,由他們委任派遣我出任德國漢高公司的總裁——當然,這個委任也被另外一家控股公司遠大集團同意了。可是幾天前,我忽然接到了我IBB公司的通知,他們已經解雇了我,並且解除了我在他們公司的一切職務,而相順應的,我在德國漢高公司的職務,也就自然解除了——我被開除了,而且是違反合約的開除。而我准備對他們提出索賠。”

“確實有一點複雜。”劉律師想了一下,道:“那麼您打算怎麼打這個官司呢?您希望得到多少賠償呢?”

我笑了一下,笑得有點狡猾:“我准備對美國IBB公司提出五百萬美元的經濟賠償。”

劉律師點點頭,道:“那麼我請問一下,當初你們簽訂合約的時候,合約上有沒有規定一旦一方違約,將賠償多少違約金呢?有這方面的條款麼?”

“沒有。”我淡淡答道。我說的是事實,本來當時的委任就是楊微安排的,而且我也知道這僅僅是一個作秀,所以沒有在意合同的條款——反正是我占便宜。

“這就有些困難了。”劉律師臉上露出幾分難色,他想了一下,道:“因為合同沒有規定違約金的條款,那麼關于索賠的額度,嗯……IBB公司是一家美國公司,所以我必須查閱一下一些相關的美國法律。這需要一些時間,而且……”他說道這里停頓了一下,似乎有些遲疑。

“沒有關系,有什麼請盡管說。”我淡淡一笑。

“恕我直言。”劉律師坐正了身子,正色道:“我個人認為您提出的索賠金額有些不太可能實現。根據一些其他的案例,在漢高公司這種級別的國際大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的違約索賠案件,一般來說,在當初簽訂的合約里面都會有一些相關的違約條款。按照一般來說,違約金的額度大概是年薪的兩倍到三倍左右……”

“我在漢高的年薪大約是一百五十萬美元,我提出五百萬美元的索賠,也差不多是三倍,應該比較合理。”

“不一樣的。”劉律師笑了笑:“我說的情況那是在雙方當初合約規定了違約金條款的條件下——問題就在于,您的這個案子,在您和他們簽訂的合約上沒有違約金的條款,所以他們完全有理由駁回您的索賠要求……”

我點點頭:“請繼續說。”

劉律師想了一下,似乎在考慮什麼樣的措辭才比較恰當,他緩緩道:“我個人建議,您可以把索賠金額定在一百萬美元以內——恕我直言,因為您的合約上沒有違約金條款,現在您處于一個相對不利的地位,這個官司打贏有些難度。五百萬美元,對方一定會拒絕。可是如果一百萬美元的話,對于IBB公司那種級別的大公司,他們很可能會同意接受這個條件,我們可以達成庭外和解,而避免上法庭——如果真的走法律程序,您……您比較吃虧,而且在合約方面,您處于不利地位。”

“謝謝你的建議。”我點點頭,笑道:“但是我仍然堅持五百萬美元的賠償。”

劉律師看了看我,沒有說話。

我緩緩道:“我給你最高的收費標准,聘請您幫我打這場官司。”

劉律師還是沒有說話,只是淡淡苦笑。

我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從抽屜里拿出一包香煙,忽然低聲道:“你抽煙麼?”

“不,謝謝,我現在不想抽。”

我立刻道:“麻煩你把辦公室門反鎖一下可以麼,她們老是不允許我抽煙,說我身體不好,其實抽煙對于外傷沒有什麼影響……”

劉律師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但還是起身把辦公室門反鎖了一下。

“謝謝你。”我愜意的吸了口煙,然後緩緩吐了出來。隨後我用輕快的語氣道:“我和你說的明白一些吧——我知道這個官司很難打贏。”

“那您為什麼……”

我擺擺手,示意他聽我說完。

“我要的是一個效果——我要求你幫我打這場關系,動靜弄得越大越好!我要讓大家都知道這場官司,讓大家都知道我這個人和我的公司的名字……你明白麼?我是在利用官司炒作!”

