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二百零八章 【狡猾】  
   
第二百零八章 【狡猾】

第二百零八章

白頭翁的電話來的非常迅速。當天晚上我就接到了電話。

我本以為他或許會在第二天或者再晚一點和我聯系,但是看來那個胖子雖然令人討厭,但是做事情還是很謹慎的。

電話是白頭翁的一個手下打來的,聽語氣非常禮貌而且有教養,一點不像我影響中的那種黑幫分子的粗鄙模樣。他只是很彬彬有禮的對我說,問我是否有時間在第二天有時間和西弗先生共進午餐。

在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之後,他很愉快的告訴了我時間和地點,並且周到的詢問我住在哪里,是否需要汽車過來接我。

我淡淡一笑,道:“你轉告西弗先生,我到時候一定准時出席。”然後說了一句再見後就掛斷了電話。

我已經按照計劃從道森家族的總部搬了出來,和楊微住在紐約帝國飯店的總統套房里面。掛掉電話後,我對楊微一笑,淡淡道:“親愛的,看來明天你的老公又要叛變了。”

和白頭翁約定的地點在一家非常著名的高級餐廳,位于著名的第五大街東側。

我把楊微留在了酒店,然後帶著漢森前往。

白頭翁的樣子比照片上一樣,看上去很平凡,除了那一頭白頭發。他長著一張英俊的臉龐,人到中年的他渾身充滿了那種成熟男人的魅力,老遠看著我走過來,他就對我微笑,笑得很平和而且很好看——但卻讓我很不舒服。因為他一點都不想一個殺人如麻的黑幫老大,倒是更像一個成功的公司經理人,或者一個鋼琴家什麼的。

我忽然感覺到,眼前的這個白頭翁或許是和麥克道森一個類型的人,看上卻溫和善良風度翩翩,骨子里面確實一個可怕的冷血雜種!

“陳陽先生,你好,我們終于見面了。”白頭翁對我笑道,雖然他說的客氣,但是卻一點起身的意思都沒有。

更讓我不爽的是,他雖然笑得很溫和,但我總感覺他的那種笑容,是一個脾氣溫和的主子對著自己手下奴才的那種笑容——那種雖然和藹但是骨子里卻是高高在上!

“西弗先生,我認為我們相見的並不晚——恰恰相反,我認為我們相見的時刻非常恰當。”我不露聲色說了一句,然後緩緩坐下。

“好吧,讓我們愉快的享用一頓午餐吧。”他根本沒有任何示意,但一個身穿經理服裝的人卻立刻走了過來,謙卑的低頭道:“西弗先生,您有什麼需要?”

“老樣子。外加一瓶上好的波爾圖,今天我有一位尊貴的客人。”白頭翁淡淡道。

我隨意看了看菜單,道:“沙郎牛排,馬賽魚羹,鵝肝醬,烤蝸牛。”

西弗笑了笑:“看來您的胃口不錯。”

我笑了笑,故意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我的胃口一向不錯,尤其是面對很多選擇的時候。”

西弗老奸巨猾的笑了笑,故意裝作沒有聽懂我的話,隨意道:“這是一個好習慣,我聽說你們中國人的飲食習慣是很重視晚餐,但從科學的角度上來說,晚餐吃的太多太好不利于消化,而午餐才是真正最重要的一餐。”

西弗揮了揮手,好像趕蒼蠅一樣的把那個經理打發走了。

我故意抬頭看了看四周,吃驚道:“西弗先生,難道您平時都在這里用餐麼?而且看上去您帶的隨從似乎並不多啊,以您的身份,這樣是否太大意了?”

說到這里,我惡意的一笑:“要知道,在我來這里之前,我們可還是站在敵對的立場上呢。難道您不怕我這次來這里是對您不利的?”

西弗也笑了笑,道:“陳陽先生,我充分理解您的疑問,事實上之前也有人曾經被外表所蒙蔽,認為我周圍的安全問題存在隱患,也有一些人妄圖對我動手。”

“哦?那麼那些人呢?”

