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天使安心】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天使安心】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一路上,我小心翼翼的開車,沒有說一個字。安心就坐在我身旁。我不敢看她,但是憑直覺,我可以感覺到她正在看我。

那個奇怪的賭局結束了,留給我的震撼是居然認識了洛克家族的一個核心人物。而胖子高進則沒有露面,但是就在剛才,他打了一個電話給安心,他的語氣似乎不太開心,但是還是承認輸了,表示他會自己去和安心的父親談解除婚約的事情。

氣氛有些沉默,我忍不住開口尋找話題。

“安,你父親會恨死我的。”我試圖開玩笑。

安心看著我,抿嘴一笑。

“你看,算起來,我已經破快了你們安家兩次婚事了,你哥哥,還有你……我正在想,假如你父親知道是我幫助你贏了高胖子,他一定會派人來追殺我的。”

安心笑得好像一只小狐狸一樣,忽然開口低聲說了一句:“那……那你可要負責任哦。”最後幾個字已經低若蚊鳴。

我心里猛的一跳,差點撞上前面的車。

“陳陽,你和……和微微,過的好麼?”安心低聲道。

“嗯!”我點點頭,加了一句:“我很愛他。”

“其實……”安心咬了咬嘴唇,低聲道:“其實,我真的很羨慕微微。我……”

我歎了口氣,現在就算我是一個傻子,也能明白安心心里在想什麼了。

汽車已經開到了我住的凱悅皇宮酒店門口,我一腳踩下油門,保時捷汽車優良的性能使得汽車立刻停在了酒店門口。

我遲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思考著自己的措辭。

“安……我……”我遲疑了一下,緩緩開口:“你知道的,我已經有了妻子了,而且還不止一個……”說到這里,我苦笑了一下:“我愛她們每一個人,她們也很愛我。我希望你能明白這點。我的心只有一個,分給三個人,已經夠多了。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

安心臉色有點白,緩緩點了點頭,道:“我知道的,可是,你知道麼?那天,你去教堂,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搶走了楊微,你的勇氣,和你對微微表白的樣子,我真的想不到你居然會那麼做!我想說的是……如果……如果我,我不介意你……”

“沒有如果!”我趕緊打斷她的話:“安,你其實心里有一個錯覺,我們初次見面的那種場合太特殊了,你……你畢竟是個年輕的女孩子,你腦子里有很多浪漫的幻想,對,是幻想!我知道我那天的舉動,還有那天的場合,對一個年輕的女孩來說,或許會認為那是很浪漫的,很震撼的。但是那畢竟只是你腦子里的一種浪漫思維而已。你甚至不了解我……”

安心垂下頭,目光閃爍不定,卻沒有說話。

“好了。”我笑了笑,柔聲道:“我要下車了,我出來這麼久,又沒有帶電話,我怕楊微會著急的。你要和我上去見見楊微麼?”

安心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抬起頭看了看我,低聲道:“陳陽,我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女人。我或許沒有楊微那麼聰明漂亮,但是我……我只是一個簡單的女孩子,我會簡單的喜歡上一個人,然後忍不住每天想他,想能見到他,想能聽到他說話,看到他笑,想能和他在一起……”

我心里一軟,忍不住想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一下,但是手伸出去才反應過來,她穿著是那種露肩膀的晚禮服,肩膀上象牙色的滑膩肌膚就那麼裸露在外面,而再往下,就是那雪白的胸肌和那隱藏在晚禮服之下的隱隱約約半球……這一切都讓我不敢繼續拍下去了。

“安心,你很漂亮。你真的很漂亮,你也很可愛。可是很多事情是不可能的,你現在年紀還小,將來你會明白的。”我勉強笑了笑:“我知道,我用這種語氣和你說話不太合適,畢竟我比你大不了幾歲。”

安心臉上露出幾分激動的喜色,不理會我的其他話,卻反問道:“你……你覺得我真的很漂亮麼?”