“嗯……”劉律師點頭,臉上若有所思。

“我想應該不難理解。國內很多人都利用打官司來炒作,更何況我相信媒體會對我的官司感興趣的。首先我是一家國際大型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用國內之前一句很流行的話來說,我是‘打工皇帝’,就好像原來在微軟擔任高層管理人員的那位女士,後來就被國內的媒體炒作成了一個明星。第二點,我告的是一家國際知名的大公司,這點總是會引起媒體的關注。最後一點,我是一個中國人,我告的是一家美國的公司——媒體對這個更加會感興趣的。”

“有道理。”劉律師苦笑。

“所以……”我臉色一變,用嚴肅的語氣道:“我支付給你最高標准的報酬,不是要你能把這個官司打贏,而是我需要你把這個官司盡量的炒作出名氣來!弄得動靜越大越好!如果你需要,我甚至會花錢來找一些媒體來配合你!”

想了一下,我忽然說出一句讓他更加吃驚的話。

我說:“這就是一場秀,我對于做這場秀,大概的經費預算是四十萬美元!”

四十萬美元是什麼概念?三百多萬人民幣!在國內打一場官司不過花個萬兒八千的,就算一些比較著名的官司,律師費外加訴訟費用,也不過十幾萬幾十萬而已。准備花幾百萬和人打官司的,絕對是獨此一家了!——而且還是打一場幾乎肯定要輸掉的官司。

而且更加讓劉律師苦笑的是,我居然用了“預算”這個詞語。我真的把這場官司當成了一個秀!

“大概的情況就是這些。”我笑道:“更加詳細的情況在我給你的資料里面都有了,還包括我給你的一份委托書,委托你全權代理我負責這件案子。你回去研究一下,然後就開始著手辦理。”

“好的。”劉律師把資料收好,臉上又恢複了那種沉著的表情。絲毫沒有再對我的這個荒唐的舉動有什麼異意。

他站起身來,道:“最遲後天一早,我會代表您向IBB公司發去一份正式的索賠信,按照您的要求提出五百萬美元的索賠。”他和我握手後,走到門口又停住了。

“雖然那種情況不太可能,但是我還是想問一問……”劉律師道:“我相信您打這個官司絕對不是為了錢,可是假如……我是說假如,IBB公司接受了您的索賠五百萬的條件,那麼您准備炒作的計劃不就落空了麼?”

我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淡淡道:“這點你放心好了——IBB公司的現任負責人絕對不會答應我的索賠條款的。”

我把“絕對”兩個字咬的很重。

劉律師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出了門。

我從容的把香煙掐滅,然後靠在椅背上,嘴角的微笑不變。

這個律師看來應該是個挺能干的人——這種人是我非常需要的。因為我不僅僅是要打一場官司,今後可能在很多方面都需要他的服務。

回到南京後,我的自信異常高漲。我回到了自己的地盤,公司的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下,都按照我預先的計劃有序的發展——更重要的是,我帶回來了一個超級能干的人才——楊微。

可以說,我現在已經占據了天時地利人和各種條件。

更何況,我現在在美國,還有一個強力的外援——道森家族。

雖然這個外援的不穩定因素很多,但是至少在短期內,我自信還是能夠把事情保持在我控制下的。

有人說我是在走鋼絲,我絲毫不在意。我堅信一句話:富貴險中求!風險越大,利益也就越大!關鍵在于你的控制能力!

就在我沉浸在自己的得意情緒中時,孫嫣然推門從外面走了進來。

她進來後先是皺著眉頭輕輕說了一句:“你又抽煙了,小心被楊微小姐知道!”

她的第二句話是:“現在我們遇到了一個很好的機會,這個機會能讓我們賺一大筆錢,但是……看上去同時我們也遇到了一些困難……”

');

上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回國】     下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泰國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