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九十二章 【王浩的計劃】  
   
第一百九十二章 【王浩的計劃】

我正在辦公室里看一份業績的資料,楊微忽然推開門走了進來。

“怎麼了?”我有些意外。楊微平時幾乎很少來我的公司。

“你要的消息,我已經打聽到了。”楊微笑得很含蓄。

我愣了一下:“這麼快?”

我兩天前才和她談過,要打聽一些王浩那里的情報,可是這麼快她就有消息了?

楊微笑得很古怪,忽然從皮包里掏出一份報紙,扔給了我,笑道:“打開,看第四版的頭條新聞。”

我疑惑的接過報紙,先是愣了一下——這居然是一份外地的報紙——海口日報?

海口日報?這不是海南的報紙麼?

我沒有說話,先是按照楊微的話看了第四版的那條新聞——“環亞地產投重資圈地,將開辟國內第一大休閑度假海灘,規模和檔次都全面超過原來的國內第一度假海灘聖地亞龍灣,相信這一重大投資將帶動周圍的房地產熱,並很有可能再次掀起海南的第二次房地產熱潮……”

我沒有看完,皺眉把報紙還給楊微:“微微,這個是什麼?”

楊微眨了眨眼,笑道:“這家環亞地產,其實是一個殼,是一個空殼子。”

“哦!”我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這家准備投資在海南搞房地產的環亞公司,其實是IBB投資弄出來的?”

楊微點點頭:“我們慢慢談。”她隨意坐到沙發上去。我走到她身邊貼著她坐下,隨手掏出香煙。楊微一伸手把我的香煙打掉,嗔道:“不許抽煙!”

我苦笑笑,沒有說話,把香煙收了起來。

自從楊微從美國回來後,她就戒煙了,最近更加開始對我嚴加管理,不允許我在家里抽煙。現在更加發展到了不允許我在她面前抽煙。

原因麼,其實她並不是要我戒煙,而是——而且楊微曾經說起過,她想給我生個孩子。為了將來我們的孩子能健康,她已經戒煙了,做懷孕前的准備。

看著楊微警告的眼神,我趕緊轉移話題:“王浩瘋了麼?他居然投資做房地產?”

“為什麼不呢?”楊微撇撇嘴巴:“要知道,現在在中國國內,房地產行業可是最紅火的了,各個城市的房價都不斷攀升新高,雖然這些繁榮里面有很多都是泡沫,都是刻意炒作出來的虛假繁榮,但是在泡沫沒有破滅之前,大家還不都是賺了盆滿缽滿!”

“可你說的這些是在內地大陸。海南的房地產情況,難道你不知道麼?”我皺眉。

海南可以說是全中國爛尾樓最多的地方,哪怕是在省會城市海口,大街上都能隨處看見建造了一半的爛尾樓!

早在我們國家改革開放的初期,海南就已經出現了一次房地產開發熱,而海南作為一個旅游業發達的地方,以旅游為主題的房地產開發自然成了大家眼里的金礦了。

然後事實上,去讓很多當時砸了重大資金的房地產商們碰了個頭破血流!

除了個別早期入市而又能及時抽身而去的地產商賺了錢之外,後面的大批的房地產商人投入的大批的資金全部打了水漂!對市場消化能力的估計不足,以及一窩蜂的紮堆開發,使得海南的房地產在經曆的短暫的熱潮之後,迅速的崩潰了。

大批的倒閉的房地產公司,帶來的結果就是出現了大批的死樓盤,爛尾樓!

說句玩笑話,在海南最多的就是建造了一大半的,還沒有完工的高級住宅區和別墅區。而這些地方因為沒有完工而開發公司也倒閉了,結果都成了死樓盤!

這倒是便宜了很多城市的流浪漢和拾垃圾的乞丐。這些本來是開發出來准備賣給富人的高級別墅,都成了他們的窩。

“去中國海南做房地產,難道王浩腦子壞了?”我失笑道:“那里可是著名的房地產死亡地帶啊……那里的一片片爛尾樓,都是那些已經死掉的房地產公司的墓碑啊。”

楊微沒有笑,她點了點頭:“我對海南的情況不了解,畢竟我多年都在美國,但是你說的這個情況我也了解。同樣我也很不理解,王浩怎麼會這麼做——他選擇做房地產投資,我不奇怪,畢竟現在國內的房地產行業發展勢頭這麼火熱,看見這種機會他不插手的話,反而是呆子了,可是他去哪里投資不好,偏偏選中了那個著名的房地產死亡地帶——海南……”

我惡意的笑道:“沒准他真的瘋了,腦子忽然壞掉了。”

楊微橫了我一眼,笑道:“你忘記了你自己常常掛在嘴邊的話了?”

