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二百一十六章【狡猾的肥豬】  
   
第二百一十六章【狡猾的肥豬】



安心確實失蹤了,自從那天晚上我們從高胖子那里出來,安心送我回酒店之後,就沒有再出現過。本來安心來拉斯維加斯就是私自跑出來的,安家從上到下,都是把安心當成一個不懂事的小公主一樣,所以這個小丫頭跑出來到這里找高胖子麻煩,安家的家長也只當是小孩子瞎胡鬧而已,因為沒有人會認為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能贏得了賭城第一高手高進。

可就在那個賭局結束後,安家的人得到了高進的消息,得知高胖子居然真的輸掉了,並且高胖子已經表示要解除婚約——這個消息已經讓安家那個固執的老爺子大發雷霆了,當然,這個雷霆指向的目標是我——是我這個總是和安家作對的混蛋!但是立刻接下來新的消息就讓安家老爺子連火都發不出來了。

安心失蹤了!

雖然安家已經通過各種渠道得知了那天晚上的絕大多數情況的資料——甚至包括從一個酒店的侍從那里買到了消息,得知了那晚安心曾經開車送我回酒店。但是之後,安心自己卻沒有能夠回到酒店。

事實上,賭局結束後不久,安家就從高胖子那里得到了消息,憤怒的安家老爺子立刻就要找安心算帳,可動用了很多渠道都找不到安心。本來大家認為可能是安心故意躲起來了。

但是天亮之後,一個驚人的消息傳了回來!

安心的那輛銀色的保時捷汽車,被人發現在距離安心住的酒店不到一千米的一條大街的街角——汽車的車窗玻璃碎了,好像還有搏斗的痕跡!!!

這個驚人的消息讓安家的上層驚恐萬分,而安家的老爺子則是氣得差點把安家在賭城的負責人當場下了格殺令!雖然在安良的苦苦勸告下,賭城的安家負責人暫時保住了小命,但是他心里清楚,如果安心真的出了什麼事情,自己的命遲早也是不保。

在這種情況下,安家派了大量的人手來到了拉斯維加斯,開始了大規模的搜索,一天下來一無所獲!

最後安良找上門來找到了我。

安良用焦急的語氣告訴連我一切之後,我也陷入了沉思當中。

我心里已經亂了。該死的!汽車被找到了,而且還有搏斗的痕跡!!那就很明顯,安心被人劫持了!!

楊微則比我冷靜多了,她認真的思考了一會兒了,立刻提出了幾個想法:

首先,劫持安心的人一定是為了某種目的,既然沒有找到安心的尸體(在她說出尸體這兩個字的時候,安良的表情幾乎要崩潰了。)不過既然沒有找到安心的尸體,那麼就可以肯定,安心是被人劫持走了,暫時應該還沒有什麼危險,對方應該是有目的的行為,對方一定會找上門來提出一些條件的!

其次,立刻通過所有渠道,對拉斯維加斯的所有黑道勢力進行盤查,尤其那些常常從事綁架這些非法活動的組織,要格外的注意。

還有就是,這種事情,應該不是一般人做出來的,因為以安心的身手,一般人肯定劫持不了她,所以對方肯定人很多,或者就是里面有高手。最好通過一些渠道查查最近幾天拉斯維加斯有沒有什麼看上去比較紮眼人出現,尤其是道上比較有名的人物,最近有誰來到了拉斯維加斯。

楊微說完這些,安良已經派人出去一一辦理了。我想了一會兒,開口道:“安良,安心來拉斯維加斯,據說是因為安家給她安排的婚事讓她不滿意,是麼?”

“是的。”安良歎了口氣。看樣子他對這個婚事也不太滿意。

我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一種奇怪的笑容:“那麼我們是不是該去拜訪一下安心的那個未婚夫呢?”

安良皺眉道:“你懷疑他?高胖子的兒子?你懷疑是安心贏了……嗯,不,應該說是你幫助安心贏了賭局之後,高胖子的兒子懷恨在心,才劫持了安心?”

