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兩百一十四章【怪異的賭局】(恢複解禁)  
   
第兩百一十四章【怪異的賭局】(恢複解禁)

【說到做到!說好了一個月恢複解禁,就一定會恢複解禁!】

`

第兩百一十四章

“你……你……居然……不……不會……”高進笑得幾乎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整個人不停的顫動,兩頰上的肥肉也在不停的抖動。他指著安心,上氣不接下氣道:“安丫頭,你到底從那里找來的這個‘高手’?”

安心臉色慘白,咬著嘴唇,一雙妙目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高進。

桌上的另外幾個人,也一副幸災樂禍的笑容,只有那個什麼英國橋牌協會的會長,那個叫什麼威廉的老家伙,目光中帶著幾分比較真誠的憐憫。

我吐了口氣,面色不變,淡淡道:“很好笑麼?”我看了看他們,自言自語道:“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你認為你們有資格笑我麼?”

“哦?”高進冷冷道。

我看著他,然後從懷里掏出一打把籌碼——那都是我剛才晚上在凱悅皇宮的賭場贏回來的。

一大堆大小面值不等的籌碼堆積在我面前的桌子上。我用手輕輕抓起一把,然後松開手指,讓手中的籌碼緩緩滑落。

“這是我第一次來拉斯維加斯。”我淡淡道:“同時,我要告訴你們,今晚也是我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進賭場!同時也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賭錢!”

我目光來回掃視這些賭王級別的高手,冷冷道:“我今晚最開始的時候,一共換了兩千美金的籌碼……”說到這里我笑了笑,道:“哦,不對,應該說是一千七百美金。因為我開始不知道籌碼的面值,隨便給了一個服務員小費三個一百的籌碼。”

“你想說什麼呢?年輕人?”英國橋牌協會的會長看著我,微笑道。

我稍微揚起下巴,因為從前陳遠訓練我的時候曾經告訴過我,這樣的姿勢能讓一個人看上去比較有氣勢一點。

我淡淡道:“現在這里一共有三萬一千美金。確切的說,應該是三萬兩千五百美金,可惜剛才來的路上走的太著急,我不小心掉了幾個。”說到這里,我眯著眼睛,微笑道:“這些錢全部是我今晚贏回來的!我帶著一千七百美金走進賭場,整個晚上,我沒有輸一過一次!”

那個威廉終于皺起了眉頭。

我微笑繼續道:“當然,對于你們這些專家來說,這種成績根本不值得一提,如果你們中的任何一個人,可以輕松的贏回更多的錢!但是……”

我的語氣變得冷漠:“這是我第一次進賭場!我現在比較有興趣的是,請問在座的各位專家,你們當年第一次走進賭場,或者第一次賭錢的時候,成績如何呢?”

笑聲嘎然而止!

那個坐在高進右邊的什麼去年的拉斯維加斯的賭術大賽冠軍,約翰戴普似乎猶豫了一下,終于輕輕歎息道:“他說的沒錯,我們確實沒有資格笑他。”

老威廉沉聲道:“不錯!當年我第一次進賭場的時候,身上揣著五千美金,結果輸得精光才走出來。”

高進也終于不笑了,他看著我的目光似乎有點驚奇:“你真的是第一次賭錢?”

“第一次!”我點頭。

“整個晚上到現在一把沒有輸過?”

“一把沒有輸過!”

老威廉忍不住也問道:“可是你剛才說你根本就不會玩兒牌。”

我聳聳肩膀,淡淡道:“我確實不會玩兒。事實上,我現在都不太清楚很多賭場里那些項目到底是怎麼玩兒的,很多時候,要下注的時候,我只是憑感覺隨便押!不過看來我的運氣還不錯。”

“隨便押??”約翰戴普失笑道:“上帝啊!隨便押一押就能一個晚上贏幾萬美金?而且中間一次都沒有輸過?看來你的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我對他笑了笑:“不錯,我的運氣一向都不差。”

高進歎了口氣,道:“不錯,小子,你剛才說的沒錯。我們確實沒有資格笑你,對于一個第一次賭錢的人來說,你的成績非常完美了。”說到這里,他話鋒一轉,道:“可是今晚你還是要和我們賭一把,不是為了你自己,而是為了安丫頭。當然,如果你認輸也可以。我沒有意見,而且我會派人送你回去。”

我笑了,看了一眼旁邊神情緊張的安心,道:“回去?難道你剛才沒有聽我說的話麼?”

