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欲望中的城市 第兩百二十一章 【老怪物】  
   
第兩百二十一章 【老怪物】

第兩百二十一章

“那個女人呢?”第三天,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德內爾居然出現在了拉斯維加斯——我知道,他一定是為了迪克的事情來的。麥克把他派來,把事情處理乾淨。

要知道,麥克追殺瘋子迪克,所有的一切都是暗中進行的。包括這次派來的那些槍手,幫助我搜索的那些手下,也都是麥克自己的人。

瘋子迪克怎麼說也是家族里面的重要成員——從某種意義上說,他的垮台,是和家族目前公認的頭號“叛逆者”白頭翁之間的沖突而造成的。而且從頭到尾,瘋子迪克沒有公開的反叛家族。甚至在麥克當上家族家長之後,很多家族成員都要求給迪克一個公平的結論。

麥克自己當然很清楚,瘋子一天不死,我們一天都不能安心。但是就算他是家長,也不能隨意處死一個家族的重要成員。

雖然紐約事件之後,我們也曾經策劃了一系列的大清洗,干掉了幾個家族里面不聽話的小頭目,但是瘋子迪克的分量可不是那些人可以比擬的!先不說他曾經是家族里面的幾大巨頭之一……要知道,麥克現在手里有不少地盤和勢力是從瘋子手里接手過來的。他不能公開的追殺瘋子,因為沒有任何借口!

雖然我在電話里面已經很肯定的告訴麥克,迪克死掉了。我親眼看見他的腦袋好像一個西瓜一樣被打爛。但是德內爾依然親自跑了一趟。他是麥克在家族里面信任的唯一的人。他全權負責把這件事情處理好——還包括迪克留下來的那個中毒的女人。

“那個女人還活著!”德內爾面無表情淡淡道。

我歎了口氣,回想起那天在沙漠里面,自己氣急敗壞的威脅瘋子,並且窮凶極惡的用最殘忍的手段折磨那個女人要要挾迪克的樣子。自己心里都感到害怕——我什麼時候也變成了那麼一個殘暴的雜種?

德內爾站了起來,走到房間的邊上推開窗戶,回頭看了我一眼,冷冰冰道:“你抽煙太多,這里的空氣真糟糕。”

我似乎沒有聽到他說什麼,只是歎息道:“想不到迪克這樣的瘋子,也有自己在乎的女人。幸好他還有那麼一點人性,不然……”

德內爾看著我,他灰色的眼珠子里,目光帶著幾分古怪,然後他緩緩開口:“你知道那個女人是什麼人麼?”

我搖頭。

德內爾笑了一下——天啊,我終于知道為什麼德內爾總是那幅死氣沉沉的表情了——他笑起來可真難看!

“你還記得,巴克和迪克兄弟之所以恨你入骨,是因為他們的侄子死在你的手里吧?”

“記得。”我點頭。苦笑了一下——那完全是一個意外!誰叫是他們先派人來殺我?我從來對殺了巴克迪克的那個什麼侄子,一點都沒有內疚。

“那個女人,就是死掉的那個侄子的母親!也就是迪克這輩子最喜歡的女人。她是迪克的一個遠房表親,一個可憐的寡婦,她唯一的兒子死在你的手里。”德內爾緩緩道。

我點點頭,想起來當初德內爾介紹家族情況的時候,說過這些迪克的資料。

看我不說話,德內爾皺了一下眉頭,道:“難道你不想說點什麼嗎?”

“什麼?”我有些不解。

“那個女人!”德內爾道:“你真的要讓她活下去麼?雖然她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螞蟻,但是畢竟你是她最大的仇人!她的兒子死在你的手里,然後迪克巴克也死在你的手里……留著這麼一個對自己充滿仇恨的人,難道你就這麼輕松?”

“你想說什麼?”我冷冰冰看著他。

“殺了她!雖然她目前對你一點危害也沒有,但是留著更加沒有意義!殺了她!你必須學會,把任何對自己不利的因素——哪怕只是千分之一的機會,都要消滅乾淨!”

“不!”我拒絕:“我說過了,她必須活著!”

