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二百一十三章 【逼良為娼】  
   
第二百一十三章 【逼良為娼】

第二百一十三章

安心!

眼前這個讓人失神的性感女郎居然就是那個安心!安家大少爺安良的妹妹安心?

或許我看多了安心穿著牛仔褲踢人的樣子,看多了安心瞪著眼睛生氣的樣子,看多了安心揮舞拳頭打人的樣子,可是眼前這個穿著白色長裙晚禮服,臉上帶著淺淺的迷人微笑,長發如絲,無論從哪里看,都絕對不亞于我見過的任何一個美女,渾身沒有一處不散發著誘人魅力的美女——居然會是安心??

“你發什麼呆呢?”安心似乎皺了一下眉頭,隨即又笑道:“你怎麼會在這里?”

我長長吐了口氣:“天啊,想不到會在這里見到你。我是來度假的,你呢?”

安心笑了笑,不動聲色伸出一只玉臂輕輕勾住我的臂彎,淺笑道:“我在這里隨便看看,誰想到卻看到了你。”

由于周圍全都是人,安心的身子貼著我很近,再加上她勾住我的胳膊的這個姿勢,讓我的手臂不經意間似乎就能感到有什麼軟綿綿的東西在有意無意的輕輕貼住我的手臂……

本來在房間里面被楊微勾出來的欲火,雖然被我洗了個澡後勉強壓了下去,可是此刻,卻忍不住又有的蠢蠢欲動了。

安心似乎卻沒有察覺到我有什麼不妥。不但沒有放開我的胳膊,反而更加貼近了我幾分,輕輕拉了拉我,幫我收好了所有的籌碼,拉著我離開了那張賭桌。

“陳陽,你怎麼會在這里?在拉斯維加斯?”安心拉著朝外面走去,但是依然勾著我的胳膊。那豐滿高聳的胸部不時的掃過我的手臂。她穿著白色的長裙晚禮服,柳腰輕擺,走起路來款款生姿。

我用了極大的毅力才勉強強迫自己的目光不要朝不該看的地方看——要知道,她的長裙胸襟的地方比較寬松,而我恰巧身高比她高了一個頭,只要我不經意的一低頭,就幾乎能看到那兩個滾圓的迷人的半球……可是盡管我極力管住自己的目光,可是手臂上傳來的那種柔軟的感覺卻是貨真價實的……而安心身上那種女孩子獨有的體香還是從我鼻子里鑽了進來,一時間讓我腦子里幾乎忘記了思考……

“上帝啊,救救我吧……”我心里嘟囔著,安心說的話卻一個字沒有聽進去。

“陳陽?我在問你呢。你怎麼會到這里來?”安心大概看出了我好像有點魂不守舍,皺眉又說了一遍。

我抵抗著極大的誘惑,假裝掏香煙一樣把她的手臂放開,歎了口氣道:“我不是說了麼,我來度假。你呢?你怎麼會在這里?而且……”我笑了笑:“而且還穿成這樣?”

“穿成這樣?”安心似乎愣了一下——該死的,我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在我眼里,連安心剛才那愣神的一刻那種輕輕皺眉的表情都可愛到了極點?

“我穿成這樣怎麼了?很正常啊。”安心隨意笑了笑,忽然想起了什麼:“你在這里,那麼楊微應該也在了?”

我歎了口氣,目光離開她的身上,道:“楊微當然在了,她現在在房間里睡覺。”

“睡覺?”安心睜圓了眼睛,道:“天啊,現在才晚上九點鍾啊,她……”

我歎息道:“不是的,她今天早上才睡著,所以到現在還沒有起床。”

“那她昨天晚上沒有睡覺麼?你們晚上不睡覺都在干什麼?你們……啊……”說到這里,安心似乎明白了什麼,猛然住口,臉上露出一片緋紅,還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神色也有些尷尬,干脆一句話不說,目光看著別處。

過了一會兒了,我才緩緩開口道:“你還沒有說你怎麼在這里呢。你哥哥呢?”

