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二百一十章 【可怕的失誤】  
   
第二百一十章 【可怕的失誤】

第二百一十章

在二零零五年的這個初夏的一天,我猜想全世界最郁悶的人,恐怕就是白頭翁西弗了。

本來昨天晚上他還是意氣風發的整頓了大批人馬,開始掃蕩瘋子迪克的地盤,做了整整一晚上的家族家長的美夢。

可是,仿佛一夜之間,整個世界都改變了。

全世界仿佛都成了他的敵人!

黑道方面,家族內部不管大大小小的頭目,全部高喊著:“干掉白頭翁!”無數或大或小的勢力,全部站在了和他為敵的立場上,白頭翁西弗的地盤開始遭到大大小小家族內部各種勢力的威脅,無數地方開始了爭奪和槍戰。好像一夜之間,強大的白頭翁成了人見人欺的對象……

可以說,家族內部沒有任何一個勢力可以單獨和白頭翁對抗,但是整個家族所有的勢力加起來,就絕對不是白頭翁可以相提並論的了。

僅僅一個下午,位于紐約第五大街的那家白頭翁常常出現的餐館就遭到了四次槍擊。整個家族的槍口都對准了西弗。

而紐約的警察成為了最忙碌的人。他們來回奔波在大街小巷,紐約的警察局里面的拘留室幾乎被塞滿了。西弗手下的人和家族其他勢力的人展開了混戰——原因是麥克道森發出了一個宣言,西弗成為了家族的公敵,任何勢力,凡是奪取了西弗的地盤,就可以據為己有!

一頭雄獅或許是可怕的,白頭翁或許在大家的眼里就是一頭雄獅,但是面對了一大群惡狼,就算是再厲害的獅子也據對不是對手!

手下的地盤一個接著一個被人掃蕩,還不時有警察上門找麻煩。白頭翁一時間焦頭爛額,那些平日里和他稱兄道弟的官員,一下子全部都沒有了蹤影,他打了無數個電話給紐約警察局長,試圖請他把被抓的自己的手下放出來——他現在到處面臨挑戰,迫切需要人手,但是平日里那個每年收取自己幾百萬的警察局長,一下子仿佛消失了一樣,無論怎麼找,對方的女秘書都用一種公事公辦的語氣告訴自己,局長現在不在!

“德內爾的人出發了麼?”我坐在道森總部客廳的那張碩大的沙發上。麥克就坐在我身旁的一個單人沙發上——那是家長的位置。

“沒有。”麥克道:“一會就准備出發了——我打算親自去。”

我歎了口氣:“你一定要這麼做麼?”

“是的!”麥克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笑道:“親手干掉白頭翁,那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我淡淡看了他一眼,冷冷道:“別忘了把我們的錢要回來!”

麥克帶著幾十個心腹的手下出發了,這些人才是麥克和德內爾手下真正的心腹,真正的精銳!

他們的目標就是——白頭翁!

全市都亂作了一團,大大小小的勢力全部對白頭翁吹起了進攻的號角——就算是最愚蠢的人也明白了,白頭翁完蛋了!

我歎了口氣,站起身來,回到樓上。

楊微在房間里面躺在床上假寐。她就那麼躺在床上,穿著很隨意的睡袍。她的眉毛輕輕皺著,右手的手指放在嘴邊,輕輕搖著自己的食指。

我走過去坐在床邊,拍了拍她的背,柔聲道:“你睡了麼?”

“沒有。”楊微睜開眼睛,緩緩道:“我有點擔心。”

“擔心什麼?”我笑道:“你知道的,我的計劃完全成功了,我們贏定了。”

“不。”楊微的語氣很嚴肅:“不是我們贏定了,是麥克贏定了!他才是贏家!整件事情,對你的好處並不大!”

我歎了口氣,把楊微抱了起來,摟在懷里,輕輕道:“我知道。但是我別無選擇!”

楊微雙手摟住我的脖子,皺眉輕輕道:“親愛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心里總是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哦?你擔心什麼?”

“不知道。”楊微輕輕道:“這或許只是一種預感,但是我的預感通常都是很靈的!我總感覺到有一些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別這樣,親愛的。”我親了親她,鼻子在她嬌嫩的臉蛋上蹭了蹭,柔聲道:“等這里的事情一結束,我們就回家!”

