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二百零六章 【瘋狂的惡魔家族】  
   
第二百零六章 【瘋狂的惡魔家族】

第二百零六章

紐約,麥迪遜廣場花園體育館。

能容納一萬九千多人的球場幾乎全滿了,球館里充滿了山呼海嘯一樣的呼喊,這里正在進行一場NBA的常規賽:紐約尼克斯隊和明尼蘇達森林狼隊。球場中間的大屏幕上不停的播放著各種精彩的鏡頭。

“加內特拿到球了!轉身射籃!不中!阿蘭休斯頓搶到了籃板!球在阿蘭休斯頓手里!紐約尼克斯還有一次進攻機會!球交給了馬布里!馬布里走低位!他進去了!加內特出來封蓋!天啊!球進了!!!馬布里!!尼克斯的戰士!馬布里!!天才的馬布里!偉大的馬布里!!現在第三節比賽距離結束還有十秒鍾的時候,尼克斯依靠馬布里的一個跳投把比分再次超出!!”

幾米之外就是電視轉播席,解說員用無比激情的聲音飛快的嚷嚷著。整個球館里面充斥著球迷們的歡呼,我幾乎聽不見自己說話的聲音!

麥克道森就坐在我旁邊,此時的他已經完全沒有了平時的那種冷酷無情輕松冷靜的樣子,一臉狂熱的激動,不僅僅這樣,在森林狼隊進攻的時候,他還和其他球迷一起大聲的呐喊“防守!防守!!”,看他的表情,他是作為一個球迷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比賽給他帶來的那種快樂當中……

我實在無法明白,麥克道森一臉神秘的把我喊了出來,卻只是帶著我來看一場NBA的籃球比賽??

第三節比賽結束了,啦啦隊登場開始在球場中央熱舞,隨著美麗性感的姑娘們的熱情表演,球迷的歡呼聲音一浪接著一浪。我對麥克大聲喊道:“你讓我很吃驚!”

“什麼?”麥克還是一臉興奮的表情,似乎沒有聽到我說什麼。

“我說,你讓我很吃驚!!!”我幾乎是在麥克道森的耳朵邊上大喊。

“沒有什麼吃驚的!我從小就是紐約尼克斯的球迷!”麥克大聲道:“即使是在最煩心的時候,我都盡量不讓自己錯過尼克斯的每一場比賽!”

“為什麼帶我來這里??”我大吼。

“什麼??”麥克皺眉。

我深吸了口氣,大聲吼叫道:“為什麼帶我來這里??”

這次麥克終于聽見我說什麼了,但是他仍然沒有回答,只是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後淡淡一笑。

雖然是在熱火朝天的球館里面,看著麥克的那種目光,我仍然覺得心底升起一絲寒意!

從前面的比賽來看,麥克是一個標准的紐約尼克斯隊的籃球迷,他和所有的球迷一起呼喊,為紐約尼克斯隊的每一個進球而歡呼,為每一個失誤而沮喪,在對方犯規的時候跟著大家一起噓對方的球員。

這一切,都遠遠超出了我認識中的那個冷血可怕的麥克道森!仿佛從走進這個球館開始,他就換了一個人一樣!他仿佛由那個讓人不寒而栗的惡魔男人,一下變成了一個普通的有血有人的普通人。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比賽第四節開始後,麥克道森卻忽然冷靜下來了。

他不再歡呼和呐喊,而是非常認真的看了幾分鍾比賽後,麥克忽然站了起來,拍了拍我,微笑道:“好了,我們可以走了。”

“嗯?”我愣了一下:“可是比賽還沒有結束呢,你不是紐約尼克斯的球迷麼?難道你不打算看完它麼?”

麥克笑得很古怪:“比賽的結果早就注定了,今天紐約尼克斯會輸掉這場比賽的!前面三節只是表演而已!”

我跟著麥克道森走出了球館,還忍不住問他:“為什麼?”

麥克笑了笑,平靜的解釋給我聽:“紐約尼克斯已經打進季後賽了,但是他們的排名不太有利,為了能在季後賽首輪挑選一個弱一點的對手,今晚的比賽他們必須輸掉才行——這是合理的利用規則!而我們剛才看的前三節的比賽會那麼激烈,那完全是一種假相而已,是教練在故意演練陣容,評估球員的實力,調整球員的狀態,為季後賽做准備,所以球員才會那麼賣力!但是三節比賽過去了,演練戰術已經演練完了,第四節開始,隊員已經明顯的打的不用心了,所以我說後面的比賽可以不用看了,今晚尼克斯一定會輸掉這場比賽,這根本就是他們事先就計劃好的!”