我搖搖頭:“現在只要有一點可能性,我們都必須要好好的想想,我們可以懷疑任何人,但是絕對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微小的可能性!”

安良立刻站了起來:“我帶你去找他!不過我認為他似乎不太可能。”

“為什麼?”

安良苦笑了一下:“我了解他,他似乎也很頭疼這個婚事。如果說婚約解除了,他應該是第一個開香檳慶祝的人。”

我們實在我住的這家凱悅皇宮酒店的賭場里一件貴賓室里找到了高胖子的兒子。

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我幾乎以為自己看錯了!

上帝啊!難道這就是安家家長給安心精心挑選的老公??

我面前的這個年輕人,比他的父親高胖子還要胖上兩圈以上,盡管他是坐在那里的,但是從我的目測看來,他的身高絕對不超過一米七零。他的一張臉上堆滿了肥肉,把兩只眼睛擠壓得好像只剩下兩條細細的縫隙。一張嘴巴卻比什麼都大,笑起來的時候,幾乎就可以裂開到耳朵根了,一個酒糟鼻子,怎麼看怎麼像是上帝造他的時候一不留神把一顆大蒜按在他臉上本應該是鼻子的地方……

我們走進房間的時候,他那一張肥胖得幾乎不像是人類的大手,正在摟著一個金發碧眼穿著暴露惹火的豔麗女郎,另外一只手已經從那個女郎的衣襟開口地方伸了進去上下其手,一張臉上堆滿了淫蕩的微笑——上帝啊,他的笑聲可真難聽!

他的面前放著大把大把的籌碼,他笑得越開心,而坐在賭桌上的另外幾個賭徒臉色就越慘白。

這就是高胖子的兒子?

我腦子里第一印象就是想到了一頭豬!而且還是一頭好色粗鄙下流的蠢豬!!天啊,他居然還在一邊摸那個女郎的胸部,一邊居然還在流口水!!!

“猥瑣,極其猥瑣!”這是我腦子里想到的第一句話!

這就是安家老頭子給安心挑選的丈夫?難道安家老頭子得了老年癡呆症了麼!!!要把自己家族里面最美麗的公主嫁給一頭豬!!!安家的人全體都瘋了麼!!我心里立刻覺得那天我贏了那個賭局,幫安心攪亂了那個婚約是一個無比正確英明的舉動!!!

“安良!你怎麼又到這里來了?”這個頭豬看見我們闖進門來之後,大笑道:“找到安心了麼?”他的聲音也好像一頭發情的公豬那麼難聽!

安良沒有說話,但是臉色似乎不太好看。

我走上一步,竭力假裝沒有看見他兩個鼻孔里面露出來的那撮黑色的鼻毛,勉強笑道:“你好。你一定就是高進先生的兒子了,我叫陳陽,我能和你談談麼?”

這頭豬看了看我,咧開嘴巴笑了起來,露出一口發黃大牙——上帝啊,他多久沒有刷牙了!!

“你就是陳陽?我是高洋,我聽說了那個有趣的賭局!”他松開了懷里的那個女郎,對我伸出了手。

我強忍著惡心,勉強和他握手。然後偷偷把手插進了褲子口袋,使勁在口袋里面擦了擦手,並且決定回去後一定把這條價值幾千美金的褲子扔進垃圾桶!

“先生們!”高洋對著賭桌上那幾個賭徒笑道:“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今晚的賭局就到這里結束吧,我和幾個朋友看來有點事情要商談一下——假如你們有興趣的話,我們明天可以繼續。”

那個幾個已經面無人色的家伙立刻跑得比兔子還快。

高洋立刻重新摟住了那個金發女郎,然後掏出幾百美金,看也沒看就塞進了那個女郎的乳溝里面,笑道:“寶貝,去房間里等我,我保證我一會就回去。”說完還在那個女郎屁股上掐了一下。

上帝作證,我真的很同情那個女人——因為我敢肯定和一頭豬做愛的感覺一定不太好!賺錢看來也很不容易啊!我甚至很佩服那個女人!