安心似乎笑了笑:“我哥哥沒有過來,他現在在芝加哥處理一些事情,我過來……”她臉上露出幾分狡詐的笑容,繼續道:“我過來隨便走走,放松一下啊。和你一樣,我是來度假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她臉上那種輕松的表情似乎是裝出來的,好像有什麼話她隱瞞了沒有說一樣……

“唉,管她呢……”我心里對自己說:“她不說就不說吧,我想那麼多干什麼。”

氣氛似乎有些沉默,我們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如果面對從前那個安心,我或許會無拘無束的和她說說笑笑,甚至我們會斗嘴或者打打鬧鬧,畢竟我們曾經一同從死亡線上掙紮出來的。我心目中的那個安心,是一個不論舉止和打扮都像足了男孩子的一個小丫頭,而不是面前這個穿著華貴性感的晚禮服,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迷人魅力的性感女郎。

“你今晚似乎運氣不錯,想不想玩幾把大的?”安心察覺到了我的局促,開口笑道。

我想了想,搖頭道:“還是算了吧,我只是一個窮人而已。我可輸不起。”

“你?窮人?”安心瞪著眼睛看著我,失笑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邦隆的老板!去年不到一年時間,你在中國賺了至少一個億!還敢說自己是窮人?”

我苦笑搖搖頭,道:“看來你消息倒是挺靈通的。你對我的事情好像挺了解啊。”

出乎我意料的,安心這下卻沒有答話,臉上卻似乎露出幾分羞澀的紅暈。

安心瞟了我一樣,笑道:“好了,別廢話了,你跟我走吧!別忘了我們可是過命的交情啊!”

我微微一笑,想起當初我和她兩個人被老狼巴克抓住的情景,笑道:“那是當然,我不會忘記的。”

安心不再和我說話,大大咧咧的拉著我的手就往外面跑,兩人直接跑出了酒店大門,外面停著一輛小巧的藍色保時捷。

“上車啊!”安心叫道。她似乎有點焦急,眼睛不時往左右瞟。好像在躲避什麼。

不過這些我都沒心思注意了,我有些猶豫。看安心這個樣子,好像要拉著我離開酒店,我在想要不要回房間和楊微說一聲,我擔心她起來後找不到我會著急,我雖然出來逛逛,可是並沒有打算跑多遠的。

但是我已經沒時間考慮了,安心已經拉開車門,先把我推了進去。我根本沒有時間說什麼,她已經自己也擠進來了。她好像真的很著急,差點坐在了我的懷里。

“你開車!”她把我擠到了駕駛座位上,扔給我一把鑰匙:“你開,我來指路!”

“什麼?”我愣了一下,剛想說我沒有美國的駕照,可是安心緊張的看著車窗外,急速的催促我。我無奈發動汽車,心想:反正是你叫我開的,出了事情可別怪我。不過以安家的勢力,就算出了什麼事情也肯定能擺得平吧。

在安心的指點下,我一路左拐右拐,穿過幾條大街。開始我還擔心自己怕會迷路,會找不到回酒店的路,但是在安心不停的催促下,我已經顧不得那麼許多了,到最後干脆不管那麼多,她怎麼說我就怎麼開。

汽車停在了一家金壁輝煌的大酒店門口,我沒有仔細看這家酒店的招牌,但是憑感覺,我知道這里的檔次和規模恐怕比我住的那家凱悅皇宮差不了多少。

安心下了車,直接從我手里搶過車鑰匙扔給了酒店的門童,我注意到,那些人看見汽車的車牌,臉上的表情恭敬萬分。

安心拉著我上了電梯,然後到了地下一層。

這里也是一個賭場,規模看上去也相當不小——這我倒是沒有什麼意外,拉斯維加斯的每家大酒店都有自己的賭場,而且據說這些酒店的主要收入來源就是酒店,很多時候酒店本身根本就不怎麼賺錢的,都是靠賭場的巨大利潤來賺錢。