“迂腐!”德內爾毫不給我留情面,嘲弄的笑道:“前一會兒你說你曾經發過誓,你可不想是一個相信誓言的家伙啊。”

我搖頭,淡淡道:“我不相信誓言——但是我做出過承諾!我是一個遵守諾言的人。”

德內爾這次沒有再笑,他上上下下的看了我幾眼,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了一句話。

“你是一個有趣的人,坦率的說,我挺喜歡你。因為你很像麥克——像麥克當年剛從歐洲回來的時候!”

我心里一動,鬼使神差一樣的說了一句:“難道現在的麥克和從前有什麼不同麼?”

德內爾輕描淡寫道“有!他變得心狠了許多。”

我沉默了一會兒,感覺氣氛似乎有些壓抑,隨即笑了笑,道:“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有一個朋友托我給麥克帶幾句話,不過我處理完這里的事情後就要回中國了。我想我短時間內和麥克沒有見面機會了,所以這些話就請你轉告給麥克吧。”

我把約翰戴普的那番話對德內爾轉述了一遍,我轉述的時候,德內爾始終不說話,直到我把約翰戴普的名字說出來的時候,他的眼睛里終于露出幾分凝重的目光。

“約翰戴普是什麼人?”我緊緊盯著他。

德內爾表情有些不自然:“洛克家族的繼承人之一,不過目前他還在被考察階段。”

我心里一沉,隨即釋然——這本來就是我早就想到的。

過了幾秒鍾,德內爾忽然走到我面前,拿起桌上我的煙盒,抽出一根香煙給自己點上。

看得出來,他有些心神不甯。

“你說過你討厭香煙的。”我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

德內爾沒有接我的話,只是狠狠抽了幾口,隨即長長的吐了口氣,歎息道:“麥克太心急了。”

“什麼?”

“家族的生意!”德內爾語氣有些嚴肅:“你知道的,麥克的野心很大——事實上他確實很出色!他是道森家族近五十年來最出色的一個家長!他比他的父親更加鐵血!更加威嚴!可惜他還是太年輕!”

我皺眉,沒有說話——坦率說,我也不想說話!我對那些黑幫的非法生意沒有興趣。也不想把自己牽扯進去。

“這一切也和你有關系!”德內爾忽然冒出來一句。

“我?”

“你給了麥克一個夢想!”德內爾緩緩道:“還記得你當初找家族合作的時候,對麥克說的那句話麼?你說:你可以幫助麥克把道森家族發展成為另外一個洛克家族!就是你的這句話,徹底點燃了麥克的野心!成為和洛克家族一樣的大家族?簡直是一個笑話!洛克家族現在這一代控制著美國軍火交易的一半以上!現在家族里面有三個議員五個州議員!其中還有兩個很有希望競選下任州長!他們的家族控制了超過幾百億美元的財富——這還僅僅是表面上的東西!”

德內爾有些沖動,語氣也加快:“我們是什麼?我們是最大的黑幫頭子!如果說道森家族是美國政府的寵兒,那麼我們就是美國政府的眼中釘!發展成為洛克家族那樣?洛克家族的人,就算去別的國家訪問,都會受到最高級別的待遇——我們呢?你知道別人是怎麼稱呼我們的——吸血鬼!毒販子!”

我靜靜聽他說完,表情平靜。

德內爾看了我一眼,道:“可是你的那些話提醒了麥克!讓他意識到了一些之前從來沒有想到過的東西!也是從前的家長甚至都不敢想的東西!你!是你!”

我還是沒有說話。

“麥克很能干!可是現在的年代和機遇都不對!你們中國人有一句話,亂世出英雄!可是現在不是亂世!所以麥克的目標過于龐大了,也過于危險了!他現在就好像一個開車一輛汽車的司機,他一邊看車,眼睛一邊盯著天上的飛機看,總是希望自己能夠像飛機一樣飛上天——然後他會越開越快越開越快……最後……砰!!!!車毀人亡!”

德內爾嘴角咧開,露出一絲難看的微笑。

我淡淡道:“或許那不是唯一的結果!你說了,麥克很能干!他是一個非凡的人!或者他能夠做到呢?”