等房間里面的人走光了,安良才似乎松了口氣。我很同情他——如果讓別人知道安家居然找了這個一個女婿,他這個當哥哥的人,恐怕也沒有什麼面子!

高洋懶洋洋笑道:“好了,有什麼問題你就說吧,你可是第二次來找我了。看來你這兩天累的不輕啊。”

我歎了口氣:“高洋先生,看來關于你的未婚妻被劫持的事情,你似乎並不擔心啊。”

高洋聳聳肩膀:“我為什麼要擔心?她已經不是我的未婚妻了!感謝上帝!哦,不對,應該是感謝你!”

我看著他的眼睛,想知道他到底說的是真話還是反話。但是我失敗了——因為,該死的,我根本無法從他的臉上找到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已經被臉上的肥肉擠得幾乎看不到了!

“似乎……你並不喜歡這撞婚事啊!”我笑道。

“那當然!”高洋還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然後他接下來的一句話,讓我差點昏倒。

他說:“安心那種女人,怎麼能配得上我呢!!”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人能讓我心里湧起想狠狠揍他一頓的沖動的家伙,那麼眼前這頭豬無疑就是一個!!怎麼看他都是一副賤賤的欠扁的樣子!!

一頭豬和一個美麗的天使——而那頭豬居然還大言不慚的說天使配不上它?

“高洋先生,我能不能問一下……”我強忍心中的怒氣道:“我和您父親賭局的那天晚上,您在哪里?”

“你在懷疑我?”一瞬間,我以為我看錯了,因為我似乎看見一道凌厲的目光從這頭豬的眼中劃過。我居然都忍不住緊張了一下。但是就在我疑惑的想看清的時候,高洋又變成了那幅懶洋洋的樣子,他淡淡道:“好吧,你這麼懷疑也很正常……”他又用一種低沉了聲音嘟噥道:“為什麼總有這種愚蠢的人,好像我多想娶那個暴力的小蠢丫頭一樣!”

我沒說話,靜靜看著高洋,等他說話。

“讓我想想,那天晚上我和誰在一起……嗯,蘇菲……蕾切兒……薩蔓紗……嗯,對了,還有貝麗……就這麼多了!我晚上在這里賭錢,然後就是回房間和我的姑娘們找點樂子。整個晚上哦!上帝啊,那可真實一個美妙的夜晚!”安良的臉色已經越來越難看了。而這頭豬看著我,笑得很愉快,還一副大言不慚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他好像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我漫無目的的眼光四處打量這個房間,忽然我的目光停留在了賭桌上的他面前的那些籌碼上——天啊,這個胖子看來今晚贏了不少錢!

我心里忽然一動。想起了剛才和這頭豬賭錢的那個幾個人離去時候面無人色的樣子——能進貴賓室的人,恐怕都不是什麼簡單的小角色吧?

我臉上露出深沉的笑容,看著高洋足足幾秒鍾,然後緩緩開口。

“高洋先生,我忽然發現您是一個有趣的人。”

“什麼?”這頭豬立刻好像有些警惕。

我緩緩笑道:“我小的時候,我的母親曾對我說過一個故事:在一個豬圈里面,有很多頭豬,這些豬每天都無憂無慮的大吃大喝,可是唯獨有一頭豬,他每天只吃很少的東西,從來不敢吃飽。所以他比其他的豬都要瘦很多。其他的豬都看不起他,都認為他很愚蠢……”說到這里,我目光閃動,好像要把面前這頭豬看穿一樣:“可是最後,那些吃的很多,長得很肥胖的豬都被最先拉出去宰殺掉了,而這頭看上去最瘦的豬,卻活的最長!因為它會偽裝自己!”

高洋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你想說什麼呢?陳陽先生?”

