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一百九十六章 【瘋狂炒作】  
   
第一百九十六章 【瘋狂炒作】

第一百九十六章

楊微的資金如期倒帳,嫣然迅速行動,用最快的速度買下了緊靠著王浩的海濱度假開發區的兩塊地皮。

我在家里面裝了一台衛星電視,並且接通了衛星電視信號,可以接收海南的電視台節目。

一個星期後,某天中午,海南電視台正在采訪環亞公司的總經理于世良,這個家伙大概四十歲不到的樣子,是王浩這次計劃的台前代理人——總的來說,王浩還是站在幕後操作,沒有直接露面。畢竟這個計劃最終只是一個炒地皮的騙局,他不適合自己露面壞自己的名聲。電視上面對記者和主持人的旁敲側擊,這個于世良倒也應對自如,神情從容不迫,看來還是有幾分本事的。

我暗暗歎息,看來王浩手下也不全是廢物啊!比如這個于世良,面對媒體的時候,頗有點大將之風,顯得沉著自信,一看就是個有點真本事的人。這樣的人,我手下就沒有幾個。

主持人幾個比較敏感的問題,都被于世良用太極的功夫糊弄過去了,到最後更是被他利用機會變成了一個個人的演說,他侃侃而談,大肆吹捧這次環亞的海濱度假區開發計劃,不時的聯系當地的經濟環境,鼓吹和當地共同發展經濟等冠冕堂皇的口號,居然迎得了現場觀眾的陣陣掌聲。

我氣得大罵:“那個主持人真是個白癡,收了我那麼多錢,叫他在電視上為難一下于世良,居然失敗了,還號稱什麼資深主持人!”

訪談節目中間休息的時候,電視上插播廣告。我歎了口氣,一邊哀歎賄賂那個主持人的錢打了水漂,一邊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請問是于世良先生麼?”

對方稍微愣了一下,試探道:“是的,請問是哪位找我?”

我笑了笑:“我姓陳,我叫陳陽!”

電話那頭沉默了五秒鍾,然後我聽到他深吸了口氣:“陳陽先生,請問你怎麼知道我的手機號碼的?”

我撇撇嘴:“我至少有一百種辦法可以知道。”

“好吧。”于世良的聲音有些無奈:“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情麼?”

我淡淡笑道:“自然是有事情的,我這里有筆生意想和于總經理談一談,我想你一定會感興趣的……”

“抱歉!”于世良打斷了我,他的語氣有些傲慢——這當然可以理解,他雖然只是王浩的一個台前的代理人,但是表面上看他手里控制了十幾億的投資計劃,風光無限,態度傲慢一點也是正常的:“我現在正在電視台參加一個訪談節目,如果您有什麼生意上的事情,請明天打電話到我的公司,我的秘書會安排時間的。”

我冷笑兩聲:“于先生,我想提醒您兩點……”我換了一種冷峻的語氣,緩緩道:“第一,我不喜歡別人用這種語氣對我說話,而你,對我來說更加只是一個小小的螞蟻一樣的東西。第二,我不喜歡說話的時候被別人打斷。”

“陳陽先生。”對方的語氣同樣傲慢:“我根本就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我歎了口氣:“好吧,給你三十六個小時時間,你最好出現在我的辦公室外面,否則你會後悔的……再見,于總經理!”

“神經病!”對方罵了一句,把電話掛斷了。

我絲毫不生氣,饒有興趣的繼續看電視。

幾分鍾後,休息時間到了,電視上的廣告也播完了,畫面重新插回到電視台的演播廳。

那個主持人在簡單的繼續提了幾個問題後,都被于世良輕松的解決掉了,他臉上也不禁露出了幾分得意的神色。

就在這個時候,主持人忽然拿出了一份資料——這當然是我暗中提供的。

“于總經理……”那個主持人貌似平靜道:“剛才您的談話,都表達了貴公司的這個投資計劃,是要希望帶動當地經濟一同發展的高尚目的,我手里正好有一份資料,就在貴公司的海濱度假區旁的兩塊地,三天前也被另外一家投資公司買下,准備進行開發,不知道對這個消息您有什麼看法呢?既然貴公司是意圖帶動本地經濟發展,那麼您是否願意和其他的投資公司共同發展呢?”