“我的話?”

“沒錯。”楊微點頭:“你自己不是常常一副很拽的樣子,說什麼:所謂的危機,就是危險的同時也伴隨著機會,只有能在刀尖上跳舞的人,才是真正的高手……你不是常常這麼說麼?現在王浩的舉動看似很瘋狂,很危險,沒准他也是准備來一場‘刀尖上的舞蹈’呢?險中求勝的事情,在商場上太多了。要知道,風險越大,往往利潤也越大哦。”

我心里一動,收起笑臉,低頭想了一會兒,然後正色道:“微微,不知道為什麼,我心里有種奇怪的感覺。”

“什麼?”

我皺眉想了一下:“我總覺得王浩最近的一系列舉動都很反常——他變了太多了。我總感覺他似乎變的比從前厲害多了……但這並不是讓我心里不舒服的主要原因。”

楊微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我。

我歎了口氣:“王浩變的厲害了,變得深沉了,變得更加狡猾了,這些我都能預見到的,畢竟他經曆的那麼多事情,還有那麼多慘痛……嗯,一個人在經曆的那麼多慘痛的失敗之後,總是會有所改變的,而且性情也會大變。所以我並不意外王浩的改變——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心里總是有種很奇怪的感覺……我也說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感覺……總之……總之……”我想了半天,苦笑道:“總之就是很奇怪!”

楊微輕輕一笑,伸手握住我的手,低聲道:“親愛的,你放松一些,我對你有信心,王浩那麼家伙絕對不可能是你的對手的。”

我搖搖頭:“不,我不是害怕,不是的。而是一種很怪異的感覺在我心里。”

楊微還想安慰我什麼,我搖搖頭,抱著她親了親,然後送她出門。

走出辦公室門的時候,我還偷偷觀察了一下莫尼卡的表情。

因為我們剛才在房間里討論的是關于王浩的事情,而對于莫尼卡這個安插在我身邊的王浩的間諜,我自然格外留意。

莫尼卡臉色平靜,坐在辦公桌前動作麻利的處理各種事物,她一只手拿著電話,嘴巴里隨意的應付著電話里的談話,另外一只手翻著一份檔案,然後在電腦鍵盤上敲敲打打……

一切都好像很正常。莫尼卡好像一個非常能干的秘書,把我交代給她的事情完成的都很出色,而且在秘書這個職位上她做的相當好。

可是她越這樣,我心里就越奇怪。

有幾次都故意在幾筆生意和業務中露幾個破綻出來給她看,可以一切都很平靜。

想到這里,我心中的那種古怪的感覺又升了起來。我歎了口氣,走回自己辦公室關上了門。

隨後的一天時間,我都坐在辦公室里詳細研究關于環亞公司在海南投資房地產的所有資料。

他們的開發計劃我從媒體上就找到了,投資的金額,工程的進度,計劃,規模,等等……看完這些東西後我又思索了片刻,忽然心里一動,上網搜索出了所有網上能查到的關于海南的旅游市場的近年的,尤其是這一兩年的最新動態和資料。

查閱完所有的資料後,我大吃一驚!

我怕自己判斷錯誤,把環亞公司的投資資料又看了一遍,結果我得出了一個非常讓自己吃驚的結論——王浩投資海南地產這個計劃,是一個非常出色的計劃!憑借我現有的資料的了解,如果讓我去干,我都有八成以上的把握能大賺一筆!!

一個非常出色的投資計劃!

我立刻把資料裝進包里,回家找楊微商量。

“你覺得如何?”在家里的客廳里,楊微看完了資料後,我立刻開口問她。

楊微歎了口氣:“很不錯的計劃——我很吃驚,王浩干得非常漂亮!一個精彩的布局,嗯,或者說是一個美麗的陷阱!”

“是啊!”我站起來,不安的在客廳里來回走了幾步,忍不住掏出香煙,但看了楊微一眼後又收了起來,我苦笑道:“本來我看了媒體公布出來的那個環亞公司的投資計劃,我還覺得吃驚,這個計劃很不錯,雖然有風險,但是那麼大一筆投資,那麼大一個盤子,而且廣告勢頭也是那麼猛烈,所以成功的把握也是有的,但是我查了這麼多資料後,才發現,這根本就是一個虛假的計劃,拿出來純粹是蒙人的!”

