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二百零九章 【瘋狂的一夜】  
   
第二百零九章 【瘋狂的一夜】

第二百零九章

我和白頭翁在他的辦公室里交談了一個下午,我們交談的過程中間,氣氛一直非常激烈。

不是熱烈,而是激烈!

我坦率的告訴白頭翁,麥克已經找到證據可以證明,策劃暗殺老道森的人是瘋子迪克。

當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白頭翁忽然用一種很奇怪的目光看著我。

“我知道迪克非常恨你,因為他認為他的侄子和兄弟巴克是死在你和麥克手里的。”

他不溫不火的冒出這麼一句。

我不動聲色,冷笑道:“那麼你是懷疑我了?你認為我是挑撥你和瘋子迪克之間的關系?借助你的手來干掉迪克?”

西弗不說話,但是笑得很曖昧。

“好吧。”我歎了口氣:“你聽著,西弗先生。”

我站了起來,把手里的哈瓦那雪茄掐滅,假裝一副很憤怒的樣子:“我為了真誠的合作而來,但是你卻一再的懷疑我!讓我非常失望!”

“哦?是麼?”西弗聳聳肩膀。

“是的!”我憤怒道:“我一直認為你是一個出色的人!事實上,我幾乎就真的這麼認為了!我認為你是一個出色的野心家!但是看來你不是!你缺乏決斷能力!甚至到了現在這麼緊要的關頭,你還在猶豫不決!該死的!你認為我為什麼要來找你?”

我在房間里來回走了兩圈,大聲道:“我只是一個商人!我不是你們家族里面的人!不管是你也好,麥克也好,或者是那個毒蜂約德爾也好!你們誰當家長和我有什麼關系?我要的是利益!就這麼簡單!我認為你是一個家長的合適人選!我也認為你完全可以打敗其他的競爭對手!但是你現在卻坐在這里,遲疑著不敢作出任何決定!如果你不動手!明天或者後天,你會看見麥克拎著迪克的尸體,然後召開家族會議!到時候,他宣布老道森被迪克暗殺,然後自己又已經接手了迪克的全部勢力,你認為還有人可以阻止他麼?”

“陳陽先生,你不用那麼著急!”西弗被我毫不客氣的一番數落,似乎有些臉掛不住了。

“不著急?”我大笑道:“那麼你認為不是瘋子迪克干掉了老道森,是誰干掉的?是我?是那個膽小的只會躲在別人身後等著揀便宜的毒蜂約德爾?上帝啊,難道你認為是麥克自己干掉了自己父親?他最大的保護傘?”

或許我的這番話真正打動了他,他想了想,然後開口道:“兩個問題!如果你能回答我兩個問題,並且你的答案能夠讓我滿意,或許我才能真正的相信你!”

“好吧!”我點頭。

“第一個問題,你為什麼認定了是瘋子迪克做的,或者說,你為什麼這麼相信我?難道你就能肯定老道森的死不是我干的?你為什麼選擇我來當你的合作者?要知道,你剛才說了,雖然麥克那里有一些證據,但是證據並不充分!”

我冷笑道:“那麼我反問你,以你現在的勢力,需要去暗殺老道森麼?那可是一步很危險的舉動!你沒有必要冒險!而且,你是一個正常人!你清楚假如你真的那麼做了,會有什麼後果!”

白頭翁想了想,點頭道:“好吧!這個問題就算你過關了。這確實是一件瘋狂的事情,也只有那個瘋子才能干得出來。”他看了我一眼:“那麼,第二個問題,你和我合作,你想從我這里得到什麼?沒有利益的事情,恐怕你不會做吧?”

“那是當然的!”我笑了笑,我盡量讓自己的笑容顯得奸詐一點:“我需要你繼續給我最大的支持!我不想僅僅當麥克的經濟代理人了!我要當整個道森家族的經濟代理人!同時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小忙!我知道你們現在和王浩有很深的關系,但是我可以保證,我當經濟代理人,絕對比他要出色很多!所以,我要你停止和他的合作,或者……”

我盯著他的眼睛,然後沉聲道:“幫助我干掉他!”