我輕輕拍了拍臉色慘白的安心,緩緩道:“我說:我賭了!”

“你……行麼?”安心倒有點遲疑了。

我歎了口氣:“這會兒你又對我沒有信心了。”

“可是你連百家樂都不會玩兒!”安心幾乎都要哭出來了。

“那沒辦法。”我淡淡一笑,隨即正色道:“你放心,我一定幫你。而且,現在就算你找別人來,時間也來不及了。何況,我敢打賭,在拉斯維加斯,你恐怕找不到比這幾位更加厲害的高手了。”

說到這里,我湊過去,在安心耳朵邊上輕輕道:“別忘記了,我也欠你一次!那次你也救過我,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被那個家伙一刀捅死了!”

安心抬起頭,看著我的目光極其複雜,眼神中那種深深的含義,卻讓我有點退縮了。

天啊,這種眼神可不能多看!看多了恐怕會犯錯誤的。我暗暗警告自己。

“好了。我們開始吧。不過我剛才說了,百家樂我不會玩兒。所以我們可以換一種方式賭麼?”我笑道。

高進想了想,道:“我認為可以。畢竟你真的不會,而且你是第一次賭錢,我也不想傳出去別人說我高進欺負小孩子。”

“我也沒有意見。”老威廉立刻道。

“可以。”約翰戴普也笑道:“反正是為了你兒子的婚事,你都同意了,我沒什麼意見。”

“好吧,那麼我們賭什麼呢?你剛才說一次見輸贏?你想和我們賭什麼?二十一點?”高進笑道。

我搖頭,道:“我不會和你賭任何賭場里的東西,我說了,我對于賭術一概不會。”

高進失笑道:“那你想賭什麼?”

“是不是賭什麼都行?”我臉上露出“那種”微笑。

“不行。”高進搖頭:“難道你要和我賭誰吃飯吃的多我也和你賭?”

我笑了笑:“這個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和你賭吃飯,而且我想你的飯量一定比我大。”

“哼。”高進哼了一聲:“那也不行!你這個家伙看來不太老實。或者這樣,賭的方式你來說,但是不能一把定輸贏!你必須輪流和我們三個人賭!然後贏了我們每一個人!”

“不公平!”安心第一個叫道:“高胖子!你什麼身份!你們是什麼身份?他怎麼可能一個人連贏你們三個人三次呢?”

高進撇了撇嘴巴,似乎對于安心叫他高胖子絲毫不動怒,淡淡笑道:“很公平啊,賭什麼任由他定,這個條件可以很誘人的啊。”

“好!我同意。”我瞬間已經有了主意。

高胖子眼中露出一絲狡猾的目光,加了一句:“賭什麼都可以,但是必須是這個房間里的東西!”

“不公平!”安心又尖叫道:“你剛才還說賭什麼都行!”

“廢話!如果他要和我賭馬,難道我這麼晚了還跑去馬場敲門麼?”高進瞪著眼睛道。

“好!可以!”我毫不猶豫答應。暗中拍了拍安心的手,示意她放心。

“好了,快點吧!”高進捋起袖子,笑道:“多少年沒有遇到這麼有趣的事情了。簡直比當年參加賭王大賽還有趣。”

約翰戴普搖頭笑道:“我覺得賭王大賽根本就沒有今晚這麼有趣。”

“我想和誰先賭?”老威廉看著我。

“你!”我看著老威廉,笑道:“我先和你賭。”

“哦?”老威廉看著我,笑道:“年輕人,你想和我賭什麼?”

我淺淺一笑,笑得極其奸詐,客客氣氣道:“老先生,請問您有幾個兒女?”

“嗯?”老威廉似乎愣了一下,但是立刻笑道:“你問這個干什麼?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曾經有兩任妻子。她們一共為我生了有五個兒子,四個女兒。”他笑了笑:“很多,是麼?現在的年輕人不會生那麼多孩子了,你們和我們的觀念不太一樣。”

“好。”我微微一笑,大聲道:“那麼我和您賭的就是:我賭我將來的兒女一定比你多!”