“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他笑得仿佛很和藹,語氣也很平淡:“我是一個很小心的人,任何對我有一點危險因素的東西,我都絕不會容忍他繼續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那麼您呢?”他看著我,繞有興趣的笑道:“您昨晚通過我的手下給我那張寫著您私人電話號碼的紙條,您和我這次見面有什麼目的呢?我注意到剛才您說的話,您說在您來這里之前,我們還是站在敵對的立場上,那麼現在您已經在這里了,是否現在情況已經有所改變了呢?”

這個時候一個侍者把酒端了上來,我輕輕巧巧舉起了酒杯,頷首示意道:“我想說的是,我為了友誼而來。”

叮的一聲,兩個杯子碰在了一起,水晶酒杯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白頭翁笑道:“那麼好吧,我暫且相信您的來意是真誠的,我更加想知道的是,和您之間締結友誼,能給我們雙方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呢?請原諒我的直接,事實上,在我的理念中,似乎我們之間還沒有那種真正的友誼的基礎。”

面前這個風度翩翩,舉著紅酒杯和我談笑風聲的充滿了魅力和貴族氣息的中年男人,就是那個殺人如麻的販毒大王白頭翁麼?

一時間,我甚至以為我又回到了當年,好像我面前坐著的是那個老奸巨猾的王庭。好像我又變成了那個小心翼翼的商業臥底。

我歎了口氣,小心翼翼的思考了一下措辭,然後道:“或許我是一個很現實的人,但是我一向的習慣是:和強者站在一起。坦率說,我現在已經不可避免的卷進了道森家族里面,而不巧這個家族又正在發生一些變化,而根據我的分析和觀察,您在這場變故中,將成為最強的強者——和勝利者站在一起,我認為是一個聰明的選擇。”

西弗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我——老奸巨猾的他,當然不會就被我這麼簡單的幾句話就打動。

我深深吸了口氣,看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字緩緩道:“我希望您能擔任家族的下一任家長!而且我願意全力支持您完成這個心願!”

“呵呵……”聽了我的話之後,白頭翁忽然發出一陣笑聲。

我皺眉:“請問我的話有什麼問題麼?”

西弗淡淡掃了我一眼,語氣冷漠,道:“我想您是有所誤會了。”

“誤會?”

“是的。”白頭翁淡淡道:“或許我和麥克之間對家族的一些看法上有一些分歧,或者我們之間並不喜歡對方,但是,我對家族家長的位置並沒有什麼奢望,陳陽先生。我並不想和我的小侄子麥克爭奪什麼!”

對家長的位置沒有想法???

我心里冷笑:老東西,還在試探我!還和我玩兒虛偽!

幸好我已經不是當年初出茅廬的菜鳥了!

“哦?是麼?”我的語氣更加冷淡:“那麼看來是我對您有所誤會了,那麼請允許我為我的冒昧而道歉!”

“不用!”白頭翁不溫不火的回應道。

“正如我所看到的,您是一個如此優雅的紳士,我為我對您的惡意猜測而感到深深的羞愧!既然這樣,我想在過幾天麥克道森先生接任家長位置之後,您將成為家族的重要元老之一了,我也相信以您偉大的人格,也一定會全力以赴的支持麥克道森先生的。是麼?”我笑得高深莫測。

我這一番話一說,倒把白頭翁說糊塗了,他眯著眼睛看著我,一時間似乎有點搞不清楚我的真正來意。

正如我猜測的那樣,他剛才確實是試探我而已,畢竟在這種非常時刻,憑借我這麼簡單的一個效忠宣言,他不可能輕易的相信我,所以出言試探也是正常的,但是我在他試探之後,就立刻作出一副退縮的樣子,倒把這個老奸巨猾的家伙搞糊塗了。既然我是來投靠他的,那麼不會就因為他簡單的試探了幾句就放棄了吧?

“既然這樣,我實在沒有顏面繼續吃這頓午餐了,我剛才褻瀆了您偉大的人格,我萬分慚愧!”我一臉嚴肅道:“既然如此,我們幾天後家族繼承儀式上再見吧,西弗先生——感謝您的這頓豐盛的午餐!”