樓下,整個莊園都被全副武裝的槍手所保衛者。道森家族的總部就好像一個巨大的城堡一樣。

我和楊微就這麼互相偎依著,躺在床上,誰都不說話。

快到傍晚的時候,樓下的大院內想起汽車的聲音,幾輛汽車停在了樓下,然後就是一陣匆忙的車門開關的聲音和紊亂的腳步聲。

“看來他們回來了。”我放開楊微,笑道:“我下去看看。”

麥克臉上沾上了一點鮮血——這讓我愣了一下,但是走近一看,他的身上褲子上都沾上了不少鮮血。他正坐在沙發上,用一塊絲綢仔細的擦拭一把手槍。

“怎麼樣?你看上去不錯。”我走到他跟前,輕輕道。

“是的。不錯!”麥克沒有抬頭看我,繼續擦拭他的手槍,沉聲道:“沒有比這更好的了。”

我靜靜看著麥克,我知道他有話要說。

果然,幾秒鍾後,他抬起頭,看著我的眼睛,淡淡道:“白頭翁死了。”他歎了口氣,道:“我親手干掉了他,我一槍轟在了他的腦門上,腦漿和鮮血灑了一地!”

“哦,是麼。那麼你應該高興,不是麼?”

麥克看了我一眼,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你知道他看見我們沖進了他的房間後,臉上什麼表情麼?他很吃驚,但是也很無奈。我抬起手槍對准他的時候,他臉上居然帶著微笑,他對我說‘天啊,小麥克,我還是上了你的當了。你和你的中國朋友干得真不賴!’”

“然後呢?然後你就開槍了?”

“是的!”麥克慘然一笑:“就是用這只槍!”他看了我一眼,緩緩道:“這是我父親的槍!”

多年之後,我曾經和我的岳父大人老狐狸陳遠無數次聊起過關于道森家族的那次動亂,陳遠對于我那次施展的那些小伎倆非常不屑。

用他的話說,白頭翁當時是昏了頭,按照他的能力,他不應該會犯那種錯誤。但是老道森的忽然死亡,使得他一下子方寸大亂了。他失去了起碼的判斷能力,居然會上了我的當!把槍口對准了瘋子迪克!

“如果是我,我絕對不會那麼做!”陳遠是這麼說的。

“那個時候,白頭翁無亂是從勢力上還是客觀條件上,都是道森家族里面所有勢力中最強大的!他完全有條件坐上家長的位置!如果我是白頭翁,我最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聯絡瘋子迪克,緊緊的和瘋子迪克成為最親密的盟友!瘋子迪克沒有什麼野心,他最大的心願就是干掉你和麥克為他的親人報仇!所以只要我對他許諾事成之後干掉你和麥克,瘋子迪克一定會和我合作!如果以白頭翁的勢力,和瘋子的合作,完全就可以橫掃家族內部其他勢力了!可是那個可憐的白頭翁,卻偏偏上了你的當!不是他愚蠢,而是老道森的突然死亡讓他短時間內無法正常思考了!所以,麥克和他的父親老道森真的是太可怕的,他們的勇氣和決斷能力,都是讓人恐怖的!”

陳遠的一番分析,實在是非常透徹的。

但是在事情發生的當時,身為重要當事人的我,並不覺得有多輕松。雖然,白頭翁死掉了,麥克終于掃清了最大的兩個反對勢力的障礙。

但是,麥克在回來之後,面帶疲憊的告訴了我幾個壞消息。

“該死的,白頭翁的據點包圍力量真的很嚴,雖然城里面到處的事情已經充分分散了他的力量,但是這個白頭翁看來是個膽小的家伙,盡管他人手不夠,但是他還是集中了相當的人手保護自己!我們這次突擊,損失了十幾個最職業的槍手!”

麥克對我抱怨。

其實對于這個消息,我根本就無所謂。反正死的不是我的人。我甚至連禮貌上的難過一下都不願意表示,只是撇了撇嘴巴,點了點頭,意思是我知道了。

但是接下來的那個消息,就讓我真的笑不出來了。

麥克看著我,表情很嚴肅。

“陳陽,還有另外一個壞消息,我想還是告訴你比較好。”

“什麼?”

“是瘋子迪克!據白頭翁的手下說,昨晚在他們和瘋子迪克的沖突中,最後沒有找到瘋子迪克!沒有尸體,沒有人!什麼都沒有!”

我臉色有點白了:“你什麼意思?”

麥克歎了口氣:“我的意思是,瘋子迪克,他跑掉了!他死了十幾個手下,外加三個貼身保鏢,但是最後白頭翁沒有能干掉他,讓他跑掉了!”

我臉色都白了。我知道,瘋子的漏網據對不是鬧著玩!這家伙是個瘋子!和他的那個兄弟老狼巴克一樣!他活著的唯一目的就是干掉我和麥克!而且如果我沒有猜錯,我恐怕是他的第一目標!!!

如果說,那天唯一讓我情緒大變的消息,就是瘋子迪克的漏網了!

“該死的!”我氣急敗壞,破口大罵道:“白頭翁,真他媽是個蠢貨!!!!!”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二百零九章 【瘋狂的一夜】     下篇:第二百一十一章 【目標,賭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