于世良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你說的消息我並不知道,不知道你說的那家公司,買下的是哪兩塊地呢?據我所知,在我們環亞的海濱度假區周圍已經沒有什麼具有潛力的或者是值得開發的地皮了……”

“是西流灣的那塊地,還有東部東灘那塊地……”

于世良眉頭皺了起來,電視鏡頭給了他一個特寫,我清楚的看見他眼睛里露出了茫然的神色:“那兩塊地?”

他顯然有些不相信,或者說他想不出那兩塊地理環境很差的地皮能有什麼開發價值。

主持人笑道:“非常巧合的是,那兩塊地距離你們環亞公司的海濱度假區僅僅只有百米的距離,而且分東西兩側,請問這僅僅是一個巧合麼?”

于世良一臉茫然,道:“這件事情我不是很清楚,請問你手上的資料顯示,是哪家公司准備開發那兩塊地麼?”

主持人笑得很深沉:“我們手里的資料顯示:是一家來自內地江蘇省南京的公司……”

就在這個時候,幕後一個工作人員忽然從側面跑了上來在于世良耳邊小聲了說了什麼,于世良臉色立刻變得很凝重,淡淡道:“抱歉,我公司里有點急事,今天的訪談就到這里吧,我感謝電視台對我們工作的支持……謝謝大家!”

說完,他站起來就朝後台走去。

這個時候,我花了十萬塊錢賄賂那個主持人的作用終于顯露出來了。在于世良走入後台後,主持人忽然對著攝像機微笑道:“于總經理走得那麼著急,不知道是不是環亞公司內部出了什麼大問題呢?相信電視機前的觀眾和我一樣都很好奇吧,下面不妨讓我們跟著攝像機暗中去看看于經理那里究竟遇到了什麼麻煩。”

說完,攝影師就扛著攝像機緊跟著主持人走向後台——攝影師也拿了我的錢的!

兩人偷偷在後台的門口,攝像機在遠處偷偷對准了站在化妝間門口的于世良——鏡頭漸漸拉近,可以看出于世良正在打電話。從他的表情上看,他在凝神的聽著電話的那頭說著什麼,他的態度非常恭敬,不停的點頭。隨著電話慢慢的進行,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什麼,于世良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額頭上的汗都出來了。

這個時候,我收買了那個主持人立刻插嘴道:“觀眾朋友們,看來環亞公司似乎遇到了什麼什麼困難——不知道這些是否和我們剛才向于總經理出示的那分資料有什麼關系呢?”這個家伙果然不愧是專業的主持人,一番話說的故意意味深長,讓人疑神疑鬼……

這期訪談節目的效果出奇的好,電視播出後,立刻被那些無聊的新聞記者大肆炒作,第二天開始,圍繞著環亞公司的各種新聞都被暴了出來——雖然絕大多數都是假新聞。我收買的幾個記者也混在當中,渾水摸魚的煽風點火,故意弄一些環亞公司的負面新聞。

一時間各種危言聳聽的新聞都冒了出來,有些甚至讓我這個幕後黑手都嚇了一跳,不得不佩服這些記者胡編亂造的能力:

“內幕:環亞公司存在嚴重財務問題!”

“騙局!環亞公司資金來源可疑!”

“環亞海濱度假區存在嚴重的環境汙染問題!”

“環亞總經理于世良存在嚴重的經濟問題!”

“虛假的口號!是開發度假區還是圈錢?!”

“環亞前員工驚暴內幕:環亞財務系統存在黑帳!”

“聳人聽聞!記者喬裝清潔工暗訪環亞公司見聞!”

“環亞總經理于世良和財務總監羅女士關系曖昧!”

“財務總監羅女士辟謠:我和他僅僅是朋友,我有一個很美好的家庭!”