“真的!”我點頭。

“那……陳陽,你抱抱我好不好?”安心雙頰顯出幾分紅暈,低聲開口說道。

說實話,我立刻頭皮一麻。

不是說我不願意,夜色溫柔,晚風輕撫,如此佳人在你身邊,毫無保留的對你表露自己的心中的情愫,如果是個男人,就絕對不會不動心。面對一個美女,在這麼一個場合下,對你深情款款的說:“你抱抱我好不好?”我想正常的男人,十個里面有九個半都會毫不猶豫接受這種誘人的請求的!

但是我沒有辦法!我明白,很多事情和很多東西,是我不能碰的,我也碰不起!

我歎了口氣,只伸出一只手臂,輕輕搭上她的肩膀,身子稍微湊過去一些,算是勉強的一個半擁抱。我只想稍微應付一下安慰她一下算了,可是沒想到,我手臂剛剛伸出去,安心已經嚶嚀一聲,整個身子都偎了過來,雙手摟住我的脖子。

溫香軟玉入懷,我立刻心神就忍不住動蕩了幾分,更要命的是,安心穿得實在太淡薄了,隔著薄薄的衣衫,我都能充分感受到她身子的那種矛盾但是又充滿了誘人魅力的溫軟和彈性!就在我腦子里天人交戰的時候,我忽然看了一眼酒店的大門,想到了楊微還在房間里等我,隨即我立刻冷靜下來,苦笑笑,拍了拍她的後背,表示了一下安慰,然後緩緩推開她。

我緩緩推開車門下車,安心也跟著從車上下來。

我走到她面前,笑道:“好了,我回去了。”隨後我狠下心就要往里面走。

“陳陽!”安心喊住了我,晚風輕輕撫過她的秀發,她的裙角也仿佛被風輕輕揚起一角,她就那麼看著我,嬌媚的臉龐在周圍的霓虹閃爍下好像帶著萬般柔情,她嬌柔的嗓音有點顫抖:“陳陽!我……我還能再見到你麼?”

“當然能了。”我強烈抑止自己激烈的心跳,假裝無所謂的笑了笑:“我就在中國,歡迎你隨時來玩啊,我會是一個好客的好主人!”

安心臉上立刻露出幾分天真的喜悅,她幾步跑到我跟前,忽然再次用力抱住我。

我下了一跳,趕緊想掙脫她。但是安心抱得很緊,她低聲道:“我一定會去中國找你的!一定會的!”

說完,她抬起臉看著我,眼中滿是那種讓我心慌的迷離的眼神。

我緩緩推開她,直視著她的眼睛,正想用嚴肅的語氣告訴她什麼,安心受不了我的目光,眼神立刻轉到其他地方去……

就在我正要開口的時候,安心忽然尖叫了一聲,臉色原本那種羞澀的紅暈瞬間褪得干乾淨淨,一張臉變得慘白。眼中充滿了莫名的恐懼,嘴巴輕輕張著,目瞪口呆看著我們左側的一個噴泉後面。

我立刻隨著她的目光看去,卻只隱隱約約看見一個人影好像一閃就消失在了酒店的一排棕櫚樹之後。

我奇怪道:“怎麼了?”

安心呼氣急促,幾秒鍾後,她才緩緩定下神來,咬了咬牙,隨即歎息後:“沒什麼,好像是我看錯了。”

“你看到什麼了?”我皺眉。

“沒什麼,我看錯了。”安心臉色還是有點白,但是已經好了一些了。

我沒有再問什麼,笑道:“好了,這麼晚了,你趕緊回去吧,這里治安未必很好的。”說到這里,我自己忍不住笑了笑。

安心是什麼人?以她的身手,尋常幾個大漢都奈何不了她,她還怕什麼治安不好?