“干掉王浩?”白頭翁皺眉:“你知道王浩是什麼身份麼?天啊,他可是IBB公司的老板!上流社會的紅人!他是一個有身份的人!干掉一個如此有身份的人,對我來說是非常不利的!你知道他平時認識多少有權利有勢力的朋友麼?像他這麼樣的一個人,如果忽然消失了,恐怕不是一件能夠掩飾下來的事情!”

我靜靜等他說完,道:“我別無選擇!因為我和他之間,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這太難了!對我來說太冒險了!”

我反擊道:“但是對于坐上家長的寶座來說,這個冒險完全值得!”

白頭翁閉上眼睛想了一會兒,苦笑道:“我現在不能答應你,我只能說我盡量去做!但是我不能保證什麼!”

看見我臉上露出幾分不滿的神色,他趕緊又加了一句:“雖然你給我出了一個大難題,但是我已經開始相信你是真心要和我合作了!因為你提出了一個對我來說,很困難的條件。”

我笑了笑,道:“我會支持你的,我會給你最大的支持!包括麥克道森的一切舉動,還有……”我笑得很含蓄:“你應該清楚,麥克的經濟命脈現在掌握在我手里!也就是說,他的錢現在有很大一部分放在我的口袋里面!”

“那也是我的錢!家族的錢可是麥克道森的私人財產!”白頭翁加了一句。

我笑了笑,淡淡道:“不,應該說,是我們的錢!”

西弗皺眉看了我很久,終于臉上露出笑容,對著我伸出手:“不錯,是我們的錢!”

兩個心懷鬼胎的家伙,微笑握手。

為了堅定他的信心,臨走的時候,我把一個瑞典銀行的帳號和密碼給了西弗,那是一筆麥克給我的資金,帳戶里面足足有一億美金。西弗自然對我更加信任了。

為了這個問題,麥克曾經有些猶豫,我只是冷冷道:“這次就是決戰,如果你贏了,反正這些錢還能再拿回來的,可是如果你輸了,那麼你也就死定了,如果你死了,還要這些錢干嗎?”

麥克對我的評價是:“你真是一個大膽的賭徒!”

我站在帝國飯店房間的陽台上,輕輕摟著懷里的楊微,笑道:“看來今天天氣不錯。”

楊微笑了笑:“看來明天天氣也一定不錯。”

我點點頭,歎了口氣:“可惜的是,恐怕有很多人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自從昨天和西弗達成協議後,西弗已經決定了在今晚對迪克動手了。

大街上行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匆匆忙忙,他們為自己的生活奔波來去。沒有人意識到今晚紐約將會發生一場巨大的變故。

街上的一個巡警下車買熱狗,然後和身邊的搭檔笑著聊天,他們沒有意識到今晚過後,這里的地下勢力將重新洗牌。他們沒有意識到今晚對他們來說將會是一個不眠之夜!

我收拾好了行禮,然後帶著楊微坐上了麥克派人接我們的汽車,今晚既然要動手了,我可不想繼續住在酒店了,那里太不安全了,還是轉移到道森家的家族豪宅那里比較安全。

汽車開到了道森家的那座巨大的豪宅前還沒有停穩,麥克就已經從里面沖了出來,我剛下車,麥克就對我大笑道:“你知道麼?剛才,就在十分鍾前,白頭翁給家族里面所有的頭目打了電話,宣布我父親已經被迪克暗殺了,宣布他將采取行動,要求所有人站到他那邊去。”

“嗯,這有什麼可激動的,都在我們的意料之中。”

“但是……”麥克笑得很怪異:“他似乎有點貪心不足,他自作聰明的加了一條,恐怕他連你都沒有告訴——他宣布,我父親的死是我和迪克共同導演的一場陰謀,迪克殺掉了我的父親,而我不宣布消息,是和迪克串通好了的……”

我愣了一下,然後仰天大笑:“天啊!白頭翁瘋了麼?這可是一個致命的敗筆啊!!”

