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八十六章 【蘇州尋妻記】  
   
第一百八十六章 【蘇州尋妻記】

【再說明一下,本書已經全本寫完了!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我的新書《變臉武士》,我保證那也一定會是全本的!】

`

撇開了所有的人,在第二天一早,我獨子開車前往蘇州找司棋。

我幾乎是保持著每小時一百二十公里的時速從南京開到了蘇州,然後直接沖到司棋家樓下。我心里還是挺激動的。畢竟一個多月沒有看到司棋了,其實我早想把她接回來,我知道我把她放在蘇州這麼久她一定會很難受,但是我更知道如果司棋看到我受那麼重的傷,只怕會更加難過。

出乎我意料的,司棋不在家。她的父母熱情的接待了我——當然熱情了,畢竟我在他們心目中已經是准女婿了。我得知司棋最近幾天都很郁悶,今天一早就跑出去散心去了。據說是跑到街上閑逛。我耐不住性子,沒有在家里等她,而是和兩個老人打了招呼後,直接跑出去找司棋去了。

其實我心里有些不安,畢竟一個多月以來,我都把她留在了蘇州,我不知道司棋會不會生我的氣,而且,這一個多月以來,司棋居然都沒有打一個電話給我。或許她真的生我氣了吧,要是在從前,哪怕我僅僅是出差幾天不見,司棋也會每天都打電話給我的。

我出門後就立刻打了司棋的手機,手機連續響了十幾聲後,對方終于接聽了。

“司棋……”我聲音有些激動。

“……”沉默了一會兒後,司棋的聲音傳了過來:“你終于給我打電話了?”

“你在哪里?”我迫不及待問道。

“你……為什麼這麼久都不打電話給我?”

我歎了口氣,道:“抱歉,司棋,我有原因的……”我頓了頓,笑道:“那麼你呢,你怎麼也不打電話給我?”

電話那頭司棋沉默了幾秒鍾,忽然冷冷道:“我為什麼要打電話給你?你身邊有楊微,有犖犖,還有……還有你的女兒……我……我……我算什麼!”

說完這幾句,電話忽然就掛斷了。

我愣了一會兒,心里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按照我心里的想法,我原來以為,司棋知道我來了後,會驚喜的流出眼淚,然後我用力擁抱她,她會對我訴說相思之苦,然後溫情默默……

看來我想錯了……

司棋畢竟不是我的附屬品……她是一個人啊,一個活生生的人啊!

我又撥通司棋的電話,電話通了後,我立刻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打電話給你,把你留在蘇州,是真的有原因的,你……你在哪里?我過來和你解釋好不好?”

司棋又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淡淡說了一句:“那你先找到我再說吧。”

找到她?怎麼找?

蘇州城這麼大……少說也有幾百萬人口吧?我怎麼知道她在哪里?

可是畢竟人家把題目提出來了,我就要想辦法通過考驗啊。畢竟是我把人家一個人丟在蘇州一個月,畢竟是我一個多月都沒有打電話給她……這麼看來,她生氣也是應該的吧?

哄別的女孩我不敢說有什麼把握,但是哄司棋,我就比較在行了。

我腦子里立刻飛快的盤算司棋可能在的地方。

蘇州我只來過兩次,一次是上次跟她回來參加家宴,那次我們沒有去其他的什麼地方,只是在外面隨便逛了逛大街,隨後我就走了。而之前的一次來蘇州,則是司棋陪我來旅游的,那次不但是我第一次來蘇州,也是是我們兩人第一次出來旅游,倒是去了不少地方。只要我按照那些地方慢慢找,總能找到的。

“好吧。”我苦笑,然後對著電話說:“寶貝兒,既然你要考驗我,那麼我就找到你吧,不過你答應我,你必須留在一個地方不許亂跑了……”

司棋語氣稍微有些活潑了:“好吧。”

畢竟是我的司棋老婆,雖然生氣,但心里還是不忍心太為難我的。看來只是耍耍小性子吧。

我微笑著把電話收了起來。

去哪里呢?蘇州園林?不會……因為我從來就不喜歡去那種地方,蘇州園林講究的是層次和某一個單位面積里面的各種布局,越精致,越複雜,其實就會顯得空間越狹小……我天生不喜歡空間狹小的地方,我喜歡空曠的地方,所以上次我們來旅游的時候,沒有逛過蘇州園林,所以司棋不會在那里……