“什麼?”屋子里的人大聲驚呼道。

高進嘴里的雪茄再一次掉到了桌子上。

“哪有這種賭法??”高進大聲道。

“為什麼不行?”我聳聳肩膀,淡淡道:“你剛才說了,范圍只要不能超出這個房間,隨便我賭什麼都可以!而我和這位老先生恰巧都在這個房間里面吧!”

“這……”老威廉一臉哭笑不得的表情。

這個老家伙看上去今年沒有七十歲也有六十歲了,一把年紀了,我就不信他現在還能生出兒女來!他就算有這個心也沒有這個能力了。

約翰戴普倒是一點不生氣,忍住笑道:“年輕人,老威廉可是有九個兒女啊,難道你為了這個賭局,就要決定將來生多少兒女麼?這可不是能輕易決定的事情吧。你的妻子同意給你生九個兒女以上的數字麼?”

我淡淡道:“老威廉曾經有兩任妻子,不過我好像忘記告訴你們了,我現在就已經有三個老婆了和一個女兒了。我現在還年輕,今後這輩子還長著呢,一個老婆再幫我生三個孩子,我想不算太多吧?”

老威廉忍住笑道:“好吧,小朋友,就算你贏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以這種方式輸。”

“不行!”高進叫道:“那要賭到什麼時候?難道我們還要等個十年八年等你把孩子全部生出來了再比較麼?我兒子的婚事可等不了那麼久!”

我聳聳肩膀,淡淡笑道:“那沒有辦法,規矩是你定的,我選的方式沒有違反你的規則啊。”

高進眼珠轉了轉,臉上露出幾分獰笑,冷冷道:“好!那麼如果你今晚就死掉了呢?如果你現在就死掉了,那麼這個賭局,就算你輸了吧?”

他臉上露出幾分殺氣,狠狠看著我。

安心立刻站了起來,瞪著著眼睛喝道:“高胖子,你說什麼!!”

我心里慌了一下,隨即立刻鎮定下來。拍了拍安心,示意她坐下。

我從懷里掏出香煙,隨意笑道:“抱歉,我還是抽這個習慣,雪茄我還是抽不太習慣。”

高進看著我,那種目光就好像一頭嗜血的郎一樣。

我緩緩點著香煙,慢慢吸了一口,才不慌不忙笑道:“當然,我相信你有能力那麼做,如果那麼做了……嗯,如果你現在殺了我,把我干掉,反正這是在你的地盤,而我只有一個人……那麼你確實可以幫助老威廉贏了我。但是……”

我淺淺笑了一下——多年之後,安心曾經對我說,當時我笑得樣子非常的壞,簡直是那種可以拿來當范本的標准的“壞笑”。

“但是……你知道我是什麼人麼?”我壞笑道:“你殺了我知道會有什麼後果麼?”

我隨意彈了彈煙灰,冷笑道:“我可以告訴你,中國的遠大集團主席是我的岳父,美國IBB公司的前任董事長是我的妻子,而且……道森家族的現任家長小道森,則是我的好兄弟,嗯,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可以算是道森家族現在的二號人物……”我目光漸漸變得冰冷,輕輕道:“高進先生,殺了我之後,請問你自己還能活幾天?而且你殺了我,也絕對無法保密!難道你能連安心一起殺了?而且還有一件事情我告訴你……”我笑道:“我的妻子是一個很妒忌的女人,她怕我在外面鬼混,所以常常會在我身上偷偷裝一些跟蹤器竊聽器之類的‘小玩具’,所以我現在到你這里來,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

高進一張臉慘白,頭上已經出汗了,整個人就好像一個被掏空了麻袋一樣靠在椅子上,嘴巴吃驚張開看著我。

或許,他可以不在乎遠在中國的陳遠的勢力,或許他可以不在乎IBB公司。但是,在美國混跡開賭場的他,絕對不會不知道“道森家族”這四個字的分量。開賭場本身就是一種黑社會的形勢了,而道森家族則是全美國,甚至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大的黑社會組織之一了。那絕對是一個他根本就惹不起的勢力!而我現在絕對可以說是道森家族的重要人物,雖然我沒有正式在道森家族掛名字,但是我手里掌握了麥克道森的經濟動力,當初就連道森家的那幾個巨頭都不敢動我,我就不信這個高進敢動我!

我看著高進,臉上再次露出微笑,緩緩道:“如果沒有什麼問題了,那麼是不是第一次把就可以算我贏了?”