在進賭場換籌碼的時候,我出了丑。我本來只是想趁著楊微睡覺的時候出來隨便走走,身上根本沒有帶什麼錢。本來帶了兩千美金都在我凱悅皇宮的賭場換了籌碼了。雖然我在那里賭場贏了近三萬美金,但是因為安心拉我出來太急了,根本就沒有把籌換成錢,此刻我身上連十美元的現金都沒有了。

安心倒是滿不在乎,隨便從身上掏出一張什麼卡扔給了服務員,那個服務員看見那張卡,臉上本來就很恭敬的表情立刻變得無比的謙卑。

安心輕輕巧巧的從那里拿了一大把籌碼,然後全部扔進我的手里,我注意看了一下,足足有五十萬美金。

她根本就沒有在大廳停留的意思,直接拉著我穿過賭場大廳朝後面的貴賓房跑去。本來走廊上有幾個穿著黑西裝帶著耳機的保安還想阻攔我們,但是看見了安心,立刻躲得遠遠的,連話都沒有說一句。

我歎了口氣:“你到底想干什麼啊?”

安心眨了眨眼睛,道:“陳陽,你能幫我一個忙麼?”

“什麼?”我皺眉。

“我剛才看你贏了不少錢,看來你賭錢很厲害啊,你能幫我贏一個人麼?”

“什麼?”我立刻拉住她站住,正色道:“我可告訴你,我對于賭錢根本一竅不通的。”

“別裝了!”安心撇了撇嘴,道:“你不會賭錢?那剛才你在凱悅皇宮怎麼贏了幾萬美金?我可都看見了!”

“運氣而已。”我聳聳肩膀:“我其實連莊家發的牌都看不太懂,但是就憑運氣,卻還是贏了。”

“只是運氣?”安心瞪著眼睛看著我,似乎想從我臉上的表情看出我到底說的是真話還是撒謊。

片刻後,她似乎認定了一樣的說了一句:“我不信!”

她拉著我就往一個房間里跑,我嘴里分辯道:“這可是你非要我去賭的,輸了你別怪我!”

可是這個妮子卻回頭對我嫵媚一笑:“我對你有信心!”

我看著她臉上嫵媚的笑容,忍不住心里一蕩。我們走到走廊盡頭一扇門前,安心根本不理會門口站著的幾個保鏢,已經一腳把面前的一扇門踢開了。同樣的,那幾個保鏢似乎已經見慣了這樣的場面一樣,一個個眼觀鼻鼻觀心,就當沒看見一樣。

門里面,幾個人正圍著一張桌子坐成一圈。

中間坐著一個中年的胖子,標准的肥頭大耳,一副白白淨淨的模樣,一個碩大的腦袋剃得干乾淨淨,一根毛都沒有。

其他幾個人也都年紀不小了,大家都聚精會神看著自己手里的牌。

雖然安心是踢門進來的,卻偏偏沒有一個人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只有那個胖子很隨意的抬頭看了安心和我一眼,好像不經意一樣的說了一句:“安丫頭?你又來了?今晚可是第四次了,這次你帶了什麼人來了?”

安心臉一紅,閃身躲到我身後,把我往前一推,大聲道:“這次我找來的可是一個真正的高手!他一定可以贏你們的!只要你輸了別賴帳就可以了!”

那個胖子似乎笑了笑,臉上露出幾分無奈的笑容:“又是一個高手?看來今晚高手簡直比大白菜還不值錢了……這次你是從哪里把他揀回來的?他可是你今晚揀回來的第四個了,不會又像前面那個那樣輸的只剩下一條內褲吧?”

安心臉上漲得通紅,大聲道:“不會的!別人會輸!但是他絕對不會輸!我知道的,無論任何事情,他從來沒有失敗過!”