蘇州樂園?笑話,不過是一些從國外淘汰出來的娛樂設備而已,雖然蘇州樂園對國內游客的口號是:去迪斯尼太遠,不如來蘇州樂園。但是這種口號也就是哄哄那些普通的老百姓了。蘇州樂園和真正的迪斯尼樂園相比,差得太遠了,雖然上次我們也游玩了那里,但是我對那個地方沒有流露出太多的好感……

難道……嘿嘿,難道是我們第一次在蘇州過夜的那個酒店?那天晚上可是我和司棋的第一次……呵呵。不過也不太可能吧,畢竟家里人說司棋是出去散心的,散心也不會跑去酒店開房間緬懷過去吧……

想來想去,就只有周莊古鎮了……那里的小橋流水,江南水鄉的獨特風味,一直是我非常喜歡的,當初我們曾經夜游周莊,在古鎮的水道上,泛著小舟,我抱著司棋一起看天上的星星……

一種奇怪的感覺湧上心頭,我立刻肯定司棋一定是在周莊。

沒有任何猶豫,我發動汽車,朝周莊古鎮一路奔去。

周莊古鎮一如既往的繁華,這個文化古鎮自從被旅游開發後,吸引了全國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游客,古樸的建築,青石板的街道,縱橫發達的水道,使得這里被譽為了東方的威尼斯。古鎮外面的廣場停靠了許多旅游公司的大巴,我找了個地方停車,然後扔給停車場的管理員一百塊錢,一路飛奔朝古鎮里面跑去。

沒有停留的,我穿過古鎮的街道,繞開一路上試圖拉住我兜售各種小紀念品的小商販,走上一座年代久遠的小橋,然後站在橋頭四處張望。

司棋會在哪里呢?我腦子飛快的轉動,船上……船上!!我的目光立刻朝兩邊的河道上掃過去,可是長長的河道上有好多艘小舟,我根本看不到遠處小舟上面的人。

我一路跑來,這會兒頭上全是汗,想了一會兒了,忽然想到要找一個地勢高一點的地方,才能看清楚。我心念微動,想起上次我來這里的時候,曾經去過一家做小點心的酒樓,那里的點心和蘇州評彈同樣是這里的一絕——更重要的是,那個酒樓有兩層高,站在二樓的窗台前,可以看到小鎮的大部分河道上面的景色……

該死的……那家酒樓的名字叫什麼來著?

我一路游蕩,一邊四處尋找,太久沒有來這里,我連路都忘記了。我就像一只無頭蒼蠅一樣的四處游蕩了半天,終于眼前一亮——前面那家酒樓上掛的古銅色的招牌——就是這家了!最重要的是,這家酒樓一面臨街,一面臨河!而且,它有兩層!二樓的窗戶著,從窗戶里面還傳來了陣陣的吳儂軟語一般的評彈的曲子……

我激動的一口氣沖進店里,撞倒了一個店里的伙計也顧不上了,直接順著樓梯跑上二樓。

二樓是一個大約有兩百多平方米面積的大廳,前面搭了一個小台子,上面一個穿著旗袍的女子手里抱著一支琵琶在彈唱一曲《一江春水向東流》,隨著曲子,女子的清脆的嗓音抑揚頓挫,台下十幾張桌子前坐著各種游客,還有一些本地的居民。有的人在拍照,有的人則是一邊磕著瓜子,一邊欣賞台上的彈唱,還有人聽得入迷,一邊搖頭晃腦,一邊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符合著節奏。

沒有人注意到從樓梯冒冒失失沖上來的我。我也沒有心思去多注意這些人和台上的表演。

我沖到窗戶前,往下面的河道看去,目光掃了幾個來回。

這里居高臨下,河道就在眼前,而且因為小鎮的建築物普遍都不高,確實很看得很遠。但是因為是在樓上,距離拉遠了,還是無法看清出遠處河道小舟上的游客的臉孔。

我目光掃了幾遍,僅僅我目光所及范圍內的河道上,就有十幾艘小舟,上面的人也各種各樣,我根本無法看清出那些人的臉孔。

我心里有些焦急——司棋到底在哪里?她在哪一條船上?或者說她到底在不在河上?更或者說,她到底在不在周莊這個小鎮里?