高進拿出一條手帕,擦了擦汗,歎息道:“好吧,該死的,就算你贏了!下面你要賭什麼?和誰賭?”

我看著他,笑道:“高進先生,第二個,我要和你賭!”

“賭什麼?”高進立刻警惕道:“你也要和我賭誰生的孩子多?我告訴你,我今年才四十歲!而且我有很多女人,我生的孩子絕對比你多!”

我失笑道:“這個我當然不會和你賭了。我們賭別的!”

“什麼?”

我朝後坐了一天,翹起二郎腿,笑道:“你剛才說你四十歲了,那麼很好……我就和你賭我們兩人誰活得長!”

“什……什麼??!!”高進幾乎要跳起來了。

“是的!”我忍住笑,故意用一種慢吞吞的語氣道:“我今年才二十多歲,我身體也很健康,我很少喝酒,除了偶爾抽抽煙之外,幾乎沒有什麼不良嗜好。我每天堅持鍛煉身體,飲食生活規律正常。我的私人醫生曾經說過,我至少可以活到八十歲……”

說到這里,我故意用一種嘲諷的語氣看著高進,笑道:“倒是你,高進先生,我挺為你擔心。因為我聽說人一胖了,各種毛病就來了,什麼高血壓,高血糖……而且你說你有很多女人……房事太多也會影響健康的啊……

“當然……”我攤開雙手,繼續道:“你也可以現在就殺了我。那樣我就活得沒有你長了。反正這里是你的地盤。而且我猜你身上一定有一把槍,而我……我身上只有一根金屬打火機。”

高進一張臉漲得通紅,好像想發火的樣子,但是卻發不出來。旁邊的安心一張俏臉也漲通紅,看樣子正在竭力忍著不讓自己笑出來。

旁邊的約翰戴普忽然笑了笑,他伸手拍了拍高進,然後看著我,神色平靜,淡淡笑道:“好吧,我代替他作主!這一把也算你贏了。”

高進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說什麼,但是終于沒有說話。我心里一動:高進似乎對約翰戴普很恭敬。

“謝謝!”我點了點頭。

“那麼,請問,你接下來准備我賭什麼?”約翰戴普看著我微笑。

坦率說,這個家伙真的讓我有一點緊張了。

剛才我說出自己的身份,說到‘道森家族’四個字的時候,就連老威廉臉上都忍不住變了點顏色,而這個約翰戴普則笑得依然很平和。

看我正在沉思,約翰戴普笑道:“你很聰明,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中國人吧?”

“是的。”我點頭。

約翰戴普笑得很溫和:“我去過中國,在那里待了四年。我對那里非常有好感。”

“哦?”

“是的!”約翰戴普笑道:“很多人都說拉斯維加斯是全世界賭徒的聖地,其實我認為中國人在賭術上面,更加具有娛樂性。你們非常有想象力和創造力。在中國,你們賭的內容千奇百怪,真的讓我大開眼界。我們還局限在賭桌上,你們卻已經開創了各種各樣賭的方式,你們那里有麻將,牌九,斗雞,斗狗的,還有斗蛐蛐的,居然都可以用來賭……真的讓我大開眼界!”

我苦笑:“這是誇獎麼?”

“是的!”約翰戴普神色很平靜:“我是很真誠的!作為一個職業賭徒,我非常欽佩你們的創造力和想象力。你們好像是一個天生就充滿了這種東西的民族,你們把這種能力發揮到了任何地方——也包括賭上面!”

我哭笑不得,沒有說話。

約翰戴普笑道:“剛才的兩個賭法都很有趣,我很有興趣的想知道,你准備和我賭什麼呢?我三十三歲,年紀應該不會比你大很多,我從來不喝酒,不吸煙,我只有一個妻子,而且我還是一個素食主義者——從這些方面來看,雖然你比我小幾歲,但是我不會比你短命。”他不動聲色幽了我一默。

我心里意識到,這個家伙真的很聰明,他的那種平和的氣度和氣質,絕對不是裝出來的,那種建立在充分的自信上——對于任何方面的自信!