德內爾冷笑道:“或許吧!你知道麼?他曾經對我說過:家族里面都是一些滿腦子想著女人和鈔票還有毒品的蠢貨!他找不到一個可以幫助他的人,找不到一個他能看上眼的人!可是他很欣賞你!他曾經很遺憾的說:可惜你不是家族的成員!可惜你是一個外人!”

我心里意識到有些不對,皺眉道:“你為什麼對我說這些?老德內爾不是一向都是家族最忠心的成員麼?你對我這個外人說這些干什麼?”

德內爾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緩緩道:“因為我剛才說了,我很喜歡你,你和麥克剛從歐洲回來的時候一樣聰明討人喜歡,而且你理智!還有……”他扔掉手里的煙頭,再次看了我一眼,語氣更加緩慢低沉,這個讓人難以琢磨的老家伙對我低聲道:“就好像香煙,雖然我也很討厭它,但是我現在卻在吸它——很多事情,都不是一成不變的,不是麼?”

他笑得很詭異。

我們關于這個話題的談話到此結束,我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了。

我已經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我可不想再次把自己卷入什麼麻煩里面。

我假裝很隨意的樣子:“你剛才說麥克太心急了——出了什麼事情?和約翰戴普的話有關系麼?”

德內爾坐了下來,他就坐在沙發上,坐在我身旁,衰老的身軀好像一直蜷縮著的老貓。

“有關系!我們最近在做一筆生意!麥克決心插手軍火生意!”

“現在?”我皺眉:“可是家族的企業化合法化還沒有完全搞好!現在就這麼著急的發展,太急躁了!”

“我知道!麥克自己也知道!本來我們也認為你的意見很對——要韜光養晦,暗中發展,先把家族徹底漂白,然後再插手其他的生意——可是這次的機會太好了!”

“說說看!”我苦笑一下。

“一個非洲的小國家!過去的五十年那個國家經曆了十四次政變!到現在政府軍和叛軍還在分裂當中,各自控制了國家的一部分領土。我們找到渠道得知政府軍准備購買一批軍火!麥克准備插手!我們和他們其實已經聯絡過兩次,談得還不錯。事實上,家族對于軍火生意早就有興趣了,我們已經暗中准備了很久了。”

我皺眉道:“一個非洲的小國家的軍火交易?為了這個小生意過早的暴露家族的發展野心?值得麼?”

“你不明白!”德內爾搖頭:“那個國家的政府軍目前占據優勢!而且他們在西非的很多小國家都有很深的關系!那個國家的政局牽動著整個西非的勢力!如果我們搭上他們這個客戶,就等于打開了西非軍火市場的大門!你知道非洲每年有多少次大小政變麼?要知道!那塊地盤一直以來是都是從俄國弄軍火,不過好像最近普京政府的策略有些變動,那塊市場俄國人已經作不下去了,如果我們能夠第一個進去……”

我心里飛快的盤算了一下,也覺得這個誘惑實在是很大!

非洲那種地方,每年大小國家的大小政變成百上千!無疑是軍火交易的一個非常適合的市場!而且最重要的是——非洲的那些小國家,雖然沒有什麼大的實力,但是非洲大陸遍地都是稀有礦產!控制了一個小國家的軍火供應,甚至就能繼爾控制整個國家!!道森家族現在最缺少的是什麼?不是錢!不是人!而是影響力!政治影響力!!這種影響力在美國國內是無法得到的!只有在非洲努力發展自己的勢力!然後在華盛頓的那些人眼里道森家族的分量變重——最後才能走上我當初所擬定的合法化——也就是和政府合作的道路!那些政府首腦,那些議員,或許不屑和一個毒販子為伍,但是如果這個毒販子控制了非洲幾個小國家,並且控制了很多稀有礦產,在非洲有了一定的政局控制能力和政治影響力!那情況就大不一樣了!

這個誘惑簡直太大了!

“你說的沒錯!誘惑確實很大!如果是我,我也會這麼做的!”我長長出了一口氣。

德內爾搖頭:“還有一個問題!”