“可是,為什麼你要帶我來看這場比賽?”我歎了口氣。

麥克笑了笑,他笑得非常平淡,他的目光中閃爍著一種睿智的光芒,淡淡道:“一切的一切,所有的過程,所有的表演,所有的假相,所有的計劃,所有的努力,包括旁觀者的擔心緊張,而在這所有的一切的背後,其實結局早就已經注定了,不是麼?”

“結局早就注定?”我皺眉。

“不錯!”麥克坐上汽車,讓後等我也坐進來後,他一邊發動汽車一邊笑道:“就好像我們現在處在的這種處境當中,一切都只是一個局,一個假相!而這些假相的背後,所有的道路都僅僅是通向那個早就已經注定的結局,不是麼?”他忽然看了我一眼,冷笑道:“你,我,都和紐約尼克斯隊的球員一樣,在打著一場其實結果早就一定注定的比賽!中間的過程不管多激烈,其實都是假的,都是在表演!不是麼?”

我頭上冷汗已經下來了。

麥克注視著前方,小心的保持車速,讓我們在車流中穿梭。

“陳陽,其實,你已經猜到了,對麼?你已經猜到了真相,為什麼要裝作不知道的樣在呢?”麥克忽然冷不丁說了這麼一句。

上帝作證,當時我嚇得差點就准備從車上開門跳下去!

“不用緊張!”麥克笑得很含蓄:“其實我早就知道你一定會想到的!這根本就是我計劃的一部分!只是我沒有想到你會這麼快就找到了答案,本來我還以為你會再被我騙上兩天的,沒想到你才來一天,就看穿了我的布局。”

我後背上全是汗水,嘴巴里發苦,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你奇怪我怎麼知道你的想法的,是麼?”麥克笑了笑:“你放心,我有一千種辦法知道你的想法,別忘記了,你現在住在道森家族最核心的地方,而我恰恰是那個地方的主人!在那個地方,沒有什麼事情是可以瞞過我的!”

“原來你還是對我實施了監聽和監控。”我苦笑:“可是為什麼我沒有看出來?要知道,我的妻子是這方面的行家,經過她的一些訓練,我不認為有什麼先進的監控系統可以瞞住我。”

麥克一邊駕駛汽車,一邊撇撇嘴道:“先進監控系統?你大概以為監控系統只是那種電子攝像頭和高精密的竊聽器吧?在你之前,也有人那個地方犯了同樣的錯誤!”

“什麼?”我皺眉。

“局限!陳陽!你被局限住了!”麥克笑道:“你認為監控系統就必須是那種電子設備,紅外線攝像頭?高精密的竊聽器?那種工具確實很常用,但是在道森家族的心髒地帶,我們不需要那個!我們用最古老,但是也最有效的辦法來達到目的!在那棟宅子建立的時候,里面的很多房間里面都設立的幾根鐵管!那些鐵管最終通向頂樓的一個監控室!那可是幾百年前的監控手段!我們不需要什麼高精密的儀器,幾根生鏽的鐵管就能達到目的!你應該明白聲波傳送的原理吧?你在房間里面的所有的動靜,我都能通過房間里面的幾根鐵管傳來的振蕩得知!看來你雖然對現代化的一些監控手段很了解,但面對那種幾百年前的方法,你還是一個外行。”

我臉色慘白!

麥克看了一眼我的表情,笑了笑,道:“今天下午的時候,你給你的妻子楊微通了一個電話,聽上去你們的談話非常有趣啊,而且還是以我為主角的。而且,看上去那個電話之後,你的心情很焦慮啊!因為你繞著房間至少走了十幾圈!我計算了一下,你走一圈需要七十二步!你一共走了一千三百二十二步!也就是說,你一共走了差不多有一公里遠的路!到底為了什麼問題讓你這麼心煩呢?我的朋友?”

麥克看我的眼神中帶著幾分戲謔。

我沉下心來,反正已經被他發現了,我迅速讓自己冷靜,淡淡道:“為了什麼,難道你不知道麼?我的朋友,我為了那個讓我吃驚的發現!”