我心里有種奇怪的感覺:這個家伙,可不是我用一些刁鑽古怪的方法可是蒙混過關的。

“你在想什麼?”約翰戴普看我不說話,淡淡笑道。

我歎了口氣,道:“我在想你的弱點在哪里。你看上去太冷靜了。”

約翰戴普笑道:“我的弱點其實很簡單。我的賭術在這個房間里面其實是最差的——除了你和安心小姐之外。”

“哦?”我愣了一下。

“不錯。”約翰戴普笑得很自然:“我去年是奪了那個賭王的冠軍,但是那是因為高進先生沒有參加的緣故。拉斯維加斯的每個人都知道,高進先生才是這里的第一高手。在這方面,我自然不如他。如果他不是因為當年的一些私人的事情而發誓不再參加比賽了,他每年都可以奪取冠軍!”

我愣了一下,忍不住看了胖子高進一眼,我實在想不出來,這個大大咧咧毫無風度的胖子,居然有這麼厲害?

高進臉上似乎有些奇怪的神色,好像約翰戴普提到他的那些事情,讓他好像似乎有些情緒不太對頭的樣子。

高進忽然站了起來,淡淡道:“我先出去透透氣。待會兒我來看你們的結果。”

他就這麼站了起來,大步走了出去。

我心里正在奇怪,現在可以說是最關鍵的時候了,難道高胖子對于他兒子的婚事不再重視了?還是約翰戴普提到的那些什麼事情在他心里的分量更加重要呢?

“而老威廉,他則是我的老師!我的賭術是他教的,對于我的老師,我沒有贏他的把握。”約翰戴普笑了笑,似乎絲毫不在意高胖子的離去。

我心里忍不住歎了口氣:這就是他的弱點?可對我來說,這個弱點根本沒有用處啊。

老威廉笑了笑,伸手拍了拍約翰戴普,低聲道:“我出去看看那個家伙。”說完,他對我點了點頭,示意了一下,也起身走了出去。

都走了?我有點愣住了。

安心在一旁看著我,臉上一點緊張的表情都沒有了。如果剛才開始的時候,她還在擔心,那麼剛才的兩次交鋒,已經再次在她心里牢牢的豎立了對我的信心。

這個丫頭看來徹底的信任我了。

我心里忽然一動,一個念頭從心里冒了上來。

我歎了口氣,笑道:“看來我沒有別的選擇了,只能冒險試一試了。”

“哦?你的決定是什麼呢?”

我看了看安心,笑道:“剛才安心說,我是一個總能創造奇跡的人,對于這點,我不自誇的說一句:她說的是實話!我的運氣一直很好,我現在甚至想不出來,我曾經在什麼事情上失敗過。好像我做任何事情,最後都會成功。”

“你想說什麼呢?”約翰戴普有些不解。

我正視他的目光,一字一字道:“我和你賭運氣!”

“運氣?”

我點點頭,站了起來,走到旁邊的桌子的中間。那里站著一個賭場的荷官,是負責發牌的。我示意她讓開,自己拿起一副沒有拆封過的新牌。

我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親手把牌拆開,然後放在桌子上。

我抬起頭看著約翰戴普,輕輕笑道:“我們兩人各自從這里抽一張牌,誰的牌大誰就贏,如何?”笑了笑後,我又補充道:“我知道像你這樣的高手,玩牌已經玩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所以必須由我先抽,可以麼?”

說完我就要抽牌。

“等等!”約翰戴普叫住了我。

“怎麼?”我皺眉:“難道你不同意這個賭法麼?”

“不!我同意!”約翰戴普眼睛里帶著幾分笑意,道:“看來你真的從來不賭錢,難道你不知道麼?這是一副新牌啊。新牌剛拆開的時候,里面的每張牌的大小都是按照順序排好的!你要先洗牌才行。”

“啊!我忘了。”我臉忍不住一紅,隨即笑道:“好,那我自己洗牌!這里的人都是高胖子的手下,他們洗牌我可不放心。我知道,賭場里面的人,洗牌發牌都有技術的,想發哪張就能發到哪張。”

我笨手笨腳的胡亂洗了洗牌。約翰戴普看著我笨拙的洗牌手法,眼睛里始終含著笑意。

“笨死了,我來!”安心實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搶過我手里的牌,低聲道:“你真的從來不玩牌麼?”

“我從來不碰的。”我如實回答。

安心看來洗牌還比較嫻熟。我從她手里接過牌,放在了桌子上。然後道:“好了,我先抽一張,可以麼?”

