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七十三章 【泰國之行】  
   
第一百七十三章 【泰國之行】

【各位,我的新書《變臉武士》已經沖到了新書榜第二,大家都過去幫忙支持一下啊,從前嫌棄新書字數太少,想攢多一點再看的朋友,現在應該可以去看了,呵呵,已經不少字了。而且最近還要加快更新速度哦!】

【此外,還請大家把手里原本給欲望的票砸到我的新書上去,多謝多謝!】

`

孫嫣然帶來的消息讓我有些吃驚。

我前面一段時間利用擔任漢高公司總裁的便利,為我的公司爭取了不少機會,並且幫助我的公司和漢高以及其他不少歐洲的大公司建立生意往來關系,在孫嫣然的努力運作下,一切發展還算比較讓人滿意。目前更是遇到了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巴伐利亞汽車發動機公司,也就是生產寶馬汽車的公司,准備向漢高公司定購一批汽車配件,而通過我的關系,漢高公司把這批汽車配件的訂單給了孫嫣然。

這絕對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能夠為世界頂級的汽車生產商提供生產配件,這本身就是一件可以帶來無窮好處的事情。

歐洲的頂級汽車用的配件,在定價上可以說是價格不斐,並且這個定價是按照歐洲標准來的。歐洲標准的價格比國內的價格標准要高出了很多。本來按照常理來說,這種訂單是不會落在我們這種中國公司的手里的——雖然這個事情說出來很讓人沮喪,但是事實是:國內生產的汽車配件產品在質量上和檔次上都比歐洲的要差了一大截。我們唯一的競爭手段就是價格——我們的價格比別人便宜。所以我們占據不了高檔產品的市場,卻可以通過低價傾銷來占據他們的低端市場。而這次,漢高公司居然會在中國采購這批汽車配件產品,讓我非常意外。

孫嫣然隨後解釋了一下,因為從去年開始,國際鋼材漲價的趨勢就愈演愈烈,目前看來,國際上的鐵礦石價格已經漲幅達到了百分之八十!!這是什麼概念?鋼材有多重要,就不用我多說了,不管你是造汽車還是蓋房子,全部都需要鋼材!!而鋼材的漲價,使得無數行業的成本都急劇的增加。而這次,估計是歐洲那里被越來越高的成本逼迫得受不了,所以無法抵抗中國制造貨物的低廉價格,只能向中國公司采購。而我的公司因為有漢高公司的這層關系在里面,所以我們搶先得到了這塊蛋糕。

能夠給歐洲的頂級汽車制造商提供汽車配件,本身這筆生意就足夠我賺翻掉了。畢竟國內的生產成本和歐洲相比,低廉太多太多了!!

而在直接賺到的利益之外,遠期的利益是無窮的。

首先,中國自己目前暫時還沒有屬于自己的真正的國際頂級汽車品牌。我們所謂的高檔汽車,大多都是合資的品牌。而中國自己的汽車品牌則更多把目光瞄准在中低檔次的市場。而這個時候,如果我的公司能夠給國際頂級的汽車制造商提供汽車配件,那麼無形中,就成為了一個潛在的金子招牌。試想,以後寶馬汽車用的汽車配件是我的公司生產的——只要我今後在一些公司的宣傳方面做一些文章,在國內這個行業內普遍缺乏高端產品的這麼個真空的空間里,立刻就能給我的公司提升大量的知名度!

當然,這件事情絕對不是那麼簡單。

首先是我的生產能力不能達到要求。德國方面的要求非常高,對于產品的工藝和質量等等的要求,幾乎可以用“挑剔”兩個字來形容。雖然我相信我們的努力會得到成果,但是說到了技術和設備這些地方,差距畢竟是客觀擺在那里的!

而且對方在簽訂訂單之前,要求先考察一下我的生產工廠的水平。

孫嫣然仔細解釋了前因後果之後,我思考了足足十分鍾,隨後我歎了口氣。我決定一定要得到這塊蛋糕——因為它的前景實在太誘人了。工廠的生產能力問題,我決定親自去浙江工廠一趟,我需要和老周好好的談一談。

我想了一下,讓孫嫣然先出去。隨後我打了個電話給陳遠。

電話接通後,我猶豫了一下,低聲道:“老頭子,謝謝你。”

“謝我什麼。”陳遠的語氣還是很郁悶,看來依然不能對于我和她女兒的事情釋懷。

我歎了口氣:“謝你送我這份厚禮!”