迪克和麥克合作的陰謀?連小孩子都知道,迪克最恨不得殺掉就是麥克!

決戰白頭翁發布消息後的一個小時內就展開了。

雖然只有一天時間,白頭翁顯然做了不少准備。他的布置的人都全副武裝,沖進了瘋子迪克的地盤,同時在幾個地方開始橫掃迪克的勢力。

這些自然都是假相,白頭翁手下真正的精銳槍手,已經直接撲向迪克的藏身的據點——一家夜總會。

就在白頭翁的手下和迪克的手下混戰的時候,麥克終于行動了。

他親自打電話給家族里面的每一個成員,每一個頭目。用沉痛的語氣告訴他們家族偉大的家長,老道森已經于昨晚心髒病去世了。家族緊急會議將在明天一早召開。同時他聲明,西弗的宣告是完全虛假的!指責他用心險惡,並且對家族懷有危險的野心。

只有一句話形容:一切全亂套了!!

這一夜對于紐約市警察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惡夢!911報警電話幾乎打暴了紐約警察局!!晚上值班的警察已經全部都派了出去,就連警察局長都被從家里的被子里拖了出來。

城里的很多黑幫分子盤踞的酒吧,夜總會,色情場所,俱樂部,都發生了槍戰。大街上警車帶著刺耳的警笛聲來回奔波。

迪克的勢力本來就不如白頭翁,手下的抵擋了一陣子後,就迅速被擊潰了。但是在瘋子迪克本人的據點,槍戰發生的異常激烈。

據後來的消息,他們動用了AK47等武器,甚至還有兩枚沒有被引爆的炸彈。迪克的四個貼身保鏢被打死了三個,俱樂部里面瘋子手下的家族槍手幾乎全部被干掉了。

家族除了三大巨頭之外的那些小勢力,也都亂了,面對著麥克道森和白頭翁迪克的兩個完全不同的宣布,他們明顯的不知所措。

就在白頭翁的人四面出動的時候,麥克道森的手下,已經開始對家族內其他勢力開始了掃蕩。

他的人沖進家族大大小小勢力的地盤,假裝試圖沖進那些毒品交易碼頭,夜總會或者據點,一邊開槍一邊大喊著:“白頭翁萬歲!”

然後乒乒乓乓的亂開一陣槍後,留下一片狼藉迅速撤退!

局面更加混亂了。

“該死的!白頭翁在對我們動手!他想趁這個機會把我們都干掉!!”

所有家族成員都憤怒了!道森家族的總部電話不停的響起,他們向家長控告白頭翁的惡行!

就連毒蜂約德爾也失去了冷靜——因為他最喜歡的一個情人被炸彈炸死在了一處秘密別墅里。整個房間都被炸塌了。

“這是謀殺!!”毒蜂約德爾立刻打電話給麥克:“這是對我的謀殺!該死的白頭翁!他想連我都干掉!!幸好我今晚沒有去那里!不然我現在已經被他干掉了!我要和老道森通電話!難道他真的死了麼!!!!!”

憤怒的老家伙已經失去了理智——這個夜晚,每個人都瘋了。

麥克也在演戲。他一臉憤怒的表情,語氣聽上去氣急敗壞,對著電話大吼道:“別向我抱怨了,我父親真的死了!這是真的!!!我這里也遭到了襲擊!該死的!我重複一邊,現在我的房子外面有很多人在開槍!媽的!你聽!”

麥克強忍住笑容,把電話話筒高高舉起。

房間里的音響正在大聲的播放著一段槍戰電影的片斷,密集的槍聲充斥著房間。

“干掉他!干掉白頭翁!”一大半的家族成員終于失去了最後一絲理智!剩下的一小半雖然心里認為事情有些蹊蹺,但是面對這種複雜的情況,他們也無法作出正確的判斷了。

“干掉他!干掉白頭翁!!”毒蜂約德爾也在電話里憤怒的大喊!