我歎了口氣:“您是一個聰明人!雖然您看上去很……嗯……很粗鄙,但是您骨子里是一個很聰明的人!而恰巧,我自認也是一個聰明——我認為聰明人和聰明人之間不用偽裝了!而您的那些偽裝是瞞不過我的!我認為我們還是坦誠的聊聊,你看好麼?”

“陳陽先生,你確實是一個有趣的人。”高洋笑了。

安良插口道:“好了,高洋,我妹妹的事情,你究竟是否知道什麼消息?”

高洋搖頭:“很抱歉,我確實不知道!我知道你們會懷疑我!你們會認為我懷恨在心,所以劫持了安心——我甚至可以猜到你們的想法——你們一定認為:高洋這頭愚蠢貪婪的豬,對高貴美麗的安心小姐有企圖,所以在婚約解除之後,出于氣憤而綁架了安心小姐!對麼?”

我的臉紅了一下,但仍然點頭:“不錯!我確實曾經這麼想過。”

“可是你們錯了。先生們。”高洋笑道:“我說過了,我根本不在乎什麼安心。安良,我對你的妹妹一點興趣都沒有!別說綁架她了……就算她跪在我面前求我娶她,我都不會看她一眼。”

安良的臉色都氣白了,但是卻一句話都沒有說。

“為什麼呢?”我忽然對這個胖子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高洋充滿警惕的看我一眼,冷冷道:“因為我覺得她配不上我。”

我放聲大笑,笑得前仰後合。

高洋不屑的撇撇嘴巴,淡淡道:“收起你的笑聲吧,陳陽。別試圖想激怒我,我不會上你的圈套——事實上,我不喜歡別人看清我。就如同你說的那個故事一樣,我就是那頭聰明的豬!我不喜歡出風頭!我討厭麻煩!你剛才說你是一個聰明人,你確實是的!但是你有一個很大的毛病——你喜歡出風頭!所以據我所知,一直以來,你總是有很多麻煩纏身,不是麼?”

這下輪到我語塞了。

高洋伸了個懶腰:“所以我和你不一樣,我喜歡一個個自由自在的開心的活著,享受人生。別人對我的目光我根本不在乎。我自己活得自在就可以了。只要我自己高興,就算別人把我當成一個蠢貨,又有什麼關系?反正在我眼里,別人才是蠢貨。”

我呆住了!

“我喜歡聰明的女人,如果我一定要娶老婆,那麼我甯願娶一個聰明的女人,哪怕是一個長得像豬一樣的女人。而安心,那個丫頭的智商在我看來比豬高不了多少。我對她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你們來找我,實在是浪費時間。”

高洋說到這里,看著我和安良不說話。

我知道,雖然我把他看成了一頭豬,但是在高洋心里,恐怕我們才是豬!兩頭愚蠢的豬!

我歎了口氣,苦笑道:“好了,我明白了。你確實是一個很聰明的人,看來我今晚確實是浪費時間了。”

我站了起來,這次我看著他的目光里充滿了尊敬——因為他確實有一個值得我尊敬的大腦。

“高洋先生,如果可以,請接受我的道歉,因為我居然會懷疑你,不過我希望我們可以成為朋友。”我真誠的說——因為我清楚,面前這個長得像豬頭一樣的家伙,恐怕比我這輩子認識的絕大多數人都要聰明睿智。

“不!”高洋拒絕了:“我討厭和聰明人交朋友。我不喜歡被別人看穿的樣子。”胖子笑得很邪惡:“我喜歡和愚蠢的人混在一起,這樣才能拌豬吃老虎啊。和聰明人來往,總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不是麼?”

我歎了口氣,回味他的這兩句話,我忽然發現他說的很有道理!

一直以來,我身邊總是那麼多麻煩,不就是因為我總是和那些聰明人打交道麼?