“請便!”約翰戴普笑道。

我深深吸了口氣,雙手合十心里嘴里輕輕念道:“天靈靈地靈靈,老天保佑,保佑我第一張就抽到一張A!”

我睜開眼睛,約翰戴普看著我,好笑道:“禱告完了?”

“好了!”我緩緩伸出手,從牌里面抽出一張,輕輕放在面前,卻沒有翻開看。

“那麼,該我了?”約翰戴普笑道,緩緩站了起來,身子伏了過來。

旁邊的那個荷官看著我,臉上露出幾分同情的神色。我心里立刻意識到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約翰戴普輕輕巧巧的抽走一張牌放在自己面前。

“好了,我們開牌吧。”我長長吐了口氣。

安心一臉的緊張,雙手緊握,身子也似乎有些顫抖。

我心一橫,把面前的牌翻開,一眼看去,卻傻了眼。

面前放著的是一張紅桃四。很小的一張牌……

那麼多牌,我居然只抽了一張四!一副牌里面,這已經是倒數第二小的牌了……

安心臉色已經變了,她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但是那個樣子卻隨時都好像會哭出來一樣。

“看來我的運氣這次不太好。”我覺得嘴巴里有些苦澀——我知道,我這一輸,恐怕輸的就是安心的婚事。

“不。”約翰戴普搖搖頭:“你還沒有看我的牌呢。在賭桌上,不到最後一分鍾,絕對不要泄氣。”

這個優雅的沉著的男人,緩緩伸出手,輕輕巧巧翻開他面前的那張牌。

“啊!”安心忍不住大聲尖叫!一把將我抱住,激動的已經哭了出來。我也幾乎以為自己看錯了!

約翰戴普,拉斯維加斯的賭王——他面前的那張牌,居然是一張黑桃三!!!!

“你又贏了。”約翰戴普對我眨了眨眼睛,笑道:“看來你的運氣雖然不太好,但卻至少比我要好一點。”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好像不敢相信這個居然是真的!真的發生了!我的運氣真的有這麼好??

約翰戴普站起身來,笑了笑。好像輸贏對他來說根本就無所謂一樣。

“好了!我們已經賭完了,結果他們會告訴高進先生的。高進是個根職業的賭徒,他不會不認帳的!這個你們完全可以放心。”他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淡淡笑道:“現在,既然節目已經結束了,我准備離開了。你們不走麼?”

約翰戴普說完這句話,不再看我一眼,緩緩走到門口,拉開門走了出去。

過了足足半分鍾,我這才回過神來,低聲道:“不對!”

說完,我霍然站起來,輕輕推開安心就追了出去。

我們一口氣追到酒店大門外,正看見酒店門口聽著一輛勞斯萊斯轎車,約翰戴普站在車旁,一個穿著淺色西裝的好像保鏢一樣的人正在恭恭敬敬的給他披上一件外套。

“戴普先生,請等一等。”我喊了一句,幾步追了上來。

那個保鏢立刻走上一步,在中間攔住了我。看他的動作,我立刻意識到,這個家伙恐怕是個軍人!因為他走路的樣子和漢森很相似!軍人的舉止是很容易看出來的。

約翰戴普回頭看了我一眼,示意那個保鏢讓開。

“怎麼了?”他笑道。

我走到他跟前,低聲道:“我想請問,你為什麼要輸給我?”

“嗯?”

“這不是明擺著的麼?”我搖頭道:“你可是賭術冠軍啊!我就不相信你居然會抽中一副牌里面最小的一張!這里沒有高胖子的人,你可以對我明說吧!”

“呵呵。”約翰戴普笑了笑:“你說的沒錯,我是故意抽中那一張的。”

“為了什麼?”我問道。

約翰戴普輕輕道:“為了輸給你啊。天啊,你想啊,我怎麼知道你會抽中哪一張牌?為了確保你能贏,我只好抽最小的那張了。”

“為什麼要輸給我?”我不解:“難道你不想讓高胖子贏麼?”