“洛克家族?”我皺眉,想到了約翰戴普的那番警告。

“是的!”德內爾道:“洛克家族很明顯也看中了那塊市場——可是他們的條件太苛刻了!洛克家族和他們談判的時候提出一系列的條款,他們才是真正的吸血鬼!如果那個國家的政府答應了他們的條件,那麼即使他們最後得到支持消滅了叛軍,好處也全部給了洛克家族!最後所有的成果都給了洛克家族,那個國家的政府將會成為一個傀儡!”

“所以你們也和他們談了?你們的條件當然比洛克家族好!”我笑了。

“當然!一口吃不成胖子!我們會一點點的吃!而不是獅子大開口,一下就把綿羊嚇跑!”德內爾淡淡道“可是洛克家族已經明確的派人給我們傳達了一個信息。”

“他們怎麼說的?”我皺眉。

“和約翰戴普叫你轉達的話差不多。”德內爾笑道:“不過約翰戴普的話是非正式的,而洛克家族方面的話是官方反應——他們說我們過界了!”

我沉默!

事情確實很困難。

如果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軍火生意,或許還好說。但是既然洛克家族已經明確的發出了警告,那麼憑道森家族的勢力想和洛克家族搶肉吃,無疑是不自量力!

洛克家族如果想對付道森家族,根本不需要什麼暴力手段!他們只要通過家族控制的那些政治力量,那些見鬼的議員參議員給政府施加一點壓力——不說別的,只要洛克家族的家長,約翰戴普的父親明天請聯邦調查局的局長吃頓午飯,然後很輕松的幾句話,那麼道森家族的日子就會很難過了!

我心里忽然一動,想到了一個念頭,看著德內爾,用古怪的語調道:“你為什麼告訴我這麼詳細?這件事情是麥克讓你告訴我的吧?他是不是想讓你問問我有什麼意見?”

“是的!”德內爾毫不隱瞞:“他確實讓我和你聊聊,看看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我歎了口氣:“我又不是美國總統!就算是美國總統,很多時候也要看洛克家族的臉色行事!”

德內爾看著我苦著臉沉思,似乎他猶豫了一下,好像有什麼話想說。

“陳陽!”他緩緩道:“我個人也有些意見,這些不是麥克的話,只是我想對你說的一點話。”他看著我,目光很嚴肅。

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道:“好的!請說!我保證我們個人之間的談話,我不會告訴任何人,包括麥克!”

“你和聰明!”德內爾笑了笑:“和聰明人說話確實很愉快。”

“你想說什麼?”

德內爾盯著我,然後忽然扔過來一句:“我希望你這次不要對麥克提出任何意見和解決辦法!你不要幫助麥克解決這件事情!而我,我會回去對麥克說,你也沒有什麼好主意!”

“為什麼?”我面色平靜。

德內爾歎了口氣:“還記得我剛才說的那個汽車和飛機的比喻麼?”

他的語氣有些嘲弄的意思:“現在的道森家族就好像一輛汽車,麥克是一個司機。而洛克家族則是天上的一架飛機!我們的這輛汽車雖然也很高級,速度也很快,司機也很棒……但是……汽車就是汽車!!無論再快的汽車,速度也絕對追不上飛機!可是如果司機看不清這一點,而是一味的盲目加速追趕……到最後結果……我說過了……”他看著我,目光鋒利如刀,一字一字緩緩道:“車毀人亡!!”

我沉默了一會兒了,沉思了幾分鍾,隨即抬起頭笑道:“好了,德內爾,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回去告訴麥克,就說我也沒有什麼好主意!”

德內爾起身告辭,他懶洋洋笑道:“好了,那麼我現在准備去賭場碰碰運氣了。祝你在這里一切愉快!”

我送他走到門口,低聲道:“德內爾,你是一個奇怪的人。”

德內爾看著我,笑得意味深長:“我的忠心只對家族!而不是個人!現在和洛克家族為敵,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他看著我,目光深邃:“陳陽,你是一個很不錯的人,很聰明,也很能干——我在想……假如……假如你不是一個外人,而且對家族很忠心,如果你和麥克兩個人合作,或許二十年……嗯,二十年後……你真的可以幫助麥克做到他的目標!把道森家族發展成為第二個洛克家族!如果你願意來美國發展……”

我聽出了他話里的含義,微笑道:“可惜,你說的是二十年後,而不是現在!況且,我這個人一向比較懶散,我准備干到三十五歲,賺夠了錢就帶著幾個老婆退休,所以二十年……對我來說太不實際了!”