“那麼,你打算怎麼對待我呢?還有我們的關系?敵人?還是繼續保持朋友的關系?”麥克笑道,他的笑容中有幾分譏諷的意味。

“這話似乎應該我來問你吧?你打算怎麼處理我呢?在我發現了你的小秘密之後!你准備了什麼?香檳?還是手槍和子彈?”我在氣勢上毫不示弱。

麥克忽然歎了口氣不再說話。

汽車經過一個拐彎後,他忽然一腳把刹車踩死。

汽車停在了一家小酒吧的門口。

“下去喝一杯吧!”麥克不容我置疑,率先開門下了車。

我絲毫沒有反對的余地,事實上我面對麥克根本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記得楊微曾和我分析過麥克這個人,得出的結論是,他不但是個聰明的智者,同時他也肯定是一個身手很棒的高手!

面對這種人,如果斗智的話,我或許還能和他抗衡一下,如果斗力,還是直接投降還比較好!我只能乖乖的跟著他走進這家酒吧。

這是一家美國很常見的小酒吧,因為現在時間還早,酒吧里面沒有什麼人,三三兩兩的人散落在吧台。音響里放著幾首非常老的音樂,好像是那種很老的爵士樂還有藍調布魯斯。

我們要了幾瓶啤酒,坐在一個靠窗戶的位置。

麥克似乎情緒有些奇怪,他一口氣喝了半瓶啤酒後,忽然開口了。

“陳陽,你知道麼?我喜歡看紐約尼克斯隊打籃球,是因為從小的時候,我的父親就帶我來看比賽!是我父親把我培養成了紐約尼克斯隊的球迷!你對紐約尼克斯隊了解麼?”

“不,不太了解。我只知道尼克斯當年有一個超級中鋒球星叫尤因,後來他好像還去過休斯頓火箭隊,擔任過姚明的教練。”我坦誠的回答。事實上,作為一個外國人,我對NBA的最多的了解都是關于喬丹或者科比這些超級大牌球員,或者是關于姚明的一些消息。

“我父親是一個真正的尼克斯球迷,他甚至曾經考慮過把尼克斯隊買下來自己經營……他是一個偉大的人……我記得,我十歲的時候,他曾經送給我一個尼克斯隊全體隊員簽名的籃球……”

麥克敘述的聲音非常低沉,盡管他的語調平靜,但是我卻總能在其中聽出幾分悲傷的意味。

遲疑了一會兒,我問出我的問題:“策劃這件事情,讓你很內疚,是麼?”

麥克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冰冷的厲芒,隨即他冷冷道:“你認為我是一個卑鄙無恥的人,是麼?為了達到目的,對自己的父親動手,是麼?”

不等我回答,麥克自己冷冷接著道:“沒錯!我或許是一個卑鄙無恥的人!坐在我的位置上,誠實善良的品格只會讓你死得更快!我是一個卑鄙無恥的人!!我策劃了謀殺自己的父親!可是!我他媽的不是為了我自己!!我不是為了我自己這麼做的!!”

“為了家族,是麼?”我歎了口氣。

“是的!”麥克的目光中浮現出那種無比堅定的虔誠:“道森家族已經存在了兩百多年了!而且它還將一直存在下去!就算有人想讓它完蛋,但是我必須想辦法讓它延續下去!!我絕對不允許毒蜂或者白頭翁那種人把‘道森家族’變成‘毒蜂家族’或者‘白頭翁家族’這些該死的名字!這個家族,只能有一個名字,那就是道森!!!”

“我確實無話可說!麥克,或許我永遠無法了解你們道森家的那種思維方式,但是我必須說,哪怕你確實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家伙,我也依然很佩服你,雖然我心里痛恨你,但是我很敬畏你!”

我說出了真心話,在這種情況下,繼續虛偽已經沒有必要了,大家都已經撕破了偽裝!

“佩服我什麼?”麥克忽然神經質一樣的笑了起來,他的笑容配合著他那慣有的腔調,顯得格外的詭異。

“佩服我謀殺自己的父親?該死的!你懂什麼??如果說這個世界上唯一有一個人是我永遠敬愛的人,那就是我的父親!!在我心里,這個世界上沒有比他更加偉大的人了!!”麥克沉聲道:“這個暗殺計劃,嗯,或者你更喜歡稱之為借刀殺人計劃,其實是我父親自己提出來的!”

“什麼?”我吃了一驚。

“是的!”麥克的臉上浮現出一種複雜的神情:“父親堅持用這個計劃!要知道,我現在表面風光,但是我的勢力遠遠沒有那些人大!對于那三個人,我的勢力或許能和其中一個或者兩個抗衡!但是我無法和三個同時抗衡!就算我和他們硬來,最終把其中一兩個干掉,但是我自己也完蛋了,剩下的第三個家伙可以輕而易舉的收拾掉我!只有用這個辦法,鋌而走險!我們才有一搏的機會!”