陳遠,王庭,楊微,麥克道森,老道森……這些人都是聰明人,而我的麻煩都是他們帶個我的。

如果我和這個高洋一樣,懂得隱藏自己,我的生活才能真正的變得簡單快樂吧。

我苦笑,高洋卻不再理會我,轉頭對著安良大聲道:“如果你們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我想我要回房間找點樂子了。”

安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高洋走到門口,忽然轉過頭對我說了一句話。

“對了,陳陽,我聽說你老婆楊微可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嗯,如果哪天你們離婚了,請記得告訴我,我對她很有興趣啊。我說了,我喜歡娶一個聰明的女人當老婆。”說完這句話,他就跑掉了。

我目瞪口呆。

這一晚只能說是一無所獲!我們白白浪費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我和安良歎了口氣,准備離去的時候,房間的門忽然又打開了,從門縫里露出的是高洋的那顆豬頭。

他笑得很詭異:“陳陽,我忽然想起來,你不是和道森家族有不錯的關系麼?你為什麼不請你的朋友幫助你呢?他們的力量可是很大的啊。雖然你有的時候麻煩不少,但是你得到的力量也很大啊,為什麼不充分利用呢?”

說完,他再次把頭縮了回去。

“他真的很聰明。”我歎了口氣:“我現在終于明白為什麼你父親要讓安心嫁給他了。”

安良也歎了口氣:“不錯,我父親的目光確實很准。”

“可是剛才高洋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他好像在暗示什麼一樣。”我皺眉思索。

我立刻打電話給麥克,請求他的幫助。麥克倒是很爽快的答應了我,十分鍾後,道森家族在拉斯維加斯的頭目就給我打來了電話,表示他們將立刻派人幫助我們尋找安心。

電話里面,那個頭目的口氣很大,他說,在賭城這個地方,如果道森家想知道什麼事情,就沒有打聽不到的!

看來道森家族在這里的勢力恐怕不小!

我們回到酒店,楊微靜靜聽完我們今晚的經曆,她笑道:“這很簡單,在拉斯維加斯這種地方,每天的資金流動是以億萬為單位的!而賭場則是最好的洗錢的方式之一了,如果說道森家族在這里沒有勢力,那才是笑話呢!”

這一夜,我們都沒有睡覺,安良就留在了我們的房間,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抽了一晚上的香煙——楊微告訴我,安良本來是不抽煙的。

他精神很不好,臉色很陰郁。這一夜似乎很漫長,知道天亮的時候,安良才說了一句話:“已經第四天了!”

楊微歎了口氣:“你別太擔心了,對方一定會找我們的。他們既然劫持了安心,就一定會提出條件,對方一直不和我們聯系,應該是在故意折磨我們的耐心——這是一種心理戰術!你一定要保持冷靜!”

安良沒有說話,只是感激的看了楊微一眼,然後從懷里掏出一把手槍,慢慢的擦拭。

在上午十點鍾的時候,我接到了麥克道森的電話。他的語氣有些凝重。

“陳陽,看來事情有些眉目了!”麥克語氣很低沉:“我剛剛接到了賭城那里的報告,有人報告說在兩天前曾經在賭城看到了一個人,一個被我下了家族通緝令的人!”

“誰?”我皺眉。

麥克歎了口氣:“我們的一個老朋友——迪克!瘋子迪克!”

我大叫一聲:“該死的!”

我早該想到!那天晚上!安心送我回酒店的那天晚上!她曾經說好像看到了什麼人,當時她一臉的恐懼,但是隨即又說自己是看錯了。

她一定是看到了瘋子迪克!!她沒有見過迪克,但是她見過瘋子的孿生哥哥老狼巴克!!她親眼看到老狼巴克被麥克打死!而那晚她看見了瘋子,一定是以為那是老狼巴克!因為她知道巴克應該已經死掉了,所以她才會那麼恐懼,她一定是以為自己見鬼了!

瘋子迪克!

我立刻告訴了楊微,我的語氣充滿了內疚——很明顯,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是瘋子迪克干的,那麼他一定是沖著我來的!該死的!他一定是暗中跟著我,但是不好對我下手,才對我身邊的人下手!他看見我和安心在酒店門口擁抱告別,看見我們親熱的樣子,一定認為安心是我的女人,才對她下手的!!