陳遠沒說什麼,哼了一聲。

“不是麼?”我輕輕一笑:“我想來想去,這個訂單是通過漢高公司得到的,漢高公司現在是你的天下,沒有你的指使,我這個‘前任’總裁的人緣也不足以讓他們好心到把這個訂單送給我吧。要知道,這可是一個大蛋糕!只要漢高公司在中國公開的招標,多少人都會爭個你死我活!”

陳遠沉默了一會兒,語氣似乎有些松動:“我不是為了你。”

“我明白。”我苦笑,提到這個話題,似乎讓我有些不知道說什麼。

“你打電話給我就是為了說一句不值錢的謝謝?”陳遠冷冷道。

我想了一下,決定直截了當的說出來:“老頭子,我還需要一些你的幫助。”

“什麼?”

“技術!”我干脆道:“我需要技術援助!我需要一些從德國來的技術人員,技術人才!我願意支付你最高的薪水!而且我只是借用!”

“人我可以從德國的一些生產基地抽調一些過來,但是你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人員!是設備!還有資金!”

“我知道。”我淡淡道:“我們中國不缺人,而且只要是好的技術,我們就能學習過來,所以我需要你給我提供一些技術人員。資金我不缺,但是設備你沒有辦法麼?”

“不可能。”陳遠拒絕:“你知道,汽車工業是很敏感的,一些設備是屬于禁運范圍之內的,通過正常的途徑從國外進口購買一套設備,代價太大了,阻礙也太多,而且手續過于複雜。目前我不能幫助你……因為收購了漢高公司,我受到了太多的關注,我現在的處境也有些微妙。”

“好吧。那麼設備的事情我自己解決!”我笑了笑,然後掛掉電話。

我手里玩弄著裁紙刀,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後打了個電話給孫嫣然。

“你幫我擬定一個去泰國的行程,機票和護照問題盡快搞定,一切要快!”

“什麼?你又要我出差?”孫嫣然這丫頭不樂意:“你簡直就是萬惡的資本家!SEVEN已經抱怨很久了。”

靠,這丫頭被SEVEN和我寵壞了,哪里有這麼和老板說話的……

我鄭重道:“不是你,而是我們一起!你,我,楊微以及SEVEN。”

“你瘋了?”孫嫣然大驚小怪:“你的傷還沒好,不能亂跑動!”

“你別管了,去辦就好了。”

“不行!”孫嫣然依然不干:“你的傷沒好。而且……”

“而且什麼?”我苦笑。

“……而且現在的季節泰國那里太熱,會曬傷我的皮膚的!”她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靠!嫣然,我是你老板!”我差點就把電話扔出去了。

“那也不行……要不我告訴犖犖姐,就說你腿沒好就想出去跑!”

“靠!”

我歎了口氣,努力用最最平靜的語氣道:“嫣然,聽我說,這件事情不能告訴犖犖,楊微那里我去說服,但是不能告訴犖犖。好不好?”

“不好。”

我一陣氣結,想了半天,壓低聲音,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充滿了誘惑:“那,現在這筆生意需要我去泰國一趟,這次去能給我們賺很多錢……等這次事情成功了,我獎勵你一輛寶馬,好不好?”

電話那頭立刻就很干脆的回答:“好!”

見她回答這麼爽快,我倒愣了一下:“你……你不是剛才還說我傷了腿不能亂動麼?”

“切!”孫嫣然在電話那頭低聲竊笑:“那可是一輛寶馬啊!和寶馬車相比,你的腿關我什麼事情啊……”

有下屬這樣和老板說話的麼???