我心里一片焦急,充滿文化風味的評彈曲子穿在我耳朵里,完全變了味道,引得我心里越發的急躁。忽然間,也不知道哪里湧上來的一股沖動,我深深吸了口氣,忍不住對著樓下大喊了一嗓子:

“司棋!!!”

評彈曲子驟然而止!

大堂里面的數十個客人目光全部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有的憤怒,有的不屑,有的詫異……台上的評彈演員也有些氣憤的看著我。

我還沒有注意到這些,忽然看見樓下不遠處河道上的一艘小舟,上面的一個女孩子似乎聽到了我的忽然,回了一下頭——雖然僅僅是短短的一瞬間,但是那個身影好像有幾分像是司棋……

于是我什麼都不顧了,扯開嗓子,用盡全身的力氣——套用一句武俠小說里面的話來說:氣沉丹田……

一個好像野獸一樣的嚎叫打破了小鎮甯靜的氣氛,嚎叫聲在二樓飄出老遠……甚至還有回聲……

“司……棋……”!!!

這下連樓下的不少游人都嚇了一跳,全部抬頭往上面看,還有幾個小販連手里的東西什麼時候掉在了地上都沒有察覺,就那麼吃驚的看著在二樓窗口露出半個腦袋的我。

我這才意識到:壞了!

果然沉默了幾秒鍾後,有的人立刻罵開了。

“你吵什麼吵!”

“怎麼這麼沒有素質!”

“你嚎喪啊!!”

“神經病啊!!”

眾人紛紛怒罵,看台上那個演員,氣得臉都白了,恐怕隨時都會把手里的琵琶朝我扔過來一樣……

就在我滿頭大汗的時候,身後一個溫軟甜蜜的聲音傳了過來:“小伍,你……在干嗎?”

這個聲音就好像定身法一樣,我立刻如中雷擊一般,渾身一顫,腦袋隨著身子一寸一寸的轉了過去,然後就看見一張嬌豔的臉蛋在我面前,臉上表情似笑非笑,三分溫柔七分嗔怒——不是我的司棋老婆是誰?

司棋穿著一身紅色的外套,頭發柔順的批在肩上,一雙眸子看著我,眼神里閃爍著太多的東西。

我的喉嚨似乎堵住了,旁邊那些人的怒罵也全然顧不上了,就這麼直直看著司棋。

“老婆……”良久,我喉嚨里才發出這麼一個聲音。

司棋朝我走了過來,我下意識的張開雙臂想迎接她的擁抱。當我看到司棋臉上陰沉的表情時,我心里忽然一沉,果然……還沒等我完全反應過來,腳下傳來一陣劇痛——司棋那穿著兩寸長鞋跟的高跟鞋就狠狠的踩在了我的左腳上。

我立刻慘叫一聲……上帝作證,這聲慘叫比剛才的那聲大呼還要大了二十個分貝……

司棋臉色陰沉,轉身就朝樓梯走去。

我心里焦急萬分,顧不上再抱著腳蹦跳了,趕緊沖上去一把拽住司棋的衣服——因為我本來就沒有站穩,這一下又用力過猛,我一下就整個人都栽到了司棋的身上,然後撲通一聲,兩人都摔倒在地上——我壓在司棋的身上。

司棋痛叫一聲,被我壓在地板上,臉紅的差點滲出血來,低聲急呼道:“笨蛋!你……你……你快放我起來!”

我可不管了!別人罵也好,周圍有多少人也好,哪怕天塌下來我也不管了——此刻司棋在我懷里,那是真真切切的事情!我用力抱住司棋,死死不放手,低聲道:“我不管了,我說什麼也不放手了!”

司棋眼睛里忽然露出一種真正的驚惶,她大呼道:“小伍,快放……小心!”

我下意識的一回頭……

砰!

一個茶壺正好砸在我的臉上,我立刻鼻血長流……好在里面的水不燙,否則我陳陽走南闖北,恐怕就在這個小鎮給人破了相了……

耳邊就聽見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的罵道:“小子!敢在這里非禮女孩!揍他!”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一百八十五章 【奇怪的指令】     下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司棋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