約翰戴普稍微遲疑了一下,隨即笑了笑,他笑得好像很平靜,然後淡淡道:“和我身邊的很多朋友不一樣。其實按照我的身份,我可以擁有很多女人那,但實際上我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我的妻子。”

我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等他繼續說下去。

“我很愛我的妻子,她也很愛我。所以……”約翰戴普緩緩道:“所以我知道,沒有愛情的婚姻是肯定不幸福的。我雖然和高進先生有一點交情,他或許可以算是我的一個朋友吧。但是,我更加不願意因此而葬送一位美麗的年輕姑娘的愛情。”

他看著我的眼睛,淡淡道:“我知道,安心小姐不愛高進的兒子,也不可能愛高進的兒子——這點我從她看你的眼神中就明白了。”

我歎了口氣,鄭重的伸出手,誠懇道:“謝謝你!你是一個好人!”

約翰戴普臉上的笑容有些意味深長,他和我握了握手,笑道:“好人麼?那麼你恐怕錯了,嚴格上來說,我並不是什麼好人。”

我怔了怔,似乎沒想到他會說這麼一句話。

約翰戴普想了想,忽然又道:“其實我知道你的名字,你是陳陽,對麼?”

“你認識我?”我皺眉。

他笑了笑:“我當然知道你,來自中國的‘神奇小子’,報紙上不是這麼稱呼你的麼?”說到這里,他話鋒一轉,忽然又道:“陳陽先生,你能幫我一個小忙麼?”

“請說!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會做!”我立刻答應——我知道,如果不是他故意輸給我,恐怕安心真的就慘了。

約翰戴普點了點頭,笑道:“如果你再見到麥克道森先生的事情,請幫我轉告他一句話……”他的神色漸漸變得有些嚴肅:“你告訴他,不管他有多大的野心,將來想做什麼,但平時還是需要多主意一點謙虛。畢竟很多時候,太張揚的不是什麼好事情,不是麼?你們中國人不是有一句話叫做:咬人的狗是不叫的,對麼?你就告訴他,這是一個陌生朋友的忠告,也是一點善意的建議。”

我心里忍不住泛出一種怪異的滋味:他到底是什麼人?居然可以用這種語氣和麥克道森說話?

我想了想,緩緩道:“好的,如果我再見到麥克的話,我一定轉告您的這句話,我就說,是一位約翰戴普先生的托我轉告的,可以麼?”

約翰戴普搖搖頭,道:“不,你告訴他,是約翰·戴普·洛克委托你轉告的。洛克,才是我的姓!約翰戴普只是我的朋友對我的稱呼,我不喜歡我的朋友喊我的全名。”

就在這個時候,他身後的那個保鏢忽然低聲道:“先生,我們必須快一點了,您父親要求您盡快回華盛頓,明天的會議您還要主持,所以絕對不能缺席。”

“知道了。”約翰戴普輕輕點點頭,對我笑道:“好了,陳陽先生,我必須走了,認識你很高興,你是一個有趣的人。”

就在他上車的時候,我忍不住又大聲道:“對了,我以後可以也叫你約翰戴普麼?”

他回頭一笑,道:“當然可以!我說了,我的朋友都是這麼叫我的,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不是麼?”

看著汽車一路離去,我還在有些發呆。這個約翰戴普到底是什麼人?

我搖搖頭,轉身往酒店里面走,准備回去找安心。我剛走出幾步,忽然忍不住大叫了一句:“天啊!我真笨!洛克!!!他是洛克家族的人!!!”

洛克家族!全美國第一大家族!全世界最大的軍火販子!!可以說,他們甚至可以左右美國政府的意見!他們掌握了美國國家的軍火生產和供應!!道森家族雖然是一個黑勢力的龍頭,但是比起洛克家族這樣的真正的巨頭來說,就無法相提並論了……

當初我為了和道森家族合作,第一次見麥克的時候,我曾經對于麥克道森說過一句豪言壯語,就是“要讓道森家族將來發展成為像洛克家族那樣的大家族!”

“天啊!他姓洛克,居然是洛克家族的人”我震驚之余喃喃自語:“剛才那個保鏢說什麼主持會議,恐怕他的地位很高啊……看他的年紀,他不會和麥克一樣,是家族的繼承人吧?剛才那個保鏢提到了一句‘您父親’,他應該是家族家長的兒子吧……”

我苦笑,天啊,我就連晚上隨便出來走走,都會遇到這種奇怪的事情。我居然和全美國第一大家族的核心人物,而且很可能是一個太子爺之類的角色交上了朋友。

`

【今天開始恢複解禁!大家別忘記支持我的另外一本《變臉武士》啊!】

');

上篇:第二百一十三章 【逼良為娼】     下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天使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