我干脆不理會,道:“還有一件事情。你幫我買一個好一點的輪椅。現在這個輪椅座墊太硬了,座得我屁股疼。”說完我把電話扔了。

我沒有告訴犖犖我要去泰國的事情,我知道我如果說了,犖犖一定堅決不同意我去的。

而說服楊微就簡單多了,雖然開始她堅決反對我這個時候還帶著兩條傷腿出國,但在我的一番堅持下她還是同意了——楊微和我是一種類型的人,她明白這個事情對我意義重大,她應該會理解我,而且我讓她陪我一起去,她也能比較放心。

于是在幾天後的一個早晨,我和楊微孫嫣然SEVEN一行四人悄悄離開南京,登上了前往泰國的飛機。

我之所以堅持我親自來,是因為這件事情我准備走一些邪路子。而這些事情我想我自己做比較好——如果僅僅是讓楊微代替我去,或者直接讓孫嫣然過去,事情相信也能辦成功。但是我不希望我的朋友和愛人牽扯到這件事情里面太深——畢竟是一潭混水,既然是混水,就讓我自己來趟就好了。

十個小時候,我們一行四人已經身在泰國世界著名的巴緹亞海灣。

我穿著沙灘短褲和斷袖花襯衫,坐在輪椅上,看著眼前的銀色沙灘。一到泰國我立刻就提出先觀光旅游,大家對于這個提議倒是沒有什麼異議——我看著穿著清涼打扮的嫣然和同樣穿著沙灘短褲的SEVEN在沙灘上奔跑,歡快的嘻戲。我只能苦笑著回頭看了一眼坐在我身旁的楊微。

“天氣不錯啊,看來他們玩兒的很高興呢。”楊微淡淡笑道:“親愛的,你在看什麼呢?”

我拉住楊微的手,把她的手輕輕握住,輕輕歎息道:“我在想,將來我們或許可以在這里買一棟房子,然後每年冬天的時候可以過來度假。我們會很快樂的,不是麼?”

楊微嘻嘻一笑:“你說的‘我們’是指哪些人呢?”

我看了她一眼,用一種奇怪的語氣道:“這你還需要和我裝傻麼?”

楊微啐了一口,忍不住道:“不要臉。貪心不足,想把我們幾個都……”說到這里,她臉色微微一紅,沒有繼續說下去。

我搖搖頭,歎了口氣,柔聲道:“我不是不要臉,也不是貪心不足。只是……”我想了一下,笑道:“只是我覺得在你的面前,我可以不用掩飾自己,不用隱瞞自己心里的真正的想法。”

我敲了敲自己的額頭,自言自語道:“愛人相伴,這種事情男人誰不想呢?只不過我做的比較徹底罷了。別人罵我貪心也好,罵我不要臉也好,反正我是顧不了這許多了。只是你們一個我都不能離開,也離不開!”

楊微笑了笑,道:“那好啊,等你腿上的傷好了,就去蘇州把你的司棋老婆接回來好了。”

“嗯。”我點頭,道:“我之所以現在不敢把她接回來,就是怕她看見我受傷了會傷心,如果她看見我坐著輪椅,恐怕又要掉眼淚,又要瘦下幾斤了……”

“切!”楊微的語氣里似乎又幾分酸意,笑道:“我就是知道你最喜歡司棋,她才是你的‘老婆’。”我臉一紅,我知道楊微從前一直對我有過竊聽,而當時我和司棋只要單獨相處的時候,我都是喊司棋“老婆”,這些話想必都傳到了楊微的耳朵里了。

我臉上一紅,隨即趕緊拉著楊微的手,正色道:“這話怎麼說的,我怎麼會厚此而薄彼呢,司棋是我的‘老婆’,可你也是我的‘親愛的’啊。”

“是啊!還有犖犖,她還是你的‘孩子她媽’呢!”楊微嘻嘻一笑。

我搖搖頭,決定不和這個女人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拉著她的手,指著前面數公里長的銀色沙灘,緩緩道:“好美的海灘啊。你不覺得這個國家的海岸線是如此的沿綿美麗麼——就像一個不設防的處女一樣。”

“你說什麼??處女??”

不理會楊微瞪著我的眼睛,我眼珠一轉,對著楊微眨了眨眼睛繼續笑道:“你不覺得這里簡直就是一個走私的天堂麼——親愛的?”

');

上篇:第一百七十二章 【跨國的炒作】     下篇:第一百七十四章 【遠方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