“哦?”那個胖子眯起眼睛打量著我,臉上露出幾分玩味的神色:“這位先生,請坐吧。”

我還在猶豫,安心已經在後面偷偷踢了我一腳,把我按在了桌子上。

胖子很隨意的扔給我一支雪茄,臉上帶著幾分譏諷的微笑看著我。

我本來想站起來走人,但是看著安心望著我那焦急的帶著幾分期待的眼神,我心里一軟,終于沒有動。不動聲色拿起雪茄,掏出一個特制的打火機點著。

點雪茄和點香煙可是完全不同的,點雪茄的步驟相當的講究,包括了熏烤等等各種步驟,而且一眼就能看出來行家和外行的區別——而我無疑用的是品雪茄最專業的一種手法。

我假裝漫不經心的吸了一口,淡淡道:“哈瓦那去年的貨,不過你存放的方法似乎有點不太妥當,味道有點變了。”

胖子臉上終于露出幾分真誠的微笑了,他笑道:“看來有點意思啊,安心,這個人不像你前面幾次找來的那幾個草包,這個人有點意思!”

安心嘟著嘴巴,哼哼道:“那當然!你們幾個才是草包呢!”

胖子絲毫不生氣,淡淡笑道:“對了,丫頭,你把我兒子扔到哪里了?”

“他?”安心臉上露出幾分不屑:“他還在凱悅皇宮和幾個兔女郎喝酒呢!我才懶得理他呢!!”

胖子搖搖頭,歎息道:“唉,這個小子,看來你又是把他甩開了一個人跑過來的。”說到這里,胖子抬頭看了我一眼,道:“那這個人呢?也是你從凱悅皇宮找來的?我沒聽說凱悅那里有什麼賭術的高手啊。”

胖子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臉上似笑非笑,對安心笑道:“看你好像很緊張他的樣子,這個小子該不會是你的小情人吧?”

我本來以為安心會反駁,誰知道安心臉上立刻緋紅一片,扭扭捏捏看了我幾眼,卻偏偏沒有說話。

胖子臉上露出幾分不快,看著我的目光中多了幾分敵意,冷冷道:“小子!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但是你既然上了桌子,我還是要對你說清楚!”

“什麼?”我不緊不慢道。

胖子道:“我們這里只賭現金,當然,支票也可以,最低的賭注是五萬,最高不限!你考慮清楚了。”

我忍不住回頭看了安心一眼。

最低五萬?還是美金?

說實話,雖然我現在有點錢了,但是我還沒有富有到隨隨便便就把幾萬美金扔到水里都不在乎的那種地步!更何況,人家都說了,最高賭注不限!

不限!這兩個字可太大了!

我不禁想起了以前看過了很多電影里面的賭局的一些橋段。看樣子,這張桌子上的幾個人,都是老賭徒了,不管怎麼說,我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我可沒有傻到隨便扔錢送給別人的地步!

安心看我有點猶豫,立刻小聲道:“你怕什麼!你那麼有錢還在乎這個?輸了算我的!好了吧!”

我苦笑道:“你這不是趕鴨子上架麼?”

安心的眼睛直直看著我,咬了咬嘴唇,低聲道:“我相信你!陳陽!我知道,你從出道到現在,不論什麼事情,你從來沒有失敗過的!而且今晚我看過你在那里賭錢!你會賭錢的!你別騙我了!”

胖子臉上露出幾分得意的笑容,大聲道:“小子,既然你來了,那麼就不要客氣了。我先介紹這里的幾個朋友給你認識。”

胖子似乎有些示威的意思,指了指他左邊的那個白頭發的一個老頭——我怎麼看那個家伙都和白頭翁有幾分相象,就連臉上的那種不屑的笑容都有點像那個死鬼老白頭翁。可是胖子第一句話說出來,我差點就坐到桌子底下去了。

“這位是威廉史密斯先生——他英國橋牌協會會長,全歐洲最著名的賭術高手之一!”

那個老頭看了我一眼,一言不發,臉上的不屑的表情明顯是沒有把我放在眼睛里。

看著我有些失色的表情,胖子眯著眼睛笑了笑,然後指了指坐在他右邊的一個看上去白白淨淨的中年人,笑道:“約翰戴普先生,他的名字你應該聽說過吧。”

看著我有幾分迷茫的神情,胖子微笑道:“拉斯維加斯最著名的高手之一!曾經是去年拉斯維加斯賭術大賽的冠軍。”

靠!賭王啊!