安心咬牙退後兩步,然後跑上了車,汽車發動。然後安心的腦袋從窗口伸出來,對我高聲道:“陳陽,說好了!我會去中國找你的!我會讓你知道,那不是什麼小女孩的浪漫幻想!不是幻想!!”然後一溜煙汽車就開跑了。只留下一路隱約的“不是幻想”這四個字。

我站在原地愣了一會兒,心情異常複雜,隨後搖搖頭,走進酒店。

我心里忐忑不安回到房間,楊微早就起來了,她穿著一件雪白的睡袍,好像剛剛洗過澡的樣子,頭發還有點濕漉漉的,看見我走進房間,她立刻站了起來,緩步走到我面前,輕輕摟住我的脖子,然後在我的嘴上吻了一下。

我看著她脖子上的吻痕——那是我昨晚留下的。心里湧出一股柔情,柔聲道:“我出去了一會兒,你沒擔心吧?”

楊微笑得很奸詐,那種典型的“楊微式”奸詐微笑立刻把我心里的柔情全部沖跑了。

我頭皮發麻,立刻就聽到她說:“親愛的,我怎麼能不擔心呢?”

她似笑非笑看著我:“開來,這次你又若上了一個麻煩啊!一個很可愛的麻煩,不是麼?”

我長大了嘴巴看著她,半天才苦笑道:“原來你又知道……這次你又再我身上偷偷裝了什麼小玩具?”

楊微搖搖頭,笑道:“自從我成了你的女人後,我就不再對你那麼做了。因為我知道你不喜歡的。”她伸出手指,輕輕撫摸我的嘴唇,低聲道:“不過我剛才在陽台上,卻看到了樓下的那一幕哦。”

我趕緊道:“你別胡亂想什麼,事情……”

“不!”楊微輕輕靠在我懷里:“親愛的,別解釋,我相信你。”她好像低聲自言自語一樣:“這個世界上,我不相信你還能相信誰呢?”

盡管我感動萬分,但我還是堅持把晚上的一番遭遇告訴了楊微——尤其是和約翰戴普這個洛克家族的人物的相遇重點訴說了一遍。

楊微靜靜聽我說完,笑道:“親愛的,我倒是覺得你根本不用擔心那個洛克家的賭王先生,洛克家族現在和我們沒有利益沖突,就算有沖突,那也是他們和麥克之間的問題。我倒是認為你應該擔心一下我們可憐的安心小妹妹啊,她可是一個真正的天真可愛的天使啊。”

說完,她臉上帶著戲謔的微笑,看著我。

不過我已經完全冷靜下來了,和楊微在一起這麼久了,我已經找到了不少對付她這種小狐狸的辦法了。

我走上去,臉上堆出一臉邪惡的微笑,用力把她從沙發上提了起來,然後堵住了她的嘴——用我的嘴去堵。

在賭城休息了三天,我已經漸漸把從紐約帶來的那種陰霾一掃而空。這些天我充分得到了休息,一直以來,我腦子就好像有一根彈簧被拉得太直了,而彈簧拉直拉得久了,久難免會失去彈性。所以我最近常常會感到身心疲憊。這幾天得休息對我來說是非常需要得。我重新變成了那個精力充沛天不怕地不怕的陳陽了。

我老老實實的休假,沒有再去招惹任何麻煩,我沒有和麥克的聯系,就算在賭城,我也沒有再和高胖子那幫人見面——倒是楊微很不忿那天我在高胖子的賭場被他們看不起,說要找上門給他們一個教訓,卻被我攔住了。

盡管我一心想過幾天安穩日子,但是意外的變故卻總是會找上門來。

在第四天,我就迎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音後,我打開房門,漢森站在門外。

“有人找你,老板。”

我朝他身後看去,立刻就看到了一個老熟人——安良!

安良此刻已經完全不是我腦子里一想知道的那個沉著穩重的模樣了,他胡子拉碴,滿臉焦急,那一向筆挺的西裝都好像是幾天沒有換過了,襯衫領子已經扯開,就連眼睛里都充滿了血絲。

他推開漢森,走到我面前,用一種嘶啞焦急的語氣道:“陳陽,你知道安心現在在什麼地方麼?該死的!她不見了!!”

我手里的香煙立刻掉在了地毯上。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兩百一十四章【怪異的賭局】(恢複解禁)     下篇:第二百一十六章【狡猾的肥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