我整理了一下思路,把我的想法緩緩說給楊微聽:

目前來看,海南的旅游業已經到了一個黃金發展階段,從兩千年之後,每年的旅游人次達到了一千萬以上,而這個數字每年都在飛快的增加,增加的勢頭也是相當的猛烈!

而今年更加是遇到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由于東南亞的那場地震引發的大海嘯,使得東南亞那些旅游業收到巨大的沖擊,這麼大的沖擊,已經不是簡單的“市場萎縮”四個字能簡單概括的了,應該是真正的元氣大傷!說句不客氣的話,今後沒有兩三年時間,東南亞的旅游業別想回過氣來!而且還得老天爺保佑,一切發展都順風順水,可是畢竟市場的事情誰也不敢肯定,不是麼?

而在這種情況下,和東南亞同類型的旅游地區——海南,則迎來了一個黃金的發展期!可以預見了,在近期內,海南的旅游業將迎來一個井噴!

這種情況下,開發旅游主題的房地產,的確算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只要操作得當,應該是能成功的。似乎一切也是很順理成章的!

但是王浩居然想得更遠!

我在研究了所有資料後才發現,這個小子根本就不是想真正的投資房地產——這個家伙在投機!

他不是想開發房地產,而是想炒地皮!

通過環亞的官方公布的資料,他們准備開發一個國內最大的海濱度假基地——這麼大一個工程,需要多少年?一年是肯定不夠的,完全的開發完至少需要三年!

三年後東南亞的市場已經完全恢複了,在那些老牌的旅游業的沖擊下,海南還能保證那麼紅火麼?

而且,搞這麼大一個工程,需要投多少錢進去?

這可不是一億兩億就能搞定的!光是一期工程,就需要三個億以上!

現在的IBB公司手里有多少資金?IBB公司,經過了那麼多場變故之後,早已經元氣大傷了,而且德國漢高的收購時間,牢牢的把他們的幾億美元的資金焊死在那里,IBB公司的資金早就很緊張了,現在搞這麼大一個房地產開發?我看沒等第一期工程結束,王浩就得面臨資金干涸的境地了!

他根本壓根就沒打算投資開發,而是在圈地炒地皮!

他動用了手里能動用的大筆資金,先以開發的名義把地皮圈下來,然後慢慢等著即將到來的海南旅游業的井噴!到那個時候,旅游業的忽然火爆,會帶動旅游房地產的迅速升溫——雖然這種升溫是暫時的,是虛假的——或者直接說,這僅僅是一個泡沫。但是不可否認,到了那個時候,王浩只要把自己手里圈到的地皮賣掉——在泡沫被擠破,在虛假繁榮被戳穿之前賣掉,就立刻會賺一大筆,而且是狠狠的賺一大筆。

就算政府地皮不能轉讓,但是只要巧立名目:比如說,工程轉讓!

到時候王浩不說轉讓地皮,而是說把整個海濱度假村的工程轉讓給別人,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地皮賣掉!或者直接把那麼什麼環亞公司賣給對方——反正那也是一個空殼公司!

楊微一言不發,靜靜的聽我說完,她的臉色也很凝重——沒有人願意看見自己的敵人發展壯大!

“確實很聰明的計劃!”楊微終于長長吐了口氣,她皺眉想了一下,忽然又道:“小伍,你知道麼,我心里忽然產生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她沉吟了幾秒鍾,似乎在整理自己的思路,然後她緩緩開口說道:“或許我的話很奇怪,但是……但是我總覺得王浩的這個計劃……他做這件事情的風格……好像你啊!好像你做事情的風格啊!”

我沒有反應過來,隨口道:“是啊,如果換作我,也會這麼干……”說到這里我忽然愣住了。

“靠!”我忽然大叫一聲:“我明白了!”

楊微倒是被我嚇了一跳:“怎麼了?”

我勉強一笑,臉色有些難看,道:“微微,你還記得今天在辦公室里我對你說的話麼,我說對于王浩最近的很多舉動,我心里總是有種很古怪的感覺。”

“嗯,那又怎麼了?”

我歎了口氣:“我現在才忽然明白過來我心里的那種古怪的感覺是怎麼回事了——你不覺得王浩最近的一系列舉動,他的做事風格忽然變得和我很像麼?”我表情古怪,慢吞吞道:“他好像一下子變成了另外一個老五!”