“至于我……”胖子似乎笑得有些含蓄,緩緩道:“我的名字或許你沒有聽說過,我姓高,叫高進。”

高……高進???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這個胖子。我記得當年周潤發曾經演過一部電影名字叫《賭神》,好像賭神的名字就叫高進吧?

胖子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那部電影我看過,不過我可不是什麼賭神,不過這家酒店和賭場是我經營的而已。一個在拉斯維加斯混飯吃的賭徒而已。”

我松了口氣——我可不想和賭神賭錢。

不過胖子下面的一句話,卻讓我心里剛剛放松的情緒再次緊張起來。

“不過,如果今晚你能贏了我,那麼,這家賭場的錢你可以隨意的拿,願意拿多少就可以拿多少!因為這是我立下的規矩!”

胖子看著我,笑容好像很深沉:“不過,需要告訴你的是,十五年來從來沒有人能做到這點,從來沒有人贏過我。”

他說的好像輕描淡寫一樣,但是聽在我耳朵里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十五年沒輸過??

在拉斯維加斯??這個全世界知名的賭城??全世界賭徒的集中地??在這個全世界聚集了最多賭術高手的地方??十五年??從來沒有輸過一次?

我長大了嘴巴看著他。

面前這個胖子,就算他不是賭神,恐怕也比真的賭神差不到哪里去吧?

安心看著我驚訝失色的表情,臉上焦急萬分,忍不住湊到我耳朵邊上,低聲道:“陳陽,你別泄氣啊,你可一定要贏啊!”

“我怎麼贏?”我苦笑道:“這幾位可都是賭王級別的高手啊。隨便拉出一個都可以在拉斯維加斯橫著走了……我根本就是一個對賭術一竅不通的人。”

“可是……”安心,咬著嘴唇:“可是你必須贏!我對你有信心!”

“信心?可是我自己卻沒有啊。”我搖搖頭。

胖子高進看著我,笑道:“小子,害怕了?難道那個丫頭沒有告訴你麼?我和安心丫頭可是有個賭注的!如果你輸了,那麼恐怕安心丫頭就要大大的生氣了。”

“賭注?”我皺眉,看著安心。

安心臉上表情有些焦急,咬著嘴唇道:“不錯!我父親和他有約定,我要嫁給他的兒子,但是我不願意!他為了讓我心服口服,就和我打賭,如果有人能在賭桌上贏他,我就可以不用嫁給他的兒子。我可以隨便找幫手,但是有時間限制!今天是最後一個晚上了!”

“什麼!!!!”我一下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瞪大了眼睛看著安心。

“是的!她說的沒錯。”胖子淡淡道:“我是答應過他,這個丫頭今晚在賭城里面各大賭場到處亂轉,找人來幫她賭。你已經是她找來的第四個人了。如果你害怕的話,你可以放棄,帶著你的錢離開——你不用感覺到不好意思,事實上你前面的三個人中有兩個人知道了我們的名字後就立刻自動認輸了。”

“陳陽,幫幫我!求求你!”安心拉著我的手:“我死也不願意嫁給他的兒子!我今晚到處找人,但是都沒有用!你不知道,剛才我在凱悅看見你,我簡直高興的快暈過去了!因為我哥哥告訴過我,你是一個總是能創造奇跡的人!”

安心一邊說,一對明亮的眸子直勾勾看著我,眼睛里滿是那種央求的目光,臉上表情可憐已極。

“可是我……”

“求你!”安心打斷我的話,她的眼睛都紅了,她湊到我的耳朵邊上,低聲道:“我甯願死也不嫁給他的兒子!那個混蛋!陳陽!小伍!小伍哥哥!!”

“可是我……”

“別說了!”安心還是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她咬了咬牙,似乎下了很大決心一樣,低聲道:“如果你肯幫助我,那麼……我……”

她抬起眼睛,直直看著我,低聲道:“我就答應你任何一個要求!你想……想怎麼樣……都……可以!”

沒等我說話,胖子已經吹了一聲口哨,故意大聲道:“丫頭,這個條件可太誘人了!我兒子會吃醋的!”

“你閉嘴!”安心惡狠狠大聲道。

坦率說,我已經完全傻了。

我想不到事情居然會這樣的!