我沉默了。

“陳陽!道森家的思維方式,你永遠不會明白的!在我們家族里面,家族是永遠第一位的!為了家族,我們可以犧牲一切!”

麥克眼睛里閃爍著奇怪的光芒——上帝啊,我看見麥克居然在流眼淚!!那個冷血無情的麥克,那個殺人就好像踩死一只螞蟻一樣的麥克,那個微笑中就玩弄著各種陰謀詭計的麥克!此刻他確實在流眼淚!

他一邊流淚,一邊笑道:“你知道麼?為什麼別人都以為槍殺父親的那個槍手已經被當場擊斃了?其實我告訴你!根本沒有什麼槍手!沒有!那是我父親自己對自己開了一槍!!”

“沒有人知道!我父親已經得了癌症!他已經活不了多久了!所以他決定讓自己死得盡量有一些價值!他曾經說過,如果他死的時候能夠順便拉著那幾個家伙和他一起下地獄,那麼對他來說,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麥克笑得好像一個真正的惡魔一樣!

在這一刻,我終于明白了,什麼才叫真正的邪惡的智慧!

我原來以為我是一個足夠邪惡的家伙,我擅長用陰謀詭計,很多人也認為我是一個惡魔!但是和道森家族這種近乎瘋狂的舉動相比,我甚至覺得在道森家族面前,自己簡直就是一個純潔的天使!!

“那天晚上,父親遞給我一支手槍,讓我對他開槍,我做不到!”麥克臉上的笑容隱去了,他的聲音再次變得低沉:“父親打了我一個耳光——自從我十五歲之後,父親就沒有再打過我!他罵我軟弱!然後他從我手里拿過手槍……你知道麼?我到現在晚上做夢還會夢到那天的情景!父親仿佛就在我眼前,我親眼看著他,他一邊對我微笑,一邊對這自己的胸口開了兩槍!!”

我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事實上我已經被這瘋狂的家族徹底震驚了!!

麥克臉上擠出一絲微笑!他居然還在笑?!——上帝啊,他笑得真難看!

我沉默了很久,才歎了口氣:“麥克,我真的無話可說……我……我現在想回去見見你的父親。他真的很偉大!”

“不,我很抱歉,你已經沒有機會了!”麥克的語氣就好像從某個空曠的空間里面飄來的,他的語氣慢吞吞的:“今天下午的時候,在你給你的妻子打電話的時候,我的父親,已經在他的病床上去世了!”

這句話好像一個沉重的錘子,重重的撞擊在我的胸口!

老道森死了?在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一個叱咤風云的人,就這麼死去了?悄無聲息的死去了??

過了幾秒鍾後,我才反應過來,趕緊低聲道:“很抱歉,我很難過……”

我終于明白了為什麼今晚麥克情緒這麼奇怪的原因了,明白了為什麼他拉住我去看那場比賽——他在用一種奇特的方式紀念他的父親!或許別人不能理解道森家族這種瘋狂的思維方式,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可以多少理解一些麥克道森的這種舉動。

我忽然產生了一個念頭:一個人!無論他多麼邪惡,多麼卑鄙無恥,多麼可怕,多麼聰明,多麼狡猾——但,他仍然還是一個人!擁有人的情緒,人的情感,還有人的悲傷!麥克道森,他雖然可怕,但是他畢竟還是一個人!有血有肉的人!

麥克忽然掏出一張十美元的鈔票,找來一個侍者,把鈔票塞給了他,淡淡道:“請把電視機打開,我要看尼克斯的比賽!”

侍者收下的小費,立刻就按照麥克的吩咐把電視打開調到了籃球比賽的頻道。

電視畫面顯示比賽已經結束了,評論員正在評價這場比賽——果然如麥克所說的,最後紐約尼克斯隊輸掉了這場比賽。

“看!”麥克忽然冷笑道:“正如我說的,一切早已注定,之前的那些不過是假相而已!結局早已注定!”

就在我還在歎息的時候,麥克已經站了起來,拉著我走出了這家小酒吧。

坐上汽車後,麥克發動汽車,用一種無比嚴肅的語氣道:“你不用那麼奇怪,我並不悲傷!我已經沒有時間悲傷了!對于道森家族的人來說,從他生下來的那一天開始,他就失去了悲傷的權利!”

我沒有說話。

事實上,一路上我仍然在體味麥克的那句話。

結局早已注定!

`

【還有二十來章就結束了,欲望結束之後看什麼?當然是看偶的新書《變臉武士》啦!哈哈:)】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二百零五章 【殺人事件】     下篇:第二百零七章 【准備當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