放下電話後,麥克笑道:“天啊,明天白頭翁就會忽然發現,世界一夜之間全部改變了。他成了所有人的敵人!”

我笑得很奸詐:“那是當然了,所有的人的眼睛都看得很清楚,耳朵也聽得很清楚,這場動亂,是他,是白頭翁西弗打響的第一槍!是他挑起的戰爭!是他那該死的野心想把大家都干掉然後當家長,不是麼?”

麥克嚴肅道:“不錯,不過我現在要去找德內爾叔叔,我得叫他手下今晚去四處襲擊的那些人藏好了,今後一段時間內絕對不能露面。”

麥克走了出去,隨後他手下的一個保鏢走了進來,對我大聲道:“陳陽先生,你做好准備了麼?我們准備引爆了。”

“好的!我上樓去看。”

我飛快的跑上樓,拉著楊微站到窗台前,看著樓下莊園里的幾個麥克的貼身保鏢在忙碌。

他們的忙碌的內容,在外人看來似乎有些怪異:

他們掏出手槍,對著院子里面那個希臘風格的雕像噴水池一陣亂射,把那個雕像美女打得缺胳膊少腿,然後故意對牆上的幾個花盆開槍射擊,把幾排花盆打得破破爛爛。

他們在院子里面的草地上進行了一番處理,把平整的草地弄得坑坑窪窪。

甚至還有一個人扔了一顆手榴彈到院子邊緣的小樹林旁。一聲巨響後,一片狼藉。

最後他們站在樓下,對著宅子的牆壁上隨意開了幾槍,留下幾個觸目驚心的彈孔。

處理完一切後,我滿意的看著原來乾淨整潔氣派的莊園外面,已經完全是一副經曆過激烈槍戰的場面了。

“有趣麼?”我笑著問楊微。

楊微歎息道:“這個主意也只有你能想得出來。這下所有人都會認為,昨晚就連家族的總部都遭到了白頭翁的襲擊了。”

“是啊!”我正色道:“經過了家族最忠心的保鏢們的抵抗,白頭翁的陰謀沒有得逞!他沒有能夠如願干掉家族繼承人麥克道森先生!我們的勇士保衛了家族!!”

楊微忍著笑,道:“你知道樓下的那個雕像值多少錢麼?我告訴你,麥克昨天說過,那個雕像可是兩百年前的東西哦!!”

我愣了一下,一溜煙跑到留下,沖到院子里看著那個已經被打得殘缺不全的雕像噴水池。

“陳陽先生,已經完成了,下面怎麼做?”一個保鏢走到我身邊。

我看著面前被打的面目全非的美女雕像噴水池,忽然笑道:“把你的槍給我。”

保鏢愣了一下,但還是把手槍遞給了我——麥克交待過,今晚他們必須完全聽我的指揮。

我握著手槍,然後對著面前的那個雕像一通亂射,把一個彈夾的子彈全部射光了,在那個價值昂貴的美女雕像的身上留下無數個丑陋的彈孔。

我好像一個惡作劇的孩子把手槍還給了那個保鏢,一臉惡意的笑容:“今晚可是大場面,我這個主持人可不能一槍都不開吧。”

我看著那個可憐的雕像,滿意的想到:“這下就到位了,打成這幅模樣,已經沒有修補好的可能了!讓麥克心疼去吧!”

我得意的抬起頭,對站在陽台上看著我的楊微揮揮手,然後一個飛吻,然後心滿意足的走回了大廳。

我回頭對著那個還在發呆的保鏢笑道:“去報警吧!就說我們遭到了不明槍手的襲擊!該讓那些紐約警察為他們的納稅人盡一點義務了!”

');

上篇:第二百零八章 【狡猾】     下篇:第二百一十章 【可怕的失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