“環亞總經理于世良涉嫌對女職員性騷擾……”

“‘其實,他是一個很好的男人……”前環亞職員楊先生在因為同性戀而被迫離開公司後,面對記者深情告白……”

“環亞公司怒告電視台……”

“狗急跳牆的全部過程——看環亞時間的全程回放……”

看著這些讓人苦笑不得的新聞標題,這些新聞炒作漸漸超出了我的預算,我每天都會抱著海南那里送來的報紙笑的幾乎岔氣。于是我不停的給手下發出指令:“提高給我們的那幾個記者的獎金!”

在環亞公司和于世良被弄得焦頭爛額的同時,那個電視台的主持人也立刻名聲大躁,觀眾都表示對這種新奇的采訪方式很有興趣——他們看多了那種請來嘉賓坐在演播室里面說一些口不對對心的虛假談話,這種用暗訪的方式讓他們大呼刺激。同時也讓這家電視台的這檔節目收視率一路飆升……

當然,環亞公司迅速對電視台提出了申訴,指責他們違反了規定,蓄意破壞環亞公司的形象。不過電視台嘗到了收視率大漲的甜頭,態度也很強硬,而那個主持人更加是在電視節目中做了一番演說,表示是新聞工作者的職責讓將一些黑暗的東西報道出來沒,並在電視上高呼老百姓有知道實際情況的權利!電視節目播出後,民間口碑對電視台的支持更加到達了一個頂點……估計雙方打官司也有的打了……

我在南京開心的看著海南送過來的報紙新聞,從電視里看著他們吵的乒乒乓乓,得意笑道:“看見沒有,這才叫懂得利用傳媒,利用媒體!這才叫高級的炒作!”

家里另外兩個女人都不在,只有司棋陪在我身邊,她笑道:“就你會吹!明明是你耍陰謀詭計!”

我正色道:“這你就不懂了,這個世界上,不懂得耍陰謀詭計的人,永遠成功不了!”

比我預計的速度快了很多,我很快接到了環亞公司的總經理于世良先生的電話。

當然,這次他的態度要謙虛多了……

“陳陽先生,我是環亞公司的于世良……”

我語氣冷淡,冷冷的回了他一個字:“說!”

電話里他的語氣越發顯得謙卑:“陳陽先生,那天我的態度得罪了您,希望不要介意,這次我打電話過來……”

我不耐煩打斷他道:“有話直說,我很忙。”

“是是是!”于世良立刻飛快的應道:“我想就貴公司在我們環亞海濱度假區旁邊的那兩塊地的開發,不知道我們有沒有什麼可以合作的……我想就這個問題和您談一談……”

我淡淡說了一句:“有事情你打電話給我的秘書,她會安排時間的!”

說完我把電話掛斷,然後往旁邊沙發上一扔,臉上換上溫柔的微笑,轉身笑道:“司棋老婆,你老公是不是天才!”

司棋笑道:“你剛才太囂張了吧,為什麼要那麼難為人家呢?”

我上去抱住她,先是在她臉上親了親,笑道:“這你就不明白了,這件事情擺明了就是我在陰他們,反正他們已經是恨死我了,就算我態度客氣點,他們就會因此而不恨我麼?倒不如一路囂張到底!”

司棋苦笑搖頭,沒有說話。

我抱著她溫軟的身子,忽然臉上露出奸詐的笑容:“好像犖犖和微微今天要晚點回來哦……”

司棋立刻身子一緊,警惕道:“干嗎?”

我哈哈一笑,一下站了起來,猛的把司棋抱了起來,往肩膀上一抗。司棋尖叫一聲,笑罵道:“阿陽!你放我下來!你干什麼!”

我大步朝房間里走去,笑道:“干什麼?當然要干一點少兒不宜的事情啊……”

`

【今天是8.15,抗戰勝利60周年!勿望國恥!】

');

上篇: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的老婆是放高利貸的】     下篇:第一百九十七章 【史上最卑鄙的敲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