我輕輕拿起桌上的紙巾擦了擦嘴角,然後假意要起身。

白頭翁聽到我說出“家族繼承儀式”這幾個字的時候,眼中明顯劃過幾分驚訝的目光,忍不住道:“您剛才說什麼?什麼家族繼承儀式??”

我站起身來,看著這個家伙的眼睛,笑了笑,然後沉聲道:“或許您還不知道吧?尊敬的老道森先生,已經在前天下午去世了!而死因則是因為一起卑鄙的暗殺!當然,我相信這件卑鄙的暗殺絕對和您沒有任何關系!我相信在家族中德高望重的您,一定會全力協助麥克找出真正的凶手,讓老道森先生的在天之靈得到安息!”

這番話就好像一個錘子一樣,幾乎一下就把白頭翁的全部偽裝打破了!他滿臉不可思議的震驚表情,目瞪口呆看著我,幾秒鍾都沒有反應過來。

他當然震驚!他怎麼可能不震驚?!他想家族家長的位置想了這麼多年了,忽然聽見老道森已經死掉的消息,並且還是被人暗殺掉的——他一時間幾乎整個人陷入了一種驚喜交加不可自拔的巨大沖擊當中!當然,這也要歸功于麥克的嚴密的保密措施!

“你……你是說……老道森……家長他已經……去世了??”他終于回過神來,艱難的從喉嚨里擠出一句話。

“是的!”我點頭,一臉沉重的表情:“一起卑鄙的暗殺!而且麥克道森先生手里已經掌握了一些證據,雖然不夠充分,但是已經可以初步確定是誰干的了!我想您這樣的紳士,一定會站在正義的一邊,是麼?”我點了點頭,輕輕的頷首示意了一下,道:“很抱歉今天我的來訪,不過看起來,我似乎看錯了您,您是一個如此謙和沒有野心的人!看來我需要考慮一下是否再找找其他的朋友商量一下這件事情了。”

這番話就好像鞭子一樣,狠狠的抽在白頭翁的身上。他臉色通紅的看著我,似乎不知道怎麼對我開口……

剛才他可以毫不緊張的試探我,但是現在,得知老道森的死訊,他立刻意識到他等了多年的機會已經來了!而我,如果得到我的幫助,無疑將在他的成功上增加一枚巨大的砝碼!在這一刻中,我毫不懷疑,白頭翁已經後悔剛才對我的試探了。

我輕輕一笑,我知道現在情況的主動權已經重新回到我手里了。

“再見!很高興認識您!西弗先生!”我點頭告辭,然後轉身欲走。

我轉過身去,然後心里默默念道:“數到三,在我走出三步之前,他一定會喊住我的。”

“一,二……”

“請等一下,陳陽先生。”

果然,還沒有等我走出第三步,白頭翁已經忍不住出聲叫住我了。

我不敢露出著急的神色,緩緩轉身微笑道:“請問您還有什麼吩咐麼?”

白頭翁雖然竭力還想保持那幅不急不慢的樣子,但是他的眼神已經無法掩飾的流露出幾分焦慮。

這個很正常,多年的夢寐以求的機會忽然出現在眼前,再理智的人也無法完全保持冷靜了。何況是野心巨大的白頭翁呢?

他一定明白,這個時候,時間是最寶貴的,老道森的死居然他一點消息都沒有得到,他一方面暗罵自己安插的內線無能,一方面深深恐懼麥克一定已經再緊張的准備一切了。他不敢再有什麼延誤了……哪怕他還不能充分的相信我,但是他不得不對我冒險相信一次……

“陳陽先生。”他笑了笑——這次他的笑容已經不那麼風度翩翩了,我能看出他的笑容是裝出來的,他繼續說道:“請問您下午還有事情麼?”

“怎麼了?”

“是這樣的,我聽說您對煙草和我有同樣的愛好,我的辦公室里正好有一批新到的古巴雪茄,您是否有興趣待會兒和我一起回去品嘗一下呢?”

我笑了,這次我是發自內心的笑了。

我知道,在這第一場較量中,我已經贏了。

我看著白頭翁,輕輕微笑道:“我喜歡雪茄!”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二百零七章 【准備當叛徒】     下篇:第二百零九章 【瘋狂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