德內爾不再說什麼——他從我的表情中就看出連我的堅決,所以很聰明的沒有再說什麼。

“對了,德內爾!”他剛走出房門,我再次叫住他:“那個女人……你打算怎麼處理?”

德內爾看了我一眼,低聲道:“你今天答應了我的請求,幫了我一個小忙,所以我也一定會幫你一個小忙作為感謝!我答應你,那個女人會安全的活下去,直到她正常死亡的那天!不過,是在家族控制的某個地方!只是她一輩子不能自由的離開那里了!”

“就好像坐牢一樣?”我皺眉。

“不!比坐牢好多了!至少那里條件比監獄好多了!”

“德內爾!我答應過迪克!雖然我很討厭那個人,但是我和他之間作出了承諾!而且我不希望這個可憐的失去了兒子和男人的寡婦再遭遇什麼不幸!”我看著他的眼睛。

德內爾點點頭:“我知道了……那里……那里加勒比海的一個小島,家族在那里存放一些……一些貨物,我會把她送到那里……那里會有人照顧她,看管她,但是她一輩子都要待在那個島上了!”

我心里一寒,沒有說什麼只是直直看著他。

德內爾歎了口氣:“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這已經是我能做到的極限了!你知道麼?我來之前,麥克明確的命令我,他說了:不留活口!”

我想了想,歎了口氣:“好吧,只能這樣了!我想我應該感謝你。”

說完,我伸出手和他握手。

德內爾看了我伸出的手一眼,好像遲疑了一下,但還是和我握了手。

他的手冰冷而干燥而有力——就像一塊老木頭一樣。

我故意笑了笑,好像很輕松的樣子,道:“老德內爾叔叔!這好像是我們之間的第一次握手吧?”

我想起了當初第一次見到老德內爾,在道森家族總部的大廳里面,他好像一個老幽靈一樣悄無聲息的出現,他對我很冷漠,並且在我伸出手和他握手的時候理都不理我,干脆的轉身走掉的情景。

德內爾表情和輕松,但是他的語氣很篤定的樣子。

“是的!是第一次……但是我想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他看著我的目光有些深沉。

送走了德內爾,我立刻打了個電話給楊微——因為我要和德內爾談話,她故意回避,帶著漢森去了賭場隨便走走。

“我們准備一下!立刻回家!”我在電話里對楊微說。

“怎麼了?”楊微輕輕笑著。她的笑聲讓我本來有些煩躁的情緒稍微輕松了一些。

我壓抑住心里的情緒,苦笑道:“別問了,我們盡快離開這里,離開美國!否則另外一個大麻煩就要來了!”

楊微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依然輕輕笑道:“麻煩?我一點也不奇怪。你總是和麻煩為伴!”

我苦笑,沒有說話。

楊微的聲音頓了一下,電話那頭有些嘈雜,但是她的下面的話還是非常清晰的落入我的耳朵。

她說:“小伍,你說要立刻回家……那麼,醫院里面的那個可愛的小麻煩,你准備怎麼解決呢?”

我愣住了。

`

【各位,從今天開始,欲望這本書進入結束倒計時了,還有八章就結束了。相信大家和我一樣都有很多感慨吧……

此外,大家手里有票的話,幫忙砸到我的另外一本書《變臉武士》去吧,跳舞多謝各位的幫忙了。】

【PS,其實《變臉武士》也快結束了,一年之內寫完兩本書,實在是累啊。我的下一本新書,將寫都市(貌似大家都希望跳舞寫都市類的,那麼就應大家的要求重新寫都市啦,呵呵。關于新書的消息,我會及時在這里通知,希望大家看完這本書之後先不要著急下書架啊。不然的話,新書的消息就可能錯過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上篇:第兩百二十章 【毒殺】     下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甜蜜的煩惱】