王浩忍氣吞聲給了我五百萬,忍受了我的訛詐——這不是王浩一貫的風格,倒很像我做事的風格。我善于忍耐,懂得在機會到來之前偽裝自己。因為我知道,忍耐的越久,等到的機會就越好!

而這次王浩在海南的這個炒地皮的舉動,更加是一個典型的“陳陽式的投機案例”!

這種投機的模式,恰恰是我一貫喜歡用的——充分利用外部有利的外部條件,精心的偽裝布局,慢慢的吸引別人入局,最後狠狠賺一筆然後迅速撤退!

比如拿我上次騙了日本的真木公司那個案例和王浩的這個海南炒地皮的事情比較一下就發現,兩者之間的相似太多了。

我們都充分利用了外部的有利條件——上次我是利用了漢高公司這個光環,而王浩是利用了海南的旅游業即將到來的熱潮。

我們都布了一個很精致的局——我是用一個誘人的訂單騙了真木公司,而王浩則布了一個龐大的精致的地產開發計劃。

賺到錢之後迅速撤退——我賺到錢後,立刻把原來的公司申請破產。而王浩更絕,他在海南的那個投資地產公司,根本就是一個空殼!

所以我才說這是一個典型的陳陽式的投機案例!完全是我習慣的和喜歡的做事路線!

我臉色有些難看,把這些話緩緩說給楊微聽。

楊微搖頭道:“還不止呢,還有和道森家族合作這件事情,你和王浩都選擇和道森家族合作來打到對方,難道僅僅是一個巧合麼?要知道,一般人是不肯和這種吸血鬼合作的,可是你們都選擇了冒險!”

我沒說話,楊微又繼續道:“還記得你去美國找我之前,在北京,王浩曾經試圖拉攏過你麼?以王浩從前的性格,他絕對不會那麼做的,但是他卻那樣做了——左右逢源,在雙方之間討取最大的利益!他一面和陳遠有一些瓜葛和合作,一面又背著陳遠拉攏你——還記得你當初在我和陳遠之間來回搖擺的事情麼?”

我死死盯著楊微,嗓音有些嘶啞:“你的意思呢?”

楊微歎了口氣:“我覺得王浩變了,而且……”楊微目光閃動,一字一字道:“我感覺他似乎在刻意的模仿你……嗯,不,應該說是他在很聰明的學習你身上的很多優點!”

我笑不出來了:“為什麼?”

楊微淡淡道:“很簡單,因為王浩想通了,他忽然之間想通了,他想成功,而你確實做的很成功,所以他就刻意的模仿你。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楊微放低了聲音:“因為你是帶給他慘痛經曆的人!雖然當初擊敗我父親王庭的那個計劃主要是我做的,但是王浩是個很驕傲的人,他心里最恨的是我,所以他不會學習我,那麼那個計劃的第二號人物,就是你了。他想用你的方法來讓自己迅速成長——小伍,其實我內心也很佩服你了,你的那些做法,非常適合在短期內迅速投機壯大。你能在短時間內白手起家,做到今天這個地步,並不是偶然的運氣。王浩或許是因為前面的打擊將他的性情改變了很多,但是他居然刻意的模仿你,恐怕還有一個原因——他在研究你!因為你是他的敵人,所以他會仔細研究你的優點和缺點,通過這些仔細的研究,他會不自覺的吸收一些你的優點……”

我忽然心里一動,大聲道:“耐心的研究對手,把握對方的所有優點和缺點……這好像是你一貫的做事風格吧!!!”

楊微神色不變,冷冷笑道:“你終于發覺了?看來我的這個兄弟,真的變了呢。看來他臥薪嘗膽,耐心學習敵人的優點,將來對我們的報複一定很猛烈吧。”

楊微站了起來,走到窗前,目光看著窗外,笑道:“看來那些慘痛的經曆,對他的打擊真的不小啊!這麼巨大的改變,他的人性和人格,一定也是經曆了一番痛苦的掙紮吧。對了,麥克道森是怎麼說的:他現在已經是一個瘋子了,對吧?小伍?”

楊微雖然在笑,但是她的語氣卻是冰冷的。

我看著楊微冷冷的目光,第一次的,我對王浩——對那個我一向看不起的王浩,那個小白癡王浩,忽然產生了一種深深的忌憚的感覺……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一百九十一章 【色誘】     下篇:第一百九十三章 【海南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