輸點錢我根本不在乎,就算在這幾個賭王級別的老賭徒手里輸掉,我也不覺得有什麼丟人,畢竟人家是世界聞名的高手了,而我不過是一個菜鳥中的菜鳥而已——可是現在事情居然涉及到了安心的終生大事!那這個賭注就太沉重了!

尤其是她居然……居然說出了那種明顯帶有曖昧色彩的條件……天啊!

我心里嘟囔道:“上帝啊,求你別誘惑我了!”

我本來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忍不住目光就朝安心高聳的胸部瞄去。安心明明察覺到了我的目光,卻偏偏一點躲避的意思都沒有,反而紅著臉挺起胸膛,迎著我的目光。

我歎了口氣,下了好大的力氣才收拾了心中的綺念,苦笑道:“我告訴你!你這次的押寶恐怕真的押錯了!我怕會讓你失望!我真的不會賭術!”

安心臉色不變,咬牙堅定道:“那我也認了!就算輸!如果是輸在你手里!我也……我也……”說到這里,安心似乎說不下去了,低聲道:“就算是天意如此了。就當是老天不肯滿足我的願望吧!”

“安心!這太沉重了!我輸不起!”我皺眉。

“小伍!”安心換了一種語氣,低聲道:“當初,我們被那個家伙抓住的時候,你滿身是鮮血,卻還要拼命沖過來救我的時候,我……反正……輸在你手里,我也認了!”

胖子忍不住冷冷道:“不要廢話了!快點!要不認輸,要不我們就立刻開始!丫頭!時間快到了!過了午夜十二點,你就輸了!”

美人嬌豔的臉龐就在眼前,臉上的那種貨真價實的依戀和信任,還有眼神中那種深刻的含義,都讓我一時間完全腦子短路了,我一下子全亂了。

該死的!怎麼會這樣!!!

我只是覺得無聊,從房間里出來隨便走走隨便逛逛而已!怎麼會惹上這麼大一個麻煩!!

我看著面前安心那張讓人心疼的臉龐,還有那紅紅的眼眶,耳朵里仿佛還響著胖子不耐煩的催促聲。

混亂中,我仿佛聽見自己的聲音不由自主的說了一句。

“我賭了!”

“好!”胖子低聲喝了一句,臉上露出幾分陰陰的笑容。

安心臉上則露出幾分驚喜。眼睛里泛出幾分驚喜的目光。

我自己反而愣了一下——我居然賭了?那句話是我自己說出來的??該死的,我太沖動了!我怎麼這麼沖動??

“我相信你!不管任何事情,你是一個從來沒有失敗過的人!你不是一向創造奇跡麼?”安心在我耳朵邊上低聲道。

我歎了口氣,這簡直就是他媽逼良為娼啊!

我干脆橫下心,咬牙道:“賭就賭一把吧!你們說吧,怎麼賭?”

胖子淡淡道:“我們這里的老規矩,玩兒牌,‘百家樂’,賭場里最常見的,你沒有問題吧?”

旁邊的一個侍者立刻走到桌前,准備發牌了。

安心一副對我無限期待的表情,桌上的幾個人則臉上帶著幾分躍躍欲試和幸災樂禍。

說實話,我實在不忍心打破這個氣氛,但是我還是要說。

我小心翼翼小聲道:“不!有一個問題。”

所有人看著我。

我歎了口氣,還是苦笑說道:“你剛才說的那個什麼‘百家樂’怎麼玩?”

我非常干脆的承認道:“我不會!”

一句話說出來,胖子笑得連本來咬在嘴巴上的雪茄都掉在了地上。

而安心,臉都白了。

我不理會眾人的神色,淡淡道:“因為我不會玩你們的玩兒法,所以,我可不可以請求換一個方法賭呢?一個簡單的辦法!一局定勝負!”

`

【各位,手里如果還有推薦票,幫忙砸一下偶的另外一本書《變臉武士》,OK?多謝……】

');

上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性感女郎】     下篇:第兩百一十四章【怪異的賭局】(恢複解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