“如果是迪克干的話,那麼就容易解釋了,你不是聽道森家的人說過,迪克的身手比老狼巴克還要厲害麼?當初安心和你都不是巴克的對手,那麼安心一個人就更加不是迪克對手了!”楊微看了我一眼,柔聲道:“陳陽,現在不是內疚的時候,我們必須趕緊派人去找迪克的行蹤!現在既然知道了是誰干得,那麼就容易多了!總比我們之前滿屋目的的亂找要容易多了!”

我知道楊微是在安慰我。

聰明她應該能夠想到的:如果對方綁架的人是沖著安家去的,那麼他們綁架的目的一定是為了某種利益!他們遲早會和安家聯系,然後提出條件——在這之前,安心的安全還是有保證的。

但是如果是瘋子迪克干的,那麼事情就不是這樣的了!

瘋子迪克的目的是對我的報複!他不會提出什麼條件!他只為了報複我!我很害怕,我擔心安心落在他手里恐怕已經被他殺害了。而且迪克那“瘋子”的外號不是白白叫出來的,被一個瘋子抓住了,恐怕安心的安全現在真的是凶多吉少了。想到這里,我的心里就忍不住顫抖。

安心嬌笑嫣然的樣子,和瘋子迪克那張猙獰的臉總是交錯在我眼前出現……

安良眼睛都紅了,緩緩把槍收了起來,一字一字道:“我會親手殺了那個家伙!”

楊微是我們中間唯一一個保持冷靜的人了。我已經有些亂了,我被心里的內疚和對安心的牽掛弄得有些心神不甯,而安良的精神已經接近崩潰了。

我的一切情緒波動都被楊微看在眼里,但是她沒有說什麼,而是繼續把一個又一個指令發布下去,她指揮了著安良的手下做各種各樣的調查,她甚至代替我和麥克聯系,充分調動了道森家族的力量在尋找瘋子迪克。

我們就好像是和時間賽跑——我知道,我們必須快!如果再這樣下去,恐怕沒找到安心之前,安良就已經要崩潰了。他現在的樣子越來越好像一頭野獸一樣——盡管我們已經吩咐漢森仔細看好他。

終于在第二天的早上,楊微得到了手下的報告,從當地警察局得到了一個最新的消息!

在距離賭城不遠的四號公路上,發生了一起持槍搶劫汽車的案件,據報案的人說,搶劫他的是一個中年男子,從外貌的描述上看,那個人的樣子很像迪克!而更讓我們精神一振的是,據報案者提供的消息,那個中年男子身邊還帶著一個年輕的女人,那個女人似乎處于昏迷狀態——但是還活著!!

那個報案者是幸運的。本來車上一共有兩個人,另外的一個人已經被迪克干掉滅口了。而這個報案者因為停車到遠處撒尿,而躲過了一劫。他爬在路邊的矮坡後親眼看見了自己同伴被殺的一幕!

而最重要的是,據報案的人說,那輛被搶的汽車,油箱里面的汽油已經不多了!汽車的油量最多只能開出不到五十公里!而為什麼汽車里只有那麼一點點油——答案則更讓人驚訝,原來這輛汽車也是這個報案者和他的同伴偷來的!

現在他的同伴已經被迪克干掉了,而這個報案者恐怕還要面臨因偷竊而坐上幾年牢!

按照報案者的描述,現在距離迪克搶汽車到現在還不到四個小時!而且也沒有收到迪克再次搶劫的任何消息,而且四號公路上,一百公里內沒有加油站!周圍全是沙漠!也就是說,如果我們運氣好的話,迪克應該還在搶劫地點為中心的半徑五十公里以內的地方!

安心還活著!搜索范圍大大縮小了!

安良已經第一個沖出了門!

`

【各位,我的另外一本書《變臉武士》,在一兩個月內也要全本了,希望大家過去看看。】

');

上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天使安心】     下篇:第二百一十七章 【沙漠追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